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你看看这都什么价,就这野烂菜最多就是一块钱一斤。《+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再说了这东西还不要什么种植成本,你这卖得太离谱了。”

    “得,我没法跟您老解释那么多,反正我就卖这价了!半点都不能少,而且您也别当我不知道,野烂菜在那些大城市早就已经炒到了十多块钱一斤,您呀!要是嫌贵的话那就找别人买吧,我这价是雷打不动了。”

    赵书豪哪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立刻摇头说道。

    胖子想了好久,慢慢说:“这样吧,我看你进城挺不容易的,一斤我出一块五,其他的按一半价收,一共要你一万斤怎么样?这钱可不少了!而且我是见货立刻点数。”

    说完还从腰包里掏出一瘩钱晃了起来,看样子足足有两万多。可惜的是他没看到自己预想中眼前这小孩两眼放光的模样。

    “我说您老也太能唬人了吧,说不好听点的市场这你看过多少个卖野菜的!又有几个能有我一样的量,咱们做生意都是图财是不是。我这价怎么样您心里应该是有数的,一转手的钱就够您美美的过上一段时间了。有钱大家赚是正常的,这样吧!你要是能把我的东西全包下来的话,我省了那个功夫就给您让点利,过了称总数多少给你抹掉一成,这样够意思了吧!”

    赵书豪见已经有不少的商贩围过来,知道这时候胖子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

    胖子见周围已经有不少人拿着计算器一边看价格一边算着,而且有的已经开口问了,想了想说:“一成少了一些吧!你再给抹点,以后这道铺好了我长期从你这进货,你先给我透个底你现在到底有多少野菜?”

    “不多,现在就一车在这!几样加起来九千斤。不过今天还得再来几车!”

    赵书豪懒洋洋的说着,明显可以感觉围上来的商贩眼里都闪过一道亮光。

    “小朋友,你再让一点儿!我包你两车的货。”

    第一个坐不住的是个一脸精明的瘦子,马上开口说道。

    胖子这时候急了,把赵书豪拉到一边悄悄的说:“小老乡,你看我是第一个来的,我现在的钱就只够包下一两车货。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负责找一些分布各地的商贩来买你的货,而且保证都是现钱。就按一成抹就行了,不过事后你可得!”

    赵书豪知道这些贩子虽然精明但也不是什么坏人,想了想他在这比较熟悉。要是能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那倒是省了不少的事,马上一脸了解的说:“大哥,我这野菜虽然说是山上长出来的。但您老也得知道这东西挖起来可不比收庄稼,得爬山一点点的挖。所以现在也是贵了一些,这样吧!您老要的我给抹两成,剩下你帮我卖出去的货我卖一万给您两百,到底来说还是这东西能倒手利大不是?”

    胖子笑的点头称是,两人默契的将样品摊子收起来后走到了车子旁边,开始往下卸,赵书豪看着一捆捆的野菜过了称笑得脸都快开花了。

    有了这钱自己以后的路就好走了,司机和两个力工都好奇这东西怎么还有人要。三人都是老家那边的,所以赵书豪也一开始就吩咐胖子别说收购价,理由是这些人都是市场雇来的。别让他们去通知别人。

    忙活了半个小时终于把称过完了,几样的价格一算光五块钱一斤的野烂菜就多达一千多斤,再加上其他的野菜一共是一万七千多,赵书豪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这一百八十块钱的成本加上三百块钱的车钱也就四百多的本钱,这一倒水足足有四百多倍的利润。

    胖子吩咐自己的手下将野菜装上车后就领着赵书豪到了银行,赵书豪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张卡,说好了给胖子抹两成但现在心情一好只收了一万四,弄得胖子直夸仗义。

    车已经装完了以后第二辆又来了,胖子看了看上边满满的很多都是野烂菜和山根这类的贵东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小朋友,你这车我要收完的话就算在市场里借起码也得差个两三千的,要不我现在找人来一起收吧!”

    “大哥,咱们都啥关系了说这些,你就说你手上现在有多少吧?”

    赵书豪一副大方的说道,有多少都是多啊!

    胖子把身上的另一本存折拿出来后有些无奈的说:“我这本子里就算一万六,再去市场上借能借个五千左右,可能还是不够!”

    赵书豪马上讲义气的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没事,你就先把这钱凑上来吧!欠的部分等你帮我卖了别的货不就来了吗?实在不够的话那差的我也不要了,老哥今天可是帮我省了不少事!”

    胖子一听马上乐了起来,跑出去一会后满头大汗的拿着一瘩钱走了进来,连上一车的货款一共三万五存进了赵书豪的卡里,看着这个在农村来说算天文数字的钱。

    赵书豪乐了起来,胖子跑回去监督过称后,赵书豪找了个小店买了一些啤酒和几样炒菜,先让司机和力工美美的吃上一顿,然后给了三百让第一个司机先回去。

    正文 第十三章 我赚钱了(二)

    等第二车卸完的时候,赵书豪借了胖子的手机给赵国梁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中赵国梁的语气有些着急的说:“书豪,家里这都装了六车出去家里还有不少来送货的。这可怎么办啊!”

