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 现代现现卷
    ☆、现代卷.第一章 分开

    那小巧的身体在草坪上奔跑著。《+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月儿!”夕颜手捧著花朵跑到夕月的身边,那张粉扑扑的小脸蛋看似那麽的可爱。

    夕月也跑了过去“哥哥。”两个小小的身影一起奔跑著,身後的父母看著他们,双双微笑著。

    “你说颜儿和月儿这孩子谁更加可爱?”那美丽的女人靠在男子的怀中。

    男子一把揽过女子的腰际,吻上了女子的额头。

    “不管是哪个孩子,都可爱,他们都是我的小宝贝。”男子微笑著,幸福的看著他们的孩子。

    “老爷,夫人。昔老爷和昔夫人来了。”管家在一旁说道。

    “请他们进来。”男子开口说道,女子也是笑了笑。

    他们两家都是权高位重的人,在整个中国的市场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而且他们还是同学。

    进门的两位,身旁还带著那一脸帅气的孩子“昔华,过来叫叔叔阿姨。”

    男子抱起昔华,那一脸正气的男子开口叫道:“叔叔阿姨!”讨人喜欢的懦懦的叫了一声。

    草坪上的夕颜和夕月已经跑到了自己父亲母亲的身旁。

    夕颜拉著夕月的衣服,伸出小小的脑袋看著那昔华。

    脸上出现的红晕立即蔓延到了手心中,夕颜只能攥紧了夕月的衣服。

    夕月看著身後那红透脸的哥哥,没有说什麽,那小小的身躯保护著自己的哥哥。

    昔华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第一眼就是那张可爱的脸,他挣脱开自己父母的怀抱跑过去拉住夕月的手。

    “我叫昔华,你呢?”刚说完就拉著夕月离开了父母的视线中独留夕颜一人在原地,那伤心的人只能看著远去的背影。

    心中一痛,眼中渐渐有了那身影,只是那手却是遗忘了他,夕颜伸出手看著自己的手心。

    “昔华哥哥。。。”懦懦的叫了一声,空心的手掌心唯独被另一只手牵起。

    “颜儿,怎麽了?不和月儿他们去玩吗?”颜爸爸说道。

    夕颜摇摇头他的小脑袋,他不想剥夺月儿的快乐时光,“颜儿回屋睡觉觉。”说道转身托著胖嘟嘟的身子回到了自己屋子,只能一个人看著天护板。

    屋子里空荡荡就像是他的心一样没有任何的东西填补。

    这时光就像是在开玩笑一样,两个孩子也在快乐和失落的日子里度过了十几年,当昔家顶力於中国整个市场的时候出现了另一个龙头老大‘影风’杀人不眨眼,对待他的手下也是这样。

    残忍的手法,没有人的在市场上突然冲出来。

    只是那小小的一件事情开始让影风注意起那身影。

    坐在车子里等待红灯的影风打著方向盘看著窗外的景色,街道旁那闪过的身影让他看到了夕月的身影。

    只是轻轻的一瞥那活泼的身影就被他牢牢的映在心中。

    唇角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自从那次影风就开始著手调查夕月的身份。

    不过也是这一次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夕家倒闭,夕颜夕月父母给他们留下的就在只有两本存款,本来是为了未来的事情做准备的。

    这次倒闭也给两人带来了死亡的讯息,在心情极差之时两人就在马路上双双的死於车祸。

    两个孩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却是已经被黑帮的人禁锢在地下室。

    面对著那些凶狠的人没有人会去救他们。

    而昔家早在前几年就因为昔父的劳累早早的把事情交代给了昔华,现在是昔华一手掌管昔家,两位老人早就去国外安度晚年了。

    两位老人留下的除了财产之外就是一张‘婚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写清楚了‘昔华’‘醉夕颜’这几个字。

    昔华头痛的抚著自己的头,他不是没有见过夕颜。

    只是那闷声不吭的夕颜没有他的月儿来的活泼,而且他不可能违背著婚约,现在最头痛的是夕颜和夕月被抓到哪里去了?

    “总裁!”那冲进来的黑衣男子喘著气扶著一旁的椅子“总。。。裁,他们,他们在三点俱乐部的地下!”刚说完昔华就已经消失在了办公室。

    保镖脸上的汗早就已经流满了整张脸,第一次见总裁这麽的慌张。

    当昔华开著车子到达‘三点俱乐部门口时,里面的人早就已经纷纷倒下,该走的早就走光了。

    昔华早人群中搜寻著痕迹。

    却是在地下室的角落中找到了那熟悉的背影,当他抱起那人时却是发现他不是夕月。

    无奈的他不能放任夕颜在这里不管,只能抱著夕颜继续搜寻著夕月的身影,但是直到晚上也没有搜寻到任何的结果。

    拿出手机拨打了110昔华只能抱著夕颜回了自己的家。

    他看著床上那单薄的身影,在看著自己手中的婚书,难道真的要他和夕颜结婚?

