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鱼水偷欢 > 『2』第二章
    “雷大哥,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在各国收集得来的人鱼传说?”午餐过后,她又尾随梦生进了书房打算“帮忙”,算一算时间,她已经努力奋斗超过三小时了,怎么还是没感受到梦生的善意回应?反而是他好像把她当成了讨厌的苍蝇一样。《+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女追男还真辛苦,贬低自尊的感觉也不好受,可她就是舍不得放弃!唉……

    “很抱歉,我现在没空。”梦生头也没抬,仍旧埋首在堆得像座小山一样的文件中。

    荏瑜嘟着嘴,“可是我现在很闲,很想帮你的忙。”唯今之计,只有继续死缠烂打了。

    “你何不去海 边玩呢?你母亲说你最喜欢玩水的,不是吗,”

    唉!他明明就是在打发她,或许用哭的会比较有效,可是她偏偏又哭不出来。但她也不是轻易妥协的人,“今天阳光太强烈了,我不想让自己晒伤。”

    她随口编了个理由。

    “好吧!”梦生认命的点头,伸手找出一叠厚厚的纸张,递给她,“这里是我记录的手稿,记载着我听过的所有人鱼传说,你自己看吧!”

    荏瑜呆愣的接了过来,沮丧的翻翻他的手稿,了无兴趣的看着他还算工整的笔迹,以及不凡的插图,然该合上书,夸张的摇头叹息,“可惜我的英文能力不好!”

    梦生仍旧埋头苦干,没有抬头看她,“是吗?你父亲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你通晓四国语言呢!”

    哦!此时她真恨老爸、老妈,他们总是泄她的底给别人知道,这下完了,她完全没有伪装的机会。

    她羞得耳红面赤,恨不得钻进地洞,“雷大哥,你好坏,你明明知道……咳,咳……”她迟疑着,终究还是鼓起勇气,“你不是答应要跟我交往吗?为什么不抽出时间陪我?”

    梦生霍然站起,脸上净是恼怒的表情,他抓住她的手臂,“你没看见我在忙吗?你想试试男人的味道。是不是?好——”他激狂的吻上她的唇,但心却没来由的一头,像是找到了长久以来寻找的东西,可理智快速地推迟他的念头——不可能的,她只不过是个稚嫩的女孩,怎么可能引起他心中的涟漪?他所有的爱都给了那个消逝的女人啊!

    起初,她是吓傻了,他的力量是那么大、唇是那么炽热,贴在她凉凉的唇上,立刻烧烫了她的全身,烧昏了她的脑袋,使她全身的力气都蒸发了,但她一点都不觉得难受,反而有一种快感蔓延在与他相贴的肌肤上。

    梦生突然推开她,倒退两步,微喘着激情的气息,愤怒的瞪她。

    她莫名其妙的睁开眼,不知自己的头发因他的抚弄而凌乱,双眸氤氲朦胧,在灯光的衬托下,像是在迷雾中等待情人的性感女神,诱惑他去撩拨。

    梦生陡然转过身,不去看她眷恋的眼神:“如何?还满意我的表现吗?”

    荏瑜竟也傻傻的点头,“好满意,但你为什么不继续?”声音轻得像飘在空中的羽毛。

    惊得梦生倒抽一口气,他不敢相信眼前的小女孩会这么开放,看来他原来的观念是错了,霍然转身,“你……你实在是……真不知道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说完就要离开,他需要冷静一下,他为何会那么想要她?那是前所未有的反应啊!就连对他的未婚妻也不曾有过。

    荏瑜下意识的想跟进,却遭梦生突然转身喝止:“别跟来,你如果来打扰,我明天就立刻离开。”

    他阻止了荏瑜的企图。

    她迷茫的看着他消失的背影,露出了傻笑。回忆起刚才的激烈缠绵,她终于献上了初吻,体验了男女之爱……哇!太棒了。

    她快乐的奔出房门,跑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兴奋的拿起话筒,打电话给死党——

    “喂!玉玲,我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好消息……嘻!你绝对猜不到,我和一个大帅哥激烈狂热的拥吻耶!天!好像在作梦一样……当然,是他主动的,你以为我这么随便吗?”

