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医者风流 > 第十章 疯狂的三人游戏
    杨毅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两条玉腿,黎丹儿几乎全裸的躺在床上,粉红色的裤袜下真的连内裤都没有穿。《+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黎丹儿把一条腿抬起压在了杨毅的肩上,另一条腿用脚趾隔着杨毅的裤子逗弄起杨毅的那话儿来,在丝袜的衬托下那迷人的肉缝隐约可见。

    然后黎丹儿慢慢的褪去丝袜,她一条腿架在杨毅身上,另一条腿则撑在地上,随着她最后一道衣物──蕾丝胸罩的除去,她那迷人的胴体便在杨毅的眼前展露无遗,他情不自禁的俯身将黎丹儿揽到了怀里。

    “它硬了!”黎丹儿在杨毅耳边呢喃着,并轻轻的挣出杨毅的怀抱,向着他的分身把身子蜷了下去。

    杨毅火热坚挺的小弟弟蓦然一凉,立刻又被一团温暧包围了,原来黎丹儿竟然拉下杨毅的拉链,把那根硬挺的东西含入了嘴里。

    黎丹儿那调皮的舌头轻巧的在分身的下缘转动着,那是杨毅最敏感的地方,对男人的一切,黎丹儿可是了如指掌。

    然后黎丹儿开始努力的用嘴容纳杨毅的命根子,似乎要把整根都含进去,直到杨毅的小弟弟的根部也感触到黎丹儿双唇的柔软。

    接着黎丹儿就吐了出来,说道:“太长了,顶得我都要吐了!”在卧室内昏暗的灯光中,只听见黎丹儿轻轻笑了起来。

    杨毅抚摸着黎丹儿的长发,心里感动得想哭!

    接着黎丹儿又含进去了,这次黎丹儿没有试图把整根吞入,只是双唇紧紧的包着杨毅的巨物,做起一进一出的活塞运动,进入的时候,黎丹儿尽量把它吸到最深处,退出来时,她的舌头又会在龙头上舔舐。

    过了一会儿,黎丹儿的手开始解杨毅的皮带,当她把杨毅的裤子褪到膝盖时,黎丹儿又把那根为了褪下裤子而不得不吐出的宝贝含入嘴里,这次她的舌头开始专攻前端了,她一手轻轻抚弄着杨毅的子孙袋,一手在他命根子的根部来回套弄。

    强烈的快感使杨毅不由得扶住黎丹儿的头,黎丹儿明白他的想法便停下不动,改由杨毅主动进攻。在昏暗的灯光中,黎丹儿的口中由于杨毅的抽插而发出轻微的“唔唔”的呻吟声,她的双手抱住杨毅的臀部,柔软纤细的手指在他的后庭到枪囊处轻轻的搔动,这里也是杨毅最敏感的地方,那里传来的刺激令他差一点儿一泄如注。

    杨毅急忙抽出长枪,在黎丹儿的脸上轻轻捏了一下,黎丹儿“嘻嘻”轻笑、为自己的顽皮而得意。

    杨毅把黎丹儿拉起来,手直接从黎丹儿裤袜里伸进去,手掌贴在那片隆起的小丘上,手指也向那桃源洞口探去,那里果然早已泛滥成灾。

    “好湿啊!”杨毅对着黎丹儿嘲笑道。

    “嗯!刚才在外边就湿了。”黎丹儿爬起身贴在杨毅耳边,含着他耳垂,腻声说道。

    杨毅的心一荡,小弟弟也禁不住跳了一下。黎丹儿的裤袜尽头是松紧带,杨毅双手插了进去,很容易就把它们拉到膝盖了。

    接着杨毅和黎丹儿转了一圈,让她站在床榻并贴靠在墙上,随后自下而上的进入了温暖的洞穴。

    黎丹儿呻吟了一声,双手紧紧拥住了杨毅,杨毅的舌头寻找着那两粒樱桃,在一路留下了舔舐的痕迹后,终于将凸起的两粒含入嘴中,慢慢的品尝起来。由于姿势的问题,当杨毅爱抚黎丹儿的上面时,下面就无法很方便的抽动,有几次还差点滑出来,无奈之下,杨毅只得放弃上面,集中精力专攻下面。

    因为丝袜还没有完全褪下,大腿反而把她的花房挤得更紧了,抽动起来不太容易,但是感觉却更强烈。

    而黎丹儿的反应显然也是如此,杨毅没动几下,她就已经开始喘息了,因此她搂着杨毅的一只手也缩回去捂住自己的嘴,深怕自己在情不自禁中叫了出来,毕竟外面还有两个人呢!

