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鱼水偷欢 > 『9『第』第九章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他微睁开眼,从眼角缝隙中看到她一身纯白的缓缓朝他走来,脸上净是泪水,手上颤抖的握住一把水蓝宝石镶的匕首,她想杀他吗?

    不!善良如她不会做出这种事,他相信她。《+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米黄色的长发全落下来,随着她的颤抖微微飘动,在刀光下竟显得柔弱不已,他的心狠狠的抽痛,甘愿受她一剑以弥补他的负心,只要她快乐,只要她不再哭。

    他咬着牙,硬逼自己不出声,不做出任何反应。

    时间像是静止了……

    她竟开始缓缓的后退,一步、两步,孤单的身影飘出了房门。

    嘎……门关了。

    他睁开眼自床上坐起,再也无法安睡了,胸口翻涌着心痛、愧疚、不安……愈来愈沸腾。

    下了床走到窗边,他看到在月光下,漆黑的海上映着即将隐没的银辉,一片银光中,一群海豚对着船噱哭,声音好悲凄。

    它们为何对着他的船哭泣呢?

    似乎明白了将有大事发生,他急忙冲出了房门,急奔的登上阶梯来到甲板上。

    他看到了她,轻飘飘的站在扶栏上,仿佛随时要被风吹走了般,而她身上竟然发出了七彩的柔和光芒。

    他喊着,心中被一种不安的感觉所占据,仿佛知道自己就快要失去她了,他想救地,想叫她不要做傻事。

    朝阳的第一道光辉照在她身上,他不敢相信,她竟轻飘飘的飘上了空中,清瘦的身体发出彩光,迅即化成一个七彩的泡沫,像随时要飞上天空似的。

    “不!不要。”他伸手想抓住那虚幻的泡沫。

    却只能无力的看到它飘然的降落海面,降落在众多悲哀的海豚中,降落在六位浮游在海面上的人鱼中。

    “为什么?”他嘶喊道,不愿意相信她就这么离奇的消失。

    哭泣的人鱼抬起头来瞪着他。

    “妹妹是为了你而死的。”

    “她为了能爱你,不惜牺牲她纯美的声音、失去她的鳍鳞,只为了得到你的爱。”

    “你以为在暴风雨中拯救你的真的是你娶的那位公主吗?告诉你,是我妹妹救你的。”

    “她本来有机会回到大海的,只要她杀了你。”

    “但她宁愿自己在黎明时化为泡沫也不愿杀你,她太傻了,她不该爱上你的。”

    “你杀了大海的女儿,你杀了我们的妹妹,你毁了人鱼国最受宠爱的公主。”他摇摇晃晃的扶住栏杆,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他永远失去了——

    梦生甩去梦中那应该属于前世的情境,专心的想着眼前的情况。

    杰克森和荏瑜的对峙情况已经糟得不能再糟,再拖下去,不是荏瑜杀了全部的人,就是杰克森下令处死荏瑜。

    荏瑜突发的超能力让他措手不及。也没料到她会恨得这么强烈,原本以为在他说要救她时,她就该明白他后来的狠样全是装出来的,但她毕竟是个纯真的女孩,看不清面具下的实情。

    从她的眼神,他就知道她不相信他、恨他,这样的反应让他胸口沉闷不已。

    或许是因为他多少也有些喜欢荏瑜吧?因此,他虽然也想起她的不信任及不体贴,但却还是放心不下她,只因他喜欢她的天真任性及一种无法言喻的怪异感觉,而他曾经怀疑那是爱。

    拿起桌上的通行磁卡放进口袋,他转身在床上做一个人形的隆起,让被子盖着欺敌。

    他多年来致力于研究人鱼,是为了确知经常出现在他梦中的事是否属实?

    现在他已经目赌人鱼的存在,那悲伤的梦更可能是事实,只是,他为何会梦见?梦中的王子会是他吗?

    一切准备妥当,他走到门前悄悄的开门,敏捷的闪出之后,再静静的关上门,他警觉的走在长廊上,小心翼翼的避过监视器,然后快速间进一间小室。

    小室里堆满清洁用的杂物。

    “梅老大,你在吗?”他压低嗓子喊。

    “在。”黑暗中有人回应,然后是手电筒突然亮了,光束照在梦生脸上,“你一个人吧?”

    梦生伸手挡光:“嗯!我一个人,你老婆呢?有照着计划进行吧?”

