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绑住你腿脚 只能淫叫动不了
    狗犊子七喜意在虐待柳青青,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理应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一些代价,那粗壮硬挺的东西一下子顶入了柳青青的喉咙里,直触碰到扁桃体,往出抽的时候带出了一些粘稠的唾液。柳青青痛苦的表情让七喜的心里满足感极强,东西抽出来时柳青青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发觉东西又一次进入了自己的深喉之处。

    世界上除了狗犊子七喜,可能没有人会虐待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但越漂亮蛇蝎女人,她的心肠就会越歹毒,只不过那漂亮的外面,总会让分泌雄性激素的男人产生错觉,而变得心软。

    “江小贝,在哪!”东西上沾满了柳青青透明的唾液,柳青青大力的咳嗽着,摇着头道:“七喜,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信不信我杀了你!”狗犊子七喜狰狞的望着柳青青,他认为,如果柳青青依然不说出江小贝的下落,那么柳青青就真的有可能不知道江小贝在哪!

    脱离了狗犊子七喜的束缚,柳青青跪在床上拼命的磕着头,脸颊上的眼泪已经形成了干涸的印痕,她拼命的磕着头,带起胸前肉团一阵颤动,“七喜,我。。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瞑”

    站在地上的七喜,拨弄了几下自己的东西,他拿着红纱巾把柳青青朝床沿拽了拽,柳青青慢慢的爬了过来,伸出一根手勾着柳青青的下颚抬起了那张美丽的脸,狗犊子七喜笑了笑,“不知道,就算了!”

    手握着自己的粗长的东西慢慢的移到柳青青的嘴边,当柳青青再一次看到狗犊子七喜又要把东西塞进自己的嘴里时,脸上出现的是一副惊恐的表情。“七喜,不要,不要在虐待我了好吗!”

    狗犊子七喜玩的累了,也玩够了,看着柳青青脸上出现这种另自己十分满意的表情,将东西停在了柳青青的口边,另一只手摸了摸系在柳青青脖子上那可爱的蝴蝶结,说道:“解开它!玩点新花样!琰”

    即使现在七喜放一个屁,柳青青都认为是命令,她迅速的解开了自己的红纱巾,如同献哈达一般,把红纱巾送到了七喜的面前,手里面攥着纱巾,狗犊子七喜拍了拍柳青青的脑袋说道,“真乖,躺下!”

    眼神里出现了猜测的情愫,柳青青不知道狗犊子七喜又要怎么折磨自己,此刻的她别无他路,只能祈祷着狗犊子七喜对自己能清点下手。

    欣赏般的看着眼前这一副能另男人把十足的兽欲全部卸掉的洁白身体,狗犊子七喜的手从柳青青的肉团表面一只滑到了水帘洞,撑了撑水帘洞边那两边不厚不薄的唇瓣感叹道:“多好的身体啊,可惜却承载着邪恶的思想!”

    红纱巾绕过了柳青青的腿关节用力的抬起,示意着柳青青将双臂伸过来后将柳青青的手脚绑在了一起,狗犊子七喜系了一个越挣越紧的猪蹄扣,将那在无法用手脚遮掩的水帘洞和后,庭,转到了自己的面前,“多乖的女人啊,如果你以前就像现在一样听我的话就好了!

    “七喜,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柳青青一直不停的请求着。

    “哎!晚了!”狗犊子说完,拿着了柳青青扔在床边调成振动的手机,按完了振动键之后,将长方型的手机竖着塞进了柳青青的水帘洞里。

    “七喜,不要,啊!”柳青青的水帘洞已经被七喜的拳头扩开了,长方形的手机塞进她的水帘洞里视乎并不那么困难,将手机完全塞进了柳青青的水帘洞里,狗犊子七喜拉了拉挂着挂件的线淫笑道:“这一次,我也该让你爽爽了!”

    “嗡嗡”

    手机震动下的柳青青,脸上不受控制的出现了一抹红晕,她扭动着自己的雪白屁股,狗犊子七喜不知道她现在是快乐还是痛苦。

    沾满了唾液的东西依然湿润,七喜拿了个枕头垫在了柳青青的臀下,对着被捆绑的柳青青微微的笑了笑,“给我装出非常爽的表情!”

