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鱼水偷欢 > 『4』第四章
    一夜的哭泣,让荏瑜的眼睛肿得像核桃股大。《+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由于没办法遮掩,她只好硬着头皮走出房门,下楼来到厨房的餐桌坐下,静静享用三明治和香浓的咖啡。她母亲则坐在一旁陪伴着她。

    “你还在发烧呢?有没有哪里特别不舒服?”许世贞的手关切的搁在荏瑜的额上。

    荏瑜偏开头躲开了:“我很好,没有任何地方不舒服,妈,你不用担心啦!”她勉强扯出一抹笑。

    许世贞不以为然的敏起眉头:“胡说,体温这么高,怎么可能会好?快把早餐吃完,我带你去医院检查。”

    检查?

    荏瑜惊恐的想到医院里身穿白袍。脸上带着亲切笑容,但实际上却都是见血不眨眼的老虎,他们喜欢把不知名的药注射进入体,观察药水会对人体产生什么反应,并且叫人们不要担心,更令人害怕的是,还会拿银亮的刀子在人体上划f去……

    她可以想像她要是一进入医院大门,就别想走出来了,那些医生、护士们会把她绑在床上或关进水族箱,然后拿着检查报告在她面前宣读。

    “依据我们的研究和分析,你不是纯种人类,而是不知名的生物,为了开拓生物学的新领域,我们有权无限期拘留你。”

    狂妄的笑声从这些人类的口中逸出,荏瑜再仔细一看,带头笑得最狰狞的男女不就是梦生和修莱娜……

    “荏瑜……荏瑜……”

    她猛然回过神,冲口就把脑中的念头叫出来,“我不要!”

    “你不要什么?”许世贞疑惑的问。

    荏瑜微喘着气看向母亲,满脸的惊备失措,“我不要去医院,他们一定不会让我回来的。”

    “傻孩子,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妈,如果我得了怪病或变成怪物怎么办?你还会把我当女儿吗?”荏瑜可怜的问。

    “当然,不管你生什么病,妈妈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无论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母爱果然很伟大。

    荏瑜感动得又哭了:“妈,谢谢你。”她扑进母亲怀里寻求尉藉,抚平她的不安及恐惧。

    “瞧,小女孩在向妈妈撒娇呢!”许世贞呵呵笑着。

    甜得腻死人的女性嗓音让荏瑜快速地抬起头来。泪眼模糊中,她看到的是修莱娜得意的微笑,还自动自发的坐上餐桌,她的身后则是皱着眉头的梦生,他们整个早上都在一起吗?

    她不甘心、不服气。

    荏瑜立刻擦掉泪水,摆出一副强者的姿态,并猜想他们怎么会凑在一块?是不是梦生去邀她来的?

    “早安。”她僵硬的问候。

    “荏瑜,你的眼睛好红,我建议你去拿些冰块冰敷比较好。”

    纵然修莱娜说得既亲切又充满善意,但听在荏瑜耳中部格外刺听,于是她马上反驳:“不!我喜欢这样子。”

    “是吗?”修莱娜笑睨着梦生:“你这位小妹妹很有个性呢!”

    “是啊!她的个性十分可爱,”许世贞站出来帮腔:“肯特小姐,一早登门拜访,有事吗?”

    “嗯!我特地来探望令媛。荏瑜,你好一点了吗o”一——。

    荏瑜挺起胸膛,露出精神奕奕的模样:“好得不得了,多亏有雷的照顾。”

    她就是想让修莱娜知道——她才不只是梦生的小妹妹呢!