    他不相信父亲母亲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

    昔华走过去拿起听筒。

    电话另一处传出昔父母的声音。

    时间在流逝,昔华脸上的表情也在变化,“知道了。”无力的回答了一声,他挂掉了电话,走到床边看著床上正在睡觉的人。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喜欢的不是夕颜,而是夕月。

    其实当他赶到俱乐部的时候夕月早就已经被人救走了。

    “我应该怎麽办?”父母让等夕颜醒过来的时候就结婚。。。

    他不能违背著亲事,不然就对不起死去的叔叔阿姨,心里虽然是这麽想但是昔华早就想到了应付的办法,既然是要结婚那麽就别别怪他不客气了,这婚事本来他就不想结。

    想著那双眼睛突然变的狠泣起来,看著床上的夕颜心中更是火大,为什麽月儿会不见,他一直想不清楚,唯一的解释就是月儿被人救走了,而且他居然没有把夕颜给一起带走,他不知道除了自己还有谁喜欢夕月的。

    “到底是谁?”想著拿起手机给手下打了电话。

    “查,给我去查!”愤怒的吼声传遍整个卧室,床上的人不舒服的皱了皱没有,翻了个身子继续睡觉,完全的忽视了昔华的存在。

    那手机被昔华摔到一旁身旁的座机突然间发出了声音,昔华走上前看著陌生的号码。“喂?”接听,话筒对面传来陌生的声音。

    “昔大总裁,夕月在我这里你就别查了,月儿可是我的,你还是抱著那夕月的替身好好的哭泣吧,哈哈哈!”那讽刺的声音传遍了他整个耳朵。

    他放下听筒,走到床边看著一脸正睡的香的夕颜。

    “为什麽,为什麽,月儿会在别人的怀中?明明是那麽的喜欢到最後我却是连个人影也没有看到?”发疯了一般冲上前撕扯著夕颜的衣服。

    ☆、现代卷.第二章 昏倒

    就是他,就是这个人,每次都是他阻挠著我。

    双眼的愤怒,心中累积已久的憎恨就在此时爆发。

    昔华用力撕扯著夕颜的衣服,床上的人儿因为没有得到充足的睡眠而睁开眼睛。

    “昔华哥哥。。。”轻声的叫了一声昔华的名字却是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

    昔华还是愤怒的撕扯著夕颜的衣服,“为什麽,为什麽回是你留下来,为什麽月儿不在这里?为什麽躺在我床上的人会是你,为什麽我要娶你?”

    他不懂真的不懂,十几年的感情现在毁於一旦。

    “颜儿,不知道。。。”委屈的声音从夕颜的嘴里说出来。

    当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昔华扒光的时候他紧紧的搂著自己的身子。

    “昔华哥哥,不要。。。好不好。。。”他真的不想把第一次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虽然他喜欢昔华哥哥,但是他知道昔华哥哥本不喜欢他。

    “不要。。。”刚说完却是已经见到那凑上前的嘴唇,强势的吻上了夕颜的唇瓣。

    吻技的差别让夕颜开始感觉呼吸困难。

    “呜。。。”

    用手奋力的推著昔华,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眼角渐渐的落下泪,“不。。。要。。。”知道这一切不会停止,只有承受的份。

    黑暗的袭来,眼睛被蒙住,看不到前方,但是身体却是越发的敏感。

    全身的颤抖高潮的来临,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已经是第二天。

    夕颜看著前方那张熟睡的脸庞,心中的低落让他不敢直视昔华。

    “呜。。。”渐渐的嘴中蔓延出哭声。

    为什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明明他什麽也没有做啊。。。他不想真的发生这样子的事情。

    床上的人听到低低的哭声睁眼双眼,入脸的就是夕颜的脸庞。

    “哭什麽?”昔华渐渐展露出不高心的姿态。

    “只是要了你第一次就哭成这样子,你以为你的第一次很值钱吗?”说著昔华从床上站起,走到散落在一地的衣服旁。

    夕颜转过身,看著那高大的背影,他知道那个背影永远也不属於他。

    昔华拿起衣服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金卡“拿去。”说著甩向床上的夕颜。

    “啊!”低低的声音,这一刻他知道他永远也没有办法进入昔华的心中。

    “我不要。”轻声的说著把卡还给了昔华。

    夕颜推著卡,眼中早已是受伤的感情。

    “不要?你以为你装清纯有用吗?还不是让我给做了?”冷嘲热讽的语气。

    昔华瞪著床上的人。“昔华哥哥。。。颜儿真的不要。。。”夕颜抬起头真诚的看著那还站在原地的人。

    瞬间昔华的心就崩溃了,“你这是什麽表情?”说著走到前掐起夕颜的下巴。

    “你以为一脸无辜的样子就能让我对你产生怜悯之情吗?”他真的不明白,为什麽他已经这样子欺负这人了,还可以见到他的微笑。

    “对不起。”夕颜低下眼帘,昔华哥哥永远也不会明白自己的心。

    心中早已泛滥的感情,让他在也控制不住。

    晶莹的泪珠开始泛起,“对不起!”大声的再次道歉,他不想让昔华哥哥讨厌他,不想。

    “对不起有用吗?”他恨眼前的人,非常的恨。

    为什麽他要和夕颜结婚,为什麽不是月儿?“呜。。。”低低的哭声开始蔓延在整个房间。

    “啪!”愤怒的感情开始占据他整个身子,昔华抬起手狠狠的给了夕颜一巴掌。

    “你除了哭还会什麽?你说啊!”

    夕颜还是继续哭著伸手著那通红的脸庞“对不起,夕颜错了。”轻声的说著。

    破没的心,再也不会愈合了吗?这心还会爱吗?

    “呵呵,哭成这样子你还是男人吗?”这话一出昔华却是没有看见夕颜眼中一闪而过的思绪。

    夕颜马上擦干眼泪,“我以後再也不会哭了。”轻声的说著,他以後一定会听昔华哥哥的话的,再也不会违背。

    “切!”昔华鄙视著眼前的人,眼中依旧是愤恨。

    转身拿起衣服套上,独留夕颜一人在床上。

    孤单的人一句话也不说,一味的把自己心中的憋屈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他知道以後只有听昔华哥哥才能有机会不被讨厌。

    他不明白为什麽和昔华哥哥在一起的不是月儿,偏偏是他,月儿你在哪里?

