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卷.第一章 初遇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照进窗户时欢笑迷糊的揉了揉眼睛,朦胧的睁开眼睛看著那照进屋子的阳光,他已经忘记这是失忆以来的第几天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第一眼见到木炎的时候他本不能说话,只能眨著眼看著那白衣的男子,但是现在可以和普通的人一样自由的行动。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笑笑起床了!”潘灵站在门外喊道。

    欢笑皱了皱眉,真是的他只是想睡个懒觉而以嘛,也不知疼人家“来了!”心里虽然那麽想但还是赶忙穿上衣服。

    “我先下去了,你快点木炎要骂的!”

    “知道了!”欢笑从床上爬起展露出一个微笑,虽然忘记了自己以前是做什麽的,但是现在在这里很开心,有喜欢我的人在这里过著充实的生活,或许忘记从前也不是件坏事情。

    欢笑走出房间那眉宇间渐渐的释放出欢快,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是那麽的生动。

    拐过弯出,跑下了楼梯,看著那站在柜台边的木炎“起来了?”木炎笑笑对著走下楼梯的人儿说道。

    欢笑裂开大大的嘴巴“恩,木炎今天的生意好吗?”欢笑走到木炎身边看著那账本。

    木炎指了指本子上“昨天的生意还可以,不过最近要有盛世举行了,我想在过今天这生意应该会变好。”

    欢笑歪著头不解的看著眼前的人“是什麽事情啊!木炎也不跟我说,我来到这里之後木炎都不告诉我所有的事情,唔。。。”欢笑嘟起嘴巴瞪大著眼睛看著木炎。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的木炎真的想告诉眼前的人实话,只不过这还有几脉没有接上,要是就这麽说了恐怕对他的身体不利。

    “呵呵!”木炎拍了拍欢笑的脑袋“别闹了,去开门吧,我们也要开张了,再不开门客人就跑别处了。”

    欢笑走去门前嘴里还嘟囔著:“这‘凤阳楼’不是苏州最大的吗?有钱人家怎麽可能跑去别的地方呢?”

    “哎呦!”欢笑转过头看著那拿著账本拍他头的人“木炎又欺负我了。”

    “呵呵!”木炎捂著嘴巴看著欢笑吃瘪的样子。“别说了,快点吧!”其实他还是很高兴能有这麽一个人陪在他的身边,当初只是一时的兴趣居然得到这麽一位宝贝的人。

    只是一年不到的时间他也找遍了很多地方去没有办法去除他身上的毒,被毒抑制著虽然身体没有问题只是那接触毒的双脚却已经没有办法再长高。

    来这里之後就再也没有见过这孩子长高过,现在应该是在长身体的时候却是怎麽也长不起来,而且那脸也不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一开始毒打他的人是下了狠心的想杀了他,不过这样也好以後见到也就认不出欢笑了,其实他还是很喜欢欢笑的,有可能他真想要了这孩子。

    昌盛人不是能怀孕嘛,况且欢笑还是现昌盛。

    欢笑拿开门上的栏杆,刚打开门面前突然出现一只手,“恩?”欢笑还感觉奇怪。

    “我们是来吃饭的。”澜水说著对眼前的欢笑笑了笑。

    “狗嘴脸,切!”从澜水身後走出了一男子昔华。

    “昔华你什麽意思?恩?”澜水刚想上去揍人那拳头来没有伸出一半就被人拦下了。“别想对主上出手。”躲在暗处的封诀也显现了身份。

    欢笑看著这一群人,放进来不是不放进来好像也不行,皱著双眉求救的看著木炎。

    木炎使了个眼色“哦!”欢笑明白的点点头。

    “各位客官进来吧。”欢笑让出了一条路,三个人随著欢笑的声音进了里屋。

    走在最後一个的封诀看著那小小的欢笑一眼,那身高那样子让他想起了一年前被主上弄死的那个孩子‘夕颜’如果当初他没有把夕颜让人现在应该还是找的到夕颜的墓。

    至少还有一些想念,而现在夕颜却是不知道是活著还是死了,那种血迹斑斑的样子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只是那个人是他的主上他没有权利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客官,你们想吃点什麽?”欢笑笑了笑,那双眼睛开始如钻石般闪烁。