    修莱娜的脸色变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ryan是个善良的人,无论是谁生病,他都会尽心照顾,还常常为此冷落了我呢!”她亲密的捏了一下他的臂膀,“幸好他一向清楚自己的老婆是谁,否则我可不饶他。”

    荏瑜的手紧紧握着,注意到梦生始终沉默的盯着桌上的早餐。

    “是呀!你父亲那么慷慨的资助他,他怎么敢不清楚?”她口不择言的说。

    在座的其余两个女人全都重重的倒抽一口气,尤其是她老妈。

    “荏瑜,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还不赶快道歉。”许世贞赶紧警告。

    但荏瑜却不服气的抬高下巴,“为什么?我不以为我有说错。”她很得意的看到修莱娜的脸色难堪得涨红了。

    “对不起,我先回书房了。”梦生站起来就要走。

    “我也去。”修莱娜站起来急急的跟上。

    荏瑜很惊讶梦生没有阻止修莱娜,想她前天表示自己要帮忙时,他恨不得赶快打发她,而对修莱娜就全然不同了。她难过的想。

    “荏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任性了?你实在很令妈妈失望。”许世贞严厉的教训她。

    她垂着头默默不语。

    “上楼去换套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想去医院。”她固执的反对。

    许世贞更加不悦了:“上楼去,不管你想不想,你都得跟我去医院。”

    荏瑜这次没再反抗,乖乖的上楼回房间换了一套轻便的衣服,然后打开窗户往下爬——她自有一套抵抗的方法。

    可她没注意到梦生站在书房的窗户边,把她所有的行为都看进眼里了。

    ★★★

    她溜出屋子,朝山上爬。

    炙热的阳光加上身体的热度。计她今身香汗淋漓,若是平常,她会喜欢这种感受,但现在的她可不这么想了,她总觉得下半身热得发烫,再不快点找到那洼山泉水冷却一下,她怀疑自己很快就可以吃到烤鱼肉了。

    她终于在林荫的隐密处找到三年前记忆中的水洼,于是她欢呼一声,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下,只剩内衣、内裤就跳下水,畅快的享受清凉的滋味,与鱼儿嬉戏。

    最后她疲累地靠着岩石休息,这才猛然想起现实——她该如何向母亲说明自己不去医院以及她逃跑的理由?

    “瞧!这里有什么?”

    荏瑜惊讶的转身,看到岸边站着两个大约十九、二十岁的年轻人,正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盯着她。警钟在她脑里响起,她迅速把身体浸入水中,只露出眼睛瞪着他们,“本小姐在这里游泳,你们还不快走。”

    “你一个人吗?要不要我们陪你呢?”

    好大胆的不良少年,她想立刻奔上岸逃跑,但她的衣服却被那两个男生拿起来,并用手暧味的摩擦着,简直恶心透了!

    她不禁感到害怕起来,发觉自己可能陷入了致命的危险中,此时此刻,她的母亲不会来,梦生更不可能出现保护她,她只能自救。

    荏瑜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故作镇定的喊:“不用了,我喜欢一个人。”

    “小姐,别这样嘛!大家一起玩才有趣呀!”那两名男子分别先后跳下水游向她。

    荏瑜后退着:“别这样,不然我走好了,你们留在这里慢慢玩。”说完就想游上岸逃跑。

    但那两个不良青少年可不笨拙,更加紧速度冲上前去,及时抓住荏瑜的白细脚踝,然后用力的拉扯。

    荏瑜手抓着地上,双脚用力轮转的踢着,“放开我,你们若再不放开,我可要大叫了!”她大声呼喊。

    “这里这么偏僻,就算你叫破嗓子也没人会出现!”年轻人放肆的笑着,伸出魔掌就要往荏瑜胸部袭去。

    她一慌,马上放开双手想要拍开他们的手,不料却因此跌回了水洼。

    “这样才对嘛!快乐一下又何妨?”年轻人蹲了下来,色迷迷的盯着她雪白的肌肤,尤其是粉红色胸罩下隆起的柔软。

    荏瑜惊恐不已,尽可能的寻找出路。勉强维持镇定,装出不服从的模样:“我警告你们别再过来,否则我会把你们打得落花流水。”

