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卷 造化残玉衍天机 第三百零五章第 人心不绝道始在
    张衍知悉了这造化之气的变化,也是在考虑如何利用此物。

    造化之灵所塑现世是他们眼下的主要目标,似乎是可以用在这里,可这个主意他只是在脑海里一转,就立刻放弃了。

    莫说造化之气是不能相互影响的,就算可以,他也不会用在这上面,要令这现世瓦解还有其他手段,而造化之气可以在别的地方起到更大作用。只是眼前他还没决定好该如何做,所以心意一动,就将此气收入了神意之中。

    他与两位祖师言道:“造化之灵以造化之气构筑现世,这一处现下是其人定住自身的唯一倚仗了,要能坏去,既可叫造化之灵无从攀附,也能令那一缕造化之气显现出来,那现世之中我已有所布置,我等当试着找寻那造化之气所在。”

    曜汉祖师言道:“待我寻来。”

    他准备仍用先前那方法将之找了出来,于是袖袍一拂,故技重施,展开无量星光灵气洒遍诸有,将伟力气机皆是映照出来,他对鸿翮祖师言道:“还请道友出手。”

    鸿翮祖师应有一声,便起剑光斩下,剑光在诸有之中一撞,无数回应传递上来,然而这一次,却并没有显示出上回那等空洞。

    两人皆是有些意外,现在此气可以去得的地界不多,不在虚寂之中,那就只有两处地方可入,一处就是张衍治下布须天,另一个就是造化之灵所造那处现世,不过是二选其一而已,

    张衍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神意在布须天内检视了起来,这里完全是受他所掌制的,若此气躲入这里,不可能不被他发现,他转了一圈下来,并没有任何发现,便道:“不在此中。”

    两位祖师望向那处造化之灵重筑的现世,既然布须天内无有,那么只可能是落在这里了。

    曜汉老祖道:“这现世是由造化之气变化生成的,此气本身还能躲入进去么?”

    张衍道:“此是有可能的。”

    他手中就持有造化之气,虽因为此物与造化精蕴属于同一个层次,他也无法尽解其中玄妙,可也能推断出一个大概,

    造化之气不管躲在哪里,都与所躲藏的地界没有直接交集,其在变化过后,未得终了之前,只介于存与不存之间,所以此气与其所在之地并不是同在一处的,只能说那处所在只是找寻此气的标记或是入口。

    何况只有这现世走向终了,此气才会显现出来,所以这两者不存在什么矛盾。

    鸿翮祖师道:“此气尽管可能落在此间,可又如何证明?”

    推断是推断,可没有真正找到,终究还是无法确定的,况且唯有知悉此气之所在,才能将之收取过来。

    张衍考虑片刻,道:“稍作等待,或便能有所见。”

    他们伟力无法进入那处现世,可是道传在那里传播之后,自能由此观望世内情形,只要见到有独立于此世之外的空洞存在,那就能证明那造化之气躲藏此间。

    曜汉祖师这时道:“玄元道友,以你所见,此气这回没有落在虚寂之内,是偶然变化,还是我等作为所致?”

    张衍言道:“此非是偶然,是那造化之气为避免己身再度暴露,故才如此。”

    准确的说,在第一缕气机被拿走之后,为避免自身重蹈覆辙,所以不再藏身虚寂之内,而是去了别处。这等做法不是出于造化之气的意愿,此气也不存在这些东西,而是其遵循着某种变化之机而动。

    现在能藏身的就这么几处,他相信要是再将这缕造化之气找出来,若再有造化之气,那么下一次很可能就会出现在布须天内了。

    曜汉祖师言道:“本来以为仅凭棋盘之上得对弈就可拿捏对手了,未想造化之灵凭借手中造化之气,却是又扳回了些许局面。”

    鸿翮祖师也是深以为然,方才他们这一边连取数门道法,又得造化精蕴之地,明明已是占得较大优势,下一步就可设法将造化之灵从棋盘之上逼退下去了,可偏偏却卡在了此处,现在他们必须先解决造化之气,然后才能做得此事了。

    张衍笑了一笑,道:“此气被我等提前撞见,这实则是桩好事,纵然眼前有些棘手,可至多不过拖延一下战局而已,并无法左右成败。”

    造化之灵使动造化之气时,其正处于被动之时,所以他们可以从容不迫的去解决,若不如此,而是在紧要关头用了出来,那给他们造成的麻烦绝对不止这么一点。

    就在这时,他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感应,知是自己道传已是在此世之中有了根基,目光一聚,再度朝着那现世望去。

