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回到清朝当太监(我的清宫艳史) > 第44章 悄悄的给阿珂下了药,刺激的享受
    傍晚的时候,我趁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在阿珂的茶水里放了一些多隆给我的春药,我现在可不怕恋月他们来捉奸,他们现在已经被我干的全身乏力,正在房间里睡着呢,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吃了鳌拜的壮阳药后,变得精力旺盛无比,刚才出来看到阿珂那曼妙的身影,忍不住偷偷进入她的房间,放入了一些春‘药。《+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过了也有不少的时间了,我轻轻的在她的房外听了一会儿,里边一点声音也没有,阿珂的美貌一直在吸引着我,现在想着她在床上捻转的身体,我的下面忍不住直直的站了起来。我在床上捅了个小眼看了一会儿,轻轻的推门走了进去。

    那种春‘药可真是好用,只是这么一会儿,阿珂就有些迷糊了,想到她的迷人身体,我的身体一阵火热,忍不住缓缓的走到她的身边。

    看着阿珂隐隐露出的胸前的两只小兔子,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良久,才呆呆上前半扶着阿珂走到了另一个房间。看着阿珂躺在床上柔软的身躯,我欲‘火中烧,只觉得下边仿佛要把裤子给顶破了,怎么办怎么办,心中不停的交战着。终于,还是小心的凑到阿珂面前,颤抖着轻轻在那嫣红的嫩唇之上亲了一下,脑中一阵轰鸣,迷失在其中,不自觉间,已用舌尖叩开阿珂的贝齿,含住了那条嫩滑细长的香舌。

    阿珂似乎稍稍动了一下,原已滚烫的身子似乎更热了,我却是心中一惊,只觉得浑身一股凉气,坚挺的居然一下给软了下来。我大气也不敢出,就那么看着,要是这个娘们醒了,我可就倒了霉了,我一向喜欢先上船,后买票!良久,阿珂并无动静,我才心中稍安,坐在阿珂旁边,一只手轻轻的在她胸前两只小兔子上轻轻的抚摸着,另一只手却小心而又轻轻的伸到黄衫裙内沿着大腿向上直伸到秘密花园,两只手指隔着她里边的亵裤轻轻的揉搓着。

    不知是否错觉,我只觉得阿珂的胸‘部仿佛有点压抑的起伏,脸上的表情似乎变得有点痛苦,我正想凑近细看,却发觉阿珂似乎轻轻动了一下,我一惊,只听阿珂低微的呻吟道:“水,热,热!”然后似乎嫌束缚的不舒服似的,脖子不耐烦的扭动着,转了个身,变成背对我。

    我坐在后面,又愣了一会,才小心的把放在阿珂一边的被子挪开,然后又把阿珂的靴子给轻轻除去,握着阿珂的脚,我只觉得心中一阵乱跳,下边又雄风重振,硕大无比,房间之内一时静寂无声,昏黄的灯光下,我呆呆的看着阿珂,手轻轻放在阿珂的娇股之上,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动作。

    隔壁忽然传来一声遥远的叫声,似发自心底的叹息和颤动,我知道那是丽春院的客人在干那事所发出的声音,只觉得心中呯呯乱跳,前无所有的刺激传来,手不知不觉间已轻轻放在阿珂的黄衫裙边,我轻轻的除去了裙子,阿珂却还没有动。我悄悄的看看,心中鼓励着自己:不用怕,女人其实也想,更何况还有药,她不可能睡的这么死,肯定是装做不动。想到这里,胆子稍微大了一点,手轻轻的探到了衣服里面,放到那结实平滑的腰腹之上,向上稍微探探,却发现衣物众多,阻力甚大,就沿着腹部下滑,入手是一个红色的亵裤边缘,沿着亵裤往下,我只觉得阿珂好象动了一下,两腿忽然紧紧的夹在了一起,然后爬在了床上。

    我也不扳她,又沿着脊背轻轻抚摸下滑,手轻轻从后面伸到那翘起的小巧的娇股深沟上面,放到丰腴结实的一个浑圆的球体之上,我只觉得心仿佛都要跳出来了,心中一阵冲动,有种上去鞭挞蹂躏冲撞的冲动。

    阿珂似乎身子僵了一下,然后又是一扭,两腿蜷起,脸向内侧,绷紧的亵裤让我的手基本没有活动的空间,我忽然站起身,迟疑了一下,两手放在外侧,费了好久功夫,才轻轻将阿珂的亵裤褪到了大腿之上,我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一个小巧白嫩浑圆坚挺的娇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的手沿着股沟向里探去,入手之处,温温滑滑,湿漉漉的一大片,我把手指轻轻向内一探,“兹”的一声轻松的滑了进去,阿珂的身子似乎抖了一下,手指之处又是一阵温热夹紧,我只觉得自己快要飞起来了,不知怎么的已经上到了床上,从侧面将阿珂紧紧的抱住。

    然后再也顾不得阿珂是否能感觉得到了,开始手忙脚乱的除去阿珂的衣服,情急之中却怎么也除不干净,只觉得阿珂火热的身体在自已身上蹭来蹭去,我就那么隔着裤子硬硬的在阿珂白嫩的娇股之上顶来顶去,然后只觉得一挺,脑中一酥,居然就那么射到了亵裤之上。圈圈你个叉叉的,老子有这么不堪一击么?看样子这娘们的吸引力也实在够大的!

