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鱼水偷欢 > 『1』第一章
    阳光普照,又是美好的一天。《+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一向早起的梅荏瑜睁开双眼迎接朝阳,如往常般迅速的梳洗一番,就步出两层楼的洋房,开始慢跑。

    她喜欢这一刻汗水淋漓、阳光普照,又是美好的一天。

    一向早起的梅荏瑜睁开双眼迎接朝阳,如往常般迅速的梳洗一番,就步出两层楼的洋房,开始慢跑。

    她喜欢这一刻汗水淋漓、享受清晨凉风吹拂的畅快感,生命的跃动让她感到喜悦。

    沿着熟悉的山坡小径向前奔跑,一边是绿树擎天,另一边则可以鸟瞰整个小镇,由高处俯视,三三两两的房屋夹杂在稻田间,其外围则是一条条灰色柏油小径,清新的空气伴着宁静的景色,乡下的气氛是悠闲的。

    难得的暑假,更难得做服饰生意的母亲有空,她才能如愿以偿地来到这个傍海小镇度假,如果常年在海外奔波的父亲也能回来一起度假,那就更没有遗憾了。

    登上山坡顶端,开始往山坡下走,蔚蓝的海洋在眼前伸展开来,她微笑的往前奔跑,一种熟悉的温馨涌上心头,暖烘烘的,有种令人莫名的怀念。

    站在沙滩上舒展身体一番,她深深吸一口气,闻着咸湿的海风的气味……

    看了一眼手表,已是早晨七点,她也该回去吃早餐了,她这才依依不舍的循着原路回家。

    远远的,她看到一辆计程车停在她家门口,不由得慢下脚步看着,只见车门被打开,先是一只裹着黑色皮裤穿着长靴的脚跨出车门,接下来是另一只脚,然使,鞋子的主人钻出了车门。紧身的黑色短袖t恤,黑色墨镜遮住了那人三分之一的脸庞,额头被金色的刘海散乱的遮住,性格的金发在他耳下三公分处一致的收齐,八分象日本明星江口洋介的发型,或许把墨镜拿下,脸孔也不差吧?

    那个看来至少有一七五公分高的男人,转身付了计程车钱后,就从口袋拿出一张纸,比对着她家门牌上的地址。

    荏瑜快速的奔近,大方的和他打招呼。

    那男人的视线转向她,“请问这里是梅笃邦教授的度假别墅吗?”

    虽然带了点洋腔,但他咬字清晰国语说得不错,尤其是他低沉沙哑的嗓音更是好听得令她着迷,看来她是被他的男性魅力蛊惑了。

    “没错,可是我爸目前不在家。请问有什么事吗?”她微笑的问。

    “我知道梅教授目前不在,我是接受他的邀请来这里做研究的。”为了证明他的话的真实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是别墅的钥匙。

    荏瑜睁大了眼,有些意外,但却不吃惊,因为她老爸一向都有惊人之举。

    “欢迎。”她大方的伸出手,“我是荏瑜,是梅教授的女儿!”

    “人鱼?”那男人握住她的手,手上的温暖传了过去,让她像触电般猛地一震,“为什么取这个名字?跟传说中的美人鱼有关吗?”

    荏瑜装作若无其事的摇头,“没有关联,那是我老爸和老妈取的,巧合而己!”

    “原来如此。”他的表情有些失望,不甚热切的抽回手。

    “你还没介绍你是谁?我该如何称呼你呢?”荏瑜偏着头,拿起挂在肩上的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我是你父亲的美国朋友,你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ryan,或者是中文名字——曾梦生。”

    “梦生?这个名字似乎不太适合你。”见她半开玩笑的说。这个名字适合看来文质彬彬的小白脸,而不是像他这种看来燕洒不羁的男人。

    “为何不适合?”梦生奇怪的问。

    荏瑜摇摇头,“感觉吧!不如我就叫你雷叔叔吧?”

    “呵!我还没这么老。”他的眉毛挑了挑。

    “那么。雷大哥!”她俏皮的抬手敬礼,“欢迎你来我家作客,小妹来为你开门吧!”她一跳一跳的来到门口,打开门,弯腰做出“请”的姿势,“请进。”

    梦生轻轻笑着,被她的俏皮动作一边逗得很开心,他想,或许接下来在这个地方工作会很有趣。

    他拿起搁在地上的一个褐色大皮袋,甩上肩头,“谢谢你罗.人鱼’妹妹。”潇洒的迈着健步越过她,正式踏进梅家的度假别墅。

    荏瑜关上了门,“恭喜你,你正好赶上早餐时间,我们一起吃早餐吧?”