    手电筒的灯光熄灭:“她应该已经开了快艇迅速接近中,雷,你确定把雷达弄坏了?”梅笃邦担心起来,但话语中还是听得出兴奋的成分。

    “你放心,只要你老婆不开灯、不出声,就不会被发现,我们先担心能不能顺利救出荏瑜吧!如果失败,依杰克森的个性,大概会把我们全杀了。”

    “雷。”梅笃邦抓住他的手,“救出荏瑜后,你打算怎么办?我不以为肯特财团会继续资助你。”

    “别担心,肯特财团并不是唯一可以帮助我的。”他拒绝去想未来。

    “但,他们的势力也够瞧的,如果你逃不过呢?”

    “那就算了。”梦生说得豁达。

    “你到底是为什么?”梅笃邦抓得更紧,“难道你真的爱上荏瑜了吗?”

    他爱她吗?他不这么认为,他是对她有那么点在乎、有那么点喜欢,不过还不至于到爱的地步吧?

    他以为自己爱的是梦中那位痴傻的哑女,因前世深爱,所以今生记忆残留,让他低回不已,穷极一生追寻她是否曾经存在的蛛丝马迹。

    遇上荏瑜,是凑巧,她因他而开始变化,他如何忍下心不顾?

    “这不重要。”他移开梅笃邦的手,“任何人遇见在瑜的情况,都会不忍心的。”他硬装出无情的样子。

    “只是这样?”梅笃邦怀疑。

    梦生没有回答,靠回门口,“准备好了吗?”

    梅笃邦凑近,“雷,不管你的理由是什么,我都谢谢你,谢谢你为了我的女儿如此牺牲。”

    梦生听得脸红了起来,“少肉麻,走罗!”他率先闪出小室,与梅笃邦一前一后的往实验室走去。

    第一道门是安全级数二的人才能通过,梦生和梅笃邦用磁片轻易通过,可是第二道门却要安全级第一的人才有磁卡,也就是说,全船只有修莱娜和杰克森才有。

    但谁料到荏瑜这么不安分,净惹麻烦。

    如今只好碰运气了,梦生想着。

    他从手提袋里拿出螺丝起子,迅速旋下螺丝,露出里头的电路板,再拿起剪刀剪断两条电线,用区鱼夹接上手提袋里一个十五公分见方的仪器,只见上面一个长条萤幕,迅速开动着英文字母及数字。

    “总共有十个码,大概要再花一分钟才能确定。”

    梅笃邦看了惊奇不已,“雷,你在电子方面很有长才,可以改行了。”

    梦生轻笑不语。

    终于,长条荧幕上锁定了十个字母及数字,就听得“喀”一声,第二道门开了,警示灯没亮,警铃也没响,他们安全过关了。

    两人来到第三道门,从门上的玻璃可以清楚的看见实验室里,荏瑜正待在水槽中茫然的发呆。

    和前一道门相比,这道门可容易多了,门旁边有个数字键,他输入了他和修莱娜的婚期,又听“喀”一声,门顺利开了。

    两人迅速进入。

    玻璃容器里的荏瑜转身注意到他们。

    “就连晚上都舍不得让我休息吗?”荏瑜讽刺的问,冷冷的瞧着他们一身黑的打扮,“穿这样干嘛?像个小偷一样。”

    梦生迅速浏览整个实验室,来到麦克风前压低声音,“我以为你相信我会救你?”

    荏瑜激动的用手抵住玻璃壁,“我本来是相信你,是你让我失望的。”

    你真是个纯真的女孩,所有情绪都反应在肢体行动上,丝毫不做作。

    “今晚我遵守诺言来救你。”他故作淡然的说,拿出迷你电脑开始连线,专注的敲打。

    梅笃邦也从他带来的袋子中拿出一把大榔头,走近水槽。

    “你们真过分,串通起来欺骗我的感情。”荏瑜本来生气的脸孔,在看到梅笃邦拿着大榔头靠近后,立刻转成惊恐,“老爸,你想谋杀我吗?”

    梦生可以看到梅笃邦的身躯一震,虎虎生威的背部也矮起来,他可以体会他这个做父亲的心情。

    他抓着麦克风低低嘲弄,“错了,你爸爸的目标是水槽,闪开些,别自动去送死。”

    荏瑜又窘又气的离了远些,但还是不服气的咕哝,“不能怪我,谁教你们不先告诉我,你们要做什么?”

    “我们要救你呀!”梦生无奈的摇头,暗暗埋怨起荏瑜的不谅解,“梅老大,我按下这个键会切断船上的动力,在辅助电源启动之前,我们只有五分钟的时间逃出去,准备好了吗?”

    梅笃邦点头,“可以了。”

    “荏瑜,你呢?”

    她茫然的看他,“我根本不知道你们要怎么救我?要炸了这条船吗?”

