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卷.第十一章 偷吻

    其实木炎不知道欢笑心中那个人却是对他最重要的,就算是死也愿意换的对方一个微笑。《+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木炎,笑笑其实。。。不想再去喜欢别人。”苦涩的一笑,不知是嘲笑自己的无知还是嘲笑自己的懦弱,心痛的的感觉一涌而上。

    没有明白的心痛,就算是失去他也不想再去爱,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麽这颗心已经死亡。

    “笑笑,我是不是再也没有可能追到你了?”这是木炎最後一次想知道欢笑的心里。

    就像是铜墙铁壁一样,这心墙怎麽也打不开,欢笑还是摇摇头“笑笑。。。笑笑不喜欢,不想再去喜欢。”

    木炎也不想逼他,曾经的伤害应该早就在他的心上扎,就算是遗忘了也不能忘记那个男人给他身上带来的痛楚。

    昔华转过头看著那个两个人,在看著那个一眼深情的欢笑,不明白是什麽人居然可以让欢笑一直这麽的支持下去,他是不是也应该学习欢笑?

    就算是月儿不再呆在自己的身边他是不是也应该守护在他的身边。

    但是。。。楼上走下两个身影,黑衣刚毅的影风、身形柔美的夕月。

    这一幕出现在昔华的眼中就算是钉刺一样,那麽的刺眼。

    “教主。。。”夕月偷偷的望了一眼昔华,但是口中却是叫的影风。

    影风勾勒出唇角,嘲笑般的看著那个底下的人,夕月是他的。

    影风顺势揽过夕月的腰身像是在宣告夕月是他的一样。

    影风看著昔华的眼中突然出现一团火。

    很好,把他的恨意挑起了。

    昔华攒紧拳头冲了上去,但是身体被封诀抱住“主上,别去。。。”那个欲势冲上前的昔华只能放弃,他没有办法去打到眼前的人,他很强大。

    影风凑紧夕月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顺间全身开始酥软起来。“教主。。。”夕月朦胧著眼睛看著那个当著大家面调戏他的人。

    只是不知道为什麽最近的身子变的越来越敏感,就连一点挑逗也忍受不了,一不小心就会有感觉。

    影风满意的看著怀里人的表情,只是他不想让别人看见。

    “小二准备饭菜。”说著还是继续揽住夕月的腰身往下走。

    “是。”一旁的潘灵回答著,他可不想惹火眼前的两个人,都不是好惹的主。

    潘灵走向後院,澜水也顺势往著里面走。

    “灵儿,等等我嘛!”他麻的叫著,只是却没有得到潘灵的任何回应。

    澜水不明白,为什麽他已经够温柔了还是不能得到对方的一个笑容,他只要温柔的叫一声别人,她们就会自己乖乖的投到他的怀中。

    “你到底想怎麽样?”潘灵最後还是停下了脚步,不是说他没有注意到身後的人,只是他身上的味道让他感觉到了恶心。

    浓浓的胭脂味让他感觉到了难受,他不想接触那种人,所以故意的疏离了澜水。

    澜水见著潘灵他终於开口叫了自己也不管是什麽事情就兴冲冲的上前抱住了潘灵,本以为会面对银针,但是却没有等来任何的东西,只是“我不想再见到你,我不会喜欢你的,放弃吧!”

    他不知道他有没有猜错,但是他真的不想接触这个人。

    澜水颤抖的放开了潘灵,什麽叫不会喜欢他?难道他就是那麽可恶的人吗?

    “灵儿,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他为著自己辩解,没有得到潘灵的任何回应。

    潘灵绕著澜水继续做著自己的事情。

    算是他的自私吧,他不想把爱分给任何一个人,他有喜欢的人,也有想守护的人‘笑笑’一个能让他心动的人,只是为了那个笑他愿意放弃所有。

    垂下手,不想再去回想刚才的话语,那种伤透人心的话语他不想再去想起,“呵呵!”笑著离开了後院。

    桦源看著澜水走出了客栈,再看著他消失在人群中。

    他走上前拉了拉封诀“那个,他不见了,不要紧吗?”封诀看著周围确实是少了一个人,摇摇头“他没事的。”将军怎麽可能会因为一点小事而伤心呢?