    年轻人闻言放声大笑:“人家说打是亲,骂是爱,你就打吧!”他露出狰狞的脸孔扑过去。

    “啊!”她尖叫一声。

    “卑鄙……”她丧失理智的骂着。心头的恐惧达到前所未有的顶端,脑海中除了恐惧,就只剩下逃脱的念头。

    四只猥亵的手在她身上揉捏,让她恶心得想吐。

    突然,她感觉到她的眉心发出强热。

    “她的额头在发光哩!”其中一个年轻人惊叫道。

    荏瑜突然感觉到手拿里握着一个东西,直觉是把防卫的武器,于是毫不犹豫的举起来就刺。

    “啊!”年轻人惨叫,陡然退后,“她刺中我的肩膀了。”

    “她手上的刀是哪里来的?”另一个年轻人问。

    荏瑜得意的看着他们惊惧的表情,狂妄的笑了起来,“你们真是欺负错人了,竟然以为我是一般女孩,哈——哈——哈——”“你看,她的额头在发光——蓝色的光!”

    “她不是人,是妖怪,我们快走……救命啊!”

    荏瑜好笑的看着他们像见了鬼似的仓皇奔逃。

    “我们错了,饶了我们吧——救命呀!”

    两人吓得跌倒在满地的落叶中痛哭流涕。

    “荏瑜,你在哪里?”

    是梦生的呼喊。

    她陡然清醒,回过神来,额头的光消褪,手上的匕首又没入体内,狂烈的风止歇了,而山林也归于平静。

    她愣愣的呆立水中,看着那两个年轻人连滚带爬的逃离,不敢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能力,她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脑海中回荡着那男人叫喊的一句——妖怪。

    梦生慌张的朝她奔近,在看到对岸仓皇而逃的人影后,担心的跳进水里,“荏瑜,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一边脱下身上的衬衫给她罩下。

    荏瑜可怜兮兮的抬起头,“雷。”她扑迸他怀里痛哭失声。

    她脆弱无助的模样让梦生的内心兴起了强烈的怜惜,他温柔的拥着她,轻拍着她的背,顺着她的秀发,“没事了,我在这里,一切都过去了。”

    但对荏瑜来,一切都还没过去,甚至可以说……才刚开始而已。

    想到这里,她就更难过、更激动,哭得也就更伤心了。

    “好,你哭吧!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发泄出来,如果可以,也可以把你的心事告诉我,让我来帮你。”他温柔的低语。

    荏瑜虽然激动,可却也还有理智,她在他怀里猛摇着头,“没用的,一切都太远了。”

    “是的,都怪我来得太晚,才让你受委屈。”梦生轻叹,“但这并不是人生的末日,未来还很长,你要试着去忘记或泰然接受今天发生的事,这样你才会快乐。”他以为她被强暴了。

    她怎么可能忘掉,怎么可能泰然接受?她就要从一个人类变成鱼了哩!就算人鱼可以水陆两栖,还是很令人伤心的。

    她稍微离开他的怀抱,抬起泪眼看向他,“你在说什么?”简直是鸡同鸭讲嘛!

    “刚刚那两个混蛋得逞了,对不对?”梦生用同情的眼神望着她。

    荏瑜用力的摇摇头,“不,他们没有,是我……”

    梦生点住了她的唇,“不需要隐瞒,我不会因此而看轻你的。”

    荏瑜眨着红肿的眼睛,再次申明,“不,他们没有得逞,是我把们吓跑了。”梦生显然不信,“如果你坚持这么说,那就当事实是这样吧!你打算报警吗?”

    报警?他们没告她杀人未遂就很谢天谢地了。

    荏瑜吸了吸鼻子,还是摇头:“没有必要,我个想再追究了。”

    “你确定?”

    “我确定。”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带你去一次医院,以免发生意外。”梦生拦腰抱起她,要往岸边走。

    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要带她去医院,“我不要!”她大叫挣扎着,像条泥鳅般挣脱了他的怀抱。

    “你别再任性了,我这也是为你好,要是你有了那两个混蛋的小孩怎么办?”

