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鱼水偷欢 > 『8『』第八』章
    再度睁开眼睛,荏瑜只觉得全身沉重无比,感觉似乎变得迟钝,让她一时之间无法弄清楚自己身处何处?

    她转动头颅,极力想看清四周,才了解到自己被关在一个狭小的容器中,容器中装满了水,浸在水中的她,身上接满了电线,分别连向容器外不同的仪器,而她的身体又变了,双脚再度接合而且布满鳞片,已经有十分像人鱼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她只觉得心中一阵悲哀。

    落在一群狂人手上,她不认为自己有逃脱的机会,只能认命的任人宰割、供人实验了,或许死神很快就会来迎接她吧?

    “你醒了。”修莱娜的声音刺耳的传来。

    她抬头看见容器外的修莱娜光鲜亮丽的站在麦克风前,周遭有四、五名白衣男子正忙着看仪器上的数据,修莱娜看起来就像是众星拱月的女王。

    而她,则是狼狈的俘虏。

    “她可以直接说话,透过仪器,我们可以接收得到。”

    她选择不说话,因为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说?那就换我说,你应该发现你的身体又变了,根据我们的研究,你的改变似乎跟心情有关,你愈低潮就会愈像人鱼。”

    如果真是如此,她以为修莱娜一定会想办法让她的心情更糟,可是以她目前的情况,还能糟到哪儿去?

    “我很好奇你最终的模样是如何?”修莱娜轻笑一声,然后拿起一纸文件扬着,“你或许还不知道自己是弃儿吧?”

    荏瑜有反应了,她愤怒的睁眼瞪着她。

    “肯特小姐,有反应了,它的r2激素上升。”白衣男子急着报告。

    那让修莱娜更得意的往下说:“十八年前,梅氏夫妇在欧洲旅行时,在波罗的海海岸边捡到你。”

    她无法相信,十八年的骨肉亲情不可能是假的。

    “你说谎。”她咬牙切齿的驳斥。

    “我没说谎,这是调查报告。”修莱娜亮了亮手中的文件,“而且你父母也对雷承认过了。”

    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你们骗我。”

    十八年来,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啊!

    修莱娜绽开笑容,看了手腕上的表,“雷去接你的父母,现在应该已经登上船了。”

    荏瑜费力的捂住耳朵,“不!不要。”

    她不想见她的父母,不想听他们亲口说,她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也不愿意让他们知道她不是人,并让他们瞧见她这一身人鱼的模样。

    但修莱娜并不放过她,得意的宣布,“请他们来可不容易,花了我一百万美金当他们的酬劳。”

    “一百万美金?”

    她不相信她老爸、老妈会为了钱而这么做,他们又不是穷疯了。

    “他们不会来的。”她肯定的说。

    “但他们已经来了。再过……”修莱娜看着表,“十分钟吧?你就会见到他们。啊!我爹地的直升机也登船了。”

    荏瑜的胸口紧紧的揪着,她感到好痛,痛得她头部昏了,她多希望就这么昏死过去。

    可是她的意识还是十分清楚,所以才听得见那群狂人兴奋的呼喊。

    “它的肾上腺素上升了,t2的指数也上升,体温降低,身体的金属反应增加。”

    “看它的外表,它的头发变长,鳞片加深……”

    “天!它的脉膊跳至一百二十。”

    她陡地睁开眼,受不了所有的生理反应都被观察得一清二楚,于是奋力的扯着身上所有的电线及贴片。

    “快!快注人镇静剂。”修莱娜大喊。

    黄色的液体被放至水中,迅速的扩散,几乎立刻让荏瑜体会到效果。

    她感觉全身乏力,但意识却还很清晰,使着最后一丝气力,她咬牙根声道:“修莱娜,你变态、你卑鄙。”

    修莱娜笑得可开心了,“你现在也只能耍嘴皮子埋怨。”

    荏瑜没有力气再骂修莱娜,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光,所有的神经也都麻痹了,只能漂浮在水中。

    修莱娜更放肆的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跟雷就要结婚了,我们预定在下个月初结婚,我要在洛杉矶最大的教堂结婚,然后宴请全世界的名流到我爸的邮轮上参加十天十夜的豪华婚宴,我想,美国总统应该也会来吧?”

