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卷.第六章 夺吻

    木炎看著面前的人没有说话,转过身即将走开,但是身後的一双手拉著了他。《+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他不耐烦的转过身子看著那人“你到底想怎麽样?”

    桦叶笑笑,没有接他的话,只是突然把木炎按在墙边,看著那双皱眉的眼睛。

    “我想要你。”说完抿著唇瓣吻上了那他一直想吻的人,只是第一次到这里居然让他碰到这麽纯洁的人,真的很少见。

    木炎呆愣在一旁,这吻直接把他吻的天旋地转,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被别人吻过,这是他的第一个吻啊!

    木炎双手推著桦叶,想让他放开他,但是却没有如愿以偿,反而是被桦叶抱得更紧。

    “唔。。。”怀里挣扎的人被桦叶紧紧的抱著,亲吻的嘴角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那双手开始不规矩,渐渐的往著身下去。

    那丰满莹润的翘臀被桦叶一掌握住。

    “啪!”这声音回荡在楼上,桦叶放开了木炎,著自己那被打的半边脸。

    “你狠,居然敢打我,我喜欢你是我看的起你,别认为我会这麽轻易的放过你。”桦叶说著转过身去走下了楼梯。

    木炎跌落在地上,看著自己的双手,他不想打人的,只是他从没有被人这样子过,却是感到了害怕。

    刚刚桦叶那句话却是伤透了他的心,他也不想这样。

    本来就被笑笑拒绝了表白,现在又是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人喜欢他。

    “呜。。。”没木炎哭丧著脸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不想再去想其他的事情,伸出手抚著那被吻过的唇瓣,他的第一个吻就没有了,被那个男的轻易的给拿走了。

    楼下的桦叶看著醉倒在一旁的昔华,看著桌子上还有拿喝剩下的半壶酒,拿起他什麽也没有说直接往下灌了下去。

    甘醇浓烈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那顺著喉咙往下流淌的感觉让他心里舒适了一点,只不过刚刚的拒绝让他很不爽快。

    好歹他也是红枫国的皇上,让个掌柜的当他的人也不是什麽困难的事情,只是那人却是怎麽也不肯让他抱,刚刚只是第一次的象征的了一下,居然在那里装清纯,真的不知道到底被多少人上过。

    想到这里就火,桦叶拿起酒坛继续灌著自己。

    一旁的欢笑看著那已经把自己灌的不省人事的桦叶,那酒可是珍藏了几十年的陈年老酒,不过那叫昔华的人却是真的能喝第三坛的时候才醉下,不过这人就不行了喝了没有几口就已经快要不行了。

    “!当!”桦叶直直的摔倒在了地上,那装酒的坛子瞬间摔碎在地上。

    欢笑走了过去,对著那已经醉了的两个人摇摇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必要勉强,和不放了人家呢?”

    这话刚好被走进来的影风听见,他和欢笑擦肩而过。

    那话却是让影风开始感觉难受。‘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必要勉强,和不放了人家呢?’

    他不知道月儿是不是喜欢他,但是他不想放走月儿,他不想让月儿离开他。

    但是却又控制不住身体,每次只要一见到月儿和别人亲密他肚子就是一把火,手就会失去控制般上去狠狠的甩夕月的脸,之後却又是後悔无比。

    影风走回房间,视线看著那床上睡的正舒心的夕月,唇角勾勒出一个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的笑容。

    走到床边坐下,轻轻的爱抚著心里那个喜欢的人,那眉间少了少许褶皱,看起来那麽的安详,影风握起那双手。

    心里越来越喜欢床上的人,每次只有在安静的环境下才能有意识的对著月儿诉说著爱意,但是月儿只要一做他不喜欢的事情火炽功就会开始侵袭他的整个身心。

    影风渐渐的开始後悔,後悔没有早一点认识月儿,那麽他就不会去练火炽功,这样也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不过,他想著要是不练他也没有办法见到月儿,也就没有办法经历这後面的事情。

    “咚咚咚!”卧室的门被敲响。

    “进来。”影风没有看门口的是谁,他现在只想好好的陪床上正在睡觉的夕月。

    “我来那药了,掌柜的说让我帮你煎好。”潘灵对著那一身黑衣的人说道。

    影风把手上的药交给潘灵,潘灵拿过它走了出去。

    那身後的人却是一直跟著潘灵,澜水看著那忙碌的背影开始心疼起来,“你这麽小,为什麽所有的事情都要你来做呢?”