    荏瑜嘴一撇,“怎么可能?”

    梦生偏着头想了一下,最后终于决定,“好吧!我相信你没有被强暴得逞,但你也不能再待在这里。走,我们回去。”他伸手就要抓她。

    但荏瑜却躲开了:“不!我不要回去。”

    梦生不放弃的追着她,“别胡闹了,你是要把自己折磨死以报复我吗?”

    荏瑜很讶异他会这么想,他实在太自大了,她想。

    “别像个小孩子,我不会因为这样而良心不安的。”他说出重话。

    荏瑜用水泼他,故作坚强的朝他扮鬼脸:“你臭关,我才不会为了你这个花花公子去自杀呢!”

    梦生的表情像松了口气,“嗯!看不出来你还满聪明的,那你又是为什么不回去?”

    “我就是不想回去,哪需要什么理由?”她实在想不出理由。

    没想到梦生却趁她思考的时候扑向她。

    她努力的扭动着,“放开我。”

    梦生箱制住她的手皱眉,“你的精力为何这么充沛?力气也不小,你到底生的是什么病?”

    荏瑜害怕的想——梦生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了,怎么办?

    她想逃,于是就直接张嘴往他的手上一咬,毫不客气的,没想到梦生竟没有推开她,只是皱着脸忍耐,害她愈来愈不好意思,最后索性放开了嘴巴。

    “你为什么不躲?”

    “咬我可以让你比较好过,你就咬吧!”

    泪水盈满她的眼眶,眼前的梦生又变成了记忆中那个温柔的情人,让她的心流过一股暖流。

    “吻我。”她想不住要求。

    梦生立刻把她拥入怀中,温柔的拥吻她,火烫的唇划过她的眉眼,使她的心中泛起一股柔情,他想疼惜她呀!但,他能吗?

    梦生的吻让她心醉神迷,浑身飘飘然的,理智也全部瓦解了,一双玉臂不由自主的缠住他的颈项,自愿陷人万劫不复的情网。

    “抱我。”她迷蒙的要求着。

    但梦生却摇头拒绝,“不行再拖延时间了,你病了,我们必须赶快回去。

    “我好得很。”荏瑜赌气的说,双手不安分的拉扯他的衣服,“你不抱我,是不是怕修莱娜知道了会生气?”想起修莱娜,她的心里就有一体醋意直往上冒,纯然的嫉妒容不下他的拒绝。

    “我是为你的身体着想。”梦生抓住她不安分的手。

    荏瑜抬头用恳切的眼神望他,“求求你,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希望有更多跟你在一起的甜蜜回忆。”

    梦生看着她,久久不发一语,似乎在思考她话中的真实性。

    “我的身体没事,真的,你别担心。”她偎进他的怀里,欲火焚身的动手剥下他的衬衫,抚摸起他结实的胸膛。

    手心下,她感觉到他有力的心跳正加快着,是心动了吧?“哦!管他的。”梦生低咒一声,拦腰将她抱起:“但是不能在这里,得找一个舒适的边方。”

    荏瑜笑了,将头埋进他的颈窝,“都听你的,雷。”