    只要往一处地方一呆心情立刻变好,他还不清楚将军的脾气?

    桦源走到他桦叶的身旁“大哥,我们。。。是不是出来错了?”桦叶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本来是不应该出来的,但是要是没有这次的机会那个他就没有办法得到那个人。

    “我们不能就这麽的无功而返啊,你追你的,我爱我的去。”说著走到木炎的身边,看著那个人的背影,至少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木炎转过身去,看著那个站在他身後一脸严肃的桦叶。

    “你。。。”刚想说什麽,却是怎麽也没有想到桦叶已经抬高他的下巴,对著他的唇瓣狠狠的吻了下去。

    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却是快乐?

    他不相信他会背叛笑笑当意识到的时候这一吻已经结束了。

    桦叶看著那个呆坐在一旁的木炎“很甜,谢谢。”说著转过身去坐到对面的桌子上。

    还愣在原地的木炎不敢想象此时此刻欢笑惊讶的样子。

    身後的欢笑走到桦叶的身旁,看著这那个一脸严肃的人,但是眼中流露出的爱意却是被那双温柔的眼神看在眼中,欢笑知道他是真的喜欢木炎,只是木炎喜欢的是他。

    “怎麽了?”桦叶看著自己的情敌不好意思的问出口。

    欢笑摇摇头,笑开的嘴角流露出温柔的笑颜。

    这个笑容是那麽的刺眼,夕月一直盯著那勾起的唇角,心中只有那个已经死了的颜哥哥。

    封诀也是一直盯著欢笑,他从没有见过夕颜笑,但是当他晚上去屋子里看他的时候嘴角边总是会流出苦涩的笑容,但是那个笑容也和这个笑容一样,一样的灿烂,一样的温柔和柔美,这就是他喜欢夕颜的原因,不为什麽就是为了守护那个笑容。

    他好像意识到了什麽。

    当初一幕幕被虐的场景都出现在他的心里,那张已经看不出任何面容的脸还有那个已经不能说话的嘴,还有就是那个已经不能行走的双脚。

    眼前的欢笑就像是活脱脱的一个夕颜一样,温暖了封诀的心灵。

    ☆、江湖卷·第十二章 自作多情

    昔华看著那张突然之间放光彩的脸突然有种伤心的感觉,双眼无力的看著那个人,却是从没有见过他的笑脸。

    “封诀。”昔华叫了一声。

    回过神的封诀看著昔华两眼却是更加的无神。

    “主上,属下没事。”其实他一直看在眼里,只是从来没有说出来过。

    这几年他一直都会听见夕颜的名字,只是他不敢相信那个心里和嘴上只有夕月的主上会因为被噩梦惊醒的时候口中温柔的叫著夕颜。

    他一直都懂,主上不是不喜欢夕颜,只是小时候的事情迁就了他,只要解开了这个结那麽完美的结局还是有的。

    有可能吗?他问著自己,封诀看著那张冰冷的脸。

    “主上,属下真的没事。”

    昔华仔细的看著那个人,“没事就好。”

    昔华转过身去,眼里还是只有夕月,封诀心里苦涩的一笑,真的只有夕月吗?

    他从来不信,每次在寝睡著的时候口中只有夕颜的名字,主上还是不能接受夕颜。

    如果主上喜欢上了夕颜他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夕颜,但是真的有这麽一天吗?