    潘灵也懒的理他,拐进後院就被药拿出,澜水见他没有反应。

    居然一把抓过潘灵,把潘灵按在怀中,看著那双正直的眼神突然之间不敢去亵玩他,但是心里的不爽之劲油然而生。

    澜水掐住潘灵的下巴,“你是我的,记住了吗?”潘灵不怕他,挑著眉看著此人“呸!”居然没有形象的吐了一口痰在澜水的脸上。

    “我不是你的,你以为你是谁?”潘灵不解,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为什麽却要被人这样的对待,而且他闻到了那人身上浓浓的胭脂味道。

    一闻就知道是那种烟花柳巷之地女子身上的问道,他最讨厌那种人了,嘴上说的好听,谁知道心里在打算什麽。

    潘灵瞥了一眼那人,澜水脸上已经是变成了黑色,“你居然敢吐口水?”好啊,他堂堂一个大将军居然被一个小而吐口水,这正是天大的笑话。

    “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所以特别的放肆对不对?”澜水拉起潘灵走出了後院。

    但是走到一半身体如千金铁一半寸步难行,潘灵从他的手上挣脱,晃了晃手中的银针“我只是点住了你的道,半个时辰後自然会解开,要是之後你再敢乱来小心我让你不举!”澜水看著那认真的表情摇摇头。

    他真的不敢了,要是不举,那麽他的幸福就没有了。

    另一边,桦源瞧著封诀的门“小诀诀开开门啊,别不理为夫嘛,小诀诀都是为夫的人了,为什麽不出来见为夫呢?

    屋子里的封诀黑著一张脸,坐在椅子上,真的难以想象从前的自己怎麽会被这人救的。

    而且是对方先抛弃的自己,不是他先抛弃的对方。

    他没有必要给桦源开门,封诀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但是桦源却还是站在门口,想著屋子里的封诀。

    ☆、江湖卷.第七章 回忆

    一切似乎和他想的又不一样,是他承认从前是他抛弃的封诀,但是只是他消失之後却是万般的想念。

    桦源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用情这麽的深,他没有料想到自己居然跌进了那温柔的悬崖。

    “诀诀,开门好不好?我错了。”桦源看著那紧闭的门没有再次被打开。

    他也知道封诀不会再理他,但是他只要有一丝机会就不会放弃。

    “诀诀,是我错了开门好不好?我们把话讲清楚。”那双惆怅的眼神一直盯著屋子里封诀的背影。

    当天空黑下来时,终於那扇紧闭的门被打开来,桦源看著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看著封诀和他擦肩而过。

    “诀诀。。。”叫著那背影的名字。

    封诀听到了也没有转过头去理他,他不想自己再沈沦进去,从前那种爱意只是被桦源当著空气无视,现在的他不想再深陷进去。

    他要自己从那深渊处爬上来,他不是自己一个人,他不会再去深陷进去。

    桦源看著那背影,封诀却熟视无睹,走下楼梯,看著那桌子上趴著两个人。

    “主上?”封诀走上前,轻轻的推著昔华但是昔华已经昏倒很久却还是没有醒过来。

    欢笑走上前看著那两个人“他已经昏迷很久了,你把他抬上去吧。”说完就转过身打算去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那双眼神对昔华的感情真的还是没有变,封诀不敢相信,那双眼睛就像是夕颜的一样。

