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卷.第三十九章 欲望

    时间在流逝,夕月看著窗外忘记过了多久,那双惆怅的眼神看起来那麽的孤单。《+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星和雷站在一旁不敢去打扰那屋子里的人“雷,过了好多天了。”

    雷皱了皱眉头“是啊,那麽多天了,教主从还没有从练功房出来,只有那新来的人出来过。”雷不想再去看屋子里的人,转过身被对著星。

    星拉起雷走出了後院。一路上没有再说什麽话。只是那举止间透露著不安和伤心“你不进去安慰夕月吗?”

    雷说著见到星摇了摇头:“我安慰有用吗?夕月要的是教主,我进去只能添麻烦而已。”

    雷想著也对,只是现在教主本不出练功房,夕月也进不去也见不到他。被人喜欢上再到忽视这种过程很长但是也很痛苦,明明是可以接受火炽功的为什麽教主还是要放弃夕月而改用其他的?这样不是更可以联系感情吗?

    “是为了保护。”星对著雷说道,雷转过头看著星:“为了保护夕月,夕月不是昌盛人虽然勉强接受了废功。但是迟早有一天也会像以前那些人一样自毙的。”

    雷摇摇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为了保护吗?只是没有教主在夕月的身边那种见不到自己喜欢的人的痛苦是很难受的。

    “我们没有办法帮助教主也没有办法手这是教主自己感情事情。”星说著拉著雷走出了大门,那山下的屋子都被星看在眼中,几年前遇害的地方也长变成了草丛,只是这一切不会这麽的容易结束。

    “星,我们回去吧。”两个背影向著山下走去,那身影越来越小最後消失在转角处。

    那还是坐在床边的夕月已经没有办法再去哭泣,哭泣久了也就忘记痛。夕月挽起袖口,看著自己的手臂,那前几天通红的手臂现在已经退去了颜色,没有任何的感觉,两只手臂也和普通的人没有什麽样子。

    夕月笑了笑。这苦涩的笑容没有带给他快乐,过了那麽多天,隔壁屋子的玉雅没有回来,而且他也没有再次见到教主的身影,就算是让他远远的看著也可以,为什麽现在连他那麽一个小小的愿意也不愿意实现。

    第二天,还是老样子,没有再次见到想见的人影。

    第三天,夕月望著窗外还是没有见到。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忘记到底是多少天。

    那一条路上每天只看的到玉雅在奔波,那脸色一点一点的变差,就算是昌盛人的玉雅也开始坚持不住。

    他拿著碗走进练功房,看著那坐在床上折磨了他将近一个月的人,再次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他只是打了夕月几下就被影风拉进了练功房一个月了,却是没有见过影风和他说话。

    只是每天都把他当媒介来使用,用完就丢在一旁。影风闭著眼睛,安详的练功,没有受眼前人视线的影响。

    这样子的情况整整持续了九个月,直到有一天星一整天没有见到玉雅去食堂拿饭才知道事情开始变的不对。

    “好像不对。”坐在食堂椅子上的星赶忙站起一整天已经没有见到那来拿饭的玉雅了。雷看著那已经从椅子上站起的星:“到底怎麽了?”他却是没有发现有什麽不对的。

    星没有回答雷的话已经跑了出去,那著急的背影让雷也有点害怕。

    星一路上奔到夕月的住处,没有敲门就直接闯了进去拉起那正打算脱衣睡觉的人跑出了後院,衣服脱到一半的夕月看著那脸色慌张的人“怎麽了?”已经过了那麽就夕月也有点从影中走了出来,只是这慌慌张张的感觉也让夕月有点著急。

    星直接把夕月拉到了练功房门口。夕月盯著里面,心里那处好像又有什麽被抵住了一样“夕月,求求你进去看看,今天一整天我都没有见到玉雅出来拿饭。”

    夕月转过身子脸上那神色却是伤心,那本不属於他的地方现在要让他进去,而且里面有他不想见到的人。

    “夕月。。。”星在一次求道,夕月也只是摇摇头表示了无奈,他本不想再进去,既然星都这样要求了“我知道了。”

    夕月还是迈进了那屋子,脚步沈重的走在路上,虽然只有几步但是就像是过了几年一样。夕月还未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虽然只有一点。