    封诀看著在一旁做事情的欢笑,真的很像,冰冷的脸上终於可以看到一点笑容。

    桦源看著封诀偷偷勾起的唇角他却是连让封诀笑的可能都没有,自尊心彻底的受挫了,原来这一切真的失去了。。。他真的是自足多情,封诀对不起。

    桦源走著上了楼,只想好好的静静,不想再去思考太多,他却真的还以为封诀心里有他,呵呵,真的很好笑。

    桦叶看著那个走上去的背影,没有想到桦源就这麽的放弃了。

    但是他绝对不能就这麽的放弃“炎儿,我喜欢你。”

    最诚实的告白,木炎看著那个吃了他两次豆腐的人却怎麽也提不起劲来。

    他喜欢自己?木炎伸出手就是一巴掌“不要脸的人。”

    那刚垂下的手颤颤抖抖的站在一旁,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木炎看著那个被自己打的人,好像有点对不起他,但是。。。再看著一旁的欢笑又好像不在意他。

    难道他就真的连笑笑一点的在意也吸引不到吗?

    桦叶著自己的脸,那通红的半边脸让他感觉到了火气,但是又不能伸出手去打眼前的人。明明是喜欢的人为什麽现在却是连告白都不接受?

    他不是那种花心的人,但是。。。想到这里的他,好像从没有认真对待过一个人,就连最长交往的一个人也只有十几天,好像他就是喜欢对方的外表。

    桦叶看著眼前的木炎,确实是这样子。

    绝美的容颜,再加上一双勾人的桃花眼,确实是美男子,但是他真的喜欢木炎吗?

    他不懂,不知道喜欢是什麽样子的感觉,只是他不想把木炎让给其他的人,不想让别人见到木炎的任何样子,想独占著眼前的人。

    “我真的喜欢你。”最後的一声,桦叶真的不想放弃所有的机会就算是最後会失去他也不想错过。

    木炎睁大著眼睛看著他,“知道吗?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讨厌你的一举一动,特别是没有经过我和允许就吻我。”悲伤的声音从木炎的口中脱口而出。

    桦叶听著这个声音,忧伤的感觉,他是不是惹眼前的人伤心了?

    “对不起。。。”说著已经走上前想抱紧木炎,但是却是被推到了一边。那一抹白色消失在桦叶的眼中,看著木炎跑出了客栈桦叶也紧跟了上去“炎儿,炎儿。。。”

    真的不想失去,他真的不想失去这个人。

    木炎他真的不知为什麽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而以,只想好好的过下去为什麽会有人喜欢他?

    他喜欢笑笑,喜欢笑笑的笑脸,难道到最後笑笑也会被人抢去吗?

    桦叶一直跟著前面的人,他追不到,怎麽也追不到。

    客栈里的欢笑看著门口摇摇头,啧啧叹息道“被别人喜欢不好吗?”总比他没有人喜欢的好。

    欢笑走到厨房间,端著盘子走了出来。

    “这是给你们的。”来到夕月的桌旁放下盘子一盘盘心制作的小菜入了夕月的眼睛。

    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总是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现在这些菜的味道却是给他清新的感觉。

    拿起筷子刚想夹菜面前却是出现了另一双筷子。

    “吃吧。”影风夹著菜凑到夕月的嘴边。

    夕月突然间羞红了脸颊,那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接受这种事情,但是又不能辜负教主的心意,只能凑上去吃下它。

    影风满意的看著夕月,向一旁的昔华炫耀著他怀里的夕月,顺势把手搭上了夕月的腰际,轻轻的揉著那细软的腰际。

    昔华瞪大著眼睛只能坐在椅子上看著他们恩爱的样子,却是没有办法进去一脚。

    心中的嫉妒还有就是羡慕,明明月儿是他的,现在却是在被人的怀中,为什麽?

    “给你的。”突然之间的声音传入昔华的耳中,昔华看著欢笑,却也不比任何人差却是比其他的人都要美上三分,他却是不懂为什麽要一直喜欢月儿,只是他心里既然都已经有了人已经再也住不进其他的人。欢笑看著那张又要哭出来的脸,“真的是拿你没有办法。”说著递过手帕。

    “用吧,就算是喜欢又怎麽样?不是自己的永远也得不到,只要看著他幸福就可以,何必去执著著同一个人。”

    昔华看著那一脸说的正经的欢笑却是在他的脸上发现了那种只有夕颜才有的眼神,却是真的不敢相信,明明是讨厌那种眼神,为什麽现在却是感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

    “颜儿。。。”口中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声温柔的叫声,但是欢笑只是笑笑。“我叫笑笑,欢笑,我想你口中的颜儿一定很漂亮吧?”