    “我想我应该认识你。”突然脱口而出的话被一旁的桦源听见。

    欢笑再次转过身“认识吗?可是我不认识你。”他早就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只记得当初那醒来的第一眼映入他眼睛的是木炎和潘灵,他早就遗忘了从前的事情。

    封诀真的不敢相信那双眼睛真的和夕颜的如此相像,真的不能不让人怀疑他就是夕颜,只是那脸却不是,只有眼神一样其他的地方却不同。桦源走上前抱起椅子上的桦叶,看著那人。

    问道:“我大哥他也是喝醉的?”欢笑点点头“恩,以後不会喝酒就别让他喝,省的浪费这麽好的美酒。”

    欢笑说著却是已经走向柜台边,拿出账簿算账今天的帐。

    桦源看著封诀已经抬起昔华往楼上走,他也背起桦叶“大哥,以後你要是再喝酒小心我就再也不理你。”虽然是再说但是桦叶本听不见。

    就连桦源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哥酒量这麽的差。

    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那酒就连他也承受不了。

    封诀放下昔华刚走出门,那人又站在了他的面前“你到底想怎麽样?”封诀无奈的说著。

    桦源垂下脸不敢再去看那被他伤透了心的人,他只想求封诀原谅他,但是他做不到,“不说我走了。”

    封诀关上昔华房间的,门,却是桦源快了一步又走到封诀的面前。

    坚定了眼神,口中憋出一句话:“原谅我,好不好?”封诀!笑道:“原谅?你做过什麽事情了吗?我们好像从来就没有关系吧!”

    桦源却是怎麽也没有想到封诀居然会和他撇清关系,这从前的种种难道他就真的忘记了?

    他不信,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但是那是他最快乐的一个月,那本就是属於他们两个的快乐时光。

    “封诀。。。”桦源拉起封诀的手,只想和他好好的说话,但是封诀一掌上去拍掉了桦源的手。

    “我们只是陌生人而以。”说完就转身进了自己的屋子。

    桦源愣在原地‘我们只是陌生人而以’?这话彻底的伤透了他的心。

    本以为这次可以得到他的原谅,但还是失去了,真的失去了,回不到从前。

    桦源摇摇头,眼泪从他的眼眶中流出,他知道自己错了,努力的改正,只是想让封诀回到他的身边最後真的什麽也没有得到。

    桦源走回自己的房间,坐在床边,这让他回想起了从前,第一眼见到封诀那是一个大白天,从树林中跑出来的人满身带著血,把他吓了一跳。

    当时他在外面游玩,身边只有他自己,这让他起了好奇心,只是这好奇心一出让他无可自拔。

    桦源本以为只是两个人在一起好玩,当他提出分手的时候却没有等来封诀的挽留,等来的只是自己那见不到封诀的伤心。

    有的时候真的很好笑,本以为这人会一直在身边,只是不懂得真心,抛弃这心爱的东西却是自己,之後却是万般的想念。

    “封诀,对不起!”轻声细语的说著,但是身边却是再也不会有封诀的影子。这泪最後还是流了下来。

    另一边欢笑敲开了影风的门“进来。”

    欢笑推开门,放下手中的东西又走了出去。

    影风从欢笑进来到出去那视线从没有离开过床上的人,已经昏睡了一整天的夕月眼睛未曾动一下,影风不敢相信那一巴掌居然会让夕月昏过去,从前传火炽功的时候从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影风伸出手轻轻的抚著那脸庞,他不知道应该怎麽样去控制自己身体里的火炽功,每次只有一发火就会控制不住“月儿,教主对不起你。”