    她的心情仍在飞扬,即使林嫂告诉她,梦生要到闹区去,晚上不回来吃晚饭,她也无所谓。

    她傻笑着吃饭。

    “女儿,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许世贞好奇极了。

    “我恋爱了。”她傻笑得更厉害了。

    没想到许世贞却是脸色一沉,“该不会是跟雷吧?”

    荏瑜高兴的点头,“嗯!他很棒吧?”

    “是很棒,但他不适合你!”许世贞放下碗筷,“你只不过是一时的迷恋,那并不是真正的爱,别搞混了,何况他是个成熟男人,玩惯了爱情游戏,你可别冲昏了头。”

    “才不是呢!我第一次见到他,就对他一见钟情。”

    荏瑜的眼中闪现心形的光芒,完全听不进旁观者理智的分析。

    “是呀!就像美人鱼对王子一见钟情,结果王子却娶了别人,而她自己别变成泡沫消失。”许世贞试图点醒女儿。

    这让荏瑜很不服气:“那是美人鱼不够坦白,那种事才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呢!你放心好了。”

    “我怎么可能放心?算了,让你重重的跌一跤后就知道痛了,到时你可别大着肚子求我帮你收拾烂摊子。”她是疼女儿,但却觉得女儿一向太过天真,或许幻灭后会让她成长不少,她相信曾梦生会有分寸的。

    荏瑜摇摇头,“妈,你放心啦!别忘了你女儿可是年年拿第一名的优等生,不会笨得让自己落到那种凄惨的地步的。”关于这点,她有绝对的自信。许世贞不以为然的瞪她一眼:“少自吹自擂了,在某方面,你可是笨得跟猪一样。”

    “哪方面?”荏瑜不服气的问。

    “爱情。”

    荏瑜当然否认,“才不呢!”她很有自信。

    ★★★

    午夜过了,梦生却还没回来,在瑜不禁烦燥的猜测……

    他是去找其他女人发泄需要吗?

    是因为她黏得太紧,把他吓跑了吗?

    还是他出了什么意外?被车子撞到?被球打到?或者是掉进水沟,掉进海里……

    猜着、猜着,她终于精神不济的沉人梦乡。

    梦中有蓝蓝的海,海中有她熟悉的生物优美的舞着,而她则随之嬉戏。

    “莉蒂雅,过来,过来我的神殿,我等你。”

    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谁?是她吗?在梦中,她是一个名唤莉蒂雅的女孩吗?多么有趣且奇怪的梦。

    尽管迟疑,她还是挤命向前游着,游向深沉的海底,四周愈来愈黑,她应该害怕的,但她却毫不迟疑的前进。

    突然,前头出现了一条洒着银光的道路,她一步接着一步走着,即使遇上一片陡峭的山壁,她还是继续往前进。

    她竟然穿过了山壁,而没有撞得头破血流。

    山壁里是个圣洁的空间,没有海水,却听得到浪潮的声音。白净的路上挥发着白色莹光,所有如桌椅、栏杆,床等就像是从地上长出来的艺术品,完全接合,而且形状优雅怪异。

    “莉蒂雅,好久不见。”

    荏瑜闻声转头,一个白发苍苍、面如凝脂的老人自柱子后现身,慈祥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下巴长着雪白的胡子。

    “你是谁?”荏瑜轻轻开口,不清楚是出自于畏惧还是崇敬?

    那老人步向白玉般的床,优雅的斜倚其上,“大海的主宰,普士顿。”

    希腊神话里的海神普士顿?哈!哈!果然是个梦,她梦到了海神!

    于是她大笑,笑得很放肆,“你若是海神,那我就是爱神维纳斯了。”

    普士顿并不生气,“一千多年了,你还是那副麻烦的个性。”

    荏瑜听了不太高兴:“我哪里麻烦了?”

