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鱼水偷欢 > 『3』第三章
    到了中午,荏瑜即使再不愿意还是得回去吃午饭。《+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她慢慢的回屋子,怀着一种不安的恐惧……突然,传来紧急的煞车声,很近,就在地面前。

    荏瑜愕然的抬头,只见一辆红色法拉利紧急停在地面前半公尺处,她没被吓到,只是愤怒的瞪着驾驶人。

    驾驶人打开了车门,是一名美丽的西洋美女,长而卷的揭发自然的技在肩上,姣好的面容上镶着翠绿色的眼珠,高挺的鼻,性感的红唇。她不但美,还透着一股成熟的妩媚,名牌的贴身洋装,衬着她曼妙的身材更加烘托出她的完美。

    这样惹火的妖精如果出现在梦生面前,他一定会克制不住的扑向她吧?

    “小妹妹,你还好吗?”那高级的美女用标准的英语问着。

    荏瑜也用英语回答:“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她希望这深具威胁性的女子能快点离开。

    “太好了,终于有人会说英文了。”那女子松了口气,“对了,小妹妹,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外国男人,金发蓝眼,大概有这么高……”

    荏瑜看着那女人比着手势,心中已有不祥的预感——这女人认识她的雷!

    “你找他干什么?”荏瑜没好气的问,胸膛里的醋海翻腾。

    那女人愣了一下,然后笑开了:“呵!看来你好像被他迷住了!真是的,ryan就是这样,处处留情,唉!”最后她轻柔的宣布:“我是修莱娜·肯特,ryan的未婚妻。”

    荏瑜惊愕得张大嘴,身体一缩,未婚妻?

    脑海中浮现修莱娜和梦生站在一起的影像,两人相视而笑、甜蜜的依偎,郎才女貌,碍眼的登对,登对得令她的心口好痛,呼吸困难……对梦生来说,她到底算什么?

    “砰!”

    她家的大门开了,梦生竟然凑巧的从屋里走出来。

    “ryan!”修莱娜惊喜的娇呼,像只彩蝶般飞扑过去,用她那双像蛇般的长手臂缠上他的脖子,再进一步的献上她的红唇,紧紧的黏住他不放。

    荏瑜见状,呆愣在现场,心中直淌血。

    梦生起先是不明所以他睁大眼,在看清楚来人是修莱挪后,立即热情的回应,两人当街拥吻了起来。

    荏瑜的腿软了,她乏力的坐下,幻灭的泪水盈眶,这才恍然明白自己太傻了。这样完美的人当然可能早已结婚、生子,拥有相守一生的妻子了。

    而她又算什么?

    一个对爱满怀憧憬,对男人充满好奇心的小女孩,对他根本不算什么!

    她好傻,好可怜……

    一颗心揪得好紧,她几乎以为自己就要心碎而死了。

    她下意识努力的调整她的心清,烧烫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算她要死也要死在梦生的怀里。

    “雷!”

    荏瑜呼喊出声,却在还来不及等待梦生走过来,就陷入黑暗——

    和风徐徐吹过,摇曳着绿树,吹送沁人的花香,她身穿淡黄莲蓬裙倘祥在花海里,心情宁静及满足,只是树上栖息的海鸥叨叨的念着,“公主,放弃吧!国王一定很担心你,别管那个笨蛋王子了,这种地方有什么好?比起我们海之国来说,简直说像一颗烂石头,不,只是一粒沙……”

    她想叫它闭嘴,但失去声音的喉中只能勉强伊啊出声,她只好瞪它一眼,转头不理它,迳自悠闲的采摘着美丽的花朵。

    她边采边思念着心爱的王子,听说,王子今天就要从邻国回来,为了让他高兴,她打算在皇宫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插上他最喜欢的蔷薇。

    不多久,她手中已经捧着一束花。

    “英格丽。”

    是王子在呼唤他为她取的名!

    她陡然转身,果然看到王子朝她奔来,虽然他手中牵了一个美丽的女孩,但她最在意的还是王子终于回来看她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在这里。”王子看着她露出高兴的表情。

    她露出微笑相应,用空下来的那只手比着——欢迎你回家。

    “王子?”他身旁的女子怯怯出声。

    她这才仔细的打量眼前这女子,一眼就看出她是天生的娇贵女孩,雍容华贵、气质不凡,若她没记错,她见过这女子。在暴风雨中,她救过王子,并将他移到荒岛上,期间她因为身为人鱼,不宜见人而躲藏时,刚苏醒的王子瞧见了碰巧路过的女性,也就是眼前这女人。

    她为何会在这儿?