    梦生抱着她走进了林荫深处。

    梦生轻轻地将她放倒在柔软的草地上。大地里躺着一个全身赤裸,伸手向他诱惑的女神,使他全身的血液急速窜流,再也无法控制。

    梦生的手颤抖的剥除身上仅余的衣物,粗糙的手握住她洁白的小手,一股电流袭向彼此,强烈得让人几乎窒息……

    激情过后,荏瑜心满意足的趴在梦生身上,静静的倾听他逐渐回稳的心跳,感受他温热的手掌在她背脊上来回摩擦。

    多希望这一刻永不停歇。

    “你的体温好像没那么高了。”梦生的声音带着迷惑。

    荏瑜嫣然一笑,心中仿佛被幸福填满,“这都是你的功劳。”她低喃。

    “呵!世上哪有这种治疗方法的。”梦生好笑的抬起她的下巴,望进她的眸里,“或许是你泡水泡出来的结果。”就像用冰枕退烧的道理一样。

    荏瑜不怎么在乎自己有没有退烧,反正退了烧也不代表自己的身体不会再发愁。她此刻比较在乎的是自己在梦生心目中有地位。

    “你喜不喜欢我?”就算不能结为夫妻,她也想在他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喜欢,你这个任性又大胆的女孩。”梦生捏了捏她脸颊,“满意了吧?”

    反正他也只能在言语上稍稍满足她。

    荏瑜微笑着,并轻轻点头,“那么你会不会永远记得我?”在她变成人鱼离去之后,在他正常的娶妻生子后,他会不会在夜深人静时,想起他俩共同拥有的甜蜜?

    “我不会忘了你的。”梦生轻轻撩动她的发,“怎么回事?你好像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要不要说来听听?”他隐隐的觉得荏瑜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摇头,“没什么,你想得太多了。雷,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研究人鱼做什么?”她故意云淡风轻的提起。

    “你说呢?”

    最实际的答案当然是,“为了名和利。”

    梦生苦笑一声,“这是最好的解释,也是最可以被大家认同及接受的,但实际上,我只是想知道人鱼是不是真的存在?”

    “如果她们真的存在呢?你打怎么做?”荏瑜问得很认真。

    梦生的眼光越过她,定在遥远的天边:“我想问他们那是不是真的?有没有让我弥补赎罪的方法?”

    荏瑜听得一头露水:“什么是不是真的?而你又犯了什么罪?”

    梦生拉回目光,拥着她慢慢坐起,再给她一吻,“我们该回家了。”

    荏瑜嘟着嘴,“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她心中难过的是,因为自己在他的心中不够分量。

    梦生拉着她站起来,并拿起她的衣服递给她,“那你又在隐瞒我些什么?每个人都有秘密,你想知道我的,就得先把你的秘密告诉我。”

    荏瑜知道他不会说的,就如同她不可能把自己天大的秘密说出来一样。

    于是她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接过衣服,再一件件的穿上,然后故作害羞的背对他,以免让他发现她异常的脚趾头。

    咦?

    “我的脚趾甲?”荏瑜惊喜的蹲下身仔细的看着自己的脚丫子,没错!她的脚趾甲真的回复正常了,就连她趾间的肉膜也不见了。

    “你的脚趾甲怎么了?”梦生绕到她身前查看,“太长了吗?”

    “万岁。”荏瑜突然大叫,高兴得跳到他身上紧紧的缠住他,热烈的狂吻他。

    “嘿!等等。”梦生好笑的推开她的红唇,“我不反对你这么热情,但你总得告诉我,你在高兴什么吧?”

    荏瑜朝他露出大大的笑容,“都是你的功劳,我现在知道了,你就是我的解药。”

    ★★★

    两人步行回到家,荏瑜免不了的又挨了一顿骂。

    不过许世贞在看到她退烧了,又是一副活蹦乱跳的健康样,这才打消带她去医院的念头。

    荏瑜在兴奋之余,立刻跑到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看起来已经恢复正常的脚趾伸进水里,深深吸一口气——哇!不烫。

    她睁大眼,几乎不敢相信的,又连忙将另一只脚也放进水里,双脚一起泡在水里……真的一点都不烫哩!

    她于是松了一口气,终于确定自己又变回正常的人类,而会不会真的是因为她和梦生在一起才造成的?

    荏瑜愉快的哼着歌走进书房找梦生,却看见他认真的不知在记录什么?虽然明知道不该在他工作时打扰他,但还是忍不住尝试:“梦生。”

    他头也没抬:“我现在很忙。”

    荏瑜失望的嚼着嘴,静静的在书房里流连,东瞧瞧、西看看,想要弄清楚他到底带了些什么过来?但时间久了,她也逐渐厌倦,可梦生却还是在书桌上孜孜不倦的研究着,唉!