    修莱娜偏着头想,露出幸福的微笑,“然后我和雷会在众人的祝福下搭着飞机离开邮轮,开始我们两个月的蜜月旅行,第一站是英国伦敦,我要在那里的社交界大显风头,让那边的女人知道我是全世界最美、最幸福的女人,不但有钱,还有个漂亮的丈夫,让她们羡慕我、嫉妒我,如果让她们知道我还有一条人鱼,她们一定会时时刻刻讨论我的好运,然后争相巴结我,只为了跟我说话……”

    荏瑜想着——让我死了吧?为什么要让她在这里,听那个变态女自吹自擂呢!真是酷刑。

    然后她注意到电动门滑开了,走进来的是一身黑的雷。她正高兴她老爸、老妈没跟着出现时但接着她就看到了他们。

    他们的模样没有多大改变,仍是她记忆中的样子,但她还是注意到在光鲜的衣装下,他们消瘦、慎悴了。常施淡妆的老妈脸上却不寻常的铺着一层厚粉,像在掩盖什么?

    她想,她爸妈一定会为她的失踪而担心过。

    但他们此刻却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就忙着和修莱娜打招呼。

    “肯特小姐,好久不见。”许世贞亲切的笑着。

    “你们好。”修莱娜淡然颔首,转头娇笑的迎向另一个进门的中年男子,“爹地,你来得好巧。”她亲昵的给予拥抱,然后在他颊上轻轻一啄。

    杰克森·肯特不着痕迹的推开女儿,急切且赞赏的转向荏瑜,“听说你抓到了一条人鱼,我赶紧过来看看,就是这个吧?”他好奇的走近容器。

    荏瑜不喜欢这位肯持先生的眼神,只因他的眼光充满算计,看来这个有钱有势的男子比修莱娜还要危险。

    “嗯!它很漂亮吧?”修莱娜献宝的靠近,“它是目前全世界唯一被活捉的人鱼,将来公开展示一定会轰动全世界,我们的名字将会被记载在百科全书里。”

    杰克森·肯特同意的点头,“听说,它是从人类变成的?”

    “理论上是这样,但她是弃儿,在梅氏夫妇捡到它之前,谁晓得它是什么?”

    于是,杰克森将眼光移到梅氏夫妇身上,“她是你们的养女?”

    荏瑜在心头大叫——千万不要说是。

    梅笃邦竟笑着点头,“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他根本不看她一眼。

    她连唯一的幸福记忆——天伦之乐也破碎了。

    “你们捡到它时,它是什么模样?”杰克森又问。

    许世贞尖着声音回答:“黄色的头发、蓝眼珠、白皮肤,四肢正常。”

    “但被我们收养后,她就渐渐变了,肤色变黄,发色变黑,眼球的色泽也变了,像是为了适应环境般。”梅笃邦紧接着补充。

    “那么说,你们早知道她不是人类?”

    “我们不知道她竟然会是美人鱼。”梅笃邦耸着肩。“当初我们只是想养养看,观察她长大后会变成什么?”

    “你们本来预想她会是什么?”

    “外星人——某种会使超能力的外星人。”梅笃邦咧嘴一笑,“结果竟是传说中的生物,可是,谁知道呢?说不定人鱼是外星球移民过来的?”

    “好了。”杰克森举起手阻止梅笃邦的猜测,“你们养育她这么多年,多少也有些感情吧?”

    “没错,我们都爱它。”许世贞陡然开口。

    荏瑜的心正开始感动。

    “所以我们希望讲条件,毕竟我们夫妇养了它十八年,拥有它的所有权,你们想研究、发表它。可以,但我们得合作,所有对外发表的成果都要有我们夫妇的名字。我们六四分帐,我想你们是不会计较这点小钱的。”许世贞俨然换上一副生意人的嘴脸。

    荏瑜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她从来不不知道老爸和老妈也能如此翻脸无情,养了她十八年,最后竟然把她当成商品交易。天理何在?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答应?”杰克森不悦了。

    “他们养了它十八年,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还要了解它的喜好和性情。”梦生终于站出来说话。

    杰克森转而瞥向梦生,“听说它还是人类时,曾跟你是一对情侣?”

    梦生笑了,“我跟很多女人都是情侣,但它现在已经不是女人了。”

    他的话像一把无情的利刃。

    “你不可怜它?不会因为旧情分而想救它?”

    梦生摇头,“像它那样的女孩,我遇得多了,况且我研究人鱼这么多年,不可能因为同情而放弃多年的努力,毕竟我也算是个科学家,开拓人类的视野比任何事都重要。”

    梅笃邦赞赏的拍着梦生的肩膀,“我就是喜欢你这点,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

    杰克森又转而看向荏瑜,“听说它有一把匕首,被砍伤的人会变成怪物,那把匕首呢?”

    “在它身体里。”梦生老实说。

    “要怎么让它跑出来?”