    他已经不能再控制了,以後可能还会对不起月儿,月儿会原谅教主吗?影风笑笑,他不知道,他只想见到月儿的笑容。

    厨房间潘灵正和厨师们整理著东西,坐在一旁看著那忙碌背影的澜水露出一个笑容,走到潘灵的旁边,中午的时候被点了,但是他怎麽可能就如此的屈服,走上前就是一把揽住潘灵。

    “灵儿吧?我叫澜水,你叫我夫君就可以了。。。额。。。”突然澜水好像发现他不能说话了,潘灵从他的怀中挣脱开来。

    鄙视的看了一眼澜水“无赖。”说著走出了後院,不再理会他。

    澜水“额。。。额。。。”的跟著潘灵一同进了大堂,看著潘灵整理著最後的东西,澜水对著潘灵指了指他的喉咙。

    潘灵再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明天早晨就能说话了。”说著走到大门关上门再转过身子看了一脸惆怅的澜水。

    “别想让我帮你解开,我是用针扎的,只有它自己解一般人是解不开的。”说著朝著楼上走去。

    澜水只能坐在椅子上哭丧著脸看著那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他是造了什麽孽了,居然被一个小孩子制住。

    ☆、江湖卷.第八章 老婆?

    夜晚总是凄凉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目标唯有他,心里却是最痛的,凌晨被尿意弄的昔华昏昏沈沈的坐在床边,他本不知道茅房在哪里。

    没有办法的他只能走出房间在走廊里徘徊著,想找个人问,但是现在这个时间哪里会有人会醒著?

    昔华踌躇的走著,突然一个声音进入他的耳朵。“呜。。。”一阵哭泣声从不远处的房间里传出来。

    昔华走到房间门前,想敲门,但是突然的好奇心驱使他只打开了一条门缝,看著床上紧闭著眼睛的欢笑。

    真的没有想到,睡著了还在哭,只是没有眼泪,昔华他到底要不要叫醒他?

    只是问个茅房好像叫醒他又不太好。

    欢笑虽然睡的不安稳,但是他这个尿意必须要解决。

    他思考著身後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谁?”昔华转过身去看著那白衣的男子,一下子把他吓了一跳。

    “你怎麽在这里?”木炎指了指屋子里的欢笑。

    昔华摇摇头“我是想知道茅房在哪里,然後就听见了哭声,然後就寻了过来。”

    昔华说著却是见到木炎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意:“笑笑,他一直是这样,晚上虽然有哭声,但是却没有眼泪,也不知道他在哭什麽。”

    昔华听著那不可思议的话,他不知道有人居然还会在大半晚上的哭,而且居然还没有眼泪。

    木炎关上欢笑的门,拉著昔华走到了楼梯口:“後院右拐第一件就是,笑笑的事情你还是别多管的好。”

    “哦!”昔华回答了一声走下了楼梯。

    木炎看著他的背影,虽然不敢确定,但是他可能就是让笑笑道现在这个地步的人。

    他和封诀在一起,封诀又叫他主上,应该是他,真的不知道为什麽笑笑居然会喜欢他喜欢到现在这个地步。

    脸也是好不容易被他治好的,双脚已经停止了成长以後可能就这般的高度了,笑笑真的太苦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治好笑笑。

    木炎走回房间,看著那突然出现的人“你怎麽在这里?”

    桦叶笑了笑,他只是突然醒来想上茅房,又不知道在哪里“呵呵,炎儿,茅房在哪里?”

    木炎上去就是一记爆栗,“楼下右拐。”

    桦叶捂著自己的头“是,老婆大人最大,为夫走了。”说著木炎正要踢上去,但是却被桦叶躲开。

    “老婆我走了,等一下再来看你。”说著人影已经消失了。

    木炎走到门边,拿起一旁的木棍把门给锁了起来“谁是你老婆。”嘴里还在念叨著。

    木炎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景色,已经忘记出来多少天了,只是他不想再呆在族里,来到这里後认识了很多人,也懂得了什麽叫喜欢,只是笑笑却不喜欢他。

    木炎痴痴的笑了笑,他真的喜欢笑笑吗?他没有准确的回答,只是不想见到笑笑受伤不想让他哭泣。

    想著木炎闭上了眼睛,突然间床上好像多出来一双手“谁?”木炎睁开眼睛看著桦叶。

    “你是怎麽进来的?”他看向门那边明明门没有打开的痕迹。

    “我是爬窗进来的,刚看见老婆在睡觉就进来的,老婆我冷我们一起睡吧!”二话不说桦叶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钻进两位木炎的被窝。