    赵书豪一听真是上天保佑我,连忙说道,“爸,这两车我都卖了出去,都过了五千了!你赶紧收,有多少收多少。”

    这并不是说赵书豪想自己把这钱拿来用,只是怕以后再想劝父亲拿出钱来会很难,所以还是先瞒着点比较好!

    “真的吗?那我让你葛叔再找几个车!”

    赵国梁心里一算那这六车再卖掉的话,不就能卖个两万!匆忙的把电话给挂掉了!

    这边已经卸了第二车,由于胖子手下自己有一帮装卸工所以赵书豪给了两个力工一人五十让他们回去家里帮忙,又嘱咐了司机再回去拉。

    “小伙伴儿,给你介绍个人!这是我一个大哥,姓谢!咱们一带的生意做得特别大,一天光送蔬菜的车就得发出去几十辆!”

    这时候胖子拉过来一个看起来满脸笑意的男子,语气稍微有点奉承的说道。

    “谢大哥你好啊!”

    赵书豪微笑着掏出刚买的中华给两人递了过去。

    姓谢的点上后很客气的问:“小老乡可真能耐啊!居然能弄来这么多时下比猪肉还值钱的野菜,不知道还有没有了,我还想收一些赚点儿钱,便宜可不能让胖子这一家独吞了。”

    “不瞒大哥说我现在还有几车往这边来了,现在这些农民生活好了都不愿意去麻烦的挖野菜,咱这收起来可是特别的费劲。”

    赵书豪给自己点上一根后语气有些烦恼的说道,这论演戏赵书豪这个貌似诚恳的家伙也是一把好手。

    果然姓谢的一听两眼就放光了,心里将价格什么的算了一会后说,“小老乡,你说的对,这野菜哪有庄稼摆在地里那么好收啊!你这累一些赚的钱不也痛快吗?哥哥跟你打个商量吧!只要车上装的全是野菜,我不管是山根,烂菜还是黄叶子。一车我给你六千怎么样?”

    赵书豪听完不为所动的摇了摇头,“大哥,不是我想说。你问问胖哥我这一车里边有多少少见的货,光马齿菜最少的都有一千多斤,一车货能装个一万斤你这价实在给的太低了。你再说个价吧,行的话我的货谁都不卖就卖给你怎么样?”

    姓谢的听完想了好一会做出一副咬牙跺脚的表情说道,“一车一万吧!哥哥这些菜买完还得一段时间才卖得出去,你得给哥哥留些周转的钱吧!”

    胖子悄悄的递过来一个眼色,示意还能往上提提。

    赵书豪想了想说道,“谢哥,咱也不是那种罗嗦的人,都是爷们出个一口价!两万,再少是不行的!这价定下来以后不管今天有多少货都是归你,别人能拿我一点我就是孙子。”

    姓谢的算了一下,就算一车两万但自己卖不掉的可以均给市场上做其他省的那些大户,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来钱,笑着说:“好!兄弟你可真是狠啊,要你嫂子知道哥哥今天花了这么多钱那晚上我得跪搓衣板去了!”

    “看您说的,嫂子要知道您赚了那么多钱还不得抱着您亲上好几晚啊!”

    赵书豪也打趣起来。

    双方把事情敲下来以后,六部大车同时进了市场,胖子陪着姓谢的把货确认后,找来几辆车后示意工人把货倒过去。

    三人来到银行姓谢的果然马上就把全部的钱十二万全打进了赵书豪的卡里。胖子买来啤酒和小菜后三人一边看着工人干活,一边笑呵呵的谈着。

    当赵书豪说起自己有能力组织更多的货源时姓谢的却摇了摇头说道,“小老乡,就算能再多弄但最好还是不要!这东西就是希罕货多了就不值钱,不瞒你说我进了你这些货打算先把六成压到仓库里,人家要一百斤我最多就给五十,这样的话价格就不会掉下去。没准还会往上抬,你如果还想倒弄赚钱的话最好一段时间别再卖。”

    赵书豪想了想也多,这东西靠的就是奇货可居。一但市场上都是的话那就和普通的白菜没什么区别了,到底还是没人家专业的贩子懂,给两人敬了支烟后谦虚的请教起来:“那哥哥给我指点一下吧,我现在手里急需一笔钱来周转!除了这些货以外我可以一个月不往外卖,连上压仓库什么的你觉得再来几车是最适合的。”

    胖子属于中层的贩子,对于这些没什么发言权。

    姓谢的琢磨了好一会后才说:“今天已经八车了,胖子的两车货只要在咱们那边就可以稳上一个多星期,至于我的货会分大概一部分给另一个专门做野菜生意的朋友,我自己的货够卖上两个星期左右。到时候其他地方的大贩子肯定会眼馋,出于道义我们都得分一些出去,这些货被分完大家在各地压一下货差不多能卖个七八天左右,你要是真想干的话总的货量最好别超过二十车!”

