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一鸣愣愣地坐在椅子上,这间屋子对他已有极深的感情,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天,也将会成为他永久的记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在这里他和刘燕从最初的心知到之后的表达情意,记录了他们俩太多的情感和话语。

    他将放在桌上的书本摞在一起,将笔拿起插进上衣口袋里,片刻后却又拿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书本上,眼睛便木然地看着门口出神。在这走廊最尽头的的房间里,门口是不会经常有什么人经过的,只会有自己和刘燕才会经常光顾这里。

    他听到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立马兴奋起来。刘燕的脚步他已经太熟悉。他站起,他快步向门口走去。打开门,就见刘燕站在门口,抬起准备敲门的手臂还举在那里。两人就在门口对望阵,四只眼睛里都荡漾着绵绵的情意。刘燕抬步进来,欧阳一鸣关上房门就一下将刘燕揽在了怀里,两张嘴粘在了一起。

    这一刻,他们俩似乎都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此时的心意。欧阳一鸣发现刘燕流泪了,嘴里感觉到了一丝泪的咸涩。欧阳一鸣松开刘燕的口看她,抬手擦去挂在她脸上的泪花。刘燕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急忙推开欧阳一鸣,说:“快把门打开,万一有人来这里看我们关着房门能不怀疑?”说完话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手绢快速的将脸上的泪痕擦去,走过去在椅子上坐下。

    欧阳一鸣把门打开,回来坐下时就听刘燕说:“你看咱们俩多像个孩子,又不是生死别离,刚才也是太冲动。”欧阳一鸣脸红说:“我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知道要离开这里,还是感觉像做梦似的。”刘燕说:“我不也是啊,刚才一听说你要出院,在护士长面前就失态了。唉,全是不由自主地。”欧阳一鸣说:“我今天就老是感觉,心里一直慌慌的。”刘燕说:“我也是这样的情绪?”顿了一顿笑笑说:“其实,现在想来,咱们还都是没长大的孩子。”两人就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刘燕凝神看着他问:“你是不是要回学校去说一下啊?”欧阳一鸣说:“我要回去让学校来人办出院手续的。”刘燕说:“这样吧,你现在就回去,说了这件事后马上回来。我想咱们俩晚上出去。”欧阳一鸣登时感觉兴奋,点点头。刘燕说:“你的东西是不是一下可以带完的,不然这趟就捎一些回去。”欧阳一鸣说:“我也没什么东西。”想了下说:“还是顺手带回去一些吧。”刘燕说:“那就快点回去,中午还是回来吃饭吧,我就想多看看你。”欧阳一鸣答应。刘燕站起说:“我去办公室了,等会人家又要说。”

    欧阳一鸣赶到学校先去了寝室,同学们都在上课。他将带来的书本等东西放在了宿舍后便去了辅导员那里。辅导员是个年近三十的未婚老姑娘,叫韩碧蓉,个头不高,微胖,口才极好,人也很热情,是个心性极高,也是很有能力的女子。谈了很多次的恋爱,相处过很多的男友均未成婚。这与她的个性有关系,她虽长相一般,但容不得男人的专制,在她的心底,是要控制住自己未来的丈夫而不是由男人来摆布。前一阵听说他又与外校的一个讲师在恋爱,也不知能不能成婚。

    韩碧蓉见到欧阳一鸣一脸的笑容,热情地寒暄了几句,欧阳一鸣就把自己要出院的事给她说了。韩碧蓉就问了一些身体是不是已经恢复了很好,是不是怕耽误学习而是欧阳一鸣要求出院的话。欧阳一鸣就笑了笑说身体作了全面的检查,一切都很正常了。韩碧蓉点了点头说,下午和校方汇报一下,看明天上午能不能去办出院手续。

    欧阳一鸣谢了后与韩碧蓉告辞。想了想,决定不去教室,不然见了姜玉其他们,又要寒暄一阵说一下无用的话语,中午就肯定也是回不了医院去。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回医院与刘燕多一些时间呆在一起。

    晚饭后欧阳一鸣来到午朝门公园,下车后往公园走去时,就见刘燕已经等在了那里。两人牵手走了阵钻入树下,一阵深情的接吻后欧阳一鸣坐下,刘燕一挪身坐在他的腿上,嘴里嬉嬉笑着说:“我嫌地下凉,找了男朋友,这腿就是让我坐的。”欧阳一鸣就嘿嘿地笑,鲍照刘燕说:“我正想这样呢。”刘燕脸就一红,就想起昨晚做的梦来,但她清楚那梦是不可以给欧阳一鸣说的。

    刘燕叹了口气,说:“和你在一起就忘了烦恼,想想咱们俩这一天也真的有些可笑,可就是忍不住。”欧阳一鸣说:“可不就是这样,一天都像丢了魂似的。”刘燕说:“其实想一想,咱们俩这个样子也有道理。你想,这些天虽然你住在病房里,可我几乎离开病区的时间很少,就是休班也是要去见你的,咱们俩就像住在一个家里一样,这一猛不丁的分开就会产生这样的情绪。可看你一整天那个样子我又担心,到了学校你会安心学习吗?”