    她走在前头领着,轻声的呼唤,“林嫂,早餐做好了没?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了。”

    通到厨房的走道上,出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慈祥妇人。

    “小姐,弄好了,已经搁在桌上……咦?这位先生是……”

    “他我爸爸的朋友,来这里做研究。”他自在的拉着梦生的手行餐桌走近,“雷大哥,你吃得惯稀饭吗?”

    梦生微笑点头,“可以,我父亲是中国人。”他接过林嫂通过来的碗筷,道了声谢,便纯熟的舞弄着筷子夹菜。

    看来他俩之间的差异不大,或许他俩可以发展出一段恋情!不过。在她下定决心追求可能的恋情之前,得先瞧瞧他药庐山真面目才是,“雷大哥,屋里没太阳,为什么不把墨镜摘下?”

    梦生听了立刻放下碗筷,毫无异议的摘下墨镜。

    哇!多令人吃惊的一张脸孔,有棱有角却又不显粗扩,反而有些柔和,迷惑人心的魔鬼大概也会乔装成这种模样去魅惑人吧?令人目眩神迷的是他那双眼,湛蓝得像是她最喜爱的大海,美丽中带着神秘,引诱她往深处游去探索……

    “如何?还满意吗?”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对他的欣赏,这样的结果对他而言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而他向来是来者不拒,就算是好朋友的女儿又如何?

    荏瑜陡然回过神,害羞得涨红脸,“嗯!雷大哥真是长得很好看呢!”

    梦生故意抬起了碗筷又开始吃起来,“我父亲常说,中国的女性是含蓄而且保守的呢!”他故意嘲弄她。

    这下荏瑜连耳朵也涨红了,不得不大胆的反驳,“那是从前,现在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当然不一样。”她的心情陡地往下沉,他是在暗示她的随便吗?

    梦生同意的点头,“所以,你想跟我谈场恋爱,是不是?”他的口气好像在谈天气似的轻松自然。

    老实说,她真的很想。她都已经十八岁了,她好想认真的爱一回。

    “如果是呢?”她冲动的说出口,她可是从来不曾主动追求过男人,该怎么做才对呢?

    梦生抬眼看她,然后叹了口气,“唉!我是不排斥,但前提是不会妨碍我的工作。”唯有工作才是他最在乎的。

    他竟然……没有拒绝!

    松了一口气之任,一股喜悦涌上了她的心,她开心的扒了两口稀饭,可此时,大脑有个声音响起——这有什么好高兴的,这个男人又不是真心要跟你交往,他只是随口说说罢了,态度还有些勉强呢!

    不!她用力的甩用头,想甩去那悲惨的想法。

    “雷大哥,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她转变话题问道。

    “我是研究各国历史的。”

    “我不明白耶!”荏瑜偏着头想,大概了解他应该是历史学家。

    “简单的说,就是研究传说中的故事是不是有其真实性。”

    “哦!就像庞贝城那个传说中的城市,亚特兰提斯古国,特洛伊城,对不对?”

    梦生扬了扬眉,“呵!没想到你这个小女孩还知道这些。”

    荏瑜得意的嘿嘿笑了两声,“当然,好歹我老爸也是个考古学家,身为他的女儿,总不能一无所知吧!对了,雷大哥,你目前进行的是哪一项研究呢?”她兴致勃勃的问。

    “美人鱼。”他放下碗筷,吃得很满足。

    “美人鱼?”荏瑜大呼小叫起来,“真的有半人半鱼的生物存在地球上?”她觉得不可思议。

    梦生淡淡的点头,“日本有几具人鱼木乃伊,我研究过,那绝不是人为造假,更何况世界各地都有人鱼的传说,你不觉得这太巧合了吗?古时候隔着海洋,文化不曾交流,却都有悠久的人鱼传说?”

    “这……或许你是对的吧!”可她却又不服输的提起,“但你总不会把童话故事里那个跳海 变成泡沫的美人鱼故事当真吧?”她轻笑着。

    梦生的神情十分严肃,“那是真的。”

    荏瑜讶然止住笑声,瞪着他,“你是在开玩笑吧?”

    梦生摇摇头,“人鱼公主最后真的变成泡沫,永远离开那个王子了。”

    “你怎么知道那个传说是真的?”她讥道。

    梦生不答,转了个话题,“你母亲呢?她应该在吧?怎么没看见她?”

    “我老妈不到中午是不会起床的。雷大哥,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何会相信那个故事是真的?”

    梦生苦笑,“你不得到答案就不放弃吗?”

    荏瑜毫于客气的用力点点头。

    “答案就是——如果我不相信它是真的,又如何有脑已证明它的确是真的呢?”