    心中想起月儿,眼中的泪水又开始泛滥,但是这次他没有哭出来,他不想被昔华哥哥说成像女人,他是个男子汉,不能哭,绝对不能哭。

    就在此後夕颜每次哭都是一个人躲在角落偷偷的哭,昔华一次也没有见过。

    经过昨晚的那次疯狂,夕颜彻底的发烧了,他却还是不知道,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夕颜抬起脚走向浴室,脚步虚浮的难以前进。

    “呜。。。”他抚著自己的头坚强的让自己往前走,地板上满是白色的体,从夕颜的股中流出。

    他扶著墙面,最後“!!”一声巨响传遍整个浴室。

    夕颜还是昏倒在了里面,忘记过了多久,也忘记在里面昏睡了多少个时辰,等夕颜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盖上了厚厚的棉被。

    “醒了?”不爽的语气从眼前的人口中发出。

    夕颜慢慢的睁开眼睛,“昔华。。。哥哥。。。”懦懦的叫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了。

    “吃药吧。”虽然昔华是讨厌夕颜但是。。。以後他就要娶夕颜了没有办法只能照顾好他,等他找到月儿的时候夕颜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只有先镇住爸妈的心才可以。

    夕颜点点头,没有说话,昔华抱起夕颜轻轻的搂著夕颜的腰际,这让他感觉到了昔华的温柔,突然心中想这样子过下去也不错,只是。。。

    他知道昔华哥哥永远也不会喜欢他,他还是以後找个爱他的人,这样子就可以好好的照顾他,他就不用躲在昔华哥哥不爱他的影中了。

    吃完药昔华放下了怀中的人,夕颜眼中散发著光芒,只是现在的夕颜是低著头的。

    “我出去一会儿,你先睡。”说著昔华已经转身走向了门口,夕颜没有回答,他知道昔华哥哥可能是去找月儿了。

    他却是从来没有得到过昔华哥哥的注意。

    夜晚流星从空中划过,夕颜躺在床边,看著流星划过的天际。

    “我希望以後能找到一个爱我的人。”说了一句闭上眼睛,这是他唯一的愿望。

    时间在过去,坐在办公室的人正整理著公司的业务,虽然是公司的总裁,但是每一件事情都是经过他心的整理才能交给手下的人实施,这是他的不信任。

    他不相信任何的人,唯有那小小的身影才是他心中的牵挂。

    “月儿,你在哪里?”心中满是那个人,但是。。。家中却是躺著他最讨厌的人,偏偏结婚的对象却还是他。

    “月儿。。。”垂下的眼帘中早已遍布著泪水,他开始怀念起从前的日子,每次见月儿的时候他的心都被填的满满的,这时他却是忽略了,月儿身後的夕颜。

    ☆、现代卷.第三章 去结婚

    如果让他再选一次他不愿再看到这人,失落,泪水早已浸满了他的心。

    “我愿意用我余生换取你的欢笑。”苦涩的微笑,心中早已不再相信那个人,只是既然选择了昔华哥哥到最後也要看著他微笑的走下去,他也只是一个没用的人。

    到现在了,却是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愿,他想离开,离开昔华哥哥的身边,不想让他烦心,不想让昔华哥哥讨厌我。

    坐在办公室的人早已经扶著头,眉头紧紧的皱起,心中那一片天地莫名的开始难受。

    “为什麽?”或许是刚才的电话让他烦心也或者是找不到月儿让他烦心,“真是的!”烦心到连桌上的文件夹都被他用手拍了下去。

    脸上狰狞的表情让站在他门口的秘书吓了一跳。

    “总,总裁。。。”那女子呆呆的站在原地她也是接到老总裁的命令才进来的谁知刚走进已经看到发飙的总裁。

    “你来做什麽?”昔华看著那穿著暴露的女子,他早已经知道这女子有著想接近的他的心,没有裁掉她的原因就是因为那女子的实力达到了他的要求。

    “我。。。”秘书颤抖的那出手上的两张票。

    “老总擦让我教给您的。”昔华那起一看,不看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一看心情却越发的难受。

    “荷兰。。。”眉头一挑,双手正想撕开他,但还是放弃了。

    “结婚,结婚,爸以为我真的会和他结婚?”想的太美了,他夕颜的心他还不知道吗?我不会这麽轻易就让他住进我家。

    心中那一片天地已经开始计划事情,等他找到月儿的时候就是他抛弃夕颜的时候。

    或许到最後就连他都没有料想到却是夕颜抛弃了他。

    “结婚,呵呵。”或许这样子下去也正好,不过他也有他的计划。

    “明天我会出去,一个月不会回来。”昔华说著已经消失在了办公室。

    秘书看著那远去的背影,想到自己已经没有了希望,本以为总裁会喜欢女子的美丽却怎麽也没有想到总裁居然喜欢男人。

    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办公室,走在路上已经没有了底气。那楼外闪过一道银色的弧线,使在路上的车子已经忘记了时间。