    但是却没有人发现,倒是澜水看著那欢笑的身子那小巧的感觉居然起了色心“我说小二,把你们这里最好吃的东西都拿来,最好。。。”说著托著下巴用著猥琐的眼神打量著欢笑。

    “呵呵!”欢笑勉强的笑了笑“客官最好还有什麽?”澜水换了只说托著下巴“最好有什麽俊男美女陪本少爷共进早饭什麽的!”说著那手慢慢的伸向了欢笑的腰身。

    欢笑对著澜水笑了笑“呵呵,客官真会说笑,这里不是妓院!”欢笑一脚踢上了澜水即将碰到自己的手。

    “哎呦!痛死我了!”澜水捂著手看著眼前那倾国倾城的欢笑却是怎麽也不敢再去碰了,向他虽然不是很帅,但是也算是美男但是这种人还是碰不得的。

    “呵呵,请客观好好管教你家的手。”欢笑说完已经转身迈开脚步即将走出去。坐在一旁的封诀视线中好像触碰到了什麽,那麽熟悉的背影。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虽然那小二的背影和夕颜那麽像,但明明是两个人。脸庞不一样,声音不同,就连格也不同,应该不可嫩的。

    封诀安慰著自己,只是那刚刚的一瞬间走动的背影和夕颜是那麽的相似,他尝试著安慰自己,不要再去想,但是眼神还是瞥向那和白衣掌柜说话的欢笑。

    封诀看著那双璀璨的眼神,怎麽看怎麽相似,只是不可能是同一个人的。

    木炎看著那看向自己方向的封诀对著他微微一笑,“笑笑,有人在看你。”

    欢笑顺著那视线看去只见那最不容易引起人注意的人正看著自己,欢笑皱起眉头“我又不认识他,看我做什麽,一看就不是好人。”这话虽然说的小声却还是被木炎听去。

    木炎再次勾出唇角,欢笑是忘记了他,但是他却不会忘记那人,恐怕那人也不记得了自己,那天刚好下起雨恐怕是被笑笑的死弄的有点心情不舒服看来是不记得我了。

    “笑笑,去做自己的事情吧,这里交给我了。”木炎推了推欢笑。

    欢笑嘟起嘴看了木炎一眼“哦!”著表情却刚好被打量这里的昔华看见,却是对那可爱的孩子升起了喜欢之情。

    只是夕月的事情一直让他高兴不起来,那最後的表情一直飘荡在他的面前,本以为这些日子会忘记却是怎麽也挥之不去,不想想起却是越发的想念,月儿你在下面还好吗?昔华哥哥好想你。

    木炎对著後院的潘灵招了招手,潘灵看著走出了後院“怎麽了?”木炎指了指客栈里唯一的一桌“交给你喽!”这刚说完潘灵就一脸无奈的表情看著木炎。

    “师傅不带你这样的,每次这种事情就交给我。”木炎捂著了笑著的嘴巴“去吧,去吧!”推了推潘灵。

    潘灵一脸不愿的走上前去。

    一桌三个人只有那澜水看著走过来的潘灵。

    刚走到他面前没有多久澜水一手想打潘灵揽进自己的怀里谁知“啊!额。。。”却是已经被潘灵定住。

    ☆、江湖卷.第二章 男宠

    潘灵眼睛直直的看著眼前的人“谁让你这麽做的?”说著亮出手中的细针,对著澜水的面晃了晃。

    “知道吗?这是针,没有见过吧,要不我在戳几下?”澜水赶忙的摇了摇头,针他又不是没有见过。

    只是那针在昔华的眼中是那麽的刺眼,让他想起了夕颜的死,他拿著用来对付暗卫的针那细细的长针入皮肤的那种感觉让他不能忘记,只是他恨的人已经消失在他的面前,这不是很好吗?

    只是他不懂为什麽还是那麽的心痛?他没有了月儿,现在什麽也没有了。

    “昔华?昔华?”澜水摇著身边的人,看著那已经走神的昔华,却是不知他到底想到了谁,刚回的他。

    每天面对的就是那一张没有表情的脸,不是那种伤心,而是一种没有了人爱的孤寂,不知是失去了夕月的伤心还是失去了夕颜的痛苦。

    “昔华已经是失去的人能怎麽样,别想了。”澜水拍了拍身边的人。

    昔华抬起头看著那一脸无所谓的人“失去的不是你爱的人,你当然不会懂。”当有一天澜水失去他爱的人时才知道那种感觉。

    潘灵看著那两个人“真是的。。。”嘟起嘴巴走向了旁边,教训教训他们就可以了。

    笑笑从後院走出,手里端著盘子看著那一脸无奈的潘灵“拿去吧,菜做好了。”潘灵又是无奈的转过脸“笑笑。。。”

    潘灵拉著欢笑的手臂甩了甩“你去吧,我不想再接近他们,他们好讨厌啊!”