    木炎推著那人,却是怎麽也推不开:“你走开啊!我不想和你睡!”说著一掌甩了上去。

    “啪!”这一巴掌打在桦叶的脸上,只是木炎没有看见桦叶那一脸受伤的表情。

    “算了。”桦叶说著拿起衣服走出屋子,“我一定会得到你的。”走之前说了一句话。

    木炎看著那背影不敢去想象之後的事情,他只是想好好的过日子,不想到要这样的结局。回到房间桦叶躺回床上本来想好好的对他的,但是却是怎麽也忍不下心来,刚才应该有点过激了,木炎他要定了。

    桦叶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睡了下去,但是另一边却是怎麽也睡不著,早上刚被那人了屁股,而且刚才居然还叫他‘老婆’他又不是女子干嘛叫他老婆啊!

    早上醒来木炎顶著个黑眼圈,穿上衣服刚打开门就看见那清爽的脸在的门栏山靠著。

    “怎麽又是你啊!”木炎瞪著双眼看著那令他一晚上没有睡好的人。

    桦叶笑笑,一掌就揽过木炎“老婆,跟为夫回家吧,这里当著掌柜的挺累的,为夫家里什麽都有就是缺一个老婆!”

    木炎挣扎著,想挣脱开他,毕竟桦叶是练过的,不像木炎只会用针具,偏偏他现在已经不医人了,针具本不会放在身上,就算是医人也是是号脉。

    “老婆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就可以了,为什麽是我?”

    木炎希望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但是:“大街上大街上的,那些人看不上眼,没有老婆你长的好看。”桦叶挑起木炎的下巴四目相对著。

    那双隐藏著伤心眼神的木炎狠狠的瞪著桦叶“请你放开我,我不是你的所有物。”那双眼睛中看不出任何的感情。

    桦叶不相信这人就这麽的难弄到手,笑著放开了木炎“你既然已经是我的了,为什麽不乖乖的让我抱?”

    木炎踢了桦叶一脚“谁是你的?”说著往著楼梯口走去。

    “呵呵。”他不及,迟早有一天这人会是他的。

    桦源站在桦叶的身後看著那远去的背影,走上前:“大哥,你什麽时候看上他了?”

    桦叶转过身“你都有自己的目标了,我难道就要这样到老吗?”说著也跟著木炎走下楼,他才不会把木炎让给别人呢,木炎是他的。

    但是当他走下楼却是看到木炎对著欢笑甜美的笑著,那小小的嫉妒心马上升起,走上前就把欢笑拉起来甩到一边。

    “哎。。。疼死我了。”欢笑真那一脸愤怒的桦叶。

    “你到底想怎麽样啊?”木炎赶忙上前抱住了地上的欢笑,“滚!”木炎瞪著桦叶,他居然伤害了他的笑笑。

    “滚啊!”木炎上前推了一把桦叶,桦叶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惹木炎生气“对,对不起。”看著那抱著欢笑上楼的木炎,桦叶突然感觉到木炎真的生气了。