    快速的行驶在路上那车上的人面无表情,他的心中早已经开始难受,想著却是要娶那人当自己的老婆他怎麽也不好过,毕竟他本就不清楚夕颜这人。

    家中那躺在床上的人看著天花板,眼睛眨巴眨巴的,本睡不著,就连他想起床吃点东西也没有这个力气,已经从早上开始就没有见过昔华哥哥了,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心中开始想念那不喜欢自己的人,不是他做贱实在是现在的他除了月儿和昔华哥哥之外就没有什麽人可以想了,爸爸妈妈已经离开人世,他现在除了昔华哥哥什麽人也没有。

    闭上眼睛心中的感情眼涌动著,眼前满是昔华哥哥讨厌自己的表情,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闭上眼睛耳朵似乎变得更加的灵敏,他清楚的听到楼下有汽车停下的声音。

    接著是开门声,再接著是走进屋子的声音,最後是打开门。

    “你醒了?”昔华随便问了一句。

    “恩。”夕颜也睁开了眼睛,看著来人虽然是喜欢但表情还是那个样子不敢有太多的表现。

    “下个周一你身体能好起来吗?”昔华问著却是见到夕颜奇怪的表情。

    “怎麽了?”他知道他不应该问,却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我们去荷兰结婚。”他不知道他是怎麽样子说出这句话的,他已经没有回头的办法了,是他弄丢了月儿是他的错。

    “我。。。”他没有想到昔华哥哥居然会这麽的直接。

    “别误会,要不是爸和妈的要求,我不会娶你的。”说著那脸早已经看向窗外,本不敢直视夕颜。

    “我知道。”原来他到最後却还是一个傀儡被人利用的傀儡,连自己选择的权利也没有。

    他不想爱上这不爱他的人,但早已经陷进去的心已经拔不出来了,昔华哥哥,颜儿知道你不爱我,所以月儿回来的时候我会离开这里。

    忘却和昔华哥哥发生过的所有事情,心中已经计划好,不会有太多的留恋,他早已经不是从前的颜儿他也想有自己的幸福。

    昔华哥哥给不了,他自己去寻找,寻找他的幸福。

    “我知道了。”既然是被利用,那麽他现在只有选择服从的份。

    “你知道就好。”说著坐在床边,视线也从窗外回到夕颜的脸上。

    那张和月儿一模一样的脸,让他有难忘的感觉,伸出手轻轻的触碰著,眼中满是柔光,但是在夕颜看来那本不是在看自己,理所当然的忽略了昔华。

    昔华微微一笑却也不知是在笑夕颜还是他心中的月儿。

    “我等一下去做晚饭。”站起身离开了卧室。

    床上的人眼中满是伤悲,既然不喜欢自己为什麽要那麽的温柔的抚?

    心中的深处被深深的打击著,本就不爱,却偏偏爱上了和自己有同一张面孔的月儿。

    他只是和月儿有著同样的脸庞而以,他不是月儿他是夕颜。

    眼中的泪水翻滚,眼睛还未闭上眼泪水已经顺著脸颊流下,心中的悲痛没有人抚平。

    等待著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等昔华上楼的时候夕颜看著那端著热粥的昔华心中充满感激。

    “谢谢。”友好的道了声谢。

    “喝吧。”昔华抱起床上的人,靠在他的怀中一口一口的喂著热粥。

    “烫吗?”昔华问道夕颜摇了摇头,他不敢说话,这样子的昔华哥哥太反常了,却不像是同一个人。

    昔华看著怀中的人,虽然不是月儿却也是有著同样的面孔,想著心中的人眼前的这人彻底的被利用了,却也不会恨反感,他也不想这样子,只有顺从。

    几天过去了,夕颜的身子也好了,等到他下床走动的时候等待他的却是那盛大的婚礼。

    “这个要带吗?”昔华问著身後和他一样在收拾东西的昔华。

    “不用,带这个吧,这个是新的。”昔华指了指夕颜身旁那新的东西。

    “好。”嘴上说好,心中却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夕颜看著那背影,其实不想和他在一起的,却偏偏让昔华哥哥先遇到了他。

    垂下的眼帘,眼中有太多的思绪,却不知已经怎麽办。

    “好了,你好了吗?”昔华问道。

    “啊?还没有!”回过神那人已经在身後催促自己,这是让他把自己的青春都搭了进去,他还能遇到爱自己的吗?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快点,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

    “恩,好的。”无所谓的回答著,心中却还是心痛,他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只希望在昔华哥哥找到月儿的时候不要欺负他。

    “去往荷兰的飞机还有十分锺即将发车,请各位没有上飞机的尽快!”这声音回荡在整个机场中。

    两个男子走在机场引来了不少女子的回头却谁也不敢上前搭讪,那气场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散发出来的。

    两个身影消失在机场。

    你不爱我,却还是要和我结婚,你可知结婚我虽愿意,但是心中却是非常的痛,昔华哥哥我知道到了最後你会负了我,但是我情愿自己离开,因为看到你爱月儿的时候我的心会痛。

    ☆、现代卷.第四章 做饭

    望著窗外的景色心中的心酸无人知道,再看著身旁的男子,脸上的表情早已经没有了欢乐。

    踏出这一步就没有了回头,颜儿你要自己想清楚,可能以後就再也找不到爱自己的人了。

    心中微微的泛酸,捂著自己的口,似乎不想这样子下去,但已经没有退路了。

    看著眼前的人,那俊朗的眉自己早已经喜欢了多年。

    脸上微微的露出一个微笑,只是那人却本没有真正的看过自己。

    闭上眼睛,心中已经够烦的了,偏偏却是在这种时候去结婚,月儿还没有到。

    闭著眼睛似乎时间也是过的那麽的快,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身旁的人早已经睡醒了。