    看着满房间全是关于人鱼的东西后,她的心里又兴起了一个念头,她想了解人鱼!

    “雷,可不可以让我看一些关于人鱼的资料?”

    梦生惊讶的拾起头来,“你不是不相信吗?怎么突然有兴趣了?”

    荏瑜挺起胸膛,理所当然的胡扯,“人家还不是为了你!我想要了解你工作的内容,不行吗?”

    “不是不行。”梦生深思的看向她,“只是,你可不能爱上我喔!你不傻,应该知道为什么吧!”他说得很认真。

    这么残酷的一句话,他居然能说得平静,让她气死了,“哼!放心,我不会笨得去爱上你这个胆小鬼的。”

    “我不是胆小鬼。”他苦笑。

    “你本来就是。”她朝梦生伸出手,“给我。不论是手稿、小说或故事书都可以,就是别给我长篇大论的论文。”

    梦生笑得灿烂:“当然,我也不认为你有那个耐心去读艰涩的论文。”

    一页翻过一页,她没想到她一接触人鱼的传说就欲罢不能,愈看愈有兴趣。

    她没料到世界各地有关人鱼的传说会有这么多!从古至今,有大多人信誓旦旦的宣称自己亲眼目睹过,只是,如今科学家却坚称那只是他们的幻觉,错把一种体型臃肿、行动迟缓的鱼类“儒良”当成了人鱼。

    她再翻一页,是描述日本“八百比丘尼”的传说,叙述日本以前有一个渔夫在无意间捕获了一只人鱼,结果使他的女儿误食人鱼肉,致使她女儿的寿命长达八百年。

    荏瑜暗嘘了一口气,感到忧心仲仲。

    依照这篇记录来看,人鱼对人类来说是一种药,可以长保人们青春及美丽。

    荏瑜苦着一张脸,恐惧的想到一群人类狰狞的拿着菜刀向可怜无助的她逼近,带头的两个人则又是梦生及修莱娜。

    “我要青春、我要美丽,我要永远。”修莱娜尖锐的狂笑着。

    梦生则是嘿嘿冷笑,“我之所以研究人鱼就是为了长生个老,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你就乖乖的让我吃了吧……哈哈哈……”

    她仓皇地后退,直到背后抵住一堵无形的墙,“不……不要……不要……”但残酷的人类却无视于她的害怕,挥舞着菜刀一起喊叫:“清蒸……红烧……生鱼片……”

    砰!

    荏瑜突然回过神,才发觉自己全身冒冷汗,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凌晨两点整,刚才那关门的声音一定是梦生终于放下工作回房休息了。

    她想跟他在一起!噩梦过后让她更想起他温暖的怀抱,就算他无意与她缠绵,那让她依偎在他身旁也就满足了。

    主意既定,她抱着梦生的手稿,以及从抽屉翻出的钥匙,大大方方的打开客房直接进入,可惜正巧碰到梦生在浴室里冲澡。

    她的眼光落到铺着淡蓝色床罩的床上,马上从容不迫的躺上去,打开床头灯,翻开梦生的手稿。 边读边等待着他。

    哗啦!浴室的门打开了。

    梦生围着一条浴巾踏出了浴室,第一眼看见床上的不速之客,似乎有点愣祝

    荏瑜朝他挥挥手,对他绽出一抹性感的微笑。

    一股灼热的情欲同时焚烧着他俩。

    梦生走向床边,低头浅尝一下她的唇,这种亲密让荏瑜笑得开怀,她轻点梦生的鼻子,衷心的道:“跟你在一起真是好快乐。”

    “谢谢!那是对男人最大的赞美。”梦生拿走地抱在胸前的手稿,将它放在床头几,“为了回报你的赞美及主动,我会努力满足你的需求。”说完热唇压下,挑一边的触弄,激起了两人欲望的火花,这是他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

    热情尚未烧退理智,他知道两人没有未来,他必须和修莱娜结婚,而荏瑜……唯一的选择就是遗忘他。

    “荏瑜,你真的决定这么做?”