    ★★★

    荏瑜顾及他旅途劳顿,于是体贴的带他到客房休息。

    “对了,我托快递公司帮我运送一些箱子过来,应该会在中午以前到达,东西送到的时候,可不可以请你叫醒我?”梦生请求着。

    嘿!他该不会是故意给她机会看他的睡姿吧?

    她当然没有理由拒绝罗!

    “没问题。”她一口答应。

    “那就麻烦你了。”当着她的面,梦生毫不留恋的关上房门,还上了锁。

    房门外的荏瑜见状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可转念一想,她又笑了,追男人就是要积极,不要怕挫折。

    铃!铃!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吓得她身体一震,她走过去接起电诸,“喂?”

    “荏瑜呀!我是爸爸。”梅笃邦的声音从话筒彼端传来,背景是嘈杂的车声及人声。

    “爸,你在哪里?”半年不见,所有的思念化做一句娇嗔,荏瑜的脸上也露出一抹撒娇般的笑容。

    “我在希腊的萨罗尼加。对了,爸爸是要告诉你,这几天会有一个美国男人去别墅,他是我的朋友,你可要好好款待人家幄!”

    “他已经到了,他叫ryan,金发蓝眼,大概一百七十五公分高。”

    “没错,就是他,荏瑜,可别欺负人家喔!”

    “爸,你怎么这么说啦!要他别欺负我还差不多。”荏瑜噘着嘴抗议。

    梅笃邦呵呵笑了起来,“他是个好人,他才不会欺负你呢!”

    荏瑜的心漏跳一拍,连爸爸都称赞的男人,一定是值得追求的好对象,“爸,雷真的是个好男人吗?”

    “当然,你老爸会和坏人当朋友吗?”

    她笑得更开心了,一边玩着电话线,一边小心的问:“他有多好呢?”

    “这个嘛……该怎么说好呢?”梅笃邦突然想到的说:“荏瑜,你问这个做什么?”

    荏瑜的颊上浮起了两朵驼红,“没什么,毕竟我还要跟他相处一段日子,不是应该多了解他吗?”

    “呵!说的也是,不过,由你自己去发现不是比较好吗?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

    荏瑜踱脚,“讨厌!爸,你到底说不说嘛?”

    “好吧!我就给你一些暗示,他很善良、很忧郁、很喜欢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

    “那他有很多女朋友罗?”她忍不住酸酸的问。

    “是呀!各行各业、各形各色,他是来者不拒,好在我乖巧的女儿不是那种会倒贴男人的人,否则我可就要担心罗!”

    但她已经打算倒贴看看了啊!

    她惭愧的咬着唇:“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如果她老爸打算很快回来,就是老天不赞成她的计划,或许她会认命的当父亲眼中乖巧的女儿。

    “再过两、三个月吧?你妈妈呢?”

    荏瑜笑了笑,“她还在睡。”看来老天是鼓励她勇往直前罗!太好了。

    “好吧!让她好好休息,想我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你们知道我的电话……”

    “知道了!”荏瑜好笑的反应,仍不忘关怀的叮咛,“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忘了回来,我和妈妈都很想你呢!”

    ★★★

    还不到中午,果然就有一辆小货车停在她家门口,车上漆着xx快递公司的醒目标志。

    她请林嫂叫他们在门口等候。

    她则换上一袭飘逸的白色洋装,欢喜的拿出钥匙,轻轻的打开客房房门,再悄悄的走至床边,准备好好的欣赏他。

    果然不负她所望,醒时像魔鬼般魅人和帅哥,睡着时就像天使般的纯洁,上帝真是造了一件非常完美的作品,再配上他眼角边几滴滑落的泪珠,更是美得教人屏息……等等,他怎么么哭了?

    荏瑜骤然蹲下身子凑到他面前,好奇的观察,没错,那确实是泪——正缓缓的滑落脸颊,看起来真凄美。

    她猛然想起她老爸说的——他很忧郁。

    他是不是作了悲伤的梦?是有关亲情还是爱情?

    不管是什么,大抵都是不好的。好,那就用她的爱来改变他吧!让他从忧郁中解脱,忘掉悲伤,迎接光明的未来,她会朝这个目标努力的,只是……不晓得会不会成功?

    突然,他的睫毛抖了抖,看来是快醒了。

    荏瑜惊慌的站直身体,“雷大哥、雷大哥,醒醒。”

    梦生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双手习惯性的往脸上抹去泪痕,一边转身背对着她,口气不太好,“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进来的?”