    欢笑看著那双眼睛,不是为了夕月心痛的那种眼神,而是一种爱意满满的爱意,被他隐藏的很好。

    昔华意识到了自己就这麽突然叫了夕颜一声‘颜儿’而感觉惊讶。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麽会想起那个已经死了的夕颜,明明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夕颜是他亲手弄死的,当初那张和月儿长著一模一样的脸让他开始感觉到恨意,只是他好不容易狠下心毁了那个人。

    心里还是没有办法填补那个空缺,反而是越来越想念,那张脸,总是在不经意中想起月儿,没有了月儿,他真的很难熬,已经没有了月儿。。。这是他心中的痛。

    封诀看著他的主上,其实就连主上自己也不知道,其实那口口声声叫了其实都是‘颜儿’当湖的凶狠相对换来的只是越发的想念,现在还要为了失去夕颜而去想念眼前的夕月,主上真的不明白自己得的心。

    <% END IF %>

    ☆、江湖卷.第十三章 追逐

    夕月回过头看著昔华,难道这一切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他不是不喜欢昔华哥哥,只是他不懂为什麽昔华哥哥一直会执著著他,而忽视了一旁的颜哥哥。影风看著怀里的人居然转过头看著那个皇帝就不爽。

    掰过夕月的头让他看著自己:“记住你是本教主的,要是你再敢多看别人一眼小心你的双眼。”那愤恨的命令,话语中还带著威胁,但是在夕月看来那是在意他的话语。

    “月儿知道了。”说著微微一笑靠在影风的怀中,那宽大温暖的怀抱才是他应该存在的地方。

    他知道这一世恐怕再也不能没有教主,只要还在他身边就好,就算是被打被骂,只要让他还能看见教主的微笑这个比什麽都重要。

    他会忘记昔华哥哥,会忘记所有的人,他爱的是教主。

    昔华看著那相拥的两个人心里那处软的地方彻底的被刺激到,眼里的泪水再也抵挡不住。

    那满脸的泪水在他看来是宣泄感情,但是在欢笑的眼中却是无尽的无奈,他不是昔华,没有办法体会到那种喜欢的人被别人拥入怀中的感觉。

    欢笑走到一旁,不想再去看著眼前的种种。

    封诀跟了上去,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麽相似的人,欢笑好像注意到了什麽人,转过身看著他“你有事情吗?”

    他记得他,是当初那个想和他做朋友的人,但是他身上的感觉却是让他感觉接触不了他,但是又好像这个感觉只有他可以接近他。

    封诀看著欢笑,仔细的凑近了看,那双眼毫无疑问的是夕颜的双眼,但是脸型还有其他的地方却没有任何一处地方相向。

    “你到底想怎麽样?”欢笑也不是好惹的,最後大吼了出来。

    封诀只是微微一笑“没事,我只是想知道是什麽东西可以让你那麽的纯洁。”

    那双没有任何污染的眼神是他见过的第二双,他从不相信还有人能拥有那双纯洁的眼神。

    欢笑只是笑笑,“刚才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

    他是有规矩的人既然他说错话了肯定会道歉,封诀摇摇头“没事。”

    微微一笑想让欢笑放下对他的警戒“我真的是想和你做朋友,你是我见过第二个眼神那麽漂亮的人。”

    实话实说,他不知道欢笑会不会接受,但是他知道欢笑接下去一定会改变对他的看法。

    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终於开始放松,欢笑展露出一个微笑“我想我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脸上绯红的脸庞渐渐的开始出现小酒窝。

    封诀看著欢笑,真的没有想到欢笑笑起来那麽的美,只是他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夕颜的笑容,这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你真的很美。”赞美著这个可爱的少年,真的希望可以永远的守护著这个笑容。

    “笑笑。我可以这麽叫你吗?”欢笑点点头。

    他们没有见到一旁的视线,昔华看著那笑容却也感觉到了不同的异样,不同於喜欢月儿的感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感觉很温暖,但是又有说不出来的痛苦。

    为什麽?为什麽那麽的难受?