    “只要让它恐惧到了极点,那把匕首自然就会出现在它手上。”

    这群疯狂的人比她还了解自己呢!荏瑜嘲讽的想。她淡然旁观,反正也无法做任何挽救,只好任由感觉麻痹。

    “这又是为什么?”杰克森不解。

    “还需要研究。”梦生说。

    “如何?肯特先生,愿意合作吗?”许世贞又再提。

    杰克森偏着头思量,“我提供人力及设备,而你们什么都没贡献,四六分帐不公平。”

    “那你以为呢?”许世贞问,眼中也有算计的光芒。

    “我六你四。”

    “五五分帐,如何?”

    杰克森想了一下,“成交。”

    许世贞和杰克森的手在荏瑜眼前交握,他们谛结一份契约,将她出卖了。

    “对了,听说人鱼肉能使人长生不老。”杰克森突然提及,渴望的打量荏瑜的全身上下,像在思考她的哪个部位比较好吃似的。

    “是有这样的传说,我已经采取了它的血液及细胞样本进行研究,如果有任何成果会第一个通知你的。”梦生许下承诺。

    杰克森的眼睛一亮。

    荏瑜清到杰克森必然看见了无限商机,由人鱼身上提炼出来的青春良药,将由长期的他高价出售,让肯特财团成为全球第一大财团。她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人类的欲望是无穷的,她认为杰克森在她身上尝到甜头后,必然会伸出他的魔爪,去追捕全世界其他的人鱼获利。

    她“一条鱼”倒媚就够了,不需要连累其他海中的同伴们。

    但她该如何才能做到?

    似乎只有一条死路可寻。若她死了,誓必有些实验不能进行,对他们的利益也大有影响,多少也能阻止他们去残害她的同件。

    反正生命已无可留恋,她的死若能拯救其他同胞,也算是死得有价值了。

    但她要如何寻死?她被监视着,行动也被控制,如今连动都不能,连撞墙或咬舌的力气都没有。

    唉!她绝望的闭上眼,感觉体内沉重的气缓缓的流着,逐渐的闭塞……闭塞全身每一条通道。

    她祈祷——海神啊!我知道只有通天本领,请解救我脱离这苦难,让我死了吧!让我死……

    “它的脉膊下降,一百、九十、七十、六十、五十……”

    “呼吸也变慢了,体温正快速下降,摄氏十五、十三、十……”

    “天!它正在自杀。”梦生暴吼:“通上微电流,准备予以刺激。”

    ★★★

    在天上,她依然是个忧愁的灵魂,担心人与海将因她而起战端。

    所以她恳求天神做些什么弥补她的罪,她愿意牺牲一切来换取和平,但天神只是慈祥的告诉她——别担心,一切自有定数。

    她被送进等待转世的祥和空间,被散着白光的薄膜包裹住,让她得以安眠,以度过漫漫时光,直到世界需要地的时候。

    安眠中,她因悲哀的梦而哭泣,她梦到父王和姊姊们为她的死向人类报复;梦到郁郁寡欢的王子为了续罪、为了解救无辜,甘愿跳海以死谢罪。她,满布爱的白光膜无法让她忘怀生前。

    隐约间,她听到神在对她叹息,劝她忘了。

    但她忘不了,百年来一直在悲悲切切,直到有一天,有个发白的老人用手一点,点破了覆盖她的白光膜,慈祥的询问仍闭着眼睛的地。

    “莉蒂雅,愿意受一次苦难,拯救所有因你而受苦的人吗?”

    她在心头喊着一千遍的愿意。

    “那么,这次你想成为人鱼,还是人类?”

    她没有答案,她从来没想过若各有一次机会弥补,她是要拥有人类的身分或是人鱼的身分?

    “真是个笨蛋,只知道后悔,却从没想过该如何弥补,给你这个机会值得吗?”老人摇头叹息。

    她急了,心中懊悔不已。

    “也罢,就让你用人鱼的体质去过人类的生活,等到开始变化时,再让你选择。”

    变化?用人鱼的体质过人类的生活?

    她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话,满脑子的迷惑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

    “信任是一项重要的因素,爱情有了信任才能幸福,没有信任的爱情会开启不幸的门。”

    她似懂非懂,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了悟。

    “如果你在人类的世界得到幸福,就让你永久成为人类;若是不幸,就换回人鱼的身分回到你父王身边,这样的安排你可满意?”