    笑笑笑了笑“好,行,不过我要是出什麽事情帮你就别怪我了。”说著走去了昔华一桌。只是这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一瞬间的黑影映入了欢笑的眼中。

    “客官是住店还是吃饭?”欢笑对著那两个人说道。

    只是这一声同时也引来了昔华一桌人的视线。

    昔华颤抖著双臂,站起身,双脚已经无力的不能在走动,看著眼前那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容颜“月儿。。。”轻轻的叫了出来。这一声让两个人转过了身。

    夕月看著眼前的人“昔华哥哥?”他不敢相信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他的昔华哥哥,只是为什麽昔华哥哥身边没有颜哥哥的存在?难道真的像他所想的那样发生了事情?

    影风看著那一脸惆怅表情的人,不爽他叫著自己的月儿,象征的把夕月揽进怀中。昔华看著那手臂火瞬间冲上心头,冲上前攒紧拳头。

    “不要!”夕月赶忙的叫著。

    教主的火炽功不是开完笑的。

    影风瞪著眼睛看著怀里的人,为什麽为什麽他要在意眼前的人,明明只有他才是夕月的人,只有他能抱夕月。

    影风伸出手把火炽功凝集一处,向著昔华发出。一旁的封诀看著刚忙冲出去挡在了昔华的面前。

    “啊!”一掌出去,封诀整个人被弹出。

    当整个人正要撞到墙面的时候却是硬生生的撞上了一股墙。

    封诀转过身看著那抱著他的人,不看还好一看整个人就来气“怎麽是你!”封诀说著一拳正要打上桦源的脸上。

    桦源一掌接住了封诀的拳头“小诀诀打人是不对的,但是打小诀诀的人更不对。”说著凶狠的看著那打人的影风。

    桦叶看著这一幕真的是只能摇摇头了,本来以为桦源出来是为了玩的,谁知道他居然打了这个主意。

    一旁的木炎看著那些人,无奈的面前占满了整张脸,他这个小小的客栈什麽时候居然引来了这麽多人,他只是想好好的找处地方安静的过完後半身,最好还有什麽人陪著他。

    想到这里看向了一旁被吓得发抖的欢笑,木炎走上前去,拉著欢笑走向了後方,拍了拍欢笑的脸蛋。

    “笑笑,没事吧?”欢笑回过神,摇摇头“没,没事。”刚刚那一幕可能没事,吓了他一跳,突然出现的人,居然还被弹出了远处。

    “木炎,我们能不能不做生意了?”欢笑拉了拉木炎的衣袖,脸上满是害怕的表情。

    这一声被夕月听见,夕月转过头去看著那他不认识的人,虽然他不认识,但是那双眼睛却是怎麽也没有办法让他忘记,那双他看了十几年的眼神,那双只有颜哥哥才拥有的闪烁的眼神,为什麽这个人也拥有。

    他的颜哥哥为什麽没有跟在昔华哥哥的身後?为什麽?

    夕月走到昔华的身边,完全忽视了抱著他的影风。

    “昔华哥哥,颜哥哥呢?”昔华却是怎麽也没有想到他的月儿没有死,只是为什麽月儿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问夕颜的事情,而且还是那麽的亲切的叫著颜哥哥,他是他的昔华哥哥,是夕颜没有保护好月儿的。

    就是夕颜害的。“夕颜死了,我把他杀了,月儿既然你没有死,回到昔华哥哥身边好不好?”澜水看著那一脸兴奋的昔华再看著那前方的影风却是已经开始发火。

    澜水走上前拉了拉昔华“别说了。”但是昔华却没有听进去。

    冲上前就抱住了夕月,刚碰到夕月的衣角,影风就冲上前去推开了昔华,对著夕月就是狠狠的一巴掌,被甩的跌倒在地上的夕月看著那高高在上的影风。

    他不相信他又被影风打了,心里却还是那麽的痛“教主。。。”夕月不敢再去看昔华。

    “你还知道我是教主?你只是本教主的男宠,记住了,本教主的人不能让别人触碰。”

