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艳娇龙欲 > 第157要关心时事
    再给自己的女人们都打了电话之后,洪天龙又接到了陈飞的电话。

    “龙哥,中午给你打电话你关机周福海今天中午给我打了个电话”

    陈飞笑着说周福海打电话给自己,是说怀疑洪天龙拍了他一下,让他昨晚和今天早上下身一直没有反应,甚至周福海还吃了些壮阳药,但只是硬了一下之后,马上就软了。

    洪天龙笑着对陈飞说,周福海的小鸟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以后周福海的小鸟会越来越小,直到缩阳入腹。

    陈飞也回应着说周福海有事跟洪天龙没有关系,不过周福海说了要是他的下身有事,就要赖到洪天龙和青龙集团头上,所以陈飞才打电话洪天龙。

    洪天龙笑道:“陈飞,你害怕什么啊?要是周福海敢真的对你们青龙集团怎么样,他父亲的省长位子也会不保的,所以你根本不用害怕他的威胁!”

    “可是,龙哥,我担心你有事不,不,是你家的那些大嫂们有事万一周福海要威胁你,他可能会找大嫂们麻烦!”

    陈飞的话提醒了洪天龙,现在自己不是在盛文了,在蓉城自己的实力还很薄弱,官方又没有人,不然自己想批块地怎么会批不下来?

    “陈飞啊,看来这些天你们青龙集团要帮我照看好我的女人们了等我找了女保镖和女司机之后,那时候我就不麻烦你们了!”洪天龙缓缓而又郑重的说道。

    “是的,龙哥,其实我昨天中午已经派了几车人在你的别墅附近保护了你现在应该还没回家吧?”

    “嗯,那就多谢了!”洪天龙冷笑道:“陈飞,你告诉周福海,要是敢动我女人和我女人的家人一根汗毛,我会让他和他父亲生不如死!”

    “是!”陈飞说完这话之后,又打电话给了周福海。

    周福海此时正在努力的拨弄着自己的小鸟希望它能坚强长大,可惜无论怎样都不行。

    看着被迷昏的一名天府大学的女校花,就那样被自己脱光了放在床上,周福海越看越心烦。

    现在的女人怎么越来越不知道防备了?是智商变低了?

    一听到本公子亮出省长大公子招牌,就跟着自己进了酒吧,喝了两杯之后,就被自己轻易迷昏?

    大概已经是被很多人、干过了吧?

    陈飞的电话又打来了,周福海马上接通:“喂,飞兄弟啊?洪天龙怎么说?”

    “周公子,龙哥说”陈飞将洪天龙的原话说了出来。

    “他,他敢!”周福海怒道:“他算什么东西,竟敢要我和我爸生不如死?我要不是被他暗算,会怕他?”

    “呵呵,周公子,也许你不清楚龙哥可是沈副总理的干儿子!”

    陈飞知道这事也是陈青龙对他说的,而陈青龙知道的则是王山虎说的。

    而王山虎也没有亲眼看到洪天龙喊沈万宁为干爹,毕竟他还不够格。但是盛文县的几个副县长看到听到了,而且现在盛文县的百里香餐饮公司办公室里,还挂着沈万宁的题字!

    “沈副总理?哪个沈副总理?”周福海一惊。

    “我也不清楚,很多年没看新闻联播了!”

    陈飞听到周福海惊讶的声音,心中也很解气,自己这些年被他像狗一般使唤,现在也算是扬眉吐气了!

    “还有,我听说原来做过总参谋长和蓉城军区司令的那位五星上将,是他的爷爷!”陈飞又扔出了一颗重磅炸弹。

    “啊?还有这事?”周福海再次一惊,他随即缓缓了,放低了语气:“飞兄弟,这话属实吗?”

    “我也不知道对了,周公子,你说周省长会不会知道一些?”陈飞差点笑出声。

    “嗯,一会儿我再打电话给你飞兄弟,可别关机啊说实话,飞兄弟,我一直把你当作我最亲的兄弟看待”

    周福海还没说完,陈飞竟然挂了电话。

    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周福海忍住怒火,打电话给了自己的父亲。

    现在已经快到夜里十点,也不知道父亲睡了没有?

    周世雄没睡,他现在正在城郊的一个温泉山庄内,跟自己的四个情妇在人工温泉池里泡澡。

    他的三个情妇,一个五十多岁徐娘半老,一个三十多岁成熟妩媚,还有一对十六七岁的双胞胎。

    而这四人的关系则是母女、母女和姐妹关系!

    周世雄可是艳福不浅啊,竟然让祖孙三代陪着他这个六十多岁的老男人,要不是因为他有权势,有几个女人会愿意这样?

    电话不知响了多久,周世雄一直没有接。

    周福海马上就明白了自己的父亲在哪,他叫李果开车去了自己名下的城郊庄园,而后来到了温泉池边。

    面对起身披着浴巾的父亲,周福海可不敢看那还在温泉里泡澡的四个女人。就算是父亲不在,他来了这里,也不敢找这祖孙三代玩。

    “什么事啊?”周世雄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周福海笑道:“爸,我问你个事?沈副总理是谁?做过总参谋长和蓉城军区司令的是谁?”

    “你不看新闻联播吗?我说过多少次了,年青人要关心政治!”

    听了周世雄的训话,周福海应道:“是,父亲说的对,我以后一定加强学习!”

    “嗯,他们是沈万宁和慕远征!”

    周世雄淡淡的问道:“福海,你不是不关心官场的事吗?怎么突然问起这些了?”

    “爸,那你认识一个叫洪天龙的人吗?”周福海又问道。

    “洪天龙?不认识!”周世雄说完之后,又回忆了下:“等等,我想想洪天龙,洪天龙对了,沈副总理回京城之前,在蓉城开了个会,提到了几次洪天龙,这个洪天龙好像是陪着沈副总理在西部高原考察了一个月!”

    “啊?爸,你没有记错?”周福海又问了句。

    “嗯,对!洪天龙!沈副总理当着省里很多人夸过他几次你问这干什么?”周世雄有了不祥的预感。

    “我,我,爸,我被他拍了一下,现在已经阳、痿了!”周福海哭着道。

    “啊?你怎么会认识他的?他好像是盛文县的人怎么会跟你?嗯?”周世雄又问起。

    “爸,我得罪他了我说要玩他的女人!”周福海将自己跟洪天龙之间发生的事,详尽的说了出来( 艳娇龙欲 http://www.1bzw.org/0_29/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