    “当然麻烦,你父王为了你的死,烦了我一千多年,请求我让你回来大海,你要回来吗?莉蒂雅。”

    她不知道这个普士顿在胡说什么?不过,她倒是清楚一点,“我不是莉蒂雅。”

    普士顿笑了,优雅的翻身下床走向她,每走一步就变得更年轻,到了荏瑜同前时已经变成了十七、八岁的美少年。

    “你……你……”她指着他,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普士顿毫不在意她的反应,“是的,你就是莉蒂雅,我会带回你的回亿,我会让你回到我的怀抱,不过最终的选择权在你。”他淡淡的叙述。

    “你到底是什么人?”荏瑜吃惊的问,她比较在意的是他的“返老还童”,其余全都不重要。

    普士顿扬扬眉:“我是最怕麻烦的海神,最喜欢和平安静的生活,不过偶尔喜欢玩个小游戏。”

    “不!我是问,你怎么一会儿是老人、一会儿是年轻人?”

    他大声笑了,“因为我是神,能任意的改变形貌,想当年,你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他因为想起往事,使得脸上的线条变得更柔和。

    她看呆了。

    美丽的少年陷入沉思,一身蓝袍映着整室柔白的萤光,美得几乎让她醉倒,差点就要跪在他面前膜拜。

    普士额却突然回过神,“莉蒂雅,回去吧!回去将那把当年海女巫交给你的姊姊们的匕首找出来,拔开那把匕首,让它带你回家。并且保护你。”

    荏瑜皱了皱眉,“你在说什么?”

    “回去吧!回到你的书房,把那把匕首找到,你知道是哪一支的。”普士顿朝她挥手。

    荏瑜感觉到自己迅速的倒退,像在风中飘般。

    呼!

    ★★★

    午夜的月亮洒着银光,照进荏瑜的房间,映在她脸上,显出她宁静安祥的睡容。

    突然,荏瑜悠悠的坐了起来,眼睛仍未睁开,却像看得见周遭事物般的下了床,毫不迟疑的打开房门走下楼,走进了父亲的书房,笔直的站在一个蓄意被藏在角落的纸箱前,蹲下身,缓缓的掀开纸盖,伸手进去摸索,过了一会儿,掏出来的是那把生锈的匕首。

    她抚摸着那把积锈沉厚的匕首,唇角逸出了悲凄的叹息,紧闭的眼角也渗出伤心的泪水。

    突然,荏瑜一手握住柄,一手握住剑鞘,稍稍用力,匕首便顺畅的被抽出剑鞘。水蓝色宝石陡然放出强光。

    荏瑜猛然睁开眼睛,醒了。

    “怎么回事?”她惊呼,不明所以的看着在蓝色光芒的笼罩下,匕首上的铁锈一层层的掉落,露出长久不见光的银色金属表面,接着,这把银色匕首在她手上融化,一点一滴的渗进她的双掌,进入她的身体,景象怪异骇人。

    理智呼喊着她,要她赶快甩掉它,但她根本连动都不能动,只能睁大眼看着那银色的液体完全渗入她的体内,唯一剩下的水蓝色宝石自她手拿浮上半空中,炫耀似的在她眼睛前翻转着,闪现耀眼的光泽。

    咻!

    刹那间,那个水蓝宝石竟然飞进她的眉间,嵌入她的脑里。

    荏瑜吓得倒在地上,圆睁的眼看着陡然失去蓝光的天花板,两只手慢慢的伸向眉间——完好如初,了无伤痕。

    她在作梦吗?

    看了看双手,接着再将双手贴上脸,温温热热的,很正常呀!身体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真的是梦吗?可是感觉却又是如此真实。

    她连忙拨开桌上的台灯,想进一步查探,第一眼就看到被掀开的纸盖,地上散落着锈痕。

    啊!那不是梦。

    荏瑜慌张的把纸箱图上,把地上的锈渍清理干净,她没忘记梦生是如何宝贝他的匕首,如果他知道她莫名其妙“吃”了一把他的匕首,会如何呢?

    他一定会生气的离开她的。

    不!她才刚开始就要被抛弃,她才不要!对!她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迅速湮灭犯罪证据,荏瑜就这么慌慌张张地溜出房门,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躺在床上啃噬她的是不合理的记忆,生锈的匕首在她手中发出蓝光,并且溶解渗进了她的身体,美丽的蓝宝石还飞进了她的脑袋……太离谱了!如果这是事实,她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

    还有,梦生如果发现那把匕首不见了,一定会怀疑到她身上,到时她该怎么办?难道她的美丽夏日恋情就这么完了吗?她不要!