    很快的杨毅就坚持不住了,不是攻城部队不行,而是大腿太酸,平时疏于锻炼的杨毅在这种姿势下实在坚持不了多久。

    因为杨毅的抽动速度变慢了,而黎丹儿反到轻松起来。

    “刚才太舒服了,没想到站着做感觉这么强烈。”杨毅说道。

    杨毅放慢了速度使黎丹儿可以正常说话了:“停一下,我快站不住了!”黎丹儿轻轻的说道,她的腿都软了。

    杨毅便抽出了自己的长枪,黎丹儿很自然的伏下身去,双手扶住了床头,屁股对着杨毅高高撅起。

    杨毅不由得一阵惊喜,黎丹儿居然用了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姿势,以前在学校里的那些小女生都说像狗一样很难堪,而且不能抱住自己,即使他再三要求,也很少有人愿意这样和他做,没想到今夜初次见面的性感美女居然主动摆出了这样的姿势,难道她第一次和自己见面就要给自己一个美好的回忆?

    杨毅就这样在黎丹儿的身后挥枪而入,然后飞快的一下一下抽动着,黎丹儿的嘴里开始发出低沉的、极力压抑着的呻吟。

    在杨毅的冲撞下,黎丹儿的身体前后摆动着,连带整张床都跟着晃动起来。

    杨毅看不清楚自己在黎丹儿身后进进出出的绮丽风光,只能感觉到黎丹儿的蜜道紧紧的包围着自己,丰满的臀部不时撞击自己的小腹。

    小弟弟微微下压的角度使它感觉上去更加坚挺,用正常体位时接触感并不强烈的靠内一侧,此刻也强烈的感受到了蜜道深处那些皱折的磨擦。

    “好一对痴男怨女啊!”就在两人正疯狂的时候,方艳霞不知何时竟开锁推门走了进来。

    黎丹儿羞得面红耳赤,就要翻身而起,方艳霞连忙按住她的娇躯,温柔的说道:“好姐姐,看你刚到兴头上,快别起来,继续吧!”

    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和男人有了那种关系,在这个男人面前羞涩的面纱就揭开了,也不用遮掩了。

    于是黎丹儿马上变得很自然的说道:“艳霞,刚才我都被他弄得都快要疯了,看来他真是咱们的对手啊!”

    “别说了,我不也一样被整吗?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今天在公交车上我已经领教了两次了。”方艳霞再次将门反锁,嫣然一笑道。

    方艳霞又看着黎丹儿像母狗一般的姿势,开始用一种埋怨的口吻数落着两人:“看看你,竟然搞些难看的花样,也不知道好好珍惜她,也亏了丹儿肯让你占这个便宜,就不怕他走了你的后门?”

    杨毅望着如同慈母般温柔的方艳霞,那美如天仙般的俏脸,一笑之间如桃花绚烂、千娇百媚、艳丽无边。

    于是杨毅一只手扶住黎丹儿的腰际,同时伸出另一手一把将方艳霞拉过来,转头对着红红的樱唇就是一个热烈的长吻。

    好久,方艳霞才推开杨毅,娇媚的白了他一眼,骂道:“哼!一边做着坏事,还想对我毛手毛脚,也不怕丹儿恼火?”

    “怎么?和她做我们就不能亲热了吗?”说着杨毅又加快了攻击的速度,猛烈的撞击了黎丹儿十几下。

    黎丹儿让杨毅搞得难受,就说道:“好了!小帅哥,我刚被你弄得也差不多了,禁不起你这么厉害的挑逗,快去找艳霞吧!别在这里吃着碗里望着锅里了。”

    “丹儿,你敢取笑我?”方艳霞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来探手抓住黎丹儿那高挺的玉乳开始用力揉捏着。

    黎丹儿忍不住叫道:“艳霞你好色呀!摸我的胸!”