    “对了,我来为你们介绍。 公主,这位是英格丽,虽然她无法说话,但却是最善良的人,是我可爱的妹妹。”

    妹妹?

    她僵硬的扯动嘴角,勉强做出不失礼的反应,即使心病着也不表露出来。

    “英格丽,这位是邻国的伊莱沙公主,也就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她手中的花朵骤然掉落一地,哀伤的躺在地上悲泣,唯一剩下的一朵掐在她手上,花儿尖锐的戳刺进她的肉里,催出了滴滴鲜血,她却毫无感觉。

    “莉蒂雅公主,你别慌,我马上回去告诉公主们这件事,让她们帮你想办法,你绝对不会死的。”树上的海鸥聒噪的叫着,边绕着他们飞。

    她抬头看着海鸥,伸出手臂想要阻止它。没有用的,海女巫佳丽妲的法力连父王都无法与之对抗,唯一的救星是海神普士顿,可他却是个行踪不明,不喜欢管事的闲神。看来她注定要化为泡沫逝去,算了,这样也好,失去了心爱的王子,这世上还有什么好眷恋的?

    “英格丽,我知道你一定很吃惊,但我们很希望得到你的祝福。”伊莱沙公主温柔的请求。

    她的目光移向那张美最的脸庞,然后再转向面无表情凝望着她的王子,心中绝望不已,她没办法挤出祝福的字句。

    “莉蒂雅公主,我这就回去通知她们,你等我回来。”海鸥振翅高飞而去。

    她猛然转身追着飘然远去的海鸥,硬扯着喉咙伊啊的呼唤——不要去,我不要她们担心,不要她们为我牺牲……

    “英格丽?”王子大嚷着追过来。

    但她仍跑着,用以生命换来的双腿奔跑,只为了不让姊姊们受到佳丽妲的迫害。

    但一块石头阻挡了她,使她狼狈的扑倒在地,换来满身的疼痛,然后,她旋即被拥入王子宽厚的怀中。

    “傻瓜,你在做什么?”

    她挣扎的站起来,伸手向海鸥消失的方向。

    “不过是只海鸥,你喜欢鸟。我可以送你一百只、一千只,别追了。”他温柔的揩去她脸上的泥尘。

    她猛摇头,比画着——你不了解,它是我的朋友,它正要……

    王子握住她的手,“别再说了,我知道,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她的心,辜负她吗?

    她的泪珠不可扼抑的淌下。

    “很痛吧?”终于到达的伊莱沙公主友善的递给她手帕。

    她望向伊莱沙公主,酸涩的想,她是个配得上王子的好女孩。

    ★★★

    她悠悠地醒来,房间里只有书桌上的台灯亮着。

    她很自然的转过头去,看见梦生支着头靠在书桌上闭眼睡觉。

    “雷?”她轻唤。

    梦生立刻就醒了,看到她醒来,连忙关切的来到她床前:“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这样的温柔让她想起那个激情的夜晚,他也是用这种口吻询问她感受,天!她如何舍得放开这么好的男人?

    “我很好,雷,你讨厌我吗?”她小心地问出口。

    梦生坐到床边,没有回答。他怎能承认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了。

    他的无言让荏瑜的心陷入慌乱:“难道你不喜欢我?”她的音调也不由自主的拔高。

    “我不讨厌你。”梦生说。

    “但你很爱修莱娜,她是你的未婚妻,是不是?”

    梦生只是讶异地点点头:“是她告诉你的?”

    荏瑜点点头:“雷,你是因为爱她才跟她订婚的吧?”她痛苦的问。

    “爱?”梦生冷笑,“你太天真了,竟然会相信爱情!爱情只不过是个虚幻的东西,不值得人们为它牺牲一切——尤其是你,别为了爱情糟蹋了自己。”

    这么残酷的话竟是出自温柔待她如天使般的他!

    荏瑜噙着泪,“如果你不爱她,又为什么和她订婚?”

    “当然是为了我的事业。她父亲雄厚的财力可以帮助我的研究。”

    此刻的他,看起来竟像一个丧尽天良的魔鬼。

    “你怎么能这么以为?那我怎么办?”荏瑜激动的抓住他的手,熟悉的感觉又再度袭上心头:“你多多少少是有点爱我的,是不是?”

    “你是好奇的小女孩,我第一眼就看出来了。”他触摸着她的脸颊:“满足你的好奇和我的需要,我们各取所需,这样不是很愉快吗?”修莱娜的出现已警告他不能玩得过火,未来已定,太认真只会伤害到无辜的荏瑜。

    忍不住,她的泪水掉了下来,她又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只为了贪图享乐而性。

    “你不爱我。”荏瑜心碎的认清这个事实,“你也不可能娶我,或因此放弃修莱娜,对不对?”