    愈躺心愈慌,大概是因为恐惧吧!她的身体愈来愈热,终于再也受不了了,干脆下床冲出屋子,跑上熟悉的山坡。

    来到微凉的海 边,她急促的喘息,月光洒在海面上,闪烁的海面上浮着几抹阴影,是海豚们正在起舞,平和而愉悦,稍稍安抚了她的心。

    左右张望,空寂的海岸了无人迹,于是她脱下身上的衣裳,将之放在岩石上,缓缓的步人海里,发挥她高超的泳波,朝可爱的海豚们游去。

    海豚们是热情且友善的,它们围在她的四周嗯哼的叫着,还用唇磨赠着她的脸,主动的挨近她的怀抱,触摸她冰凉的肌肤,逗得她呵呵轻笑。

    “好可爱喔!”荏瑜快乐的玩耍,却突然因为它们的亲切而伤感起来,不由自主的倾诉:“今晚发生了一件怪事,好可怕,或许我会因此而死。”她叹了口气,“而就算我死了,恐怕他也不会在乎呢!”她不由得同情起自己,爱情真的使人盲目,不在乎赔上身心吗?

    海豚们呜呜的叫着,在她面前轻快的转圈圈。

    荏瑜微笑的看着它们的表演,“谢谢你们逗我开心,但我不能逃避事实,就算我不会死,但如果雷不要我,我也很可能会伤心而死。”不知为何,她就是有这种直觉。

    一只海豚突然高出了海面许多,一边摇头,一边用尾鳍后退又前进,像是在表演特技。

    荏瑜笑了,伸手抱了一只海豚亲吻,“你们对我实在太好了,谢谢你们。”

    泪水莫名的蓄满眼眶。突然,海面上有某样物体吸引了她的目光,好像是两个人,她迅速抹掉泪水想看清楚,天哪!真的是两个女人!一个金发、一个红发,跟她一样赤裸着身体,但,她们从哪里来?

    “你们是谁?”她喊。

    那两个女人竟然立刻转身游走。没看错吧?她们的下半身竟然有着鱼般的尾鳍。

    “等等!你们不要走。”她想追上前,但海豚们却阻挡着她不让她前进,“你们在干嘛?让开。”她又气又急,再望过去,那两个女子已经不见踪影。

    “你们在哪儿?出来,别躲了,我都看到了。”她喊,试图引诱她们出来。

    “吵死了,你半夜在这里干什么?”

    荏瑜吃惊的陡然转身往上看,只见十公尺外的岩石上站着一个人,是梦生,“你怎么会在这里?”吓了她一跳。

    “睡觉啊!你呢?我知道了,你是来诱惑我的吧?”他邪邪的看着她赤裸的上半身,嘴角挂着自以为是的微笑。

    荏瑜这才惊觉自己的赤裸,急忙捉住一只海豚挡在胸前,又气又羞的辩解,“我才没有,我根本不晓得你在这里。”

    “那么……”梦生蹲下了身体,“你半夜不睡,一个人跑来海 边做什么?”

    这个问题勾起了她奇怪的际遇,她想了想,决定隐瞒到底。

    “我来跟海豚玩啊!”她理直气壮的说。

    “哦!那你可真厉害,预先跟海豚约定,今晚在此见面。”他戳破了她的谎言。

    荏瑜因为苦思藉口而急白了脸,“雷大哥,我刚刚好像看到了美人鱼幄!就在前面,一个金发、一个红发,长得很漂亮,你有没有看到?”

    “没有。”他断然否认,明显的不相信她的话。

    “那太可惜了,如果你看到一定会很高兴……”

    “够了!别再说谎了。荏瑜,没想到你是这么饥渴的女孩,为了吸引我的注意,不惜捏造看见美人鱼的谎言,还追我追到这里来,你这么想要我吗?”