    赵书豪发自内心的谢了一句后问道,“如果市场上的大户都由您来给的话那多少车最好?”

    “加上我们这八车货总量不能超过三十五车,要知道你今天拉的这货实在有些太多了!很多人都看着,要不是在市场的话我可以多吃进一点然后憋着,但现在已经不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是二十车左右。”

    姓谢的笑着说道,这一车货倒腾给其他的朋友关系好的卖两万五一车人家都得记你的情,没啥关系的卖三万都得喊便宜。

    晚上又陆续来了四车,等到快八点的时候卸完最后一车胖子领着赵书豪到了城里一个比较高档的酒店,开了个房间后就走了。

    赵书豪进了房间后马上往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是赵淑柔:“哥,我听爸说卖得很好是不是?”

    “哈哈,小丫头,今天一共来了十二车。哥把这些卖了三万块钱!你要什么尽管说,等哥回去给你买去!”

    赵书豪这时候心情大好,卡里已经有了二十三多,身上除了给司机的钱还有两千多的现金。

    “哥,给我买几件睡衣和裙子!就是电视上的那些,穿起来应该很舒服!”

    赵淑柔一听赚了这么多心里特别的高兴,对这个成绩好人又聪明的哥哥更加的崇拜。

    “书豪,真的卖了三万?”

    兄妹俩聊了一会后,赵国梁就接过了电话!

    “哈哈,爸你是不是不信,这三万还是刨去费用剩的。咱们今天赚了两万五。”

    赵书豪的话里充满了得意。

    “那书豪,明天咱们还收不收了!”

    赵国梁的语气里满是兴奋。

    赵书豪知道父亲不只是为了钱高兴,还为儿子有能耐高兴,笑着说:“爸,明天继续收一天,估计过了今天再加上学校的人宣传明天来卖的人会更多。这东西也就这时候卖得动,等乡亲们反应过来以后咱们要收就难了!明天开始您按还是按两分钱一斤收,凑够一千斤来的咱们多给五块钱!争取收个二十车,再一把卖完以后乡亲们肯定会自己跑去做的,到时候就赚不了钱了!”

    “我知道,一会我就和你葛叔说说去!你晚上还能回来不?”

    “我不回去了爸,这一来一回的太麻烦了。等明天我把剩的货卖完再回去!”

    “行,那你小心点!手里有钱了找个好点的地方住,安全点知道不?听说城里晚上不太安全,你可早点睡别到处跑啊!”

    赵国梁难得的唠叨了起来。

    赵书豪又嘱咐了几句后这才慢慢的挂了电话! ()

    正文 第十四章 我赚钱了(三)

    洗完后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赵书豪有些睡不着,索性起身穿上衣服到夜市里逛了一下,收拾好了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剪了个帅气的发型,一照镜子。哥到底还是一个帅哥,估计这新潮的样子回学校能迷死不少的小姑娘。

    夜市里逛了一圈头想起二婶一年到头就穿那几件衣服,雨柔她们连件像样儿的裙子都没有。又在脑海里想了一下她们的尺寸买了几件,当然也没忘了给爸妈和赵淑柔买衣服。

    等到逛完才发觉自己身上的两千块钱已经花完了,买的东西足足有三大箱子。没办法只好雇了个三轮拉回酒店,这才安稳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时候让胖子找人将东西拉到了市场,到下午的时候已经陆续的来了十五个车,每个司机的脸上都是一脸的深思,但特不太好意思打听这东西为啥会有人要,等到黄昏的时候二十四车货已经来齐了。

    赵书豪的卡里也多了四十八万,再加上昨天的临时做来的四车货,现在足足有七十九万了!

    等最后一车卸完的时候胖子递过来一个这时代最新潮的双屏翻盖手机,“小老乡,咱可是从你身上得了不少好处。这电话你先拿着用,卡是你谢大哥挑的。尾数四个8还挺吉利的,你先拿着用。咱们好方便联系!”

    “那怎么好意思!多少钱我给啊!”

    赵书豪知道这时候的翻盖手机没个四五千拿不下来,连忙说道。

    胖子凑过来悄悄的说道,“小老乡,我都拿了你的提成了这就告诉你吧!你谢大哥吃下这批货起码一倒手赚个一百多万没什( 《春满田野:小农民的桃色人生》 http://www.1bzw.org/3_3291/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