    他说完之后,将自己的东西用力一顶,顶入了柳青青的后,庭里。

    震动的手机,拼命抽查后庭的东西,让柳青青脸上出现了一种芥蒂与痛苦和快乐之间的表情,狗犊子七喜用力的掰着柳青青的臀瓣拼命的释放着内心对柳青青的不满,

    被捆绑住的柳青青再也无法挣扎,她无论下体是疼是爽,都只能喊着,“舒服,舒服!”

    一次次大力的撞击,代表了狗犊子七喜对命运的反抗,对仇人的憎恨,这个从不与人正面交锋的狗犊子却用另一种方式对付每一个敌人。

    随着时间的前进狗犊子七喜东西里大股大股的液体喷进了柳青青的后,庭里,速度在加快时柳青青疯狂的叫喊让狗犊子七喜觉着自己的耳膜都快被震碎了。

    长长的舒缓了一口气,狗犊子七喜说了一句真爽之后将自己的东西拿了出来,将床面上的柳青青的身体一转,把自己的东西塞进柳青青的口里让她帮忙清洗着。

    柳青青把自己的舔舐干净后,狗犊子七喜穿好了衣服,手脚被捆绑的柳青青依然躺在床上,水帘洞里还在一直震动的手机另她不时的轻声低吟。

    “七。。七喜。。你会放了我吗!”柳青青终于压制不住心里的想探求的答案了。

    狗犊子七喜笑了笑,拉开了门,冲着走廊里面喊道:“出来吧,早就知道你们跟着我了!”

    回音回荡在狭长的走廊里,喊完之后,七喜开着门回到了屋子里,又坐在凳子上。

    门口,突然出现了三个人影,狗犊子七喜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的稀奇,为首的一个男人脸上印着蝎子纹身,他对着七喜微微一笑道:“狗犊子,不简单啊,竟然知道我们的存在!”

    七喜不屑的摇了摇头道:“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把我放出来而不找人监视我,我用屁股想想也会想到!”

    站起身来到了蝎子身边,狗犊子七喜指了指捆绑住的柳青青附耳对蝎子说道:“麻烦你帮我把她处理一下!至于关在男子监狱还是女子监狱我不管,只要她不出现在外面就好!”

    蝎子笑了笑看着七喜道:“你觉着,我凭什么帮你?”

    “就凭那个把自己关在监狱里的变态典狱长,他对我的人生经历有了兴趣,所以他才肯把我放出来,说是让我帮他找几个像我这种可以让他动容产生乐趣的罪犯,其实他从唐少嘴里听到我的经历后,就是想看看,我要是出来到底能不能救了自己的爱女对不对!”狗犊子七喜何其聪明。

    “呵呵,不简单,对了一半。”蝎子摇了摇头。

    “无所谓,唐少来之前他也问过我要不要出狱,既然我说对一半,那另一半以后我还能想得出来,你先别告诉我答案!”七喜说道。

    蝎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别忘了把刚才我狂虐这个女人的精彩经过详细讲给典狱长听!”狗犊子七喜摆了摆手,欲要走出屋子。

    “七喜,你不觉着你现在就像是一个戏子,而他就像是一个观众一样看着你上演的每一出戏吗!”蝎子说了句。

    狗犊子七喜转过身摊了摊手,无所谓的笑了笑道:“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有了观众,我应该骄傲!”

    .....

    凌晨的寒风之中,一个有些佝偻的背影正行走着空无一人的光华乡大道上,或许在这一刻,他才能自由的呼吸一下光华乡的纯净空气,他相信蝎子等人会无声无息的将柳青青处理掉,因为那个变态的典狱长要看自己的故事,他要看,七喜就要利用他帮自己一些事情,狗犊子七喜,若没有这精明的头脑,可能早就死上一百八十次了。

    没有一丝年味的寒风,吹着自己单薄的衣衫,回过头接着月光看着自己后方两个悄悄跟踪自己身影的陌生人,狗犊子七喜突然加速朝前方跑去,身后两个身影加快了步伐追着七喜,他们依然是典狱长派来跟踪七喜的人。

    江北农场,一个听上去普通却是个诡异之地的地点,那里面关着被警方通缉,为求一线生机的亡命之徒,同样也关着自己的四个爱女,七喜不敢想四个爱女在那里的凄惨处境,他一想,眼前就会出现各种男人肆虐自己爱女的动作和画面,狗犊子七喜拼命的朝江北农场的方向跑着,他是个男人,他要想尽任何办法在那个到处都是野兽般悍人的江北农场,救出自己的爱女。( 乡野多娇 http://www.1bzw.org/0_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