    她当然不能明说她是用钥匙开门的,赶紧转移话题:“雷,你的行李到了,就在门口,要叫他们搬到哪里呢?”

    梦生听了赶紧下床,“我去告诉他们。”然后转身朝她伸出手:“把钥匙拿来?”

    好聪明的家伙,一下子就被他猜到了,她无奈的想。

    “什么钥匙?”她耍赖。

    “这间房间的备用钥匙啊!别以为我没有想到。”他晃了晃伸出的手,催促着。

    “我没有。是你自己没关房门的。”或许情势对她不利,但不坚持到最后,谁晓得输赢是谁呢?

    但梦生却摇头否决她的说词,强调的加强语气:“拿来。”

    荏瑜于是向他扮鬼脸吐舌头:“我没有。”然后一溜烟的跑到了门口,“先去处理你的行李吧!”接着像只蝴蝶翩然离去。

    “唉!”梦生无奈的叹了口气。

    ★★★

    在梅笃邦的书房里,荏瑜好奇的跟在梦生后头,看他小心的拆着箱子,拿出一叠叠的文件及一些像是古物的金属品,将它们—一摆好。

    “我可不可以帮你拆箱子?”荏瑜尝试的问,看得出来梦生很宝贝这些杂物,可能不喜欢别人碰,果然——

    “不用了,我忙得过来,你为何不出去忙自己的事?”

    她也想啊!问题是她无事可做,除了陪伴他之外。

    “让我帮忙嘛!我发誓我会很小心,不会让你的东西受到一丁点儿的损坏。”她一次又一次的哀求着。

    梦生终究还是妥协了,他递给她一把美工刀,“用这个把箱子上的胶布割开,但别去动箱子里面的东西。”他的态度超级慎重,像交代个孩子般。

    荏瑜喜孜孜的点头,如她所承诺的,她小心翼翼地割着胶布,直到割开一个包装扎实的纸箱,开启的纸箱盖里露出了不寻常的东西。

    “哇!”她惊呼,快手的掀开纸箱盖,“是匕首。”整整一箱都是!金的、银的、新的、旧的,至少有两百把以上,光彩眩目,尤其每一把匕首上都镶着看不出真假的水蓝色宝石,“好美。”她衷心赞叹。

    梦生听到,立刻放下手上的东西冲到她身旁,很严肃的警告,“是很美,但全都是我的。”他紧张的宣称,像是怕被她抢走一样。

    荏瑜不高兴的撤撇嘴,“我要这些匕首干嘛?牛排刀还比这些东西有用,你放心,我才不希罕这些东西呢!”

    梦生救了一口气:“不是我怀疑你,实在是这些都是我从世界各国收集来,得之不易,我一定要好好守着才行。”

    “你收集这么多匕首做什么?”荏瑜好奇的问,一边欣赏着纸箱内各式各样的匕首。

    “没什么,只是兴趣而已。”梦生回答得很不甘愿。

    “咦?”荏瑜低呼,拿出了一把长满红锈的匕首,“这把好丑,你在哪里找到的?”

    “波罗的海的海 边……还给我。”他紧张的伸出手要讨回。

    “哎呀!别紧张,我不会拿啦!”然后她把匕首拔出剑鞘,就在此时,她听到了一个男性的低沉声音,“莉蒂雅,你确定要回海里了吗?”

    荏瑜停下了动作,很自然的反问:“你说什么?”

    梦生莫名其妙的回望她,“我?我又没说什么。”

    荏瑜偏着头回忆别刚听到的声音,那的确不是梦生的声音,但屋里只有他们两人呀!莫非他装腔想戏弄她?

    “你别装了。”她讥笑他的小把戏,要开玩笑也要来些特别的嘛!

    “哼!懒得理你。”梦生抢回匕首放回箱子,然后抱起那个箱子远离荏瑜这个麻烦的女孩。

    “谁是莉蒂雅?”

    “我不知道。”他耸耸肩。

    “但是你刚才明明……”

    “给你个建议,外头天气那么好,你何不出去走走?”他露出一脸不耐烦的表情。

    “你也要去吗?”荏瑜眼睛一亮,满怀期待的问。

    梦生马上摇头:“我没空。”

    “嗨!你们好。”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风姿绰的的妇人,眉眼带笑的望着他俩。

    “妈,你起床了。”荏瑜高兴的走上前:“早安。”

    给母亲一个热情的拥抱。

    “早安。”许世贞亲了一下女儿的额头,将视线传向曾梦生,“你好,我听林嫂说了,你是我先生的好朋友,欢迎你来。”她朝他亲切的微笑。

    梦生也走向前,他觉得这个夫人有一种很乐观的气质,“谢谢你,夫人。我的中文名字叫曾梦生,英文名字是ryan,你可以跟令媛一样叫我ryan(雷)。”他友善的伸出手。

    许世贞大方的和他握手,“很高兴认识你,雷。”