    当他再次打开门的时候那肿胀不堪的玉雅已经面临死亡的边缘,“唔。。。”夕月捂著嘴巴怎麽也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那本不是他见过的玉雅。

    身体的每一次都是凸起肿胀的块,那连眼睛也已经看不见的人怎麽可能是玉雅呢?夕月好不容颜从惊讶中回过神,视线看向了玉雅的身後,那看似镇静的影风脸上却到处是汗渍,青筋已经凸出额头,看起来十分不不舒服。

    夕月悄悄的走上前,门口的星看著那没有叫他进去的夕月也就放心了,居然自己先回去了,接下去他怎麽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那种事情。夕月走进影风,不敢再去直视玉雅,只是刚坐到椅子上突然间“砰!”的一声回荡在整间屋子。

    夕月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已经被溅上了血渍,那本在延眼前肿胀的人就这麽消失在一声回荡中,夕月瞪大著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敢站起来,眼前好像出现了什麽影子,影风站在夕月的面前赤红色的双眼,满脸的汗渍整个赤裸的身子倒映在夕月的瞳孔中。

    “教。。。主。。。”夕月叫著“啊!”却是没有想到影风居然把他拉到了床上,那突然之间的动作让夕月感到头痛:“好痛。。。”夕月伸出手著自己的头,但是手却是被影风固定在头顶,夕月挣扎著却是怎麽也解脱不了。

    “教主。。。”扭动中的身体想挣脱开影风,但是瘦弱的夕月怎麽可能挣脱。意识迷糊的影风按住夕月的头狠狠的吻上那唇瓣“唔。。。”强迫著夕月打开了唇齿,那滑腻的舌头伸进那温暖的嘴中“唔。。。”那被按在床上的人居然起了反应。

    夕月感受著自己忠实的下半身在变大,但是影风的压制怎麽也没有办法让他挣脱“唔。。。教主。。。”夕月紧张的叫著。

    只是没有想到身上的衣服居然已经被影风脱去,影风慢慢的移向下面,吻上那粉嫩的茱萸“唔。。。”整个身体变敏感的夕月渐渐的软下了身子。

    “教主。。。”懦懦的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得到影风回应,影风把夕月的双脚抬起,看著那碍事的裤子直接一把扯下了他“碍事的东西。”那破碎的衣服被影风扔向了地上,看著床上那已经被他剥干净的美餐,那整个人因为欲望而欲火焚身的夕月看起来是那麽的美味。

    “月儿。。。”还存留一点意识的影风轻轻的唤了一声夕月,还没有等到夕月的回应,直接一冲而进“啊!”双手抓著床上的被子,没有经过任何的扩张就直接一冲而进。

    “不。。。要。。。”但是夕月的声音没有再一次起作用。身下的欲望逼使影风动起来,那温润的壁居然流出了体,夕颤抖的身子居然还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下那流出的体。

    夕月清楚那不是肠,却是不知道为什麽那体居然让整个身体开始变的敏“啊。。。哈。。。”细细碎碎的呻吟脱口而出,再也忍不住欲望的侵袭。

    夕月忍著身体的晃荡,抱著了影风。影风接受了夕月的拥抱,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抱过自己喜欢的人的影风终於也回应著夕月,抱著夕月坐在腿上。

    那身子直直的入***“啊。。。”瘙痒的内壁终於在接触火热的分身之後再一次的分泌出了体。

    “啊。。。啊。。。”已经几个月没有释放的影风最後深深的埋向最深处,一股温热的体向了夕月身体的深处,颤抖的接受著影风的爱意。

    本以为会结束,但是影风居然翻过夕月,却是怎麽也没有想到,他居然又一次被传了废功,但是这次居然没有任何的痛楚,火炽功就像是温润的保护罩一般流过身体的整个血脉,温暖了夕月的身子。

    最後两个人一同倒在了床上,影风抱著夕月沈沈的睡去。

    ☆、月卷.第四十章 欲出

    “呜。。。痛。。。”早晨醒过来的夕月揉了揉他的腰际,那股间粘稠的东西还是没有被清理掉,夕月转身看著那躺在他身边的影风。

    他趴著身子看著那张帅气的脸,心里没有讨厌,只是几个月来没有见到倍加的想念,终於忍不住上去吻上那嘴唇,只是轻轻的一吻,面临他的不是那温柔的海报居然是那“啪!”巴掌。