    不再多说,梦生缓缓部下荏瑜身上的衣物,一件、两件……两人互相凝望,有柔情……有欲望……就是没有希望……

    月儿西斜,夜风沁凉的渗人暧昧的空间里,仿佛感染到房内的热情般,气氛也变得温暖了。

    良久,荏瑜疲累的躺在他的臂弯中,伸出手指在他的胸膛上书着圈圈,决定质问雷一个困扰她甚久的问题,“你的未婚妻就住在隔壁,你为什么不搬过去和她一起住?”

    “你希望我搬过去吗?”梦生懒懒的反问。。

    “不是。”她急忙强调,“我只是好奇,未婚夫拒绝与未婚妻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似乎不太合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你说呢?”

    “你讨厌她。她很骄傲、很跋扈、很无理取闹。”荏瑜愈说愈有劲。

    “没这么夸张。”梦生轻敲她一记响头,“她没这么糟,我并不讨厌她,她只是比你更会缠人罢了。”

    荏瑜不悦的嘟起嘴巴,“那你是喜欢她罗?比喜欢我更喜欢她吗?”她的手不客气的扯着他的头发。

    梦生并未动怒,“你们女人就是这样。”

    “说嘛!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她?”她真的很想知道。”

    梦生耸耸肩:“和你在一起愉快多了,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不满意,但勉强可以接受:“那你取消跟她结婚,跟我在一起好了。虽然我家的财力不比肯特集团,但也不穷啊!我爸妈认识很多人,不管你想做什么,我们都会尽力帮你的。”

    梦生认真的凝视着她,脸上全无笑意。

    “到底好不好嘛?”

    梦生突然坐起身,冷淡的下床,穿上睡衣,“我承认跟你在一起很愉快,但如果你想找丈夫,我奉劝你还是去找别的男人吧!”

    荏瑜一脸伤心的也跟着坐起:“你就这么想娶修莱娜吗?”

    “这跟我想不想无关,重要的是肯特家族可以给予我最大的帮助,让我完成工作。”

    “什么工作?证明美人鱼真的存在海里吗?”荏瑜气恼不己,“你想证明这个做什么?名利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还是你想研究吃人鱼的肉看是不是真的能长命几百岁?”

    梦生冷静的看着她,为她的话感到讶异,“错了,全都不是。”她的这种说法实在荒谬。

    “那你倒是说清楚呀!”荏瑜不放弃。

    梦生困扰的偏头去看窗外的夜色,“是为一个很愚蠢的理由。为了一个我认为我爱过、却又不小心将她害死的一个女孩。”

    “什么……”她感觉到体内的醋意翻腾,不敢爱人的梦生竟曾经爱过一个女孩?

    梦生却摇摇头,“算了,那是一个曲折又愚蠢的故事,你不会想听的。”

    “我想听,我喜欢曲折又愚蠢的故事。”

    梦生还是摇头,转身走向门口,“还是算了,即使我说了,你也不见得会相信。”

    “我相信!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只要他说出他欣赏的那个女孩的优点就行了。

    梦生旋开门把,转头丢给了她一个无奈的微笑,“很久很久以前,我爱上了一个美人鱼。我回书房了,晚安。”

    门砰的合上。

    荏瑜张大嘴,看着闭上的门,分不清自己是惊是喜,或者两种都有?

    哇!梦生曾经爱过美人鱼,那是不是代表他有可能爱上另一条美人鱼——

    她?只是问题是她现在正常得很,看起来与一般的人类无异,这样的她会真的如那两条人鱼所言的,变成人鱼回到大海吗?

    她很怀疑。( 鱼水偷欢 http://www.1bzw.org/3_3309/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