    他不明白,昔华转移著自己的视线,让他自己强迫的看向夕月一桌,但是拥在一起的两个人刺痛了他的双眼,不想再去靠近他们,最後的他还是选择站起身走向了楼上。

    封诀看著那孤单的背影,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从小主上就没有朋友,只有夕月和夕颜,但是主上却只接触夕月从不和夕颜在一起,从而冷落了夕颜导致现在连一个人也得不到。

    另一方追出去的桦叶却是怎麽也没有想到在转角处木炎的身影就消失了,却是怎麽也找不到他,而他自己又不认识这里,但又不能放任木炎一个人在外面只能像个无头人一样乱找。

    夜晚的冷风吹著,虽然不是冬天,但是晚上已经渐渐的有点转冷,桦叶找了一天还是没有找到木炎。

    “大爷!来嘛!”突然一个不堪入耳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那飘舞著秀丽的手帕的女子正向著他招手,桦叶看了那女子一样。

    “大爷,小女子漂亮吧,来嘛今晚大爷说什麽小女子就听大爷的了。”这句话彻底让桦叶全身打起颤来。

    转角处的一双眼睛看著桦叶一直盯著那女子,双眼马上溢出了泪水,从那转角处消失在了黑暗中。

    桦叶好像意识到什麽,他的炎儿还没有找到,还是在继续找的好,不然要是真的惹他生气了以後就没有机会追他了。

    想著已经是晚上了,却还是没有找到他想找的人,又害怕炎儿有没有被人拐去,桦叶还是不放心继续在街道上奔跑著。

    而木炎却是回到了客栈,打开门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只能自己回到楼上,那双通红的眼睛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善。

    “我不会喜欢你的。”自顾自的说了一句话走上楼回到自己的屋子看著空无一人的房间反而感到了那种孤单的感觉,却是怎麽也没有忘记刚才看到的一幕,那些烟花巷柳的女子对桦叶的举动。

    心里重重的被打击到了,躺在床上不想再去回想这些事情,但是那如潮水般的记忆还是没有散去,“我真的不喜欢你。。。”

    只能自己催眠著自己,木炎抱著枕头,脸上的泪水滴落在枕头上,闭上眼睛的木炎看起来是那麽的脆弱,不想再去回想还是会想起某些东西。

    一个晚上他都没有谁好,当第二天早晨他醒来的时候还是没有见到桦叶,木炎站在那空荡荡的屋子门口看著屋子里没有人住过的痕迹,心里突然之间被什麽狠狠的戳了一下。

    “原来真的没有回来。”说著走下楼去,但是当他刚走到一半时那门就被打开了。

    两个熟悉的身影落入他的眼帘。桦叶抱著澜水,那一身臭烘烘的澜水被桦叶抱在椅子上“嗝。。。”

    一个嗝从澜水的口中泻出,那站在楼上的潘灵看了一眼瞬间心里一阵的不舒服迈开沈重的步伐走下楼。

    就连楼梯都咯咯作响。

    还站在楼上的木炎看著楼下的桦叶,当四目相对时,木炎以为桦叶是真的去了那种地方。

    ☆、江湖卷.第十四章 落花、流水

    那一抹苍白色的身影,在桦叶的眼中看起来是那麽的悲痛。

    “炎儿。。。”轻声呼唤著,但是那铁定了心不会再去理会桦叶的木炎本没有转过头看他一眼。

    双眼的失落那欲出的泪珠已经在眼眶打转,这一切难道都是他的错吗?

    他只是喜欢了那个冰冷的人,想让炎儿也在乎他,炎儿。。。我们就没有办法在一起吗?