    “你醒了?”语气似乎回了从前。

    “恩。”夕颜回答著,他不敢再去看昔华。

    “马上就到了,你要是困就在睡会儿。”

    “好。”夕颜闭上眼睛却本没有睡意。

    他心中渐渐的心痛,已经退路了,早已经没有了。

    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接他们的居然是昔华的爸爸和妈妈。

    “叔叔,阿姨。”夕颜微笑的喊著两位老人。

    老人高兴的拍了拍夕颜的肩膀,“孩子,辛苦你了,我们先回去再去办事情。”

    “好。”夕颜答应著却没有看到身後已经黑了脸的昔华。

    挑著眉险的看著夕颜,心中已经计划好以後的事情。

    一路上昔华和夕颜坐在後座,而昔爸爸则开著车,昔妈妈坐在前座。

    昔华和夕颜却是没有说任何的一句话,直到回到了昔爸爸的家两人才渐渐的回神。

    “我来搬吧!”昔华说著接过夕颜手中的旅行箱。

    夕颜看著昔华,虽然知道只是做做却也不失面子。

    “好。”也不反驳,把旅行箱给了昔华跟在昔华的身後走著,两人也没有说话。

    昔爸爸看著那两个人只是摇摇头,昔妈妈伤心的看著,虽然昔华已经长大却本那心,却会负了夕颜。

    “以後昔华要是做出什麽对不起夕颜的事情,我们能帮助他们吗?”

    “以後的事情也说不一定,我们要对昔华有信心。”

    嘴上这麽说,心中却已经肯定昔华会负了夕颜,不过心中却还是愿意去相信。

    走进那硕大的院子,走进宽敞的房间,却本高兴不起来。

    “华儿,这是你们的房间。”昔爸爸指著那间足足有一花园大的房间,一张四人床摆在中间。

    “恩,我知道了。”他拉著旅行箱直接进了屋子,忽视了身後的夕颜。

    昔爸爸推了一把夕颜,看著夕颜走进屋子就直接关上了门。

    “昔华。。。哥哥。”微弱的叫了一声只为引起眼前人的注意。

    喜欢看了一眼夕颜,眼中却是莫名的多了一份伤心,他的月儿不见了。

    “昔华哥哥,要是不想和我结婚,颜儿会主动提出要求的。”说话声越说越小直到最後听不见。

    “不许。”昔华大声的说出。

    他完全没有想到当他听到夕颜会离开的时候心中突然就这麽的痛了起来,或许只是贪恋著夕颜的脸庞,那和月儿一模一样的脸。

    早已经失去了月儿而他却可以留住那张和月儿一模一样的脸。

    “为什麽?”他不懂,明明昔华哥哥是不喜欢他的。

    “没有为什麽。”昔华直接拒绝了夕颜的问题,他不会说出实情他只是贪恋而以。

    空荡荡的房间已经没有了说话声音,夕颜看著那张喜欢的脸庞,那麽他会付出努力为了让昔华哥哥喜欢上他。

    渐渐的晚上了,夕颜拿著衣服走去浴室,看著水从龙头里滴下,似乎他已经好久没有泡过浴了,今天晚上终於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踏进浴缸了,一阵舒服敢从脚上传出,闭上眼睛享受著时光。

    当他再次走出浴缸的时候却是没有想到昔华已经洗好澡躺在床上看书。

    “洗好了?”问候了一句,居然连夕颜的脸也没有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书本看著。

    “恩。”夕颜爬上床,如果不睡在一起会发现不对劲的,他只能忍受著上次昔华哥哥对他的残忍。

    背对著昔华闭上眼睛睡去,但是当昔华关上灯的时候夕颜还是没有睡著,睁开眼睛,看著窗外的景色,想到了不知在何处的夕月。

    月儿你在哪里?如果可以颜哥哥想把这位子让给你,他不想和昔华哥哥结婚,不想。

    月光的照耀下眼中的泪珠泛出光芒,落下的泪珠,滑落脸颊无人看见。

    等到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忘记是什麽时候睡著的了。

    夕颜转过身去看著那靠在枕头上看书的人,似乎那书已经看了很久。

    夕颜不敢多说话,因为昨晚没有睡好只能闭上眼睛再眯了一会儿,等他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没有了人。

    穿衣服走下楼,看著那正在门外逗弄邻居家小孩的昔华心中莫名的升起了爱,如果他是女子他就可以怀孕了,如果他是昌盛人是不是就可以怀上昔华哥哥的宝宝,不过估计昔华哥哥也不会要吧。

    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不好,莫名的伤心,莫名的感到难受,他早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失去了家人更是失去了月儿他还能有什麽活下去的动力,眼前的人不喜欢他,更是厌恶他。

    “起床了?”那人不知何时站在他的面前。

    “恩。”夕颜随便回答了一声。

    “吃好饭,我们出去吧。

    爸说让我带你出去走走,结婚的事情定在两周後。”说著转过身去。

    夕颜看著那背影,他知道他永远也追不上,永远。。。

    脸上却是不肯露出伤心的表情他不想示弱,他只有自己保护自己才行。

    “好。”回答声中已经出现了哭声,只是昔华没有听到。

    “走吧。”他带著夕颜,那手却没有敢拉起身後的人,嫌弃还是什麽感情他不知道,他不想。

    他希望陪在他身後的人是月儿。

    等走到路上的时候两个人更是没有话说,两个身影叠在一起,倒是引来了不少外国女子的围观。

    夕颜看著身後,脸上莫名的开始感觉发烫,最後他们选择了一家超市逛了进去。

    夕颜推著购物车,看著蔬菜区,那琳琅满目的菜品让夕颜挑花了眼,但他还是熟练的挑了起来。

    看著那本是空空的购物车最後变的爆满起来忽然有一种满足的幸福感。

    柜台边夕颜一样一样的放了上去,昔华则是身後掏著钱付账。

    两个身影一起抱著一堆的食品往著家走。

    一回家夕颜就消失了身影,昔华看著那正在厨房间忙碌的身影,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麽。