    影风说著拉去夕月,往著楼上一走“上房是哪间?”问著楼下的木炎。

    木炎指了指左边“最里面的那间。”木炎见影风走了之後眼神本来是一派的不关他什麽事情,但是那眼神突然之间变化。

    火炽功,那种功夫他知道,在世上的人没有几个人可以练成功,作为火炽功的练功媒介必须是昌盛人,但是他没有见到那叫月儿的男子手腕上有四条脉搏,为什麽他可以活到现在?

    木炎抱著欢笑走了房间,“怎麽样了?”他关心的问道。

    欢笑笑了笑,“没事。”怎麽可能没事,他只是不想让木炎担心而已。

    桦源抱著封诀走到了昔华的身边,“主上,你没事吧?”封诀上前看著那已经伤心欲绝的昔华。昔华痴痴颠颠的看著自己的手下。

    “封诀,那是月儿对不对?”封诀点点头“那为什麽月儿会成了别人的男宠?月儿不是应该和我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吗?”

    失魂落魄的昔华不敢再去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那他爱人的背影他不想失去,已经失去了一次,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江湖卷.第三章 昏迷

    桦叶走到桦源的身边“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清楚?”桦叶看著自己的弟弟,却是被欺骗了。

    桦源自己的头“呵呵,皇兄你就别和我计较了,我在只是想。。。呵呵,这个。。。”说著桦源看著一旁的封诀,他只是喜欢上了那个可爱的人,只是为了他,他愿意放下一切,他爱封诀。

    封诀转过身看著那火热的视线“请你别来打扰我。”说著拉起昔华回到桌子旁,但是那已经伤心欲绝的人没有了再去想那见事情的人。

    “小诀诀。。。”桦源拉了拉封诀的衣袖,他不知道事情居然会发生成这个样子,他只是来找小诀诀的想把他带回自己的国家而以,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封诀转过头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请你别来烦我。”说著甩开了桦源的手。

    一旁的潘灵看著那一群人真的是不打不好管教,他走上前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喏,拿去吧,这个缓解身体的不适。”说著放在了澜水的手中,澜水看著那孩子却是也不是那麽的讨厌,仔细看来还是有那麽一点的可爱。

    “谢谢!”说完正打算再一把的时候还是被潘灵躲了开来。

    “注意你的行为。”愤愤的说了一句走到了远处再也不想去看那个人。

    房间里的人两个人正相视著,“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影风看著跪在地上的夕月,只是那跪在地上的人怎麽也不肯说一句话。

    “本教主的命令男宠打算违背吗?”说著已经提起手正打算打上去,却是见到夕月流下了泪。

    影风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伤害到了夕月,只是那双眼睛不是为了他哭,而是为了另一个人,他不认识的人。

    最後影风开始下了狠手打了上去“啪!”这一声连隔壁房间的欢笑和木炎都听到了。

    “隔壁房间怎麽了?”欢笑问著那正大安抚他心情的人,木炎摇摇头“不知道可能是被打了吧,那男子的武功极高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对付的了的。”

    木炎却是怎麽也没有想到那男子的火炽功居然可以练这麽高。

    “木炎我们这个小客栈没有事情吧?要不我们换地方吧!”欢笑提议道。

    木炎笑了笑,“不用了,笑笑不是很喜欢这里吗?”说著抚著欢笑的头。

    他很喜欢笑笑,就算是当笑笑第一眼醒来时知道自己不能说话也不害怕只是微微的一笑所以他决定叫他欢笑,他喜欢笑笑的笑容,他喜欢欢笑“笑笑,我喜欢你。。。”

    木炎瞪大著眼睛却是不知道自己怎麽会居然就这麽说了出来,不过这也是他的心意迟早有一天会说出来的,只是迟早的问题。

    欢笑看著那张一本正经的脸“木炎。。。”其实他不是不喜欢木炎只是他没有那个心去爱别人,不知道是什麽原因,这颗心好像已经有人了。

    欢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木炎知道笑笑也喜欢你,但是笑笑有喜欢的人,笑笑不知道是谁,但是笑笑一定会找到。