    享受清晨凉风吹拂的畅快感,生命的跃动让她感到喜悦。

    沿着熟悉的山坡小径向前奔跑,一边是绿树擎天,另一边则可以鸟瞰整个小镇,由高处俯视,三三两两的房屋夹杂在稻田间,其外围则是一条条灰色柏油小径,清新的空气伴着宁静的景色,乡下的气氛是悠闲的。

    难得的暑假,更难得做服饰生意的母亲有空,她才能如愿以偿地来到这个傍海小镇度假,如果常年在海外奔波的父亲也能回来一起度假,那就更没有遗憾了。

    登上山坡顶端,开始往山坡下走,蔚蓝的海洋在眼前伸展开来,她微笑的往前奔跑,一种熟悉的温馨涌上心头,暖烘烘的,有种令人莫名的怀念。

    站在沙滩上舒展身体一番,她深深吸一口气,闻着咸湿的海风的气味……

    看了一眼手表,已是早晨七点,她也该回去吃早餐了,她这才依依不舍的循着原路回家。

    远远的,她看到一辆计程车停在她家门口,不由得慢下脚步看着,只见车门被打开,先是一只裹着黑色皮裤穿着长靴的脚跨出车门,接下来是另一只脚,然使,鞋子的主人钻出了车门。紧身的黑色短袖t恤,黑色墨镜遮住了那人三分之一的脸庞,额头被金色的刘海散乱的遮住,性格的金发在他耳下三公分处一致的收齐,八分象日本明星江口洋介的发型,或许把墨镜拿下,脸孔也不差吧?

    那个看来至少有一七五公分高的男人,转身付了计程车钱后,就从口袋拿出一张纸,比对着她家门牌上的地址。

    荏瑜快速的奔近,大方的和他打招呼。

    那男人的视线转向她,“请问这里是梅笃邦教授的度假别墅吗?”

    虽然带了点洋腔,但他咬字清晰国语说得不错,尤其是他低沉沙哑的嗓音更是好听得令她着迷,看来她是被他的男性魅力蛊惑了。

    “没错,可是我爸目前不在家。请问有什么事吗?”她微笑的问。

    “我知道梅教授目前不在,我是接受他的邀请来这里做研究的。”为了证明他的话的真实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是别墅的钥匙。

    荏瑜睁大了眼,有些意外,但却不吃惊,因为她老爸一向都有惊人之举。

    “欢迎。”她大方的伸出手,“我是荏瑜,是梅教授的女儿!”

    “人鱼?”那男人握住她的手,手上的温暖传了过去,让她像触电般猛地一震,“为什么取这个名字?跟传说中的美人鱼有关吗?”

    荏瑜装作若无其事的摇头,“没有关联,那是我老爸和老妈取的,巧合而己!”

    “原来如此。”他的表情有些失望,不甚热切的抽回手。

    “你还没介绍你是谁?我该如何称呼你呢?”荏瑜偏着头,拿起挂在肩上的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我是你父亲的美国朋友,你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ryan,或者是中文名字——曾梦生。”

    “梦生?这个名字似乎不太适合你。”见她半开玩笑的说。这个名字适合看来文质彬彬的小白脸,而不是像他这种看来燕洒不羁的男人。

    “为何不适合?”梦生奇怪的问。

    荏瑜摇摇头,“感觉吧!不如我就叫你雷叔叔吧?”

    “呵!我还没这么老。”他的眉毛挑了挑。

    “那么。雷大哥!”她俏皮的抬手敬礼,“欢迎你来我家作客,小妹来为你开门吧!”她一跳一跳的来到门口,打开门,弯腰做出“请”的姿势,“请进。”

    梦生轻轻笑着,被她的俏皮动作一边逗得很开心,他想,或许接下来在这个地方工作会很有趣。

    他拿起搁在地上的一个褐色大皮袋,甩上肩头,“谢谢你罗.人鱼’妹妹。”潇洒的迈着健步越过她,正式踏进梅家的度假别墅。

    荏瑜关上了门,“恭喜你,你正好赶上早餐时间,我们一起吃早餐吧?”

    她走在前头领着,轻声的呼唤,“林嫂,早餐做好了没?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了。”

    通到厨房的走道上,出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慈祥妇人。

    “小姐,弄好了,已经搁在桌上……咦?这位先生是……”

    “他我爸爸的朋友,来这里做研究。”他自在的拉着梦生的手行餐桌走近,“雷大哥,你吃得惯稀饭吗?”