    他只是想木炎只看著他一个人而以,他喜欢著那个人。

    ☆、江湖卷.第九章 失去

    “笑笑,对不起。”木炎仔细的看著欢笑的伤口,虽然哪里都没有伤到,但是却是伤到了他的心。

    桦叶那一推确实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是那种人。

    “没事的,我也只是摔了一跤。”欢笑对著木炎笑了笑,那满脸的惆怅让木炎担心“今天你还是好好的休息吧,楼下的事情我和潘灵来就可以了。

    ”欢笑不解“我还是可以做的,我只是摔了个跟头而以没有关系的。”木炎阻止了欢笑的话语。

    摇摇头“你好好的休息吧。”说著走出了房间,他才不会就这麽的让桦叶猖狂下去。

    弄疼了他的笑笑,他一定会让他更疼,他走下楼梯,看著加那坐在桌子边一脸愧疚的人“老婆。。。”桦叶轻轻的叫道。

    却也只是见到那一脸冰冷的表情,看来真的是他错了“老婆,对不起。。。”说著站起走到木炎的身边,想得到他的原谅却是怎麽也没有见到木炎的笑脸。

    “知道错了?”桦叶好不容易听到这个声音赶忙的点点头“知道错了。”说著却被木炎拎著衣服往著楼上走。

    那扇门在桦叶的面前“进去,道歉。”木炎甩了甩桦叶。

    桦叶一脸尴尬的表情“真的要进去吗?”他从来没有当著别人的面道歉过,而且他还是故意推倒的欢笑。

    “进去,你不进去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客栈?”桦叶点点头,打开门,却是见到欢笑抱著枕头已经睡去。

    桦叶指了指床上的人“还要进去吗?他已经睡著了。”

    木炎摇摇头,真的没有想到笑笑居然可以在短时间内睡下,算了,这也不能怪他啊!

    “走吧,以後要是让我知道还发生了这种事情,小心我对你不客气。”说著自顾自的走下楼,独留桦叶一个人那里。

    桦叶看著那背影,真的不知道应该怎麽追到那人,他是不可能放弃了,只是他没有办法,他那麽的喜欢屋子里的人,看来只能利用欢笑了,但是。。。老婆应该不会讨厌他吧。

    早晨刚睡醒的夕月一睁开眼睛就是那熟悉的脸,夕月对著影风笑笑,真的很久没有看见教主的睡颜了,不久之前两个人还在闹别扭,不过现在这个样子也好,至少知道教主心里不是没有他。

    夕月仔细的描绘著影风的轮廓,就像是第一次见到影风时的情景,只是少了教主对他的关心,不过他不在乎,他一定可以让教主喜欢上他的,他坚信著。

    安详的一个早晨,只是夕月不知道那喜欢了他十几年的人一早上就已经站在门口等著,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等到他想等的人。

    这就像是老天和他开了个玩笑,本以为死了,但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活著的人,还以为会回到他的身边,但是身旁的人都走光了。

    就连他恨的人也被他弄死了,他开始想念那个他恨的人,至少夕颜不会恨他。

    但是昔华就像是一个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什麽是爱什麽是恨。

    垂下手只能放弃那屋子里的人,但是又好不高兴,明明从前的月儿是他的,但是现在却是和别的男人睡在了一起。

    他不懂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麽让那个本来小鸟依人的夕月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不懂他到底错过了什麽。

    “主上!”突然身後出现一个声音,昔华转过身看著封诀,却是发现这个人却是离夕颜最近的,“封诀,你说他还会喜欢我吗?”就连昔华都不知道这个‘他’问的是谁。

    封诀只是摇摇头,他不懂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主上还在求什麽,屋子里的夕月已经是其他人的了,现在主上就像是第三者一样。昔华低下头,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但是为什麽心好痛,他不会爱人,这个曾经爱的人已经失去了,剩下的什麽也没有。

    “呵呵!”他自嘲著往著楼下走去,封诀已经不忍心再去看著那孤单的背影,曾经高高在上的帝皇现在也只是一个需要关怀的普通人而以。

    身後像是有什麽东西靠近一样,封诀转过身刚好被桦源抱住。

    “你想怎麽样?”封诀一掌上去,被桦源制住,“小诀诀,为夫想你了,今天晚上我门一起睡吧。”

    封诀攒紧拳头“滚,我不想再见到你。”说著双手想掰开环住他的手,但是那手就像是沾了胶水一样怎麽掰也掰不开。

    “桦源放开我,我现在已经不想再见到你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麽了。”

    桦源却是真的没有想到封诀居然想抛开他们之间的关系,他早就已经反省过了,为什麽却还是得不到封诀的爱?

    “对不起,我知道我怎麽说小诀诀再也不会喜欢我,但是我们以後还能是朋友吗?”