    木炎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笑笑的身上,笑笑和木炎永远都是好朋友。”

    笑笑不想失去这个有著一副好心肠的人,既然被他救起那麽他只能是笑笑的恩人,朋友,笑笑会喜欢木炎,但是不会爱上,他心里一定有一个爱的人。

    木炎笑了笑,或许这一生再也得不到笑笑的爱了,他不知道为什麽会被人折磨成这个样子,但是他知道笑笑不是那麽讨厌的人,至少他喜欢上了笑笑他想一生保护著笑笑,就算是到最後笑笑选择了别人。

    “笑笑,我们下去吧,楼下只有潘灵一个人我怕应付不过来。”木炎转移著话题,他不想再见到笑笑惆怅的脸庞,他想见笑笑欢快的笑著。

    夕月倒在地上,眼里的那泪还是不停的流著,他的颜哥哥就那麽的没了,他只是不见了两年为什麽在这断时间内居然可以让他的颜哥哥失去一切。

    月儿不知道昔华哥哥到底是怎麽回事,就算是从小的讨厌也不可能使他狠下心来居然、居然把颜哥哥杀?死了?

    “月儿?”“月儿?”影风叫著那没有反应的人,那双哭泣的眼神让他莫名的感到伤心,他明明不想伤害眼前的人,他只是不想他的月儿被别人得到。

    月儿是他的,是他影风的,不是月儿口中昔华哥哥的,月儿是他的。

    “夕月?”影风提起那倒在地上的人,看著那张满是泪水的脸。“本教主的男宠是不能哭的知道?”他只能使用命令,他不想看见那伤心的脸庞。

    夕月转过头看著那一脸愤怒的脸庞,月儿喜欢影风,但是影风呢?他不知道教主喜不喜欢他,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确认,“教主,男宠错了。”

    夕月只能再次低头,他只是为了他的颜哥哥哭,教主他不懂。

    影风没有失去过家人的痛苦,颜哥哥是世上唯一一个和他有血亲的人,他不想失去。

    影风看著那痛苦的脸,他不理解到底是谁居然可以让他流露出那种表情“月儿男宠?你知道吗?你现在的表情简直就是在诱惑本教主!”说著影风吻上了那种嘴,那豪取强夺的吻来的像暴风雨一样,夕月本没有准备“唔。。。唔。。。”夕月想挣脱开影风,前几天他就感觉到自己饿身体不舒服现在本没有经历做这些事情,更别说取悦教主了。

    影风感觉到怀里的人好像不想要,他放开了夕月,看著那张被他吻的发红透出一股妩媚的人“明明就是贱货,本教主给你,你居然不要,别给本教主装清纯!”

    狠狠的掐上了夕月的腰际。

    “啊!”夕月攥紧影风的衣服,肚子开始发痛,脸上开始出冷汗,他不知道到底怎麽了,肚子像是有什麽东西失去一样。

    “好痛!”弱弱的憋出一句话,最後居然昏了过去靠在了影风的肩上。

    但是肚子的疼痛本没有减少,影风居然没有想到夕月居然会昏倒,他只是对著他的腰际掐了一下,他抬起那张苍白的脸。

    “月儿?月儿?”紧张的叫道。

    但是夕月还是没有回答,“月儿怎麽了?”影风不敢相信要是夕月就这麽的失去了他不相信他不会做出什麽过分的事情。

    影风赶忙抱起夕月往著楼下跑,那怀里的人让他开始著急,木炎看著那动作不一的人,再看向影风怀中昏迷的夕月“给我吧,我会治。”

    至少他还是名大夫,而且他真的很想知道为什麽那叫月儿男子居然可以承受的了火炽功。

    ☆、江湖卷.第四章 失去

    影风双眼疑惑的看著眼前的木炎“本教主凭什麽相信你?”

    他不信相信眼前的人,他不能把月儿交给这没有只有掌柜身份的人医治。

    木炎看出了影风心中的思虑“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只是这里到医馆会很久,你真的可以在怀里人身体好时放弃这个机会?”