    梦生微笑点头,“可以,我父亲是中国人。”他接过林嫂通过来的碗筷,道了声谢,便纯熟的舞弄着筷子夹菜。

    看来他俩之间的差异不大,或许他俩可以发展出一段恋情!不过。在她下定决心追求可能的恋情之前,得先瞧瞧他药庐山真面目才是,“雷大哥,屋里没太阳,为什么不把墨镜摘下?”

    梦生听了立刻放下碗筷,毫无异议的摘下墨镜。

    哇!多令人吃惊的一张脸孔,有棱有角却又不显粗扩,反而有些柔和,迷惑人心的魔鬼大概也会乔装成这种模样去魅惑人吧?令人目眩神迷的是他那双眼,湛蓝得像是她最喜爱的大海,美丽中带着神秘,引诱她往深处游去探索……

    “如何?还满意吗?”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对他的欣赏,这样的结果对他而言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而他向来是来者不拒,就算是好朋友的女儿又如何?

    荏瑜陡然回过神,害羞得涨红脸,“嗯!雷大哥真是长得很好看呢!”

    梦生故意抬起了碗筷又开始吃起来,“我父亲常说,中国的女性是含蓄而且保守的呢!”他故意嘲弄她。

    这下荏瑜连耳朵也涨红了,不得不大胆的反驳,“那是从前,现在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当然不一样。”她的心情陡地往下沉,他是在暗示她的随便吗?

    梦生同意的点头,“所以,你想跟我谈场恋爱,是不是?”他的口气好像在谈天气似的轻松自然。

    老实说,她真的很想。她都已经十八岁了,她好想认真的爱一回。

    “如果是呢?”她冲动的说出口,她可是从来不曾主动追求过男人,该怎么做才对呢?

    梦生抬眼看她,然后叹了口气,“唉!我是不排斥,但前提是不会妨碍我的工作。”唯有工作才是他最在乎的。

    他竟然……没有拒绝!

    松了一口气之任,一股喜悦涌上了她的心,她开心的扒了两口稀饭,可此时,大脑有个声音响起——这有什么好高兴的,这个男人又不是真心要跟你交往,他只是随口说说罢了,态度还有些勉强呢!

    不!她用力的甩用头,想甩去那悲惨的想法。

    “雷大哥,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她转变话题问道。

    “我是研究各国历史的。”

    “我不明白耶!”荏瑜偏着头想,大概了解他应该是历史学家。

    “简单的说,就是研究传说中的故事是不是有其真实性。”

    “哦!就像庞贝城那个传说中的城市,亚特兰提斯古国,特洛伊城,对不对?”

    梦生扬了扬眉,“呵!没想到你这个小女孩还知道这些。”

    荏瑜得意的嘿嘿笑了两声,“当然,好歹我老爸也是个考古学家,身为他的女儿,总不能一无所知吧!对了,雷大哥,你目前进行的是哪一项研究呢?”她兴致勃勃的问。

    “美人鱼。”他放下碗筷,吃得很满足。

    “美人鱼?”荏瑜大呼小叫起来,“真的有半人半鱼的生物存在地球上?”她觉得不可思议。

    梦生淡淡的点头,“日本有几具人鱼木乃伊,我研究过,那绝不是人为造假,更何况世界各地都有人鱼的传说,你不觉得这太巧合了吗?古时候隔着海洋,文化不曾交流,却都有悠久的人鱼传说?”

    “这……或许你是对的吧!”可她却又不服输的提起,“但你总不会把童话故事里那个跳海 变成泡沫的美人鱼故事当真吧?”她轻笑着。

    梦生的神情十分严肃,“那是真的。”

    荏瑜讶然止住笑声,瞪着他,“你是在开玩笑吧?”

    梦生摇摇头,“人鱼公主最后真的变成泡沫,永远离开那个王子了。”

    “你怎么知道那个传说是真的?”她讥道。

    梦生不答,转了个话题,“你母亲呢?她应该在吧?怎么没看见她?”

    “我老妈不到中午是不会起床的。雷大哥,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何会相信那个故事是真的?”

    梦生苦笑,“你不得到答案就不放弃吗?”

    荏瑜毫于客气的用力点点头。

    “答案就是——如果我不相信它是真的,又如何有脑已证明它的确是真的呢?”

    ★★★

    荏瑜顾及他旅途劳顿,于是体贴的带他到客房休息。

    “对了,我托快递公司帮我运送一些箱子过来,应该会在中午以前到达,东西送到的时候,可不可以请你叫醒我?”梦生请求着。

    嘿!他该不会是故意给她机会看他的睡姿吧?