    时间慢慢的过去,厨房间的香味慢慢的飘香四溢,“好香。”昔华忍不住的赞叹道。

    却是没有想到夕颜居然会做出这麽香的菜,以前他却是本不知道。

    昔华还是站在门口,他却是很愿意尝尝那美味的佳肴,只是不知夕颜是否愿意让他品尝。

    那味道渐渐的接近他的鼻子。

    “好了尝尝吧。”夕颜已经把菜放在了桌子上,那色香味俱全的盘盘菜被他的手描绘的色彩斑斓。

    “恩。”“咕噜~”肚子不争气的叫了出来,他拿起筷子很满意的夹了起来,慢慢的送进口中最後直到吃完它。

    “味道怎麽样?”夕颜紧张的问道。

    昔华斟酌著“不错,真的很不错。”那本来站在著的人拉出饭桌旁的椅子坐下来慢慢的品尝,他却是没有吃过这麽好的饭菜,就连他自己的厨艺也比不上夕颜的厨艺。

    ☆、现代卷.第五章 简单的婚礼

    满足的一顿,让他小看了那人,“好吃吗?”夕颜担心的问道。

    “我都已经说不错了,还能怎麽样?”这话彻底的惹了夕颜伤心,本来想用自己的长处博得昔华哥哥欢笑却只换来这句话。

    低下头不敢看那人,他本就是被束缚著,本想好好的对待昔华哥哥,只是这人却是不接受自己的感情。

    “我们去准备事情吧,等婚礼结束我们就直接回国。”站起身对著眼前的夕颜说道。

    “好。”说话时却是没有抬起头,他不敢看,真的不敢,他已经任何的用了吗?

    最後他还是要离开昔华哥哥,他没有理由呆在昔华哥哥的身边。

    昔华离开了厨房,走向了外面,而夕颜还是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不敢抬头。

    心中踌躇的感情,心中伤心的感情只有他自己明白。

    如有前世那麽他必定不会和这人在一起,毕竟昔华哥哥是那麽的不喜欢他。

    夕阳西下早已经忘记在椅子上坐了多久,直到身後的人对他说话。

    “你怎麽还坐在这里?”昔华看著呆呆的人。

    “我。。。”他抬起头看著那张帅气的脸,喜欢却不是他的,他不是自私的人。

    垂下头,不敢看“起来吧,等一下我们出去吃。”说著昔华已经离开了夕颜的背後。

    出去吃吗?是不是他做的不好吃?所以昔华哥哥才不要吃他做的饭?是不是?

    眼睛渐渐的开始朦胧起来,泪水已经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攒紧的手,被他硬生生的握出了手指甲的印子。

    “你怎麽了?”身後再次响起那熟悉的声音,昔华看著夕颜垂下的头。

    他蹲下身子,抬起夕颜的下巴“哭什麽?”他不懂为什麽这人会哭泣。

    “呜。。。”夕颜没有睁眼他知道就算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也得不到眼前人的关心。

    “怎麽了?”昔华拉著一旁的椅子坐下,紧紧的怀著夕颜。

    “怎麽哭了?”他耐心的问著,却还是没有得到回答。

    “我。。。”他该怎麽说?说他认为昔华哥哥说他做的饭不好吃吗?

    “乖!”伸出温暖的手轻轻的抚著夕颜的发丝。

    眼中却似可以挤出水来,夕颜盯著那双眼睛,愣在那里。

    他知道那双眼睛本不是看著他,他只是月儿的代替品而以。

    “昔华。。。哥哥?”含著泪看著昔华,唇角边露出柔美的微笑。

    “在呢!”昔华不懂他看到夕颜哭的时候为什麽心中却会感觉不舍。

    或许是因为他和月儿长的一样吧,他把这心痛归结为夕月的原因却本不知道他早已经喜欢上了眼前的人。

    “昔华哥哥是不是不喜欢夕颜做的饭?是不是很难吃?”他拿出最大的勇气问著。

    “呵呵。”昔华嘲笑著。

    “你就是喜欢乱猜想,今天晚上爸爸和妈妈一起去,结婚过後就是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了,能见爸爸妈妈的机会不多了,所以家庭聚餐颜颜是不能拒绝的。”说著了夕颜的头,眼中流露出的感情他本就不知道,而夕颜却认为那是对月儿才会有的感情。

    “恩。”夕颜答应下,心中却是感到伤感,明明不是应该和自己结婚的人,现在却硬被逼著和自己结婚。

    “走吧,我们去洗把脸。”昔华拉起椅子上的人,看著那张哭的梨花带泪的脸心中却是感到不安。

    奇妙的感觉,他不懂却也不想懂,已经来这里好久了,却还是没有月儿的消息,这让他莫名的开始不舒服。

    两个人牵著手,走在街上,晚上来来往往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有爱的两个人开始吸引起大家的注意。