    他不想放弃,那是自己好不容易把握的爱情,但是现在却是什麽也没有了,想挽回,却是遭到了反对。

    “对不起。”再次轻轻的说了一句。深情的话语从唇间露出,只想挽回自己的错误。

    封诀像是铁定了心一样,怎麽样也不肯原谅他:“我已经不想回到从前,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

    封诀掰开了那手,脸上流露出伤感的表情,走下了楼,他不想再次受伤害,就算是以後孤单一个人他也不想再见到那个让他伤心的人。

    如果有哪天他可能会和主上一样见到已经死去的夕月,那麽他会和夕颜好好的过下去,至少夕颜不会伤害,不过前提是主上的心里没有夕颜,这样他就可以永远的保护这那个和他一样被感情伤透了心的人。

    桦源看著那背影,这次是真的失去了“对不起,封诀,我不是故意伤害你的心,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还爱著你,当失去你的时候才知道你已经在我的心里扎,但是见不到你比什麽都难受,我忍了很久才见到你,我真的爱著你,就算是你不会再爱我,我也会守护著你到永远,我会等你,等你再次喜欢上我的那一刻,我永远等你。”

    桦源流下了泪,但是影风已经走下楼。

    ☆、江湖卷.第十章 喜欢

    拥有,不懂得珍惜,再到失去,这一切是多麽的短暂,但是在他的心中却是无尽的想念,就算是爱的人在眼前,他也已经没有办法再让他回到以前。

    桦源走下楼看著那无表情的人,封诀还是一派轻松像,但是心里却是那麽的心痛。

    失去,就是失去了,他不想再拥有,他不想再让自己伤心,这一切就这样吧,他不想在沦陷进去,不想,真的不想。

    夕月一直睁著眼睛看著那一脸安详的人,“教主。。。”轻轻的唤了一声还在睡觉的人。

    耳边的杂声使得影风翻了个身子,转过身背对著夕月,夕月渐渐的有地啊不高兴,身子贴近影风,双手环住影风的腰际。

    “教主,你知道吗?月儿喜欢你。”轻轻地说了一声却是没有得到影风的回应。

    他知道影风已经被火炽功吞噬了心灵,至少他知道教主是喜欢他的。

    夕月笑了笑,这样就可以了,他不想失去他现在怀中之人,他想就这麽的下去,至少他是喜欢教主的。

    他想和颜哥哥一样,喜欢再到爱,最後就算是牺牲也不想看见自己爱的人伤心,颜哥哥在天一定会保佑自己的。

    “咳!”欢笑揉了揉鼻子,本来已经睡著了,却是因为一时冷著而不得不醒,却是发现现在还是早上“算了还是起床吧,只是擦破一点皮而已也没有什麽的。”说著已经打开门走下楼。

    “灵儿,今天有什麽好吃的啊!”一大早上澜水就缠著潘灵在一旁叫著。

    木炎看著潘灵起床了也没有什麽事情就坐在一旁喝茶,而桦叶也坐在木炎的身旁了,想更靠近他一点。

    桦源已经被封诀伤的不成样子只是呆在角落里呆呆的看著那个自己心里的人。

    而封诀则是陪在昔华一旁,毕竟是属下与主上的关系。

    欢笑走下楼,走到木炎的身边“木炎,今天怎麽没有生意啊?”平常的时候已经满座了。

    木炎抬头看了欢笑一眼,摇摇头“不知道,应该快开始了,我也不知道为什麽人那麽的少,真的很奇怪,像这种盛世不可能会没有人的。”

    “还有今天啊?”

