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男孩,有一天被妈妈打后哭了大半天,等他爸爸回来的时候扑上去质问,为什么你要娶这样凶的女人做老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他爸爸却是一脸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刘嫣然一听马上就“扑哧”的笑了起来,这笑话可以说有些黄,但也可以说不黄。不过倒算是一个比较符合实际的笑话。

    “书豪,你好坏啊!你这不是说人家奉子成婚吗?再讲一个!”

    刘嫣然已经放松了不少,有点忘了心里的那些疑惑。

    “这次我出个谜语让你猜吧!猜对了一会儿你看上什么衣服我都给你买,要是不对的话你说怎么办?”

    赵书豪一脸**笑的提议。

    刘嫣然也听说了赵书豪这两天赚钱了,但自己兜里除了五块钱外并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有些失望的说,“我又没什么好东西,拿什么赌!”

    “输了要求不多,亲我一口就行了!”

    赵书豪笑呵呵的说。

    刘嫣然一听这小子想占自己便宜,条件反射的想掐他几下,但却感觉有些下不了手,想想亲一口也没什么事,自己是长辈嘛,再说赢了能把那几件自己喜欢的衣服都买回家,点头答应了。

    “有四个人一起打麻将,为什么警察来的时候带走了五个人?”

    赵书豪心里暗笑,“小样,脑筋急转弯你玩得过我。老子以前上网的时候别的不看就看这些了。”

    “那人是他们的朋友,在那看的?”

    刘嫣然果然皱起了眉头。

    “不对!”

    一连猜了好几个后,刘嫣然有些不耐烦起来,最后只好服软的问,“那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打的那人名字叫麻将”赵书豪马上大笑起来,得手了。

    刘嫣然一听顿时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不服输的说,“你这像在骗人一样,再出一题。”

    “你都输了还出什么出啊!”

    赵书豪知道激将法对这个脾气火爆的小姨最有用!

    “我输一次亲你一下总行了吧,我就不信以本姑娘的聪明伶俐还比不上你这书呆子。”

    刘嫣然马上喊了起来,不过她也是觉得这样的小游戏很好玩!

    “呵呵,是你说的!给你来个简单一些的吧,有一个字!不管是博学的教授或是专门教语文的老师,从古到今都是念错,没一个人念对。这个字你猜猜是什么?”

    赵书豪笑着说。

    “不可能,从古都今都没人念对!你说的肯定不是正常字!”

    刘嫣然思索了好一会还是不知道答案。

    “真的,我绝对不骗人!你要是认输我就告诉你答案!”

    “算了,这次我就不猜了,到底是什么?”

    “那就是”错“字啊,小学都教了发音是cuo,谁会去念对啊!哈哈。”

    赵书豪得意的大笑起来。

    刘嫣然这时候有一种挫败感,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自己就想不到呢,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猜起了谜语,到了镇里的时候刘嫣然已经把脸拉得老长了,自己输了十一题,一题都没赢。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小姨的心思

    两个人一人情绪高涨,一人嘴里念念叨叨的逛街买起了东西。

    赵书豪注意到小姨在看到一根项链的时候有些挪不开脚步,随意一描那项链应该是银打造的,精致的手工在灯光下显得特别的好看,不过短了一些,应该是脚链才对。

    买东西的时候赵书豪用心的观察起来,发现小姨除了对脚链外,还对一件造型别致的超短牛仔裤流连忘返,不过却只是看着不敢说。

    等到把要送外公的东西都买好后,赵书豪让她先看着点。自己跑到了商店里把这两件东西都偷偷的买了下来,回来的时候刘嫣然还叨咕着是不是掉厕所去了,那幽怨的小模样儿特别的惹人疼。

    “你别开太快啊!这样危险。”

    由于外公家离镇里比较远,现在天色又晚!赵书豪一上到路上直接就开到了五十迈,就这么慢都把刘嫣然吓了一跳。

    “怕的话你就抱着我,一会摔下去可就毁容了!现在天色晚了咱们得连忙回去,免得老人家担心。”

    赵书豪说的是振振有词,其实就是想趁机感受一下,小姨的怀抱。

    刘嫣然犹豫了一会,才伸出双手环住了赵书豪的腰!由于她胸前那两团的尺寸太大了,直接就紧紧的贴上了后背,她立刻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赵书豪这时候心里那个爽啊,后背上那两大团柔软的白肉贴上来的感觉特别的舒服,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它们的弹性和柔软。

    骑了好一会后刘嫣然索性把头都靠在了赵书豪的肩膀上,两人看起来就像一对恋人一样。

    赵书豪是满心欢喜的感受着小姨的伟大,而刘嫣然这时候的脑子却是有点乱,好像隐隐对这个外甥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喜欢上一个人一样。想想今天发生的事都有点感觉是在梦里一样!