    “你鬼叫什么,我又不是没摸过。”方艳霞对杨毅真是什么都不隐瞒,转头对他说道:“杨毅,我告诉你,你可别吃醋,我与丹儿可是有过类似的同性之爱的,所以今天在你面前根本不用避嫌。”

    “呵呵,我吃什么醋呀!何况你们姐妹关系那么好,彼此的身体还有什么秘密的?”杨毅一边说着一边趁机从黎丹儿身上撤出,转身将方艳霞压在身下。

    终于得以翻身的黎丹儿也报复似的起身帮杨毅脱掉他的衣服,翻来覆去,三个人都赤裸裸的滚成一团。

    “呵呵,她还不肯配合?丹儿快过来帮忙。”杨毅见方艳霞一直翻来覆去的不肯束手待毙,于是就喊黎丹儿前来帮忙。

    “好,杨毅我们合伙收拾她!”黎丹儿闻言按住方艳霞的身子,杨毅抽出手来分开她的大腿,用小弟弟抵住她的花房。

    经过这一阵的调情,方艳霞早已春水流淌,花户微张,杨毅像强奸似的一下子就捅了进去。

    方艳霞娇哼一声,浑身痉挛,不再挣扎了。

    黎丹儿也像报复似的,一双小手在方艳霞胸前揉搓个不停,她浑圆的玉乳被揉得通红,一会儿滚到左边,一会儿又弹回右边。

    黎丹儿还放肆的在方艳霞的香唇上吻个不停,两个女孩的樱唇就这样紧紧的胶着在一起,香舌也搅来搅去分不清彼此了。

    方艳霞被杨毅和黎丹儿上、中、下三路攻击,刺激得她都快要疯了,不一会儿就泄了身。

    杨毅也被两个风骚的女人活色生香的艳情刺激得难以忍耐,命根子暴胀、差点交差。

    幸亏杨毅见机暂停了攻击,否则还真架不住她们如此激情的挑逗,于是三人躺在床上开始短暂的休息。

    “丹儿,你可真浪啊!一点都不害羞,也不怕杨毅笑你?”方艳霞娇喘吁吁,一副不胜娇羞的样子。

    黎丹儿毫不示弱,说道:“怕什么呀!你刚才摸我的时候,怎么不怕他笑呀?他又不是外人,咱们俩都已和他那个了,还害什么羞?”

    “和我那个了,这是什么意思呀?”杨毅故意逗着黎丹儿。

    “去你的!”黎丹儿也羞红了脸,娇斥道:“小帅哥,你可真能干!刚才弄了我那么长的时间,我都快累死了,你那么用力不停的弄不累吗?也不休息,接着就又上了艳霞,还拼命的搞,真是见色眼开,不怕把自己身体累坏了?”黎丹儿这是关心杨毅,才半嗔半劝的说道。

    谁知杨毅一点也不领情,相反还哈哈狂笑道:“没这点能耐,怎么敢和你们两个一起做这种事情?这次非让你们知道一下男人的厉害不行!”说着杨毅趴在方艳霞身上一枪到底又连续的抽送了近百下,几乎每次都紧抵她的花芯。

    “真受不了你们,怎么让我在这里看活春宫啊?”一旁黎丹儿左手猛力的摩擦乳房说道,她的右手也一直在私处擦弄着,花房内的温度早已到了沸腾的地步,又一阵抽搐,花汁流得满手都是。

    而此时杨毅身下的方艳霞的蜜液也冒出洞口,喘息道:“乐死我了!你、你、换我来回报你吧!”

    杨毅此时已经劳累极了,便说道:“好吧!艳霞,我就任由你摆布了。”他说着拔出了长枪,仰躺在沙发上,那根不毛之物如玉山耸立而不动摇,方艳霞翻起身子俯压在了杨毅的身上。

    这种女上男下的好处是使女人能控制自己的花房,使花壁内部的各个角落都能接受到对方小弟弟的撞击而造成的快感。

    而杨毅虽然仰躺在床上任人宰割,倒还能冷静的观察方艳霞的一举一动,她那一双乳房颤动着,脸也因交合的兴奋而通红,湿热的花房一张一合不断的流出蜜液。

    杨毅思绪未完,方艳霞的两片花瓣就上提,含住了他命根子的前半截,随即展开一场扭腰摆臀,向下压迫的手段。

    杨毅的小弟弟在洞口如同迷失方向的人,东碰西撞的增加了彼此间的接触,终于越陷越深,整个巨大的枪身最终浸没在桃源洞中。

    方艳霞见状大喜,双腿一夹,一招“天女散花”,将整个长枪斜斜带出,又在空中划了一弧形倒转回来。

    杨毅见状一惊,连忙叫道∶“大姐啊!你也轻点吧!别把我的命根子给扯断了,否则以后我怎么活下去啊?”