    “三个月吧!”欢笑彻底呆了,三个月,那麽还有一断时间啊,怎麽可能来的那麽早。

    “哦。”欢笑说著正打算离开,但是被木炎拉住。“怎麽了?”欢笑转过身看著他。木炎再拉过桦叶“道歉。”

    桦叶看著那个一脸疑惑的欢笑,他真的不想道歉,会很尴尬,但是不道歉又会惹木炎不高兴。

    桦叶再次看了欢笑一眼,“对不起。”轻轻的说了一句。

    他再看著木炎,木炎狠狠的瞪著他“这样就完了?”桦叶不知道到底是怎麽样的道歉才能让木炎高兴。

    这时欢笑拉了拉木炎“算了,他也不是有意的。”

    木炎转过头再次瞪著欢笑:“笑笑你心太好了所以才会被那麽多人欺负,难道你忘记了以前你被伤害的不成样子的时候吗?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这话虽然没有被昔华听进去,但是却是被一旁的封诀听了进去。

    封诀转过头看著欢笑不得不说却是那眼神真的是一模一样,只是没有夕颜的那张面容,如果真的是夕颜,这样也好,至少不会被主上再抓去折磨,就这样子生活著也是一种快乐。

    夕颜以後你会幸福的吧,我可能就没有办法再呆在你的身边了。

    封诀凄惨的一笑,躲在一旁的桦源像是看见了凄惨的一面走上前抱住了封诀。

    “小诀诀,我真的错了,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桦源以为封诀还是为了他的事情而伤心却是没有想到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把他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我有喜欢的人,可是那个人不是你,以後还是被自作多情的好。”说著那抱著他的手已经被他掰开。

    愣在原地的桦源自嘲著,也对两个人分开那麽久了,封诀怎麽可能等他呢?

    自己负了他,封诀没有理由的,再说有喜欢的人也是正常的,自己现在可能就是第三者,他是不是真的不应该去手他们之间的事情?

    “对不起。”小声的说了一句自顾自的走上楼。

    封诀没有再去看一眼他,他不想再让自己受伤。昔华转身看著那个跟著自己已经十几年的手下“你什麽时候有了喜欢的人?”就连昔华也不明白这个一直跟著他的暗卫却是心里也会有人。

    封诀一脸面瘫的回答著:“属下不敢隐瞒,属下喜欢的是大公子夕颜。”他却是没有隐瞒他确实喜欢夕颜,只是他知道夕颜心里不会有他。

    而且他现在居然碰到那个最不想见的人,明明早就忘记了那段感情,为什麽现在还是让他看见了。

    昔华却是没有想到封诀居然会喜欢夕颜,他曾今那麽恨的人现在居然连他的手下都喜欢,他不明白夕颜到底有什麽好的。

    他只是一个昌盛人,一个没有用的昌盛人,就连月儿的都保护不了,他恨夕颜,恨到骨子里。

    昔华转身不想再去想那个已经被他害死的人,只是他不明白在那个夕颜走了的一年之中他是怎麽度过来的,日日夜夜都会被噩梦惊醒,他不明白梦中的夕颜不是恐怖反而是怜悯,就像是想让他施舍一点爱一样,但是他是谁?

    他怎麽可能会把爱施舍给一个爱的人,他当然是果断的走开,但是之後的景象却是出乎意料的。

    一滩红色的血迹,还有就是倒在地上的夕颜,他不心痛,不知道为什麽,但是怀里却是抱著那个自己最爱的人‘夕月’月儿没有像夕颜一样,但是也昏倒在他的怀中。

    他害怕,他伤心已经失去了一年的人此时此刻却又昏在他的怀中,之後就惊醒了,他不想失去,却偏偏失去了很久。

    木炎看著那个黑衣的男子,却是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还喜欢著笑笑,“笑笑,你有喜欢的人吗?”欢笑看著木炎的双眼,他有喜欢的人吗?

    他从来不知道,他没有办法爱人,不知道为什麽,他想尝试著去爱一个人,但是却是连一个人也接受不了,他不知道为什麽。

    欢笑摇摇头“没有,笑笑没有喜欢的人。”木炎苦涩的笑了笑,确实要是笑笑真的有喜欢的人,那麽他就没有办法追他了。(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http://www.1bzw.org/3_3283/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