    欧阳一鸣想了想说:“可能最先几天心会安定不下,我想过一阵会好的。”刘燕说:“我想也是这样,你能克制住自己就好。下午我还想,以后咱们也不能三天两头这样频繁的约会,那样肯定要耽误你学习的。我想和你商量下,我想咱们以后就每个礼拜六见一次,你说呢?”欧阳一鸣蹙眉说:“就不知能不能忍得住。”刘燕说:“能,我想肯定能。这不都是为了你,你现在是要学知识的。我是巴不得天天都见你,和你在一起?可我知道必须控制,我不能让你为了咱们的约会而耽误你的学业。”欧阳一鸣看着她,脸上露出了一丝笑,点点头说:“我听你的就是了。”

    刘燕说:“明天我上中班,你上午要是办好出院手续的话,我就不过去送你了,我想我要是看着你离开,你和我心里都会不好受的,我怕咱们控制不了咱们的情绪被你们学校的老师看到。今晚分开后,我明天下午上班就不能在病区见到你了,想想还是不好受。”说话时心里一酸,就感觉眼圈发红。定了定情绪,又说:“不过也很快的。今天礼拜一,这个礼拜六就能见面,也就几天的时间。”欧阳一鸣心里也是涌起了酸楚,点点头没言语。

    两人默默地做了阵,刘燕忽然问:“欧阳,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吗?”欧阳一鸣为她这句无头无尾的问话感到茫然,摇摇头问:“怕啥?”刘燕轻叹口气说:“我本不想说,可我又忍不住。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欧阳一鸣说:“你说了就是,我生啥气啊。”嘴里说着,心里就思想着刘燕会说什么问题。刘燕说:“说真的,我就怕你回了学校,就会天天和徐慧在一起,就会和徐慧有什么关系。”刘燕说这话时声音发颤。欧阳一鸣说:“咱们昨晚都说了很多,不会的。”刘燕说:“我想你也不会,不知为啥,就是心里老是想,就是担心,也嫉妒她能天天和你在一起,也可能是因为她长得太漂亮。算了,不想了,想起来也真心烦,我就希望你能对我是真心的。”欧阳一鸣说:“再说什么也是多余的了,你要相信我,往后都不要再说这个问题。”

    欧阳一鸣嘴里这样说,但心里还是为徐慧自己那片情而不安。但他想,自己是绝对不会对不起刘燕的。

    刘燕暗自舒了口气,笑笑说:“好好,不说了。再说你也烦。我也不想让你烦呢。”欧阳一鸣低头亲了她一口说:“就是嘛,女人乖男人才喜欢,你就乖点我还能烦?”刘燕“噗哧”笑了说:“去你的,往后可别想让我受你的气。还是你在我跟前乖点,我还比你大呢,你得听我的。”欧阳一鸣嘿嘿一笑说:“我敢不听吗。”说完话就将一张口压在了她的嘴上,刘燕立马回应着。

    荡人心魂的亲吻,这对男女沉浸在忘我的享受中。好一阵,谁也舍不得分开,突兀间,刘燕感觉欧阳一鸣的手伸进自己后背的衣服内,那只手就在自己光溜溜的背上抚摸着。刘燕惊得心一颤,分开亲吻的嘴仰头看他。

    欧阳一鸣喘息急促,没敢看刘燕的眼睛,也没容刘燕言语,那张嘴便又贴在了她的唇上。

    刘燕就又感到胯间欧阳一鸣的那根硬物越来越硬了。这东西让她异常地心乱。她不知道该怎样做,她想起身却又无力。却就在这瞬间,刘燕就感觉到欧阳一鸣的那只手在向她的胸前移动,慢慢的,慢慢的

    终于那只手摸到了她的一只乳房。刘燕惊得“啊”了声,伸手过去拉过那只手,颤抖着声音说:“不可以,不可以的。”欧阳一鸣喘着粗气说:“我,我想。”刘燕说:“不行,不能这样。”欧阳一鸣瞪着眼睛看着刘燕,颤抖着声音说:“我,我就摸一摸。”刘燕挣扎着起了身,蹲在他的身边,整了整衣服,喘着粗气说:“听话,现在,现在不能这样的。”

    欧阳一鸣显得很痛苦,垂下头去说:“我真的有些受不了。”刘燕心里一颤,说:“你这样,我,我也会受不了。”欧阳一鸣低头想了阵,抬起头看她说:“对不起,我也不知为啥,就是控制不住。”刘燕叹口气说:“正常。”欧阳一鸣不解的看她。刘燕说:“男女之间这样的身体接触肯定要有反应的。不光你有,我也有。没有就不正常了。可我们现在是要控制住的,你想一想金铭的事,我想起就害怕。”欧阳一鸣说:“可我只是想”刘燕说:“我明白,可一旦那样,你,你就更会感觉受不了。起来吧,咱们还是出去走走。”

    欧阳一鸣不情愿地站起。刘燕便又一下抱住他说:“我能感觉到你受不了的。听话,早晚、早晚我是你的,你现在要是和我发生什么,有可能会耽误你学习,咱们现在还是要控制,一定要控制的。”欧阳一鸣点点头。刘燕的嘴便又印在了欧阳一鸣的嘴上。( 情缘欲海:高干子弟[网络版] http://www.1bzw.org/3_3298/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