    听起来没什么不好,她想不出任何反对的理由。

    “很好。”老人满意的点头,“选择的时机就在你遇见王子之后。”

    她霎时满心狂喜,作梦也想不到她还能再度遇见心爱的王子,她暗暗发誓,这次地要勇往直前争取到王子的心,不再痴心等待。

    “好,就这么决定,现在就送你到波罗的海去,这样也总算摆脱了你父王的纠缠。”他的手正像要画圈圈。

    等等!她在心头喊——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那个老人扯了扯嘴角,语气平淡,“我是海之神,最近的日子有些无趣,就选你调剂一下。”食指画了个圈圈,形成蓝色光环,把她罩祝

    她只觉得突然一阵飘忽,立刻以高速飞翔,她看到七彩的光云灿烂的往后飞掠,接着,是宇宙的繁星,然后她看到一个美丽的星球,蓝色的外衣缀上不时变化的白色化纹。

    她穿过了层层星曼的白云,然后看到了绚烂的红日撒着华丽的光辉,然后她看到了睽违已久的蓝色大海,依然是那么的美丽及蔚蓝,一如记忆中的熟悉亲近。

    愈来愈接近地面,她看到了两个黄种人正在岸上散步,两手交缠,看来恩爱无比。

    她希望有朝一日,她和心爱的王子也可以如这对男女般的幸福。

    终于快到达地面……为何还不慢下来?快撞上了!咦?她变小了……啊!

    金黄的光猛地爆发,炫得令人睁不开眼……

    ★★★

    荏瑜陡然睁眼。

    天摇地动的世界逐渐回稳,看清了白色的天花板后,她开始注意周遭,很快就对上梦生担心的眼眸。

    记忆如排山倒海的袭来。

    她马上察觉到自己被绑在一个平台上,身上布满了贴片及电线,手不能动,“尾巴”不能摇,只能转动头部,上下左右的摇晃。

    她看到老爸、老妈都穿上实验室用的白衣,拿着一张纸瞧着她瞧。

    “放开我。”她叫道,伤心的看着世上她最爱的三个人。

    但三个人值得她爱吗?

    “你们怎么能这么狠心?”她痛心的喊,对上她老爸和老妈的脸庞:“养了我十八年,难道你们不爱我、不可怜我的遭遇?就算我是人鱼又怎样?你们就否定我的存在,把我当成赚钱的工具,你们的良心何在?家里水族箱里的那条红龙都比我幸运。”

    “这世上多的是不公平。”许世贞放下纸张冷冷的说,随手拾起一卷胶布,撕了一块。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哭喊,警觉的瞧着她老妈,“你想做什么?”

    许世贞将胶布贴上她的嘴。

    “嗯……嗯……哼哼!”荏瑜无法完整的说话。

    “你的生命很有价值。”许世贞严肃的宣告。

    荏瑜闭上眼,不想看也不想听,但仍不得不听。

    “你能用意志自杀,实在令人出乎意料,但请别再这么做了。”梦生认真的奉劝。

    荏瑜在心中冷笑。

    “你应该知道你的存在将对人类有很大的帮助,你不认为帮助人类是很有意义的事吗?”

    一点也不。她在心里回答,反正人类是丑陋卑鄙的生物。

    “你不是爱我吗?难道你不想帮我扬名立万,成就事业?”

    他还真敢说。

    荏瑜睁眼狠狠的瞪向梦生,在心里咆哮——混蛋,谁会笨到去帮助你这个坏蛋,我的脑袋还没坏到那个地步。

    “至少我们养了你十八年,难道你没想过要报恩?”梅笃邦也开口了。

    荏瑜马上狠狠的又瞪过去,不明白一向视金钱如粪土的人,怎么会在短时间内改变,他们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荏瑜失望的转头,宁愿看着单调的白色天花板,也不顾看他们狰狞的嘴脸。

    许世贞轻轻揭去贴在她嘴上的胶布,平静的问:“荏瑜,你答应和我们合作吗?”

    她仍看着天花板,好半晌才咬牙道:“你们真令我作呕。”

    “看来你们失败了。”修莱娜的声音不知从路上哪个扩音器传来?或许是全部吧?

    看来别刚的一切也被肯特父女听见了,哼!一群无孔不人的坏蛋。

    然后她听到电动门滑开的声音,她转头望去,只见杰克森一脸不太爽快的靠过来。

    “我不喜欢你刚才自杀的行为。”杰克森直接说。

    “我才不管你喜不喜欢。”她挑衅的瞪着他,只遗憾她的自杀行动没有成功,都怪梦生的反应太快。

    “你果然叛逆。”杰克森了悟的点头,“看来规劝和请求是没有用的。”

    荏瑜嗅到不好的味道,“你这个超级坏蛋想干嘛?”