    夕月捂著那被打红的脸,看著那已经醒来的影风。“教主。”夕月懦懦的叫了一声,影风坐起看著那床上的人。

    “别自顾自的做一些让本教主不高兴的事情。”说著从床上坐起,夕月看著那正在穿衣服的背影。

    那双眼神中好像有什麽,只是这不看还好这一看那赤红色的瞳孔居然变成了鲜红色,那豔丽的红色看的夕月有种恐惧感,他还是没有忘记昨晚那被传废功时的感觉,全身都流淌著舒服的感觉。

    或许是火炽功又近了一层吧,不然这瞳孔的眼色也不会这麽的豔丽。

    夕月捂著脸庞,从床上起来,看著那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什麽开始感觉那背影在远离自己,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的关系会变成这个样子。

    从前的温暖怀抱已经失去了,面对他的只有那冰冷的脸庞。

    “夕月?”星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屋子里的人。

    “恩?”回过神的夕月走了出去。

    “教主让你准备一下,等一下要和教主出去,还有就是。。。”星紧紧的抱住夕月,“我会想你的。”说在放开了他怀里的人。

    夕月还没有弄清楚怎麽回事就被人说会想自己“怎麽了?”

    星摇摇头“没事,教主要出去只带上你,我们这些作属下的都没有这个福分,以後教主的衣食住行都交给你了,银两教主会带够的,你只要准备好衣服就可以了,教主说让你快点。”

    夕月听著星的交代微微一笑,至少他还是知道教主心中还是有他的“我知道了。”说著两人走向了後院。

    皇中

    澜水看著那坐在龙椅上一脸惆怅的昔华“我说本将军的好皇上自从我回来之後就再也没有见过你的笑容了,你就不能笑一笑吗?”

    虽然澜水知道昔华因为夕月的死难受到了现在但是一直这麽下去也不是办法,而且夕颜也被昔华给弄死了,那种仇恨的力量是多麽的大。

    “昔华,昔华,昔华你在听吗?”澜水一遍一遍的喊著眼前的人,却还是不见昔华有任何的动作。

    “呀,夕月你怎麽来了?”突然之间‘夕月’两个字进入昔华的耳中。

    “月儿?月儿呢?”那呆滞的昔华终於有了一丝反应。当他看著前方时除了站在一旁的澜水他再也没有见到任何的人。

    “昔华,我看著样不行。我们明天出去走走吧。你要是再这样子下去迟早要得相思病的。”澜水说著再看了一眼坐在龙椅上的昔华转身走出了御书房,随著外面的小女招了招手。

    。。。“知道了吗?”“知道了将军。”小女点点头一点知道的表情。

    澜水再次看了御书房一眼,叹了口气,摇摇头走出了皇。这两年不到的时间皇中变了那麽多,本来很看好的一对也在刺杀中死亡,现在还是没有办法找到当时的凶手。

    就连夕颜也被昔华折磨死,到最後昔华还是不喜欢那孩子,现在沦落到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不是有点过分了吗?就算是讨厌夕颜也不该这样对付他,真的很残忍。

    澜水看著大街上形形色色的小贩,舒展一个腰“我还是单身的好。什麽情啊,爱啊和我没有缘分的。”

    澜水擦擦掌“本少爷来了妹子们。”说著朝著那小巷口走去,拐进去再拐进去那一座座红色坊间坐落在京城中。

    各色妖豔的女子挥舞著手帕丝巾对著外面那些男子喊道:“大爷,来这儿嘛,今天我好想你啊!”澜水哪里管的了那麽多,随便找了一处就拐了进去。

    而御书房中的昔华终於不再是坐在龙椅上了,门口的小女看著那走出御书房的昔华那孤独的背影就连她们也感到伤心。

    最喜欢皇上的夕颜被皇上折磨死,皇上最喜欢的夕月却是在刺杀中死亡“皇上,这都是不可磨灭的事实。”小女说著。

    那已经远去的背影出现在山上,昔华再一次的跪在夕月的墓前“月儿。。。”他轻柔的唤了一声,只是身边再也不会出现那叫著他‘昔华哥哥’的月儿了。

    “月儿,昔华哥哥出去几天,可能过几天不会来看月儿了,月儿不要伤心,昔华哥哥是爱月儿的。”说著那地下却是已经可以见到泪痕。

    那哭泣的抱著墓碑终於忍不住哭了出来“呜。。。”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但是他却愿意为了自己爱的人流下珍贵的眼泪。