    赵书豪现在最惦记的就是那十多个吻该怎么实现的问题,外公外婆睡的早!没准晚上还能发生点什么故事,当小姨看见自己把她心仪的东西拿出来的时候会不会狠狠的赏自己一个香吻!

    沿着羊肠小道到了外公家之后,外婆已经着急的在门口等着。

    两人在街上逛了这一圈儿,现在都已经是八点多了,小姨进门后有些无精打采的说了声“我去洗澡了”就走进了屋子。

    赵书豪心里想着,她大概还是对看上的那些东西念念不忘吧!

    “哈哈,书豪来了!连忙陪我喝两盅。”

    赵书豪的外公刘建国这时候正坐在椅子上自己先喝上了。

    老人家今年六十多岁了,可是依然是身体健壮得和牛一样。平时和年纪差得有些远了一点的小女儿并没有多少沟通的话题,再加上外婆一直都管着他不让多喝上几口,这让平时有些嗜酒的外公有些难受,这次外孙来了就有借口可以好好的喝上几盅。

    “呵呵,外公你别喝那个酒,不好!我这买了极品剑南春,咱爷两好好的喝点。”

    赵书豪特点给外公买了一箱子好酒,一瓶一百多。

    果然一见门看见外公喝的还是三块钱一瓶的散装烧刀子,笑呵呵的把酒递了上去。

    “真是的,明知道你外公喜欢喝酒,还花钱买干什么,这钱你还不如自己买点学习资料。”

    外婆一边拿着赵书豪带来的油米之类的东西翻了起来一边叨咕着,不过语气还是那么的安宁。

    外公外婆一辈子都过得特别的和睦,很少有吵架急眼的时候,小时候赵书豪老是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爱情。

    “怎么还买这些东西啊,这多浪费钱!”

    外婆看着一瓶蜂蜜和营养品之类的有些心疼的说。

    外公笑盈盈的给赵书豪拿了碗筷和杯子,慢上一杯后笑骂着,“行了老太婆,外孙子都知道孝顺了你就知足吧,再说了咱家书豪这几天都快赚成了小老板了,能惦记咱们这俩快进棺材的老家伙你就连忙去烧高香吧!”

    “书豪,以后来就行了!别买这些东西。”

    外婆依然的叨咕着。

    不过赵书豪听着却感觉挺舒服的。

    桌子上摆着一盆炖肉和当地人都喜欢的炒竹笋,赵书豪已经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刘建国细细的闻了一下后小小的抿了一口不禁赞叹道,“这酒真好啊,又香又醇的。这一瓶得十多块吧!”

    “外公,一瓶得一百多好不好!”

    赵书豪嘴里还吃着东西有点含混不清的说着。

    “糟蹋啊,书豪你有这钱买点别的也行,给老头子买这么贵的酒干什么。这一瓶够割二十斤猪肉了!”

    外婆一听这酒得一百多马上心疼的喊了起来。

    不过刘建国却是直接无视她,美美的品了起来,除了酒美以外这可是外孙孝敬自己的,心里觉得舒坦。

    赵书豪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来五百块钱递了过去,“外公,这钱你们二老先拿着花。该打麻将的时候打,别一天老惦记着那几块地了。”

    刘建国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家里就靠着两亩地过日子,钱一直被老太婆掐的死死的,一月就给五十块钱抽烟喝酒哪够啊,再加上还喜欢打麻将。偶尔就会跑女婿家去蹭一点儿,大多就是五十一百的,现在有这钱在可可美美的过上一个多月了。

    可惜他还没伸手的时候外婆眼明手快根本不像一个老年人一样的给抢了过去,“书豪,这钱我来保管,放老头子手上又会被糟蹋掉的!你陪你外公喝一点,不能让他多喝,我困了先去睡觉!”

    说完不理哭着老脸的刘建国拿着东西就走进内屋去了。

    刘建国回过头来一脸幽怨的看着赵书豪,大概个意思就是你明知道你外婆的抠擞样子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拿出来。

    赵书豪被外公这副孩子样逗得乐了起来,又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块钱悄悄的从桌子底下递了过去小声的说,“外公,刚才的是烟雾弹,你那份早给你准备好了!”

    刘建国悄悄的一数足有十张,马上乐的老脸都快开花了,左顾右盼的看了一下后偷偷的脱下鞋子藏到了鞋垫底下。

    起身后爷儿俩推换盏的很快就把一瓶一斤二两的剑南春全喝了,没一会儿就说自己得去睡了!让赵书豪喝了酒就别开车了,在家住一晚。然后就摇摇晃晃的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赵书豪这时候也喝的有些迷糊,再加上晚上的冷风一吹顿时就觉得有些尿急,跑到院子里撒了泡妞后想洗个脸,朝浴室走去的时候突然机灵起来……

    这时浴室里的灯光亮着,而且还有水声。说是浴室其实就是简单的砌了一个小屋子而已,这时候赵书豪马上清醒了不少,这除了外公外婆就只住了小姨,现在会洗澡的也就她了!