    木炎看著那双有点松动的眼神,影风开始动摇他对这里不熟悉要是迷路了找不到就别说了,月儿身体吃不消的,影风只能把夕月重新抱回屋子。

    走在楼梯上对著身後的人说道:“你进来吧!”冷冷的一声。

    木炎却不是很讨厌,这人是只被火炽功迷住了双眼,只要让他怀里的人受点苦那麽他一定会看清什麽才是他真正需要的,什麽才是他不想放弃的。

    桌子旁的五个人看著那走上楼的木炎“主上?”封诀看著昔华站起身。

    “我也要去。”慌忙的脸上满是对夕月的关心只是他不知道这话引起了影风的嫉妒。

    影风看著那已经奔上来的昔华,狠狠的瞪著那个人,昔华也注意到了影风的视线。

    只是他不懂为什麽自己最爱的月儿居然在别人的怀抱中?

    他只是想让月儿快乐,他不想失去一个自己爱的人。

    他完全不知道夕月不喜欢他,一直都是他的自以为是。

    “本教主的男宠好像不是随便的人可以触碰的。”

    影风说著抱著夕月回了房间,那愣在远处的人已经没了感觉,那种本应该和爱人生活在一起的感觉被那人给打牌麽了,虽然他恨的人已经死了,但是为什麽明明他爱的人在他的面前连让他一眼的资格也没有?

    他不懂,他真的不懂。

    “月儿。。。”昔华蹲在地上,捂住头不敢再去想象,不敢去想,难道是他错怪了夕颜吗?既然月儿活著那麽夕颜的死也是他的罪过吗?

    不然为什麽月儿见到他的第一眼问的是夕颜,他不是应该投向自己的怀抱和他回的吗?

    “月儿?昔华哥哥不想失去你!”那满脸难过的人最後还是跪坐在地上,不想失去的人就这麽的失去了,他喜欢了十几年的人难道就这麽拱手让给别人?他不想!

    从楼上走下的白色身影看著那蹲在地上哭的人也实在可怜,欢笑拿著手帕给昔华。

    “擦擦吧!”昔华抬起头看著那张可爱的脸,那脸却是比谁都美,恐怕就连他讨厌的夕颜也没有比的上他,他不懂为什麽他现在一无所有?

    昔华拿起手帕“谢谢!”轻轻的说著,不敢再去看那人,那双眼睛和夕颜的一样璀璨,闪烁。

    他就是不喜欢夕颜讨厌他的所有讨厌著那人的眼神,每次只要一看到夕颜用那张闪烁的眼神看著他,他就会感觉很不舒服。

    只是他不懂,他不懂什麽叫爱。

    昔华站起身,慢步的走上楼梯,心里只有那个他爱的人。

    欢笑最後看了一眼那哭泣的背影,心里为他伤心,明明那人已经不喜欢他了为什麽还要去追逐,那种得不到的爱情真的值得吗?

    欢笑他忘记了曾经也有那麽一个人值得他去等待,为了那人他甚至牺牲了生命,只是为了想见到那人的笑容和那温柔的话语,但是到最後却还是什麽也没有得到,他忘记了所有,忘记了那些对他好的人,现在在他的心里就只有木炎和潘灵。

    封诀看著那走下楼的欢笑,那双眼里的闪烁是那麽的熟悉,只是那张陌生的脸不敢让他上去相认。

    或许本不是同一个人只是世上也有著和夕颜一样那闪烁的眼神,也可能是同一个人被主上伤残的脸庞导致了现在的面容改变还有就是失忆。

    他想了解那人,欢笑“你。。。叫什麽?”封诀最後还是忍不住走上前去,想知道,想了解,只是想知道他是什麽人居然可以拥有那双闪烁般的眼神。

    欢笑看著那一身黑衣的人,还有就是站在他身後的男子,那身後的男子也是喜欢这人吧。

    “欢笑。”欢笑回答道。

    他不想惹麻烦,他想找个安静的幽谷自己一个人生活下去,不知为什麽这心就好像疲惫了一样。

    封诀看著那脸最後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我叫封诀,以後我们可以是朋友吗?”封诀眯起眼睛想知道这人的一切,那闪烁眼神背後的一切。

    身後的桦源黑著一张脸,他的小诀诀居然对别人笑了?居然笑了?