    时不时会有人开始谈论他们,但是被昔华和夕颜都忽略了。

    “就是这里。”昔华指了指离夕颜最近的餐馆,一家附有中国特色的餐馆坐落在夕颜的身旁。

    “我们进去吧。”昔华拉著那默不吭声的夕颜走了进去。

    “来了?”昔爸爸高兴的站起身看著自家的儿子拉著儿媳妇就进来了,心中感到满足,终於华儿也要成年了。

    “恩。”露出微笑的表情,看著自己的爸爸妈妈已经等候多时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

    “颜儿,坐吧!”昔妈妈拉起夕颜的手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

    “孩子,真的很对不起你,这是你爸妈的心愿而且我知道。”昔妈妈睡到这里看了一眼昔华。

    “我知道苦了你了。”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并不喜欢夕颜,却也是没有办法,这门亲事是从小就定下来的。

    而且,夕颜身上还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不苦,我会好好照顾昔华哥哥的。”说著却是被昔华握住了手。

    “应该是我照顾你。”一个大大的微笑,夕颜完全看呆了,确实他从没有真正见过昔华哥哥笑,这笑虽然没有他却也感到了一点的幸福。

    “恩。”心中渐渐生气的幸福,温暖了那被忽视的心。

    这饭局吃的很开心,也很温馨,他已经好久一家人吃过饭了,也没有好好的和昔华哥哥讲话了,他一直不敢直视,他只是一个替代品而以。

    结束了回到家,似乎又变成一个人,昔华哥哥不理他,沐浴完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景色他已经没有了心情,今天虽然开心,但是昔华哥哥那装出来的表情他还是看了出来。

    “睡不著吗?”身旁的昔华对著夕颜问道。

    “恩。”“有什麽心事?”

    “没有。”就算有昔华哥哥是没有办法替他解决的,他不想麻烦任何一个人,而且。

    夕颜看著昔华,本就不喜欢我,还谈什麽解决困难,他只想昔华哥哥不讨厌他而以。

    “那睡吧。”没有问候接著就闭上了眼睛,而夕颜还是看著那双眼睛,确实他的一生就只能是这样子了就算是被毁,他爱上的人也就枕边的人。

    夕颜闭上眼睛,心中一片空荡荡的,思绪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等他醒来的时候又是一天。

    似乎每天都是同样的事情,时间一晃过去两周的时间没有了,这一天他被早早的叫醒。

    “颜颜,我们该去洗漱了,今天是什麽日子不要忘记了。”昔华说著已经穿好西装等著夕颜。

    “好的!”虽然叫的很大声,但却还是不情愿。

    两人手拉手走进婚礼的殿堂,雪白色的花框,虽然很美,但是心中却是不敢真的面对,他早已经伤透了心。

    “我们只是协议结婚,月儿回来我会放你走。”

    “我。。。知道。。。”早就已经知道,这人本就不属於他。

    选择这样子过下去的是自己怪不得任何的人,昔华哥哥,颜儿以後会离开你,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自己离开。

    脸上伪装的微笑,心中早已经伤心透彻,就算是怎麽伪装却还是逃不出两位老人的眼睛。

    婚礼的声音传遍整个教堂,牧师站在他们的面前,昔华握著夕颜的手。

    温柔的看著他“我愿意一生一世照顾你,爱护你,就算是疾病也会只爱你一人。”承诺著,泪水却已经开始再眼中开始泛滥。

    “我愿意一生一世照顾你,爱护你,就算是疾病也会只爱你一人。”夕颜紧紧的靠在昔华的怀中,似乎只有这怀抱可以让他安静一会儿。

    昔华伸出手紧紧的抱著他,虽然长的一样,但是抱著的感觉却不是同一回事,月儿昔华哥哥想你了。

    怀中的人开始颤抖他已经不想再被抛弃,不想再被嫌弃,昔华哥哥不要抛下我一人。

    ☆、现代卷.第六章 回忆

    回到了中国依旧是那屋子,虽然已经在那床上趟过,但是昔华哥哥的心中永远没有他。

    夕颜转过身去,身後没有任何的人,陪著他的只是一个扔在一旁的旅行箱。

    他慢步走过去,手轻轻的搭上箱子,那人早已经离开了家里。

    泪水开始在眼中泛滥,抿起嘴唇却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泛紫。

    “呜。。。”呜咽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发出。

    眼睛撑不住的闭上,“为什麽?不喜欢我为什麽不拒绝这亲事?”

    结婚,结婚,现在却是连个身影都看不到。

    昔华哥哥,你为什麽不明白颜儿的心。

    失落的心让他已经没有了再站在地上的力气,瘫软的身子只能倒在地下。

    “到头来,你只是利用我而以。”他看著空荡荡的房间,那无人的生气,无人的空气。

    心再一次跌落谷底,他早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就连从小就认识的昔华哥哥也没有把他当做弟弟来看待过。

    “如愿你忘记我,让我至此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他真的愿意吗?

