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道神 > 第二卷 大罗风云 第277章 夜暗夜朱雀斩
    “我看你是在找死!”厉元逵气得火冒三丈,双眉倒竖,厉声道,“既然你非要护着他,那我就先杀你,再杀他!”

    金牌杀手代表的是夺命楼的颜面,没有把握的事情,厉元逵基本不做。施展风沙漫天对付剑魔的时候,厉元逵信心十足,可惜,他失算了,剑魔没死。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其实这很正常,谁能保证自己次次成功?就凭剑魔刚才的表现,换成古妄或者姬白凌,还不是一样失败?

    独孤景的深浅,瞒不过厉元逵的眼睛,他能看得出来,独孤景是五殿圣王,比他多一座圣殿。不过,厉元逵依旧信心十足,毕竟他圣王境后期的时候,就刺杀过五殿圣王,而且成功了。

    “口气不小,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杀我。”

    厉元逵的话,明显引起了独孤景的不满。独孤景祭出的圣殿仿佛五尊强大的战神,怒视着厉元逵,古老的青铜战戈在他手上,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锋芒。

    独孤景的兵器,是他祖父传给他的,说来也怪,他天尊境的时候,这杆青铜战戈是天品兵器,等他突破到圣王境,这杆青铜战戈又变成了圣品兵器。不知道他以后突破到道君境,这杆青铜战戈会不会再度晋升为道器。

    “暗夜朱雀斩!”

    厉元逵没给独孤景先手的机会,独孤景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提前发动了攻击。对付五殿圣王,他没必要讲什么规矩,怎么赢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赢。更何况,他和独孤景还是生死之战,不是他死,就是独孤景亡。

    重重剑影,仿佛乌云般,遮天蔽日,这片天地在刹那间从白昼变成了黑夜,伸手不见五指。厉元逵的身影,更是早早在独孤景的眼前消失。

    他是杀手,正面交锋的话,对他不利。既然没有刺杀的环境,那他只能强行创造一个刺杀的环境。只有这样,才能将他的最大优势发挥出来。

    “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有些手段。”说到这里,独孤景的声音陡然变得尖锐了起来,“但是,你要以为这样就能杀我,未免太小看我了!”

    隐藏在暗处的独孤翔看向独孤景的眼神,满是赞赏,独孤景用的其实是音波攻击。只要厉元逵在独孤景附近,独孤景就能凭借这种音波攻击,发现厉元逵的位置。

    危急关头,独孤景的处理,堪称完美。虽然独孤景要比厉元逵多出一座圣殿,但是在敌暗我明的前提下,独孤景稍有不慎就会被厉元逵刺伤。

    可惜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和厉元逵比起来,独孤景的手段还是差了点。厉元逵在施展暗夜朱雀斩同时,利用道则凝聚出了一具假身。

    独孤景如愿以偿地发现了厉元逵的位置,问题是他发现了两个厉元逵。尽管他知道真正的厉元逵只有一个,但是,他不知道哪个厉元逵是真的,哪个厉元逵是假的。厉元逵和他的距离实在太近,以至于他根本来不及施展两次攻击。

    豆大的汗珠,顺着独孤景的脑门滑下,实在分不清真假的话,独孤景只能靠蒙。蒙对了,独孤景固然可以挡住厉元逵的攻击,可是一旦蒙错了,独孤景肯定会被厉元逵施展的剑法所伤。

    “师弟输的不冤,夺命楼的金牌杀手果然名不虚传。”

    即便是以独孤翔的眼力,也分辨不出那两个厉元逵的真假。可笑的是,他刚才还在心里嘲笑厉元逵,认为厉元逵这个金牌杀手名不副实。

    现在看来,不是厉元逵没本事,而是剑魔太有本事。厉元逵施展暗夜朱雀斩都能赢独孤景,要是换成风沙漫天,独孤景该输的多惨?

    “他是什么时候将暗夜朱雀斩练到这种境界的?”

    古妄心里对厉元逵充满了警惕,厉元逵不光偷偷练成了风沙漫天那样的杀手锏,而且还将暗夜朱雀斩的威能提升了好几个层次。

    刚才厉元逵和他交手的时候,怎么不用暗夜朱雀斩?是没来得及用,还是故意藏拙?厉元逵瞒着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姬白凌远远地望着厉元逵,喃喃自语道,“我得施展什么武学,才能破掉他的这门剑法?”

    只要古妄和厉元逵不死,她和古妄以及厉元逵的争斗就不会停止。厉元逵能对独孤景施展暗夜朱雀斩,自然也能对她施展暗夜朱雀斩。若是想不到破解暗夜朱雀斩的办法,她以后遇到厉元逵只能绕着走。

    “唳!”

    嘹亮的声音,仿佛能够穿透在场所有武者的耳膜,刺耳至极。紧接着,两个厉元逵同时刺出了他们手中的圣品战剑,直到这个时候,独孤景依旧分不出谁真谁假。

    厉元逵的造假手段,堪称滴水不漏,无懈可击。汹涌的火海,淹没了独孤景的五座圣殿,耀眼的火光,照亮了这片天地。两只庞大的朱雀,双翅展开,其翼若垂天之云,笼罩四野。

    “你左边的是假身,右边的才是真身!”

    千钧一发之际,是剑魔出声提醒的独孤景。厉元逵利用道则凝聚而成的假身,可以瞒过其他武者的眼睛,但是瞒不过剑魔的至尊黄金瞳。

    独孤景没有半点犹豫,当即挥动青铜战戈,劈向了右边的厉元逵。他既不知道刚才那句话是谁说的,也不知道提醒他的武者到底可不可信,时间紧迫,他根本来不及考虑这些。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剑魔那种不容置疑的语气,给了独孤景极大的自信。此时此刻,独孤景对剑魔的信任程度,甚至超过了独孤翔。

    古老的青铜战戈在独孤景的手上,仿佛变成了一条青色巨龙,横冲直撞,无无畏无惧。独孤世家的传承确实比不上夺命楼,可是,拥有五座圣殿的独孤景施展起圣品武学来,丝毫不比厉元逵施展的圣品武学差。

    “该死!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厉元逵对自己的暗夜朱雀斩很有信心,如果是独孤景自己识破的真假,他勉强可以接受,毕竟独孤景好歹是五殿圣王。

    可是,剑魔一个小小的天尊,凭什么识破他的真身和假身?难道他的暗夜朱雀斩就那么烂?( 道神 http://www.1bzw.org/2_2108/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