    我一时有点疲惫,有点沮丧,坐在那里,独自发呆,昏黄的灯光下,阿珂胸‘部起伏,身子发烫,脸颊生春,我轻轻的拉过被子,将阿珂盖住,自己小心的座在她的旁边,右手轻轻的摸着她,也不知过了多久,好似听见一阵刻意压抑的愤怒的声音,然后,过了一会,便听门“呯”一声,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然后门又是一声稍微轻一点响声,又是一阵更加沉重脚步声,声音渐渐远去,似乎是丽春院的客人办完了事,走人了!

    周围又恢得了平静,屋内似乎只有我的心跳,和阿珂有点绵长,有点抖动的呼吸,我心中一阵惊慌,又想到此时偌大的屋内只有他与阿珂两个人,心中又是一阵兴奋,已经疲软的下边忽然又昂扬坚挺,硬如钢铁,我只觉得嗓子一阵发干,忽然悄悄探出手去,“扑”的一声,昏黄的灯光也被我吹灭了,屋内一片漆黑,我只觉得心仿佛跳了出来,悄悄站到地上,摸黑伸出手,抖抖嗦嗦的先把自己的衣服脱了。

    赤条条的站在床边,有点微凉的空气划过肌肤,泛起颗颗小粒,下‘身昂扬的竖立在风中,没有了裤子的束缚,似乎更加涨大,更加空虚了,“我的爱,赤裸裸”我忽然想起了令人如醉如痴的这首歌,“爱,原来就是赤裸的啊!”

    我小心的钻进了被子,似乎这样会安全一点。然后侧着身子,趁着弱不可见的一点天光,小心翼翼的将阿珂的衣裤慢慢除去,先是脚下的粗布袜子,然后是亵裤,小巧的白色亵裤一起被褪了下了,药物似乎在阿珂的腿上燃烧,大腿阵阵发烫。我咽了一口吐沫,不知是否因为已经射过一次,这次居然没有那种猴急的急急顶入的感觉,反而忽然好想看看她脱的光光的样子,他又伸出手,摸索着去解上衣,阿珂浑身又热又软,我轻轻一扳,她就随着手势仰了过来,黑暗之中,也不知是否错觉,我只觉得她的嘴唇似乎在轻轻颤抖。

    终于,阿珂全身只剩下那件浅白色的一件亵衣了,我愣是找不着从哪里解开,摸索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系在前面,心里不由得恨恨的暗骂了一番。

    我小心的将盖在阿珂身上的被子揭掉,趁着微弱的天光,如醉如痴的看着,阿珂静静的躺在床上,身无寸缕,白嫩的肌肤在暗夜中闪着一层淡淡的圣洁柔和的光辉,胸前小巧而坚挺的小白兔裸露着,倔强的耸立着,平滑结实的之上嵌了一线如宝石般小巧的肚脐,再往下,天!我只觉得脑中一时缺氧,一阵窒息,修长坚挺的大腿之上一片芬芳。

    我不知怎么的就骑了上来,轻轻的分开双腿,找到入口,用力一顶,只觉得温软紧滑,一阵酥痒似乎在脑际回旋,阿珂身子一阵火热,一股热浪似喷在我心中,我只觉得一阵夹紧,一股冲动一下从脑中泛起,我一惊,轻轻拔出,在幽幽洞口左冲右突,轻轻旋转,不肯轻易入内。

    阿珂两腿大张,黑暗之中已是眉头微蹙,牙关紧咬,终于,一声销魂蚀骨的轻吟从阿珂喉中低低响起,我只觉得大脑“轰”的一声如被点燃般一阵兴奋激动,下边更加坚硬涨大,阿珂却似立即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又是一声舒服的呢喃,我只觉得又是一热,便用力一挺,猛的一下刺底而入,只觉得似乎有一声轻微的嘶裂之声,阿珂“啊”的一声高亢的尖叫,我赶紧拔出,只是轻轻的在外围盘旋游动。刚才的尖叫似是触动了阿珂隐藏的开关,一声一声急促欢快的呻吟再也无法止住,我也不深入,只在洞口快速抽动,并不时盘旋。

    终于,阿珂动了,如八爪鱼般将我紧紧缠住,腿缠绕在我腰际,双手紧紧抓在我背上,大声的呻吟起来,竟一阵一阵的抽动,似是不足般主动向着我靠来,我紧紧的将阿珂抱着,脸就在阿珂旁边,听着她那销魂的呢喃,嗅着她那淡淡的体香,不由得开始猛烈运动起来,阿珂似是再也无法控制,毫无顾忌,高声而急促的叫了出来,我只觉得身子一挺,一阵眩晕如上九霄,两人同时紧紧相拥,抵死缠绵,我恨不得将阿珂那柔软均称的身体给揉化了,揉碎了,阿珂的手指在我背上使劲的扭着掐着夹着。

    我将阿珂拥入怀中,四肢交缠,软香温玉,只觉得一阵疲惫,一阵眩晕,无边的满足和幸福如潮水涌来,我不由得挂着满足的笑容和感动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多久,我忽然被一阵低低的啜泣之声惊醒了,心中一惊,艰难的睁开眼睛,怀中早已没有阿珂的身影,借着已经有点发亮的天光一看,只见阿珂围着一片床单,露出光滑消瘦的大半个香肩,正自抖动着哭泣。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犹豫了一下,才迟疑着将手放到阿珂滑腻的肩膀之上,只觉得入手一片细腻,下边竟不由得又蠢蠢欲动。

    我刚想说话,阿珂一把将我的手打落下去,紧了紧裹在身上的床单,说道:“不用你来假惺惺。”说罢,扭过头来,却正好看见我光溜的身子和欲将昂起的钢枪,羞愤的尖声叫道:“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给我滚出去,滚啊,你!”( 回到清朝当太监(我的清宫艳史) http://www.1bzw.org/3_311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