    舍不得,舍不得,他早已经舍不得,在婚礼上他说的那句话他深深的记住了。

    想尝试却是狠不心,想离开却是不敢,见不到昔华哥哥的人他只能等。

    青春不等人,他没有那麽多的时间去浪费,但是他愿意。。。颤抖的身子靠在床边,蜷起身子“呜。。。”呜咽声再次传出。

    那站在门口的人却是怎麽也不敢走进门里,昔华靠在墙上,他却是不知为什麽夕颜会哭泣,他不懂,明明不喜欢他却是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皱著眉看著屋子里的人,夕颜,月儿我已经失去了,虽然把你当替代品是对不起你,但是在你还在我的身边的时候我会好好的待你。

    直到昔华转身出了家里,开著车离开家,夕颜才停止哭泣,擦擦干泪水,眼神坚定的看著前方。

    他要靠著自己的力量找到月儿,这样子他就可以离开昔华哥哥,月儿就可以回到昔华哥哥的身边他就不用当第三者了。

    夕颜站起身,被蹲的麻木的双脚突然间让他的腿抖了一下。

    “嘶。”皱著眉慢慢的坐在床上,伸出手按揉著他自己的双腿,早知道就不蹲在地上了。

    晚上,夕颜早早的洗好澡,这屋子中还是没有任何的人,垂下眼恋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不去想什麽事情。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扮好昔华哥哥老婆的角色。

    忘记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有没有睡下,腰际上多出的一双手让夕颜睁开了眼睛,看著那靠在自己脖子间睡觉的人。

    昔华哥哥,看了一眼知道是昔华也就安心的继续往下睡。

    当夕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身旁的人早就已经不见了。

    他又走了,空荡荡的房间里又只剩他一人,不知何去何从。

    穿上衣服那上屋子的钥匙走往大街上。

    来来往往的人看著那消瘦的身影都忍不住把目光投放在夕颜的身上甚至有些人开始表露色,但夕颜却不以为然。

    低落的走在大街,漫无目的的寻找月儿,本不知道在何处的人怎麽可能走走就会寻找的到。

    温度渐渐升高,夕颜抬起头,看著那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上,却已经是中午了,但是空空的肚子没有惹来任何的不适。

    看著眼前的公园,那是他和月儿小时候经常来玩的。

    微微一笑,慢慢的走了进去,看著那只有小孩子才能钻的进去的玩具让他想起了他和月儿的小时候。

    相信那从前粉嫩嫩的身子,那可爱的小孩子现在却是已经长大了,但是他却还是这般的天真。

    如果有一天他可以变回从前他情愿那个时候不会喜欢上昔华哥哥,希望那个时候他就可以斩断情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苦恼。

    坐到秋千坐在上面,手搭上慢慢的开始摇晃,苦涩的微笑还是挂在脸上,无神的眼睛看著地上。

    “你在哪里?”走过的路人不敢上前询问一句,快步的从夕颜的身边走过,那孤单的人再一次被大家忽略了。

    那垂下的脸,却早已经泪沾满了整张脸。

    突然间身子被风吹了一下,全身开始颤抖,抬起头看著天空,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伴晚。

    “回家了。”无力的说了一声,他早已经把昔华哥哥的家当成自己的家,但是。。。却是没有家的温暖。

    回到家打开门,看著黑暗的屋子,脱下脚上的鞋子,走到沙发上正打算坐下却是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

    “你怎麽现在才回来?”愤怒的质问。

    “我。。。”夕颜慢吞吞的回答著,他什麽也没有做,只是去公园里坐了一天。

    “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昔华再一次的问道。

    夕颜被问的不知怎麽开口,只能默默的看著那黑影。

    昔华站起身走过夕颜的身边,打开灯“菜我已经买好了,这是第一次希望也是最後一次,以後在我回来之前准备好晚饭。”说著他已经朝著楼上走去。

    “知道了。”就像是命令一样,夕颜不敢抬头看,他没有想到昔华哥哥居然会在家里等他更没有想到居然会回来的这麽早。

    楼上的昔华只是有点想念夕颜做饭的味道,他好久没有吃过夕颜做的饭了,突然间来了兴致就回来了早些,回到家却是连个人影也没有。

    这让他心中感到愤怒,明明是自己的人却是那麽晚回家,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昔华心中早已经开始在意起夕颜来。

    厨房间的人正挥舞著菜刀,脸上虽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心中却是无比的幸福。

    即使只有一天他也愿意,昔华哥哥的心中还是有自己的。

    端著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看著从自己手中出来的饭菜,心中满满的自豪感。

    “好了?”昔华擦著头发,一身热气扑面而来。

    “恩,吃吧!”夕颜拿著筷子放在碗上刚想坐下却是被昔华揽住了腰际。

    “颜儿,今天的事情昔华哥哥不和你追究,但是以後不能晚回来知道吗?”夕颜点点头,眼中慢慢的感觉湿润,这是不是说明昔华哥哥已经开始在意他了?

    他却是怎麽也想到昔华只是想吃他做的饭菜,只是想在回来的时候看见夕颜已经为他准备好一顿丰盛的晚饭。

    “坐下,一起吃吧。”昔华拉著夕颜的手,示意他坐在自己的身边。

    夕颜笑了笑,“好。”话不多,但是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是那麽的开心。

    夕颜放下筷子,看著所有的碗都空了,没有想到自己做的饭昔华哥哥居然都吃完了。

    “我来洗碗,你去洗澡吧。”昔华提议道。

    夕颜看著他,却是没有想到这洗碗的事情昔华哥哥居然会包下了,“好。”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看著他。

    那勾起的唇角,突然间一闪而过的小酒窝让昔华看呆了眼,不同於月儿的微笑,那是一种小小的满足的微笑。

    心中却是开始扑通扑通的开始跳动了起来,直到夕颜消失在楼梯楼,他才清醒过来,心中却是已经记住了那微笑,震慑人心的微笑。

    夕颜走进浴室看著浴缸里已经放好的水,怎麽也没有想到昔华哥哥居然会帮他做这些,他只是一个替代品而以。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告诉我好不好?”他不想去猜测,他没有底,他怕他就这麽的失去了昔华哥哥,到最後他还是怕一个人生活。(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http://www.1bzw.org/3_3283/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