    就算你没有喜欢过我,我也想让你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而不是随口说说的,你知道我昨晚找了你多久?

    这些木炎都不知道,那双悲痛的眼神没有再去看著桦叶,自顾自的做事情,只有事情的繁忙才能让他忘记那个让他伤透了心的人,只有这个样子才能不让他想起。

    木炎没有想到桦叶居然那麽的没有坚持的心,明明才几天的时间居然去那种地方。

    失落、悲痛一股脑儿的冲上木炎的心头,那撕裂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徘徊著,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没有得到过,失去了也只是一场莫名的空虚而以。

    木炎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珠,走向後院不想再去看那个让他难受的人。

    桦叶追了上去,拉住那即将消失的手臂。

    “炎儿。。。”双眼的失落只对木炎展示,“炎儿,别走。。。”想挽回对方的心,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心。

    木炎想甩开对方的手臂,但是被那禁锢著的手臂哪里肯被主上松开“炎儿,你别这个样子,我到底是哪里惹到你了?”

    挽落临飘花,流水为花爱。“炎儿,我爱你。”手上的手臂颤抖著,木炎不知道为什麽他会惹到木炎哭泣,唇角勾勒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桦叶张开手臂紧紧的抱住了那个颤抖的身体“想哭就哭吧,炎儿要是真的不喜欢我,桦叶愿意放弃你,虽然我们认识没有多少天,但是我真的希望你可以看见我的爱。”流水只愿意落花的存在。

    颤抖的身体终於发出呜咽的声音,木炎颤抖著身子,他不知道怎麽像欢笑交代,明明是喜欢著笑笑,现在却是被另一个人抱在怀中。

    明明是不喜欢的,为什麽心却是好痛?为什麽他就一定要喜欢这个人?

    桦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炎儿,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会放弃你。”说著桦叶已经放手,不想再看到怀里的人哭泣,他没有办法让炎儿欢笑,“炎儿,我会等你。”流水最後放弃了落花,只是他不知道落花虽是一时的停留但是却已经有了流水的影子。

    木炎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桦叶看著那失落的背影一时之间好像感觉是他自己错了,而不是木炎的不爱他的缘故。

    垂下自己的眼帘,桦叶不敢再去看那背影,流水的那一时在意让他开始在意那个只是匆匆经过他生命中的落花。

    澜水看著那一对,忽然感觉到自己也是那麽的凄惨,双眼的视线集中在那趴在桌子上的人。

    潘灵憨笑著,梦中一定很幸福吧,一个晚上没有回来,还有他身上浓浓的胭脂味道让潘灵知道那个人却是从没有喜欢过自己。

    转过身不再去想澜水,却是已经有想哭的冲到。“呜。。。”循声而去,欢笑打开木炎的房门,看著那已经哭的不成样子的木炎突然之间为他感到惋惜“怎麽了?”问了一声,木炎没有看他只是摇摇头“没事。。。”怎麽可能会没事都哭成这个样子了。

    欢笑也不知道怎麽安慰那个人,自从和木炎接触以来却是从没有见过他哭的这样子的厉害。

    欢笑走到他身边紧紧的抱住了木炎,伸出手轻轻的抚著木炎的发丝,那顺滑的感觉传递到欢笑的心中,苦涩一笑“和我说说吧,别憋在心里。”

    木炎抱著欢笑,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著,寻找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一幕却是刚好被路过的昔华看见。那双明亮的眼神突然之间在他的心中落下深刻的影子,一双温柔纯粹的眼神看起来是那麽的温柔,他却是想起了那个已经被他害死的夕颜。

    只是他再也没有可能再见到他,突然之间想念夕颜的‘昔华哥哥’那为他著想的人。

    但是一切不都已经失去了吗?就连他的暗卫都有人喜欢,呵呵,好像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是不被允许存在的。

    昔华突然之间有种想去寻找夕颜的冲动,但是。。。他不是不喜欢那个已经死去的人吗?