    方艳霞娇声应道:“你的命根子就如同我的命根子,我自然会好好爱惜它,你就放心好了。”她说完肥臀旋在空中打转,竟如石磨般的在空中盘旋起来。

    杨毅见大势不妙,急忙抢先一步,小腹内缩,臀部轻抬,大肉柱如“一柱顶天”的往上挺立着。

    如此来回了十多分钟后,杨毅的体力差不多也恢复了大半,一翻身又把方艳霞压在身下扶枪就要再次上马。

    看着两人杀得难分难解,一旁黎丹儿急得大叫,那是她辛辛苦苦努力来的成果,现在竟然要被别人抢走。

    杨毅的命根子已经抵到方艳霞的门口,她却抓着枪杆子不放,害得杨毅只能勉强塞了一点点的前端进去,他回头对黎丹儿说:“大姐!放开小弟好吗?让我先弄死艳霞这个浪女!”

    黎丹儿不依,连声哀求道:“我不管,你们都搞了半天了,该轮到我了!”

    杨毅压进半个龙头之后进不去,方艳霞就像被人吊到半空中抓不着东西一样,已经骚得摆起了屁股,只见她那桃源小洞口浪水连绵,顾不得身上的男人是谁,只盼望有个男人快点安慰自己,当她听到黎丹儿要求改变次序,也连忙说道:“丹儿不要和我抢啊!我再玩一会儿,马上就让给你!”

    杨毅向黎丹儿说尽好话,许诺答应她,再和方艳霞战个两、三分钟就来和她要好。黎丹儿见杨毅今天如果没有在方艳霞身上尽兴大概也不成,只好悻悻然的放开了小手。

    杨毅的小弟弟刚一获得自由、立刻挥军挺进,方艳霞下面早就流得又黏又滑,所以他的长枪毫不费力的长驱直入、全根尽底。

    “啊……”方艳霞爽得不象样,杨毅的小弟弟果然好用,深深的插到她蜜道的最尽头,从来都没有人拜访过那里,真的太充实了,她不由得“喔喔……”的啼叫起来。

    杨毅又从方艳霞的花芯撤退,拔到仅剩下龙头,然后又突然狠插进去,那粗大的巨龙磨擦在花壁上,将蜜液挤得吱吱作响。

    方艳霞张开小嘴刚要叫杨毅却吻了上来,而且飞快的扭动,下身的巨龙也像活塞一样做起惯性运动。

    黎丹儿在一旁心痒得不可遏抑,又下床把房门再次锁好,又拴了门闩,然后回身又爬到床上,就算陆仙芸要进来也不开门,无论如何她今日非和杨毅尽兴的大战一场不可!

    杨毅见黎丹儿慌得有点可怜,就招呼她过来,要她趴跪在方艳霞旁边,自己也跪着挺起身体,小弟弟一边仍然抽插着方艳霞,一边伸手去掏黎丹儿的花房,黎丹儿骚得都已经大涨潮了,到处都是亮亮的水痕,杨毅一摸进里面她就开始浪叫,而方艳霞现在没有杨毅封住嘴,也呼应起来,一时之间两女的叫声在房间里此起彼落。

    杨毅一次同时与两个女生做爱感觉相当的兴奋,他接着将方艳霞的脚踝架到肩上,然后捅得深深的,享受她小而紧实的蜜道。

    方艳霞觉得从身体深处发出源源不断的欢愉,并散播到四肢百骸,双腿不自主的夹紧杨毅,脚趾抽筋一样的曲起,每当杨毅进攻一次,她便“哦”的一声呼唤,满脸都是春意,一副受惠无穷的样子。

    黎丹儿就伏在方艳霞身边,发现她被男人插得这样骚媚,便悄声的在她耳朵旁取笑着问道:“艳霞,乐吗?”