    “小诀诀?为夫在这里呢,你怎麽会对别人笑呢!”桦源说著冲上前去抱住封诀。

    封诀闪了开来,转过身去“我不是你的小诀诀,别说的那麽恶心。”他不知道为什麽碰到这人就没有什麽好事情,当初因为自己出去办事一不小心就落入他的手掌心,本以为是好人却是被他吃干抹净。

    桦源伤心的看著封诀,他可是特意为了封诀才出来的,不然没有任务肯定是被皇兄压在皇不许跑出来。

    桦源转身看著身後的桦叶,却是见著自家的皇兄抬高著脸看著那楼梯口,却是不知道他到底在看谁。

    桦叶看著那消失的白色的背影好久没有回过神来,这一次陪著桦源出来看来不是没有效果的,至少让他找到了一个入得了眼的人,这人他要定了。

    “我们以後真的可以成为朋友吗?可是我不想和你们有太多的接触。”欢笑说完转过身没有再去看那一群人。

    他不想接触他们,不想和这些人扯上关系。

    潘灵看著走到他身边的欢笑,那一脸的惆怅和无奈却是让他开始有点心痛,以前的欢笑总是一脸的笑容,现在却是为了这些人烦透了神,才刚刚到来,这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恐怕这些人会在这里逗留些日子,不能让笑笑受到伤害。

    他不想载见到那失去所有的笑笑,他和师傅一样喜欢著这人,这闪烁的眼神他们想守护住。“笑笑?”潘灵走上前,看著那皱起眉头的欢笑。

    欢笑摇摇头“你去忙吧,柜台这里我来就好了。”潘灵点点头,他知道笑笑只要一有不高兴的事情就喜欢自己承受,还是别去猜笑笑的心思,他猜不到。

    潘灵走离了欢笑身边,往著厨房间走去,身後突然跟著一个人,澜水也跟著那人一起进去。

    昔华站在门口,手悬在半空中,不知道是敲门还是在外面等待,那人一定会为了月儿而不让他进去,他只是想见见那个失去了两年的人,那是他的月儿,那明明是他的月儿,为什麽到最後他保护的人还是失去了?

    从小没有受到保护的月儿只有他一人在看著,夕颜却是从小得到父皇的爱,而他和月儿却总是被父皇忽视在一旁。

    他不喜欢,他很讨厌夕颜,所以在月儿走之後他很不舒服,他明明那麽的想守住,却还是失去,在他面前剩下的就只有那个讨厌人的夕颜,所以就算是失去夕颜他也从来没有心痛过,他喜欢的只有月儿一人。

    他不想再失去,不想。最後他还是放弃了,他从不知道月儿的心思,他只是一个人在那里自导自演著他的人生。

    ☆、江湖卷.第五章 隐昌盛

    拿著铲子的潘灵瞪著眼睛转过身去,看著那张一脸色情的人。

    “你到底想怎麽样?”放下菜铲潘灵无奈的瞪著眼前的人。

    澜水走上前,那手又开始不规矩,只是一会会的时间就又上了那小细腰,只是这次他居然没有被潘灵刺手。

    “呵呵,本公子就是看你比较漂亮,和本公子的口味,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和本公子在一起呢?我们就当玩玩,这样子也好可以解脱一下空虚寂寞的心灵。”

    这话不出应该不会有什麽事情,但是那句‘我们就当玩玩’彻底的伤透了潘灵的心,他不是那麽的心不要脸,而且他从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从来只有别人喜欢他,每有他去喜欢别人的,而且只是玩玩?

    他讨厌那个正抱著他的人,很讨厌。

    潘灵抬起手就是一巴掌,那鲜红的血印绽放在澜水的脸上,彻彻底底的打破了潘灵心里的那堵高傲的心墙。那一瞬间的破碎,彻底让澜水发火了。

    抬起他的手正打算回击,只见那人的眼神却没有害怕他的意思,突然之间澜水迸发出了一个想法,反正这人在这儿也会走,那麽他好好的和他玩玩。

    澜水放下手,看著眼前的那张脸“好啊,你打我。。。我男子汉大丈夫,不和你计较。”说著走出了後院,那背影深深的刻在潘灵的眼中,他居然没有想到澜水居然会放过他,他看著自己打红的手掌,那红色的掌心向他展示著刚刚的所作所为。

    澜水气的直走向封诀身边“我们上楼去吧,这里没有什麽好玩的。”说著转过身看著身後的欢笑说道:“我们要三间上房。”

