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小说 > 好色艳妇 > 第三百三十章 他有资格
    第三百三十章他有资格

    第三百三十章他有资格

    光头听得眉头直皱,几乎本能地感觉到了几分不安。毕竟,那天在青瓦厂,他光头可是亲眼见证过萧泽的审问能力。

    在他看来,虽然不明白萧泽到底使了什么办法审问,但他却也清楚,萧泽让那四个混混和王思雨主动供出自己绑架何韵儿的能力,着实非常诡异和效果斐然。

    所以,光头自然就会觉得,难道自己今天也会像那四个混混和王思雨一样,被萧泽给轻松bī得主动交代一切?

    随着念头闪过脑海,光头立即瞪了瞪眼,心底越发的催眠自己,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主动交代,绝对不能。

    “反正,刘思思和孟庆他们也没有证据,即便知道我犯的罪行,那也不能拿我怎样!哼!我他妈死活不说!”

    光头深深吸了口气,倒也微微打起了几分精神道:“你以为叫你一句泽哥,你就真的认为自己是泽哥啊?我告诉你,这公安局又不是你家开的,你还没有审问我的权利!”

    “那可不见得!”

    萧泽微微一笑,迅速回头看了刘思思和孟庆一眼。

    紧跟着,刘思思立即拿出一张来自她父亲刘书记的亲笔书函,直接在光头的眼前晃了晃:“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刘书记的授权书!他就是有这个审问你的资格!而你,所说的一切都将会在法庭上生效!”

    “……”

    看着那来自市里一把手的亲笔书函和古风印章,光头可谓立即张了张嘴,猛然倒抽了一口凉气,并且非常不敢置信地瞪着萧泽:“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终结者,你信不信?”

    萧泽哈哈大笑一声,迅速在刘思思收起授权书退后的瞬间,直接将光头从那干硬的木板小床拽起,然后甩向不远处的冰冷板凳:“给我老实坐好了!要不然有你好受!”

    “……”

    光头被甩得身体直接撞在墙上,只觉全身一痛,胸口发闷不已。

    可是,他却深深明白,萧泽跟刘思思和孟庆这种正牌警察不一样。如果,他敢那么继续嚣张到底,那么他有理由相信,萧泽一定会对他使用些许暴力。

    回想起那天在青瓦厂的情景,光头只觉浑身都有些发凉,似乎被打的地方仍然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于是,光头在撞墙之后也只能乖乖爬起来,一步步走去那冰冷板凳坐好。

    “这就对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是老实交代!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怀有侥幸心理!”

    萧泽在孟庆递来的一张真皮办公转椅坐下,优雅翘着二郎腿的同时,手中也端着刘思思递来的一杯铁观音。稍稍抿了一口,他只觉香甜四溢,身心舒畅。

    见此情形,光头抿了抿那干燥嘴唇,这才意识到自己整整一天都没有喝过一口水,于是强烈要求道:“我要喝茶,跟他一样的!”

    “你就做梦吧!”刘思思直接在走廊的饮水机里,迅速接了半杯冷水,俏丽容颜冷冰冰地杵在他面前。

    “靠!有没有搞错啊?”

    光头气得差点吐血:“你们……你们这些警察搞特殊待遇!他他他……他萧泽坐真皮转椅,我就坐冰冷板凳。他喝铁观音,我就只能喝冷矿泉!你们……”

    “不服吗?”刘思思立即拿电棍在桌上敲了一下,“他是守法公民,而你是犯罪分子!这就是差距!”

    “……”

    光头无言以对,却也只能碍于太口渴的缘故,迅速把那半杯冰冷的矿泉水喝掉,跟着才与萧泽道:“你问吧,我那天除了绑架你同学之外,其他事情根本没有做过。”

    “呵,这可不是你说了就算!”

    萧泽微微一指光头,嘴角冷笑道:“你偷盗,抢劫,走sī,绑架,谋杀,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干过!没有哪一件我们是不知道的!”

    “切!证据呢?拿出你的证据再说!”光头哼了哼道,“没有证据的话,你就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会告你污蔑!”

    “要证据啊?其实我就是证据!”

    萧泽一边喝着铁观音,一边慢条斯理道:“我亲眼看见,你在半年前通过青瓦厂的便利,偷偷走sī过各种豪华轿车,同时也收了很多被偷来的黑车,然后进行改装后贩卖掉!”

    “哈哈哈哈,你就编吧!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生意人!”光头仰头大笑,言语间充满了嘲讽和不屑。

    然而,萧泽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直接瞪了瞪眼。

    “半年前的一个雨天,在你接到小弟的电话之后,你就赶往了本市的明珠码头接货!就在当天晚上,你一共接到了20辆宝马,并且命人送往了离那不远的一处废弃货舱。再然后,你就因为太过紧张害怕,于是约了一名夜总会小姐在青瓦厂里过夜,想要发泄这番紧张!”

    “而且,让我印象最最深刻的是,你当晚害怕那20辆走sī宝马被警察查到,所以根本就冲动不起来,并且被那夜总会小姐骂了整整十句的阳痿!到底对还是不对?或者说,你要我更详细和具体的描述一下过程?”

    “你……撒谎!”

    光头心底暗暗“咯噔”一声,只觉浑身忽地有些毛病骨悚然。

    因为,他走sī宝马的事情被警察听说,其实并不觉得奇怪。可最最关键的,是他当晚在青瓦厂内和那夜总会小姐的事情,根本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在光头觉得,那夜总会小姐根本不敢抖露自己的糗事。而他自己,也根本没有醉酒说过胡话,或者跟其他人讲过这件事情。

    然而,此刻的萧泽,居然连自己被那夜总会小姐骂了整整十句的阳痿,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他不会真的亲眼所见吧?我记得那天晚上,青瓦厂内的房间根本没有监控装置,房间里面就两个人!他怎么会知道得这般清楚?”

    念头闪了闪,光头虽然感觉到了难以置信,可却仍然不认为萧泽亲眼所见。他只当,是那夜总会小姐不小心抖露了自己的糗事。( 好色艳妇 http://www.1bzw.org/0_24/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