    “荏瑜,你并不笨,应该早就知道答案了!”

    她是有料想到这悲惨的答案,但她不想承认——这场夏日之恋是没有结果的。

    “你好过分。”她啜泣着捶打他,发泄着怒意。

    梦生并没有闪躲,反而温柔的将她拥怀:“我是过分,我也很抱歉让你失望,但这种事是勉强不来的,我喜欢你,跟你在一起也很愉快,但我没办法爱任何人,对不起。”

    他的每字句都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刺伤了她的心。

    “为什么你不能爱?”荏瑜哽咽的问。

    梦生轻轻拍拍她:“嘘!别哭,我这样做对你也是有好处的,以后你要小心点,别轻易地把心交出去。”

    荏瑜恼怒的推开他,啪的赏给他一巴掌:“你真是坏透了——你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你这个自私的魔鬼。”

    梦生一言不发的站起来:“好吧!你需要时间冷静,如果需要帮忙就说一声。”

    荏瑜听他的脚步走远,抬起泛滥成灾的泪眼,“你……你真的就这样走了?”

    梦生停住脚步,没有转身:“那你觉得我该做些什么?”

    “我……我不要修莱娜住在这间屋子里。”如果不能改变他和修莱娜是未婚夫妻的事实,那至少她不要看到修莱娜在她家和他亲热。

    “你放心,她已经买下隔壁的那间屋子了。”

    那栋比这栋屋子还要大的别墅?真是出手大方呀!

    “那你怎么不搬去和她一起住?”她酸酸的提议,“抱她一定比抱我这个小女孩舒服。”

    “看来你真的需要冷静一下。”他走出房间关上房门,合上的门板刚好挡住被荏瑜丢来的枕头。

    呜——呜——

    荏瑜痛哭着,以枕头吸泪,以被子抹鼻涕。

    不知哭了多久,她的房门再度被打开又合上。

    许世贞悄悄走近,双手搭在抽噎不已的荏瑜身上:“别哭了。”

    就是这声母亲的慰藉,让她的情绪彻底发泄,她哭倒在许世贞怀里:“妈,事情怎么会这样?”

    许世贞轻拍她:“别哭了,每个人都会失恋的,这未尝不是个好经验。”

    “但……但这经验大痛苦了,我宁可不要。”

    “傻瓜,人生怎么可能都是顺遂的,有快乐就有痛苦,幸好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单恋,你还没跟雷发生男女关系,否则那会更痛。”

    她有啊!但她不敢说,只好埋头继续哭。

    “荏瑜,你的身体还在发烧,这样哭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看开一点,下个男人会更好。”

    感情一旦放下去,哪有那么容易就收的?

    一夜无眠,天才刚亮,荏瑜就步出屋子,往山坡上走去,让凉凉的晨风冷却她犹发烧的身体及伤透的心。

    奇怪的是,她虽然全身烧烫着,却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头既不痛也不昏,喉咙更是清清爽爽,一点也不像从前感冒发烧的症状。

    难道只是普通的着凉?

    坐在美丽而宁静的沙滩上,一边欣赏着朝辉,一边不由自主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她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的肌肤似乎变得更柔嫩了,毛细孔都不见了,这应该不是错觉,于是她再把鞋子脱下瞧瞧。

    天哪!

    她的脚趾甲怎么不见了?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她的脚趾头间竟然长着一层薄薄的肉色薄膜。

    她震惊极了,寒意猛地从背脊上升,然后扩张至全身,引起一阵阵莫名的战栗,但身体的热度却始终没有下降。

    “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她呆愣的问着自己,接着马上联想到前天夜晚,她找到梦生那把不起眼的匕首,然后……

    一定是那把匕首对她造成的影响,恐怕她的高烧不退也是这个缘故吧!

    怎么办?这恐怕是历史上第一次有人这样被诅咒,说出去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因为比梦生相信的人鱼传说还要荒谬。

    她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

    她烦恼的望着大海发呆,眼前蔚蓝的海洋闪耀着金光……

    突然,她注意到了海面上漂浮着两个物体,各拥有一金、一红的长发,是她前天夜里看到的美人鱼?

    荏瑜再也没有时间犹豫,她奋力冲向海里朝她们游去,心脏怦怦狂跳着,她想接近她们以证明自己不是幻觉,还有,若她能证明人鱼的存在,也会让梦生对她另眼相看。

    “不要走!”她呼喊,并察觉到自己游得比以前更快更顺,会是脚上多了层肉膜的关系吗?她这样子的情况,简直就像一句成语——如鱼得水。

    鱼?