    她当然没有理由拒绝罗!

    “没问题。”她一口答应。

    “那就麻烦你了。”当着她的面,梦生毫不留恋的关上房门,还上了锁。

    房门外的荏瑜见状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可转念一想,她又笑了,追男人就是要积极,不要怕挫折。

    铃!铃!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吓得她身体一震,她走过去接起电诸,“喂?”

    “荏瑜呀!我是爸爸。”梅笃邦的声音从话筒彼端传来,背景是嘈杂的车声及人声。

    “爸,你在哪里?”半年不见,所有的思念化做一句娇嗔,荏瑜的脸上也露出一抹撒娇般的笑容。

    “我在希腊的萨罗尼加。对了,爸爸是要告诉你,这几天会有一个美国男人去别墅,他是我的朋友,你可要好好款待人家幄!”

    “他已经到了,他叫ryan,金发蓝眼,大概一百七十五公分高。”

    “没错,就是他,荏瑜,可别欺负人家喔!”

    “爸,你怎么这么说啦!要他别欺负我还差不多。”荏瑜噘着嘴抗议。

    梅笃邦呵呵笑了起来,“他是个好人,他才不会欺负你呢!”

    荏瑜的心漏跳一拍,连爸爸都称赞的男人,一定是值得追求的好对象,“爸,雷真的是个好男人吗?”

    “当然,你老爸会和坏人当朋友吗?”

    她笑得更开心了,一边玩着电话线,一边小心的问:“他有多好呢?”

    “这个嘛……该怎么说好呢?”梅笃邦突然想到的说:“荏瑜,你问这个做什么?”

    荏瑜的颊上浮起了两朵驼红,“没什么,毕竟我还要跟他相处一段日子,不是应该多了解他吗?”

    “呵!说的也是,不过,由你自己去发现不是比较好吗?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

    荏瑜踱脚,“讨厌!爸,你到底说不说嘛?”

    “好吧!我就给你一些暗示,他很善良、很忧郁、很喜欢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

    “那他有很多女朋友罗?”她忍不住酸酸的问。

    “是呀!各行各业、各形各色,他是来者不拒,好在我乖巧的女儿不是那种会倒贴男人的人,否则我可就要担心罗!”

    但她已经打算倒贴看看了啊!

    她惭愧的咬着唇:“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如果她老爸打算很快回来,就是老天不赞成她的计划,或许她会认命的当父亲眼中乖巧的女儿。

    “再过两、三个月吧?你妈妈呢?”

    荏瑜笑了笑,“她还在睡。”看来老天是鼓励她勇往直前罗!太好了。

    “好吧!让她好好休息,想我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你们知道我的电话……”

    “知道了!”荏瑜好笑的反应,仍不忘关怀的叮咛,“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忘了回来,我和妈妈都很想你呢!”

    ★★★

    还不到中午,果然就有一辆小货车停在她家门口,车上漆着xx快递公司的醒目标志。

    她请林嫂叫他们在门口等候。

    她则换上一袭飘逸的白色洋装,欢喜的拿出钥匙,轻轻的打开客房房门,再悄悄的走至床边,准备好好的欣赏他。

    果然不负她所望,醒时像魔鬼般魅人和帅哥,睡着时就像天使般的纯洁,上帝真是造了一件非常完美的作品,再配上他眼角边几滴滑落的泪珠,更是美得教人屏息……等等,他怎么么哭了?

    荏瑜骤然蹲下身子凑到他面前,好奇的观察,没错,那确实是泪——正缓缓的滑落脸颊,看起来真凄美。

    她猛然想起她老爸说的——他很忧郁。

    他是不是作了悲伤的梦?是有关亲情还是爱情?

    不管是什么,大抵都是不好的。好,那就用她的爱来改变他吧!让他从忧郁中解脱,忘掉悲伤,迎接光明的未来,她会朝这个目标努力的,只是……不晓得会不会成功?

    突然,他的睫毛抖了抖,看来是快醒了。

    荏瑜惊慌的站直身体,“雷大哥、雷大哥,醒醒。”

    梦生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双手习惯性的往脸上抹去泪痕,一边转身背对着她,口气不太好,“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进来的?”

    她当然不能明说她是用钥匙开门的,赶紧转移话题:“雷,你的行李到了,就在门口,要叫他们搬到哪里呢?”

    梦生听了赶紧下床,“我去告诉他们。”然后转身朝她伸出手:“把钥匙拿来?”