    梦生呵呵低笑起来,决定顺遂她的愿望。

    “你别误会,我说的都是真的呀!”她是要他,但她要的是他的爱,而不是他的身体。

    梦生立刻扑通的跳下水,不过几秒,梦生已经游到她面前,两手推开碍事的海豚,以及她遮住胸前的手。

    “你喜欢慢慢来,还是迅速解决?”他邪恶的凑近她耳边问,弄糊了她的脑袋,使得她无法思考。

    “你……你在说……什么?”她也只能这样反应,紧张的伸舌湿润着干涩的唇,她因为他的接近而感到紧张、兴奋、不知所措,但她无意识的动作看在他眼里,却像是公然的诱惑。

    “该死。”他低咒,猛然低头援住她的唇。

    白天的感觉又袭上心头,甚至还更强烈,他不但深深的吻她,还用他那两只厚实的手掌抚过她全身……好热,她真的是在冰凉的海里吗?

    “可恶。”梦生突然低咒,放开她,伸手摸向自己浸在海水中的后背。

    “怎么了?”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可恶!这群海豚竟然撞我。”他狠狠地瞪着周围十几只对他露出不友善眼光的海豚。

    荏瑜也为它们的打扰感到些许不悦,她用谴责的目光扫了它们一眼,“坏小孩。”声音却娇娇滴滴的全是因为情欲未退。

    海豚呜呜的悲鸣起来。

    “走,我们到岸上去。”梦生拉着她往岸边游。

    荏瑜毫无异议的跟随他,稍稍冷却的脑袋转着的念头是——这或许是最后的机会,明天他或许就会发现匕首不见而怪罪于她,甚至会因此打包行李离开。更何况,谁晓得她还能活多久?奇怪的匕首可能随时随地会要了她的命,她心中的恐惧一层层的加深。

    身后的海豚们紧追不舍,叫声愈显悲凄,直到了浅滩,还徘徊不肯离去,望着梦生拉着荏瑜一步一步走上沙滩。

    荏瑜没有心思顾及海豚的异常反应,梦生也不在乎,两人眼中只有彼此,他好手拉手来到一块岩石后干软的沙地上。

    “这里可以吗?”梦生沙哑的问,湛蓝的眼眸似乎蒙上一层薄云。

    荏瑜脸红不已,盯着他的胸膛,鼓起勇气缓缓点头,愣愣的看着梦生解开自己衣服上的扣子,一颗……两颗……扣子解开,露出他结实的胸膛,接下来他伸手探向腰际上的皮带,一会儿,湿漉漉的长裤已经被剥除,红色的底裤紧密的包裹住他结实的臀部,成为他身上唯一的遮蔽物,真美!如大卫雕像般完美,不同的是——他是活生生的人。

    荏瑜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以舌舔湿干燥的唇,目不转睛的望着他,脑袋什么都不能想。

    “你真的想要我吗?”他的声音有如天籁。

    荏瑜低垂着头,羞于回答,可心头却在呼喊着她意愿。

    梦生伸手接任她的肩膀,“这是最后的机会,待会儿你要喊停可是来不及喔!”

    荏瑜仍然保持沉默。

    梦生抬起她的下巴,若有似无的长叹一声,“傻女孩,就让我满足你的好奇吧!不过,你以后可别怪我喔!”

    荏瑜仍然保持沉默。

    说完,他缓缓的俯下身,印上她的唇,两手抚过她全身炽热的肌肤,从娇小的耳,到雪白头项,再至柔软的酥胸,之慢慢慢移向小腹,诱惑的逗弄,直到她全身颤抖不已,娇喘连连。

    梦生将她按倒在柔软的沙地上,小心的覆上她的身体,在她的处女之地温柔的撩拨,手指熟练的抚摸绽开的花瓣,轻轻揉弄花芯。

    她浑身躁热不已,强烈的需求从她的小腹向全身蔓延,理智已经彻底崩溃,剩下的只是原始本能的欲望,她叫喊道:“求求你,雷,我再也受不了了。”双腿更是催促的缠上他的腰,双手迫不及待的要扯掉他的底裤。

    “别急。”梦生也喘息着,脱下了底裤丢至一旁,扶着她稚嫩的臀,调好姿势,“刚开始会有些痛,你叫出来没关系,这里没人。”

    荏瑜有些紧张的点点头,双腿缠得更紧,梦生缓缓的将他炙热的男性移进荏瑜已经潮湿的小x。

    荏瑜屏息着,所有的感觉移到小腹炽热的下方,感觉到他的巨大填满了她,他缓缓前进,使她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和满足,然后是一股撕裂般的痛……

    “啊!”她不由自主的尖叫出声。

    海风呼啸得更猛烈,海豚们更是悲凄的悲叹着——这是怎么样的牵线呀!