    从骨子里恨夕颜,现在却是想去追寻,因为只有他才不会在意昔华的失误和过失,每次都是那个苦涩的笑容。

    夕月打开门映入眼帘却是昔华苦涩的容颜,那微微皱起的眉头被夕月看在心里。

    但是那双眼睛里渐渐的失去了夕月的影子,“昔。。。”想开口叫住那远走的人,但是影风的双手却在这时环住立刻夕月的腰际:“本教主说过的,你只能看著本教主一个人。”

    夕月转过身,看著那俊俏的脸庞,流转之中带著那深深的温柔情感,“月儿是教主的。”虽然是苦涩的话语,但是夕月心里却是很激动,他是真的喜欢著这个人。

    楼下趴在桌子上的澜水一直的在打嗝,嘴角边那浓浓的胭脂味深深的刺痛著潘灵的心。

    潘灵看了一眼那人,却是再也不想再去看见他。迷迷糊糊的澜水眼中那忽闪而过的身影让他的身体开始跟著转动“灵儿。。。”口中叫著潘灵的名字,但是眼中已经再也见不到潘灵的身影。

    迷糊的人再度睡了下去,他不清楚自己对潘灵的感情,但是他却可以在梦中叫出潘灵的名字。

    站在他身後的人,转身走向後院,双眼的眼帘已经垂下,眼角余泪已经滴落,那沈闷的感觉深深的刺痛了潘灵的心。

    那身上的味道分明就是去过那种地方,潘灵不想再去在意那人,但是心声却是怎麽也没有办法忽视,是他先喜欢上的澜水,但是那人却是从没有在意过他的感受,他喜欢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同时也喜欢上了一个流连花丛的人,他不能在沈沦下去。

    ☆、江湖卷.第十五章 怀孕了?

    朦胧中似乎有人在他身边,那熟悉的身影让他渐渐的闭上眼睛,心中有了那身影才能睡的那麽的安详。

    昔华走下楼,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出去一个晚上未归的澜水,走上前掐著澜水的耳朵:“你是不是应该起来了?一个晚上未归是不是应该和我好好的解释一下?”

    那通红耳朵的主人看著昔华“呜。。。”朦胧中好像看到了生气的昔华,但是澜水却是挥了挥手,把他耳朵上的手打掉。

    “我还要睡觉呢,让那个狗皇帝死一边去。。。”说著张大了嘴巴,却是没有注意到身後那双愤怒的眼睛“狗?皇帝?”

    这是昔华听过最让人气愤的话,就算是他做过最过分的事情也没有被人叫成这个绰号的。

    满脸的黑线盯著那趴在桌子上的人,回後一定会让澜水身败名裂,这是他欠他的。

    “澜水你给我记住了。”虽然心里是那麽的想,但是却是做不到,只要没有澜水的功劳他是没有办法一个人守住风华国的。

    夕月再次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但是身旁的影风让他没有办法忽略,走下楼坐在椅子上,看著潘灵拿上桌子的一道道菜却是又没有了味道。

    “唔。。。”油腻的味道充斥著整个口中,夕月不得不离开椅子走到外面扶著柱子呕吐起来。

    “怎麽了?”影风随後跟上看著那痛苦的表情也不知道怎麽安慰,“月儿是不是不喜欢?我让他们把菜撤走。”

    影风刚打算进去却是被夕月拉住“没事。”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只是现在他是什麽东西也吃不进去。

    影风硬拉著夕月进了屋子“走。”只说了一个字,就往著楼上走,到了木炎的房间旁。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开门的是欢笑“怎麽了?”欢笑看著那一脸苍白的夕月。

    “木炎呢?”“里面。”欢笑刚说完影风就带著夕月进了屋子里面。

    看著那坐在床边已经哭红了眼睛的木炎。

    “怎麽了?”虽然是很难受,但是木炎还是擦干眼泪看著夕月。

    那一脸苍白的样子处处都是惹人疼爱的感觉。“月儿好像不舒服。”