    “荏瑜,不许无礼。”许世贞出声喝斥。

    杰克森举手示意许世贞不要挥手,并得意的朝荏瑜露出奸笑,“你是不是有个好朋友叫宋玉玲,她家里是做什么的?”

    荏瑜大吃一惊:“你想做什么?”

    杰克森耸耸肩:“我只是提醒你,若她家破产,你那个好朋友可能会很悲惨。”

    她无法相信杰克森竟卑鄙的以无辜的第三者来威胁她。

    “你卑鄙。”她恨极的咬牙。

    “或者,让你那个喜欢运动的朋友赖有芬断脚……”他故意扬高声调等待反应。

    “你敢?”

    “为何不敢?屈屈小事能奈我何?”他张狂的咧嘴笑道。

    荏瑜气极了,蓄了一口口水就吐往他得意的脸,“你根本没资格活下去。”

    杰克森陡地止住笑声,脸色难看至极。

    “她还是个孩子,你别和她计较。”梦生掏出手帕要为杰克森擦脸,却被格开。

    “荏瑜,我爹地不会饶你的。”修莱娜幸灾乐祸的声音响了起来。

    荏瑜还是毫不畏惧的瞪视煤克森的怒容,想的是——要杀要剐随便你。

    只见杰克森高高举起手,奋力的朝她脸上用了个巴掌,打得她头都歪了,脸颊火辣辣的,舌头也尝到血的味道。

    “不修理你。你就搞不清你现在是什么身分,是不是?”

    荏瑜仍是转头恶狠狠的瞪他,“卑鄙,欺负弱小,你根本不算个男人。”

    杰克森扬起手又要打她,却被许世贞突然挺出的身体挡住,“够了,别打坏了我们珍贵的商品。”

    “你心疼了?”杰克森扬高眉问。

    “教训一下有什么关系,只要不把她打死就好了。”修莱娜帮腔的说着。

    “是呀!来打,来虐待我呀!老妈,你闪开,我倒要看看这个老头丧心病狂到什么地步?”荏瑜气得红了眼。

    “荏瑜,不实说了。”梦生捂住她的嘴,“再说只会惹米皮肉痛。”

    但她就是要说。

    她马上张口,毫不心疼的咬下,趁他拿开手时又说,“臭老头,我不会饶了你的。”

    杰克森推开了许世贞,斜眼睥睨她,嘲笑道:“你能对我怎么样?你现在被绑着,连那个怪匕首都拿不出来,你有什么能力报复我?”

    荏瑜的眼中冒出火花,“别忘了,我是条人鱼,你们人类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厉害。”

    “你的厉害?”杰克森轻蔑的用手压在她的咽喉上,“你如果真的厉害,又怎么会躺在这里任我摆布?简直笑死人了。”

    “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完全变成人鱼。”她大吼,用意志力想推开他的手。

    “这是怎么回事?”杰克森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被抬高的手。

    荏瑜的嘴角向上翘起,不顾脑中巨痛,硬是凝聚意志,把碍眼的老头重重的往墙壁推。

    “啊!”杰克森惊吼,身体猛然向后飞腾,重重的撞上墙,紧紧贴着,双脚不点地。

    “我们大家一起死吧!”她大嚷,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坏蛋都死光光,这个世界就太平了。

    于是她不管自己的头痛,还是努力的凝聚力量……

    实验室里的每样东西部摇晃起来,上上下下的跳动,所有仪器开始哈哩啪啦的爆出火花,她痛快的看到所有人惊慌失措的表情。

    “怎么回事?整体船都在摇晃?”修莱娜惊慌的尖叫起来。

    这让荏瑜高兴极了,她觉得自己是替天行道的大英雄。

    然后她感到脖子一阵刺痛,低下眼看到梦生正朝她的颈项不知在注射什么?不是毒药就镇静剂?不管是什么,目的都只有一个——阻碍她的义行。

    “别伤害无辜。”梦生轻喘。

    哼!说得好听,无辜的是她才对,虚伪!她在心里骂,脑子迅速昏眩。

    “让它死,让这个可怕的怪物死掉。”杰克森的声音响起。

    荏瑜很赞同,讥嘲的挑衅,“对!让我死。”闭上眼睛,已无法再支持整艘船的骚动突然平息。

    梦生将唇压在她耳上轻语,“不,我做不到。”声音夹杂着心痛及怜惜。

    堕入黑暗中的荏瑜及时听到了!她的心微微一颤,真的想相信他还是在乎她、喜欢她,甚至爱她。( 鱼水偷欢 http://www.1bzw.org/3_3309/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