    梦生不以为然的摇头,然后告诉她,“你只要不随便乱动、不出声、不拿匕首刺人,也不用超能力弄沉这艘船就可以了。”

    “你以为我喜欢伤人吗?是他们的错,是他们先伤害我的。”她急切的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梦生不再理她,专心执行关键动作,“开始了。”

    右手随之按下输入键。

    实验室的灯减了,所有仪器也跟着停顿。除了月光,海面上一片幽暗。

    “梅老大,动手。”

    “好。”梅笃邦立刻举高大榔头敲向水槽,只听响亮的嘎……嘎……哗啦!玻璃裂开,水立刻狂泄而出。

    “啊!”佳瑜低呼,随水流了出来,安然的躺倒在地板上。

    梦生迅速打开手电筒,拿起大毛巾走向荏瑜,将她包好搂进怀中,“梅老大,你开路,记得,只剩四分多钟了。”他将手电筒丢给梅当邦,把着荏瑜站起来,走向门口。

    梅笃邦窜至他们前头,英雄式的点头,“跟我来。”就急急领路去了。

    整体船一阵骚动,不少人在走廊上观望,“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停电了?”

    “我也不晓得,莫名其妙就停了。会不会是短路了?”

    “谁晓得?说不定是肯特小姐要赏月,所以把电源全关了。”

    “真是个任性的小姐,哈!哈!哈!”

    梦生抱着荏瑜,跟着梅笃邦急急的穿过众人,只希望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而黑暗有利于他们逃离。

    他紧张得很,害怕自己会露出破绽,没想到怀中人儿竟不安分起来,伸手贴住他坪坪直跳的心脏。

    “好快喔!”她低声呢喃,像有无限满足。

    “站住,你走这么快做什么?”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一束手电筒的光探照过来。

    梦生暗自祈祷毛巾包得紧密,没露出荏瑜不寻常的鱼尾巴。

    “是我。”梦生硬逼着自己保持镇定,“有什么事吗?”

    “原来是教授啊!我还以为是歹徒呢!咦,你手上抱的是什么?”那人边说边把手电筒移开。

    “呃……别说出去,这是修莱娜小姐。”他压低声音干笑。

    可他却马上感觉到荏瑜伸出小手,不客气的拧他的胸膛。他很明白她是在嫉妒,可借时间和场合都不对。

    “我们刚刚玩了小游戏,一不小心让她的衣服被海水冲走了。”

    他随便找了一个藉口搪塞。

    “啊!对不起,打扰你们了。”那人困窘起来,连忙向他道歉。

    “没关系。”梦生对那人笑了笑,连忙加快脚步离开。

    “你救了我,修莱娜一定会很生气,很可能会气得不嫁给你,你现在把我关回去还来得及幄!”

    “闭嘴。”

    他低斥,却因为她吃醋的话语而感到开心。

    “实验室被破坏了。”

    “那个美人鱼逃掉了,大家快追。”

    吼叫声自他身后传来,事情比他预计的还要快被发现,只是他们应该还没想到是他做的,于是他急奔起来。

    “对不起,我很重。”荏瑜腼腆的说。

    他这才惊觉她轻了好多,这段日子的折磨让她消瘦不少,而这折磨则起因于他,是他对不起荏瑜,他暗暗发誓往后要好好弥补她,让她不再受任何伤害……如果他们还有机会活着的话。

    “不!你一点都不重。”他的口气十分温柔。

    “是肯特小姐的未婚夫和梅氏夫妇搞的鬼,大家赶快抓他们。”

    “雷,快点。”梅笃邦在出口处催促。

    “在那里!他们在那里!”身后不远处是杂沓的脚步声及开动的手电筒灯光。梦生快步跑了起来,终于奔上了甲板,利用夜色的掩蔽,想要闪躲到右船舷——许世贞就在那边的海面上,停了艘快艇等着接应他们。

    谁也料不到,只剩十几公尺的距离而已,整体船突然大放光明。

    梦生和梅笃邦立刻躲到木箱后,两人重重的喘着气,试图恢复镇静。

    这艘船重获电源的时间比他们预计的还要快,也就是说,有人破解了他的电路安排,难道有高手在?

    不管如何,他们不能一直躲在这儿,万一许世贞和快艇被发现,到时候他们不就逃脱无望?

    荏瑜在此刻将王臂攀上梦生的颈项,将她的朱唇贴向他的耳朵,“如果我们被抓回去怎么办?”她担心的问。

    梦生情不自禁的搂紧她,“我们不会被抓回去的,必要的时候,我允许你用超能力把他们弄昏。”

    荏瑜怯怯的低下头,嗫嚅着:“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办到,我怕我的超能力会突然失灵。”

    “荏瑜,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一定办得到的。”

    他真心的鼓励。

    不远处的梅笃邦感慨的叹了一声,“如果荏瑜是平凡的人类就好了,你们会是一对相配的夫妻。”

    荏瑜转向梅笃邦,“老爸,你是在后悔养了我这个不正常的女儿吗?”