    影风说著让夕月坐在椅子上,完全没有尴尬的余地。

    木炎走上前,“你先出去吧,我仔细的帮他把把脉。”说著却是见到影风不相信的表情。

    “不相信也好相信也好,这要看你自己。”说著已经见到影风关上了门。

    “你可以问了。”木炎握住夕月的手,刚刚进门就见到夕月那眼神。

    “告诉我好不好?我到底是怎麽了?”夕月担心的说著,他不知道这种事情已经好多天了,却是怎麽样也没有改善。

    木炎苦涩的一笑,这本来就不是什麽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那男子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喜欢夕月,只是他要是说出来那麽那男子会对夕月好吗?

    他自己想著,但是却见夕月摇摇头“别告诉教主,我不想让他知道。”

    木炎看著那垂下眼帘的夕月,又有点为他担心,而且还为他感到难受“其实也没有的,就是。。。就是。。。”

    木炎突然感觉到这个事情他能不能接受,毕竟他不是真正的昌盛人,但是却也是真正罕见的昌盛人,流著四分之一昌盛人的血,就这麽形成了隐昌盛。

    “就是怎麽了?”夕月急切的想知道到底是怎麽了,要是他在也见不到教主,那麽他情愿是教主先不喜欢他,而不是他先离教主而去。

    木炎看出了夕月的著急,急忙安慰道:“其实也没有事情,就是你怀孕了。”

    这话一出夕月整个人呆掉“怀孕?”这怎麽可能?他不是。。。不是昌盛人啊,不可能怀孕的,本不可能。

    “不可能的。。。我不相信。”那迷茫的眼神看起来是那麽的受伤,虽然孩子可能是教主的,但是他怎麽可能的事情?

    “你是昌盛人,只是昌盛人的特征不明显而以。”木炎诉说著那荒唐的事实。

    在木炎的心中这是难得一遇的人,但是在夕月的心中却是荒唐的事情。

    “我不是昌盛人,我没有四脉啊!”他伸出手著自己的脉搏,确实没有到其他的脉搏,还是和普通人一样的脉,但是那手被木炎握住。

    “这里。”说著把夕月的手往他自己的肩上一碰,那清晰跳动的四脉搏在夕月的掌心有力的跳动著。

    “怎麽可能。。。”他不相信,他的四脉不是在手腕上却是在手臂上。。。

    那恍惚的眼神看了木炎一眼“我真的是昌盛人?”

    木炎点点头,这是不可毁灭的事实“你是昌盛人,只是你是隐昌盛,不明显而以,你要接受事实,孩子的事情你也要考虑清楚。”说著拍了拍夕月的肩膀。

    孩子吗?夕月了自己已经有点凸起的肚子,其实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孩子,只是教主会喜欢吗?

    他现在还不知道教主还喜不喜欢他,他现在只有呆在教主身边的可能,要是教主知道他怀了他的孩子会生气吗?

    他不知道,教主的心思最近越来越难猜,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去猜测教主的心思,被火炽功吞噬了人心的教主现在连他的心事都猜不到。

    “算了。”夕月摇摇头,苦涩的脸庞露出一个笑容,还是别告诉教主吧,能蛮多长时间就是多长时间,实在不行就只能告诉教主。

    “你想清楚了?”夕月点点头。“我不会说出来的,孩子你自己保护好,这是你第一个孩子,我想你应该很喜欢孩子的爹爹吧?”夕月听著这就话微微一笑。

    那温柔的笑颜在木炎的眼中绽放出了光彩,那是和笑笑同样的微笑,只是这个人的微笑却是很温柔,很温暖,一个爱意的微笑。

    “我帮你去煎药,你自己好好的休息吧。”说著独留夕月一个人在房中。

    夕月再次看向自己的肚子,那小小的生命正在他的肚子中孕育著。

    一个他和教主的孩子,虽然他是昌盛人的消息让他很吃惊,这也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好意吧,他会好好的珍惜。(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http://www.1bzw.org/3_3283/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