    方艳霞只是“嗯嗯……”的继续叫着也没回答黎丹儿,她见方艳霞不理人,又低声说道:“好爽哦!艳霞,杨毅对你真好。”

    “不行了……”杨毅听方艳霞叫,以为她要高潮了,马上尽起男人的义务,不再理会黎丹儿的反应,双手撑直身体,飞快的、专心的进攻方艳霞。

    方艳霞大声呼爽,双手环抱着杨毅的腰,脸儿往后直仰,看来真的被他插到快高潮了。

    杨毅的小弟弟动得更卖力,方艳霞又叫道:“搞死了,要搞死我啊?你真棒!啊!丹儿……丹……儿……”

    方艳霞突然叫起黎丹儿来,不料黎丹儿被杨毅冷落在一旁,正闲得发愁,便没好气的回答道:“干嘛?”

    方艳霞说道:“好舒服啊!他……他弄得我好舒服啊!”

    黎丹儿说道:“谢谢你喔!这不用你来告诉我。”

    杨毅不停的进进出出,搞得方艳霞腰杆猛曲,双手抱他抱得死紧,杨毅知道她这回绝对挺不过了,就大起大落,用力的点在她花芯上……

    “啊!到了,我要到了,不行了!”方艳霞全身发抖、叫声高亢,然后突然一软、脱力的昏死过去。

    杨毅看方艳霞高潮的模样吓人,正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办,黎丹儿谨慎的问道:“杨毅你射了没?”

    杨毅摇了摇头,黎丹儿欢呼起来:“哇!该我了!”她一把将杨毅拉翻下来躺到她的身上,她的双腿也张成了M字形,欢迎杨毅的光临。

    杨毅的分身上原本就沾满了方艳霞的蜜液,于是就像热刀切牛油似的,毫不费力就插进了黎丹儿的体内。

    “嗯……”黎丹儿哼出满意的声音,她总算如愿以偿的又和杨毅交上了手。

    其实黎丹儿和方艳霞比起来,还是黎丹儿漂亮多一些,因为她身材好又够风骚。所以杨毅边插边不停的哄她,说和她做爱真是舒服,但是自己是方艳霞带来的,所以应该要先满足方艳霞才是。

    黎丹儿不高兴的说道:“你这是什么狗屁理由啊!对,再深点!啊!对了,你这个坏东西把我放在旁边不管,可憋坏我了,我不管啦!你要和我做到我满意为止哦!”

    杨毅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要怎样黎丹儿才会满意。

    黎丹儿狮子大开口的说道:“要和我再做十次才行!”

    杨毅吓了一跳,惊呼道:“十次?开玩笑,那样我会壮烈牺牲的。”

    黎丹儿将两腿都缠到杨毅腰上让他插得更深入,杨毅每刺一下就被她浑身浪肉弹回来,真是舒服得难以形容。

    “爽死你还不好啊?”黎丹儿眯着眼睛媚声问道。

    杨毅低头在黎丹儿的脸上吻着,见她舒服得闭起眼睛,便讨价还价道:“三次可不可以?”

    “不嘛!”黎丹儿摇了摇头,差太多了,她可不同意。

    杨毅更勤奋的为黎丹儿服务,又问道:“五次?”

    “你还是再用力点吧!”黎丹儿说道。

    “六次?”杨毅再问道。

    黎丹儿叫道:“啊……好舒服喔!那八……八次吧!”

    杨毅一脸的失望,埋怨道:“你说得倒容易,八次我怎么做得完?”

    “呵呵,可以让你欠账啊!别啰嗦,你快点吧!我好像不行了!”黎丹儿不再逗杨毅,松了口说道。

    既然可以欠账,杨毅就不再唠叨,趁着黎丹儿正发浪的机会狂击不停。

    黎丹儿的甬道口像紧箍圈一样,紧紧的包着杨毅小弟弟的根处,他的子孙袋拍打在黎丹儿的粉嫩屁股受到美妙的反弹。

    “你好厉害哦!嗯……我……我……啊!我出来了!”黎丹儿的头猛摇,秀发四散、全身禁不住连连颤抖,花汁“噗”的喷在杨毅的枪囊之上。

    杨毅被黎丹儿的蜜道箍得舒服,又是几十下深插,然后直挺挺的抵在花芯上,开始连续发射枪囊里的子弹。( 医者风流 http://www.1bzw.org/3_3004/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