    梅笃邦赶紧解释,“我没有,但如果你是普通人岂不是更好?”

    “所有人注意。”船上扩音器传来杰克森愤怒的声音,“给我活抓那条人鱼,偷鱼的犯人死活不拘。”

    梅笃邦和荏瑜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要是当初你让我杀了那个老家伙就好了。”她不禁怨怪起来。

    梦生挤出笑容,“别这么说,我不喜欢你手上染了鲜血。”所以他才会帮着敌人把她弄昏,也料到荏瑜必会对此很不谅解。

    “不,不行。”修莱娜尖锐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我要人鱼和雷都活着,谁都不许伤害他们,尤其是他们的脸。”

    “修莱娜,别闹了,是你的雷抢走了珍贵的人鱼。”

    “人鱼是我的,雷也是我的,谁都不许伤了他们。”修莱娜固执的说。

    “荒唐!像雷那种男人,这世上多得是。”

    “我不管,我就是要雷。”

    “别以为那个男人爱你,他只不过是利用你!”

    杰克森严厉的点明。

    “那又怎么样?谁在乎他爱谁,只要我喜欢他就好了。”

    杰克森和修莱娜父女俩激烈的争辩起来。

    “哦们一口气冲到船边。”梦生朝梅笃邦示意。

    梅笃邦点头,“好,数到三,我们就跑。”

    于是三人同声,“一——二——三。”

    两人立刻迅速移动。

    “他们在那里,我看到了。”

    “他们往右舷船冲去了,大家快追。”

    大量的追兵围了过来,眼看他们三人就要靠近船缘了。

    砰!砰!砰!

    不知是哪个疯狂的家伙用机关枪扫射了过来。

    梦生突然感觉右大腿一阵剧痛,但却无际去察看。

    他抱着荏瑜勇猛的跳下船,“咻”的一声掉进海里,接着听到快艇发动的引擎声,“快,荏瑜,爬上去。”

    荏瑜听话的努力想要爬上快艇。

    “下面有船接应。”上面的人察觉到了。

    “跳下去追。”

    梦生急了,用力的推着荏瑜,大声的催促梅笃邦,“快点,没时间了,梅老大,你是老了吗?”

    梅笃邦听了立刻打起精神,敏捷的爬上船,“别小看我。”也帮着拉荏瑜上船。

    扑通好几声,几个追兵也跟着跳下水。

    “夫人,快开船。”梦生大叫。

    引擎立刻大声怒吼起来,火速的窜出,在海面上激起浪花。

    荏瑜及时抓住梦生的手,可其中一名追兵也猛的抓住梦生的腿。

    “雷,撑祝”

    梦生咬牙撑住,但追兵紧抓住他的脚不放,他拚命想把那男人踢掉,但那男人不好摆脱,于是梦生的力气渐渐丧失。

    或许他注定逃不了。

    “放开我。”他冲着荏瑜叫,宁愿牺牲自己换来她的安全,在这生死关头,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他爱上荏瑜了。

    只见她固执的摇头,“不行,那老头不会放过你的。”泪水滴下,烫了他的手,传到他心窝。

    “别傻了,修莱娜会救我的。”他喊。

    荏瑜还是摇头,“你骗我,修莱娜救不了你的,求求你,别放弃呀!我爱你。”

    多令人震撼的三个字!

    倘若梦中的那位英格丽也能如荏瑜般坦白就好了。

    是幻觉吧?他怎么瞧见梦中英格丽毅然牺牲的表情与荏瑜的脸庞重叠,有何特殊意义吗?

    啊!像是闪电划过夜空。

    他突生力量,猛踢脚下的男子。

    “啊!有鲨鱼。”梅笃邦惊声尖叫。其实他是故意要吓唬那人。

    那男子闻言大惊失色,一分神,马上被梦生一脚甩开;而梦生也立刻被荏瑜和梅笃邦合力拉上船。

    梦生激动的抱住荏瑜,“我真是太傻了,总是要在失去后才知道什么是重要,老是看不到自己的真心。”

    荏瑜在他怀中受宠若惊:“雷,你怎么了?”

    “我终于明白,我是爱你的。”他终于承认。

    此时天际划下三条紫色霹雳,大雨倾盆而下,风势渐强。

    分不清是泪还是水,两人紧紧相拥,脸颊相贴,闪电微光下,只见荏瑜的“鱼尾巴”在变化,渐渐又变回“双腿”,是幸福带来的好运!( 鱼水偷欢 http://www.1bzw.org/3_3309/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