    好聪明的家伙,一下子就被他猜到了,她无奈的想。

    “什么钥匙?”她耍赖。

    “这间房间的备用钥匙啊!别以为我没有想到。”他晃了晃伸出的手,催促着。

    “我没有。是你自己没关房门的。”或许情势对她不利,但不坚持到最后,谁晓得输赢是谁呢?

    但梦生却摇头否决她的说词,强调的加强语气:“拿来。”

    荏瑜于是向他扮鬼脸吐舌头:“我没有。”然后一溜烟的跑到了门口,“先去处理你的行李吧!”接着像只蝴蝶翩然离去。

    “唉!”梦生无奈的叹了口气。

    ★★★

    在梅笃邦的书房里,荏瑜好奇的跟在梦生后头,看他小心的拆着箱子,拿出一叠叠的文件及一些像是古物的金属品,将它们—一摆好。

    “我可不可以帮你拆箱子?”荏瑜尝试的问,看得出来梦生很宝贝这些杂物,可能不喜欢别人碰,果然——

    “不用了,我忙得过来,你为何不出去忙自己的事?”

    她也想啊!问题是她无事可做,除了陪伴他之外。

    “让我帮忙嘛!我发誓我会很小心,不会让你的东西受到一丁点儿的损坏。”她一次又一次的哀求着。

    梦生终究还是妥协了,他递给她一把美工刀,“用这个把箱子上的胶布割开,但别去动箱子里面的东西。”他的态度超级慎重,像交代个孩子般。

    荏瑜喜孜孜的点头,如她所承诺的,她小心翼翼地割着胶布,直到割开一个包装扎实的纸箱,开启的纸箱盖里露出了不寻常的东西。

    “哇!”她惊呼,快手的掀开纸箱盖,“是匕首。”整整一箱都是!金的、银的、新的、旧的,至少有两百把以上,光彩眩目,尤其每一把匕首上都镶着看不出真假的水蓝色宝石,“好美。”她衷心赞叹。

    梦生听到,立刻放下手上的东西冲到她身旁,很严肃的警告,“是很美,但全都是我的。”他紧张的宣称,像是怕被她抢走一样。

    荏瑜不高兴的撤撇嘴,“我要这些匕首干嘛?牛排刀还比这些东西有用,你放心,我才不希罕这些东西呢!”

    梦生救了一口气:“不是我怀疑你,实在是这些都是我从世界各国收集来,得之不易,我一定要好好守着才行。”

    “你收集这么多匕首做什么?”荏瑜好奇的问,一边欣赏着纸箱内各式各样的匕首。

    “没什么,只是兴趣而已。”梦生回答得很不甘愿。

    “咦?”荏瑜低呼,拿出了一把长满红锈的匕首,“这把好丑,你在哪里找到的?”

    “波罗的海的海 边……还给我。”他紧张的伸出手要讨回。

    “哎呀!别紧张,我不会拿啦!”然后她把匕首拔出剑鞘,就在此时,她听到了一个男性的低沉声音,“莉蒂雅,你确定要回海里了吗?”

    荏瑜停下了动作,很自然的反问:“你说什么?”

    梦生莫名其妙的回望她,“我?我又没说什么。”

    荏瑜偏着头回忆别刚听到的声音,那的确不是梦生的声音,但屋里只有他们两人呀!莫非他装腔想戏弄她?

    “你别装了。”她讥笑他的小把戏,要开玩笑也要来些特别的嘛!

    “哼!懒得理你。”梦生抢回匕首放回箱子,然后抱起那个箱子远离荏瑜这个麻烦的女孩。

    “谁是莉蒂雅?”

    “我不知道。”他耸耸肩。

    “但是你刚才明明……”

    “给你个建议,外头天气那么好,你何不出去走走?”他露出一脸不耐烦的表情。

    “你也要去吗?”荏瑜眼睛一亮,满怀期待的问。

    梦生马上摇头:“我没空。”

    “嗨!你们好。”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风姿绰的的妇人,眉眼带笑的望着他俩。

    “妈,你起床了。”荏瑜高兴的走上前:“早安。”

    给母亲一个热情的拥抱。

    “早安。”许世贞亲了一下女儿的额头,将视线传向曾梦生,“你好,我听林嫂说了,你是我先生的好朋友,欢迎你来。”她朝他亲切的微笑。

    梦生也走向前,他觉得这个夫人有一种很乐观的气质,“谢谢你,夫人。我的中文名字叫曾梦生,英文名字是ryan,你可以跟令媛一样叫我ryan(雷)。”他友善的伸出手。

    许世贞大方的和他握手,“很高兴认识你,雷。”( 鱼水偷欢 http://www.1bzw.org/3_3309/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