    欢笑指了指楼上右边的“那里有最後的三间房间。”他可不想惹火他们,他们各个看起来都不是好惹的。

    欢笑看著那两个上去的背影终於松了半口气,还有的就是剩下的两个人。

    欢笑看著那呆坐在椅子上的两个人“客官有何打算。”他终於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桦源看著自家的皇兄“呵呵。大哥,我们就在这里先住下来吧?”桦叶想著也好。

    “恩,以後要是有什麽事情敢瞒著我,你给我小心点。”

    桦叶先站起身,走到欢笑的身边“两间上房。”

    欢笑看著账本,刚好还最後剩下两间“直走最头的两间。”

    欢笑拿起桦叶放在桌子上的银子,为了这些银子居然收留了那些可怕的人。

    真的以後还是叫木炎不要收留了,他们又不是没有顾客为什麽还要让那些人住下来,真的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楼上的昔华看著门栏不敢进去,只是他不想见到自己的月儿被别人抱在怀里,以前只有他能抱得人现在却是在他的面前被别人抱,那是对他的打击也是他的心痛之处。

    昔华闭上那伤心欲绝的眼睛,朝著楼下走去。

    看著那白衣的欢笑,却是想起了刚才那双温暖的手,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被人真正的关心过,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就连月儿有时候也是呆在夕颜的身边。

    昔华对著欢笑露出一个勉强算是笑容的笑。

    “怎麽了?”欢笑不想见到那勉强的笑容,他知道这人是为了刚才那昏倒的男子担心,但是他不知道为什麽还是不想见到眼前人苦涩的笑容。

    昔华摇摇头“没事,来两壶酒。”说著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为何他不一醉方休,他只是不想想起刚才的事情,他现在难道已经没有办法夺取月儿了吗?

    那人他本对付不了,他只有被打的份。

    欢笑从柜台上取下两小坛女儿红,走到昔华的桌边“给。”放下,又走回自己的柜台边,看著那人喝的好不痛快。

    只是那眼角的泪水一直留著,直到喝到趴下。

    卧室中木炎拿起夕月的手,仔细的把著脉,那跳动的脉搏明明不是昌盛人的脉搏为什麽却可以承受的了那火炽功?

    等一下,他好像到了什麽脉,木炎仔细的深入。

    影风看著木炎脸上那变幻莫测的表情猜不出他的月儿到底怎麽了,只是那表情让他担心。

    喜脉!这两个字深深地映入木炎的脑中。

    “怎麽样了?”影风问著那一直在把脉的人。

    “没事。”木炎说著走向了桌子旁,拿起一旁的笔墨,在纸上写下了一长串字,把它交给影风。

    “出门左转,过长街往右的第一家医药馆,这是药方。”影风点点头“我知道。”拿起药方就走出了房间。

    木炎看著那已经消失的背影,关山门,走到那昏睡的夕月身边。

    脱下夕月的衣服,那赤裸裸粉嫩的身子露出在外面,木炎对夕月的身子本来就没有什麽兴趣,只是不是昌盛人可以怀孕,这只有一种说法,而且可以这个样子接受如此强劲的火炽功的人就是‘隐昌盛’。

    木炎在夕月的身子上轻轻的揉捏著,却还是没有到类似於脉搏的东西,腰际也没有,在接著後背。

    最後是手臂,当两只手同时接触到同一处地方的时候,那如初生般婴儿的喜悦。

    就是这里,木炎轻轻的著,那清晰的跳动著四脉搏。

    真的是隐昌盛,他本来不相信的,只是这隐昌盛居然可以被那人开发成这个样子也不容易了。

    隐昌盛本来是不能怀孕的只有接受过一定的刺激以後才能激发身体的本能,才能把本来隐藏在身体里的脉搏显现出来,而且脉搏的位子也是因人而异。这下子他可是见到第一个隐昌盛。

    木炎放下怀中的夕月,却是没有想到已经有身孕了。

    木炎摇摇头又笑了笑,不知道那人会不会好好的对这男子。

    这孩子本身就接触了火炽功,肚子里的宝宝不会因为什麽事情而没有,这也是他的幸运吧,不知道他自己怎麽想,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木炎再次看了床上的人一眼,走出关上房门,看著身後突然出现的人。

    “怎麽了?”木炎不解,他好像不认识他,桦叶笑了笑,他只是突然之间想见他,想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人,想自己争取。(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http://www.1bzw.org/3_3283/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