    这个爱恋结果是悲?是喜?

    ★★★

    荏瑜慵懒的在自己的床上醒来,迎着刺眼的阳光,露出愉悦的微笑。

    棉被下赤裸的身体提醒她昨夜甜蜜的记忆。

    记得昨夜,高chao过该不久,梦生扶着她到海里,温柔的帮她沐浴,然后体贴的替她穿上衣服,亲密的拥着她翻过小山坡回到屋子,共同在浴室的温水淋浴下探索彼此的身体,然后他抱着她躺在这张床上,再度与她亲密的交缠,带她到天堂飘飞……

    抓着被子深深嗅闻,枕被上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就连她的身上也沾惹了不少,想起他湿热的汗水曾滴落在她的肌肤上,她就感到幸福得不得了。

    爱倩果然是人生中最美的一件事。

    难怪那个传说中的美人鱼会为了爱而牺牲甜美的嗓音了,她已能体会美人鱼的心情,就像现在,她愿意为梦生牺牲一切,甚至生命。

    拥着被子在床上翻滚,即使感到身体有些酸痛也不以为意,甚至还有些甘之如饴。

    呵!呵!她情不自禁的轻笑着。

    “叩!”敲门声响起,她赶紧正襟危坐,全身戒备。

    “小姐,早餐煮好了,你起床了没?”是林嫂的声音。

    荏瑜不情不愿的瞥了一眼床头上的闹钟——九点三十分。

    这还是她来这儿后,第一次赖床,林嫂会不会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好,我马上下楼。”

    她快手快脚的下了床,舍不得让清水冲走属于他的味道,干脆直接套上衣物,走出房门。

    荏瑜来到餐厅桌旁,一坐下便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边吃边笑。

    “小姐,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晚?很诡异喔!”林嫂开玩笑的问。

    荏瑜差点噎到,“呃……没什么,昨晚因为我看小说,很晚才睡。”

    “小说?我不知道小姐还喜欢看小说呢?”林嫂随口问,也没有转身看她。

    荏瑜吐了吐舌头,“呃……我是最近才比较有兴趣。”

    “是这样啊!”林嫂简单的应着。

    荏瑜不愿意多谈,急忙改变话题,“雷大哥呢?他在哪儿?”

    “他吃过早餐后,就到书房去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书房!

    完了!荏瑜的心立刻凉了半截,他会不会已经发现匕首不见了?

    她不敢想,也不愿面对那种情况,激情过后是冷酷的责备吗?不要!惊慌的她只想逃,除了逃,她没有任何主意。

    主意化做行动、在迅速的吃过早餐后,荏瑜马上溜出了屋子。

    她忐忑不安的踱到了熟悉的沙滩,眺望无边无际的大海及海面上的渔船,昨晚的记忆瞬间涌了上来、令她不由自主的呆呆望着他俩相拥缠绵的沙滩一隅,幸福在脸上绽放,她多希望他俩能夜夜拥抱……

    “哈!”笑得像个笨蛋。

    荏瑜惊讶的转身往下望,一个约五、六岁的小男孩睁着黑云云的双眼斜睨着她。

    “不!应该说你本来就是个笨蛋。”

    她怎能服气被一个小鬼如此教训,“你说什么?没教养的小鬼,你父母是怎样教你的?”

    小男孩摇头叹着,“真可怜,连人家的背景都还搞不清楚就急着倒贴,还自以为幸福。”

    莫非这个小男孩知道她跟梦生的事?不可能吧?

    “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在暗示什么?”她又急又羞的怒道。

    小男孩两手一摊,状似无奈,“这样也好,愈是不幸,你会愈快回去,你的亲人会很高兴的。”

    满口胡说八道!荏瑜决定不理他,转身往回走,耳边仍听得见他的呼喊:“你们两个老犯同样的错误,一个是为爱不顾一切,一个是搞不清楚真爱就在身边,我看你还是放弃吧!”

    荏瑜头也不回,暗咒那个小男孩竟然有本事编出这种老成的话,他是不是头脑有问题呀?( 鱼水偷欢 http://www.1bzw.org/3_3309/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