    开始观去时与之前没有什么不同,可随着他心神凝聚,很快就见得此中有一处空洞存在,这证实了第二缕造化之气的确沉浸于此。

    他言道:“两位道友,我已望见那缕造化之气所在,要是我辈道传能在此世之中取得胜势,坏去这处现世,那就可试着收取此气。”

    他知道,虽是三人道传已是在那处现世的界域之中蔓延开来,可开始并没有什么优势。

    这里生灵并不会一上来就获得完整的修炼方法,只是朝着他们所指点出来的方向努力更易去到上层罢了。

    这便需要无数代人前赴后继的尝试,其中须有人达到高深境界之后,才会使得更多人朝着这个方向迈进。

    若是始终不曾有人沿此途达到上境,那就有可能令后来人望而却步。

    好在他之道传乃是演教之法,修道人在践行道心道行的同时就不会自觉把道法传递去诸天万界,使得更多人得享此法,而亿万人中,终究是会有一二俊秀的。

    而鸿翮、曜汉两位祖师所传道法虽也上乘,可只有契合他们道法之人才能脱颖而出,这里能得道之人就相对少了许多。

    可天机变转没有一定之规,即便是此道传的人再少,率先走到最后的人也有可能自此中出现,故也同样值得重视。

    随着这现世之中修习三人道传的生灵陆续去到高深境地,他们也是可以借此略略感应到此世之中的一些情形了。

    他们发现,造化之灵与他们不同,没有丝毫主动向诸天万界传递道法的意思,下层生灵如何思,又如何做,似完全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关注重点始终是在那性灵转世之身一人身上,一直在推动其往上层境界行进。

    只是那性灵虽是早早入世,可是修道之路并不十分顺利,这正是因为其人受到了那劫力的影响。

    张衍对于此世之中倾加的劫力,使得这里修道之辈在修道途中所遇到的难关极多,其中最为难过的关隘乃是心劫。

    那性灵转世之身不知胜过寻常生灵多少,稍解道法,就能扶摇直上,可是心劫一出,却是令其必须在心境之上过关,这就将其与诸多生灵拉到了同一水准之上。

    而其心境越是圆满,则越有可能觉悟自身,所以造化之灵若无法从源头上掐灭劫力,那么只能设法压制性灵觉悟,可其若是这么做,就会导致那性灵修持速度放缓。

    只是随着诸天万界轮转,世事演进,无数修道人在向上境登攀时,也是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好在诸天万界之中不知有多少得了他们道传之人,尽管有许多人被天地劫数和心障所阻碍,导致道途坎坷,可同样有许多俊秀杰出之辈因此超脱出来,此辈虽没有那性灵进境来得快,可也并没有甩开多少。

    其实造化之灵若是将所有生灵都是从世上抹去了,那么一切问题都可以解决了,可实际上其人做不到此事。

    首先因为那劫力之故,他只能维持自身不堕而已,伟力超出一定限度,就会被逐退了回去。再则以其能对抗所有人道大德的能为,委实太过高上渺远了,伟力一旦沉去寻常诸天万界之中,就需要他将自身层次降低,否则轻易展动伟力,就会导致诸天破散。

    要知现世自有一套运转规序,诸天万界是其中的根本,若是被他伟力破散了,这处现世不见得会崩毁,可一定会走向消亡,这就无疑是自毁根基了,所以其人只能对此放任不管。

    而在双方等待之中,这一局结果很快出现了。

    张衍目光微闪一下,他能感觉到,尽管之前做了很多阻碍搅扰,可对面主场之利终究优势太大,在造化之灵推动之下,最终是那性灵先一步踏上了真阳层次。

    曜汉祖师神情微沉,道:“还是让造化之灵抢先了一步,下来我辈道传必受打压,此处现世漏洞或可能就让其人给填补上了。”

    张衍凝望着那现世,道:“不到最后,还难知如何。”

    那性灵在成就真阳之后,就开始镇压诸宇,并且令万世万物往有利于其人的方向偏移着,久而久之,就会有更多崇奉造化之灵道传的人冒了出来,优势也会越来越大。

    可一如他此前所预料的那样,演教道传的优势在此体现了出来,在其法力无法触及到的地方,仍有无数修道人存在着,他们仍是在向上奋力攀登着,所以这里真正胜负还没有决出。

    …………

    …………( 大道争锋 http://www.1bzw.org/2_2371/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