    荏瑜突兀的停住了,脑子里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她将要变成一条鱼?!

    “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子?还有,你们到底是谁?”荏瑜隔着十几公尺的距离向她们喊。

    那两条人鱼似的女人含笑的凝望着她:“莉蒂雅,很高兴你开始变化了,希望你早点回来。”

    莉蒂雅?

    这个名字唤起她昨天梦里的记亿,一个被王子唤为英格丽、被鸟儿们称为莉蒂雅公主的可怜女子,就是她?

    不!这太荒谬了,她不能相信这种事。

    她们是在告诉她,她的前世是一条美人鱼,是童话里最后化做海上泡沫的小傻瓜?

    她不相信什么前世今生,但是,她本来也不相信这世上有美人鱼呀!

    “把你们的尾巴给我瞧瞧。”眼见为凭,只要看到她们的下半身是尾巴,她也只能勉强相信世上有人鱼。

    那两个人鱼倒也干脆,跃出了水面,现出了上半身属于人类的优美同体,以及下半身流线型的鱼身。

    荏瑜吞了口水,脑袋里面轰轰作响。

    “莉蒂雅,你就快回来和我们团圆了,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生活,父王和姊妹们都很想你,要不是海神的阻挡,他们早就来接你了。”其中一个人鱼说。

    “我们是瞒着他们和海神偷偷来见你的,不能久留,但你放心,你终究会回来的。”另一个人鱼也说。

    “再见了,莉蒂雅。”

    荏瑜看着她们隐入水中,消失在海面上,只是茫茫然的呆愣着。

    天哪!为什么这个世上会有人鱼?

    “荏瑜,你在干嘛?”

    她转过身,看到梦生正着急的涉入海中朝她接近,然使,她突然想到——她就要变成梦生尽心尽力、常年累月研究追寻的美人鱼了。

    多讽刺的情况!

    于是她躲到一个岩石后,拒绝让梦生靠近她、碰触她。

    “别靠近我!”

    梦生不高兴的在岩石的另一端喊:“别闹了,你的身体还在发烧,怎么可以泡在海水里,把手给我,我带你回家。”

    荏瑜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呼!还好她的手指甲还在。

    “你还在犹豫什么?你妈在家里担心极了。”但就是没说他也在担心她。

    “哼!骗人,我妈不到中午是不会起床的。”她有气的说。

    “你这个笨蛋,有哪个母亲会在女儿生病时睡大觉的。”

    说得也是,荏瑜感受到一阵愧疚,想到她目前只不过是发烧,万一她以后双脚长成了鱼尾巴,还必须用鳃呼吸时,她妈岂不是要担心得睡不着了。

    让母亲知道这件事太残忍了,让她于心不忍。

    “你还在以什么呆?还不快跟我上岸。”

    “你……你先回去,我待会儿再走。”荏偷坚持着,害怕被他发现她身上的异状。

    “你疯了吗?我不会放你在这里泡水的,快跟我走。”梦生掠过了岩石想抓她。

    但荏瑜的动作更快,她往后游三公尺,以奥运选手也比不上的速度往岸上游去。

    梦生泡在海水里苦笑着,看她像逃命似的爬上沙岸,捡起搁在沙滩上的鞋子,匆匆奔上回家的路。

    “一个发着高烧的女孩,哪来的体力溜得这么快?”他迷惑的自问着,却觉得她逃离他的反应是个好现象。

    ★★★

    荏瑜一进门就被叨叨絮絮的骂着,林嫂管她比她老妈管得还要多,幸好最后她老妈要她去洗澡并换套干净的衣服,否则她的耳朵恐怕要长茧了。

    她扭开水龙头,然任迅速脱掉身上湿黏的衣服,轻快的举起脚伸进浴缸。

    好烫!

    她马上将脚伸了出来,扭开冷水,让凉凉的水冲洗她被烫红的脚。

    她疑惑的看着那缸水温并不太高的洗澡水——没道理会烫伤她的脚啊!

    于是她伸出手小心的轻碰一下水——不烫呀!她再一次碰触……浸下去——一点都不烫呀!

    她拨着水想着。

    难道她的上半身是正常的人类,所以不怕热水;但她的下半身却变得跟鱼一样,碰到热水就烫得快熟了?她悲苦的想着。

    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选择以冷水净身——她不想变成人鱼啊!

    多想找个人哭诉,让她有个倾吐忧愁的对象,只是,太难了,谁能信任她、拯救她?

    一个浮现她脑海的人是——梦生。( 鱼水偷欢 http://www.1bzw.org/3_3309/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