    农村的房子大多都会留几条差不多一块砖头厚的缝隙做通风口,这时候墙上边的通风口就像一只有魔力的手一样引诱着赵书豪想去看看里边的风光。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无罪

    赵书豪悄悄的搬来了一把椅子,然后小心的站了上去慢慢伸直了身子,从偷风口一看……

    顿时心里那个恨啊,小姨此时已经洗完了,这个时候正穿着一个睡裙在洗衣服。

    刚才的水声根本就不是美人出浴发出的,不过赵书豪失望之余还是被小姨的风情看呆了,这时候的辣椒美人沐浴完后头发还带着很多的水珠,被一只发卡固定在了后脑上,可以清晰的看见如雪样白的迷人脖子,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胳膊芊细得如头是染上了牛奶的白色,可惜从这角度看不见小姨修长的秀腿。

    不过赵书豪却是另有收获,刚好可以看见领口处微微露出的两团雪白的肉花,更要加的是她居然没有带胸衣,胸前那对硕大的软肉,弯着腰顶在膝盖上边隐隐涨大了不少。

    赵书豪直觉得自己血往上涌,有些口干舌燥起来。痴醉的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小姨洗完了衣服站起身来,他连忙把凳子藏了起来,装做一副正要去洗澡的样子。

    刘嫣然把门推开的时候一见赵书豪急切的模样没好气的说,“干嘛啊,姑奶奶刚洗完!我爸妈都睡了吗?”

    “睡了,我身上都是汉想洗个藻,麻烦你让一下!”

    美人嗲怒的模样风情万种简直是要了小命,赵书豪看了一眼后感觉自己脑子里游动的已经不是脑浆,纯粹就是传宗接代的小蝌蚪了。

    他连忙的冲进了浴室把门关上,连忙把身上的衣服一股脑的脱下来后丢到了衣挂上,打开了水龙头用凉水从头狡到脚。但怎么样脑子里想的都是小姨那的身子,妩媚的风情和那对让人垂涎三尺的巨无霸。

    任凭凉水怎么样的淋在身上,赵书豪却是没办法从里边解脱出来。

    满脑子不停的反装着刚才从领口处看到的那些风光,突然眼角一瞟看见放在架子上的洗衣盆里居然还有两件黑色的内衣,刚才小姨不是洗了衣服吗?

    难道这是故意放在这诱惑自己的,想着想着手就不自觉的伸了过去。把黑色带着花纹的胸衣拿在量了起来,忍不住拿到眼前用鼻子使劲的闻了几下,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做怪。感觉这块小小的布料上散发着巨大的香味。

    将胸衣放回去之后,心里有些澎湃的拿起里边剩下的小内裤,一看鼻血差点都喷了出来,手上黑色的小布料就像没有重量一样轻若无物。

    除了掩盖住体毛和的那块地方加厚之后其他的地方全是半透明的,更重要的是翻过来在中间的位置上既然隐隐有些水迹,而且还沾了一根少女柔软的可爱体毛。

    赵书豪心里不禁的活跃起来,这到底是不是小姨故意引诱自己才放在这的。

    他用手指轻轻一点有水的那块地方,黏稠的应该不是自来水。脑子里已经肮脏无比的赵书豪马上就知道了这肯定是兴奋时分泌出来的蜜汁,难道是刚才小姨抱住自己的时候大白兔在后背上磨蹭时的反应。赵书豪细细的把那根体毛拿起来后又将内裤放回了原地。

    这时候脑子里是异常的兴奋,擦干了身上的水珠后将那根诱人的体毛小心翼翼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洗了这凉水藻之后感觉却是更热了,简单的穿上了大裤衩后将衣服裤子披在肩膀上就走了出去。

    外公家还有一间独立的房间,就在小姨房间的隔壁。赵书豪每次来的时候都睡在这个屋子的木床上,但现在一躺上去就感觉混身不自在。

    这么热的天气没有风扇,再加上脑子里不停浮现出小姨那窈窕的身影哪会睡得着啊,看着小姨的房间还有细微的灯光,赵书豪将自己买好的东西悄悄的藏在身后走了过去,顺便也索取一下自己该得的那十多个吻。穿着一个大裤衩直接就敲上了小姨的房门!

    “谁啊”小姨这时候的声音感觉不像平时那样的有活力,相反还有些安静的感觉。

    “小姨,是我!你还没睡吧。我有事找你!”

    赵书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一些。

    刘嫣然这时候心里正烦着呢,连写作业都写不下去!索性把笔丢了只穿一着贴身的内衣大字形的躺在了柔软的香床上,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总是浮现着外甥手拿****( 《春满田野:小农民的桃色人生》 http://www.1bzw.org/3_3291/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