    “月儿。。。”这一声患的是那麽的深情,只是在远方的夕月听不见,就算是听见了也不会喜欢上昔华。

    另一方在江南的‘凤阳楼’中有特别吸引人的三位男子。

    “笑笑,来客人了。”一位白衣清秀的男子对著还在楼上名为笑笑的男子说著。

    “来了。”刚答应,走出来的男子让每位来这里的客人都非常的激动,那绝世的容颜微微一笑可以迷倒在场的所有的人,那双纯粹的眼神更是清澈。

    “呵呵!”白衣男子也跟著笑了笑在场的所有转向看著那掌柜的,那用著衣袖捂著嘴巴的白衣男子因为笑而脸两边多出来的红晕却是那麽的甜美。

    “我来了!”一声清脆的男声传入众人的耳朵,众人找寻著声音的来源,那从後院走出来的男子围著围裙,手里拿著盘子“青椒丝,是哪桌的?”

    这清脆的声音一出,众人都纷纷的举起手来“我。”“我的。”“是我的。”众人纷纷抢夺只为那可爱调皮的男子。

    白衣掌柜笑了笑,指了指最角落的那一桌,“灵儿,是那桌的。”那名为灵儿的男孩笑了笑“是,掌柜的。”

    笑笑走下了楼梯,走到白衣男子的身边“笑笑,身体怎麽样了?”

    欢笑笑了笑摇摇头:“恢复的差不多了。”

    木炎拍了拍欢笑的头“以後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知道吗?”

    “欢笑知道了。”欢笑转过身拐进了後院的厨房,一起帮著後院的师傅打下手。

    第二天魔风教

    “教主。”走下台阶的夕月看著已经准备好的马车还有坐在马车上的影风。

    影风转过身拉过夕月的手“走吧。”夕月坐上马车,他不知道影风要去哪里,只是既然有教主的地方一定要有他夕月,他虽然不是昌盛人但是至少可以帮助教主练功。

    坐在马车里的夕月不知道前方将会发生什麽事情,只是一味的考虑著影风的感受。

    另一方,澜水看著那还没有睡醒的昔华,真是的,他昨天去红馆玩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犯困,现在他这个皇上比他早睡居然还敢在这里给他打呼“昔华,上马吧,走了。”

    澜水牵过马把缰绳放到那还在犯困的人手里“哦!”昔华懒懒的回了一声,跳上马背“驾!”

    自己先骑马跑出了皇,身後的澜水摇摇头“真的是小孩子脾气,也只有夕颜那种人才会喜欢昔华那种小孩子脾气的人,不过。。。也真的是可惜了,他就那麽没了。”澜水摇摇头,跳上马背“驾!”

    封诀躲在暗处摇摇头苦涩的笑著,过些日子就是夕颜的忌日了,这些年中主上没有再想起那个消失的人“夕颜,你在哪里?”

    封诀跟上了两人,看著那孤单的背影。主上失去了两个人,一个爱他的和他爱的,到头来却是什麽也没有得到。

    红枫国

    那站在树下相似的两个人视线相对著“说,怎麽想起来要让朕陪你出去了?”桦叶对著缠著他的弟弟说道。

    桦源嘟起嘴巴,死缠烂打也要让皇兄陪著他出去“皇兄,就陪我出去呗,整天呆在皇中也不是办法啊!出去嘛,出去嘛!”

    他已经调查好了,那人终於出皇了,只要跟著他们的路线不怕找不到他,找到他,他桦源一定让他永远臣服在他的身下。

    桦叶看著那双贼眉鼠眼正散发著光芒“哎!”叹了口气“算了,走吧。”桦叶只能对他投降,谁让他疼爱他的弟弟呢?“是,皇兄!”

    (月卷.完结)

    作家的话:

    明天开始江湖卷章(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http://www.1bzw.org/3_3283/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