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我干 你看 你看我怎么干
    乡野多娇,我干你看你看我怎么干

    人总有一时糊涂的时候,狗犊子七喜也不例外,这一次张少华玩的阴谋实在是太高深莫测了,如果身边没有鲁大师,没有黎多枝,就算七喜头脑再灵活,也不免会中了招数。ai悫鹉琻

    起身穿好了衣服,七喜又吻了吻熟睡的黎多枝,将茄子黄瓜装进塑料口袋里,狗犊子七喜一出门,直奔着鲁大师的药房去了。

    “给你的,晚上不用买菜了!”七喜把茄子,黄瓜,香蕉这些刚才用来弄黎多枝的蔬菜水果往鲁大师的办公桌上一扔,说道。

    “你个狗犊子,太抠门了,晚上我让你嫂子做上,请你喝一壶!”鲁大师说道。

    七喜坐在椅子上,双脚搭在办公桌上只摸着下巴,柳青青差点就得手要了自己的全部,狗犊子七喜正在想着怎么报复她一下龛。

    “咋地了?又合计什么坏事呢?”鲁大师看着七喜想主意的样子,继续问着。

    “鲁大师?我想对付一个女人,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想出点主意来?”七喜说道。

    一提到女人,鲁大师立马就来了精神,“咋地,漂亮不?多大岁数,用不用我帮你对付?区”

    “就是那个柳青青,你都已经见过了!”七喜说道。

    “靠,你想怎么对付她,别到头来没对付了她再把自己玩进去!”提到柳青青鲁大师一脸的不愤,这个女人心计颇深,第一次吃饭的时候鲁大师就已经看出来了。

    “我以后不会跟她走的太近了,最起码不会再因为她影响到我和其他人的关系!”七喜说道。

    “脑袋开窍了,知道她是张少华的奸细了?”鲁大师问道。

    轻轻的点了点头,七喜说道:“其实我真不愿意相信她是张少华的奸细,但我明白黎多枝还有你永远是为了我好的,如果因为一个女人,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我宁愿放弃这个女人!”

    鲁大师听后拍了拍手说道:“你这还算是说了句爷们话,不过看你这样,是不是对柳青青还下不了狠心?”

    七喜点了点头,默认了鲁大师的问话,虽然明白柳青青就是张少华派来对付自己的人,但是狗犊子七喜确实是不想相信这个事实。

    那晚在屋顶的偶遇,还有后来和柳青青发生的事情都历历在目,七喜虽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假的,却又感觉到那么的美好。

    “我看你这样子,好像不舍得对付她啊,狗犊子,你要是真不舍得就算了,回头让她把你所有的一切都骗走,你再后悔没有对付她,那多爽!”鲁大师说道。

    摊开的手指握成了拳头,狗犊子七喜咬了咬牙,如果他在对柳青青怀有一年善心的话,那鲁大师刚才说的话有可能就成真了,肩负着很多人期望的自己,无论现在遇到什么事情也要理智的处理事情,微微抬起头看了看鲁大师,七喜说道:“我舍得!”

    鲁大师笑了笑,他走到了七喜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七喜,其实你不用对付她,你应该做的就是要坚固你的心,你要是对她无动于衷,她自然成不了你任何的威胁,我现在就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听?”

    “啥办法?”七喜问道。

    拿出了一把小钥匙,打开了抽屉上的金黄小锁,鲁大师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白色塑料小瓶子,拿在手里朝狗犊子七喜嘿嘿一笑道:“知道这是啥不?”

    狗犊子七喜摇了摇头,“不知道,啥玩意?”

    “这是强力迷幻药,女人吃了之后,对外界的刺激仍然有正常的反应,但是会失去意志,药效发挥作用时,对女人做什么,女人都不会记得!”鲁大师猥琐的笑了笑。

    “我草,鲁大师,我他么让你管理药店,你他,妈的给我整这种药,你是不是干啥玩意都琢磨着怎么对付女人,这玩意是禁药,你是不是想让药店早早关门?”七喜骂道。

    “草,你别急啊,这种药我只有一瓶,哪舍得卖,要不是我跟销售商关系搞的好,你以为人家会送给我这药吗,这药可贵着呢,听说是国外研究出来的新货!”鲁大师像摸宝贝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药瓶。

    鲁大师这么一说,狗犊子七喜不免对迷幻药也产生了兴趣,伸手抢过了药瓶倒出了一粒看了看,迷幻药的形状跟普通药片差不多,而且也是白颜色的只不过外面裹了一层糖衣,“这药

    真那么好使,你准备干吗?”

    “我准备让你找机会给柳青青吃了!”鲁大师说道。

    “然后呢?”七喜问道。

    “然后我干她,你看着,我干她的时候你只要忍住不心疼,那这个女人以后就不会对你有威胁了!”鲁大师说道。

    “那可不行,那是我的女人!”狗犊子七喜一听,连忙拒绝。

    “既然你还认为他是你的女人,那你以后就好自为之吧!”鲁大师一把抢过了心爱的药瓶。

    狗犊子七喜犹豫了一下,那亲眼看着别人玩弄自己爱女的场景实在是太虐心了,但如果自己连这点都办不到的话,恐怕随着与柳青青日后的慢慢接触,自己很有可能把持不住上了柳青青的圈套。

    如今的七喜,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柳青青了,爱一个人的时候,心情往往是矛盾的,因为总奢望着对方能为自己改变。

    “哎,黎多枝呦!命苦啊,摊上这么一个狗犊子!”鲁大师打开了抽屉,准备将药瓶放在里面。

    一只手抓住了鲁大师的手腕,狗犊子七喜抬起头看着鲁大师道:“鲁大师,你干吧,我看着!”

    鲁大师听后得意的笑了笑道:“这才对嘛,柳青青这个女人,即使能爱,你也别去爱!妈,逼的为了帮你还得牺牲我的身体,我先去洗个澡!”鲁大师表现出一副功德无量的样子。

    两个人临分开的时候,鲁大师给腊梅打了个电,话,为了不破坏计划,她让腊梅去找黎多枝留她在自己家住一宿,狗犊子七喜手里握着药片,往光华乡宿舍赶去。

    “主任,回来了?”七喜一进宿舍,柳青青热情的打着招呼。

    “啊!”狗犊子七喜有些惊呆着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柳青青,她戴了一个金黄色的假发,映衬着娇美洋气的脸蛋,上身穿著一件短背心,肚脐眼正好露在外面,一对挺拔的肉团裹在衣服里,在衣内挤出一条不深不浅的肉沟,下面穿了一条很短的白裙子,短到内裤几乎都要露出来了,两条修长白嫩的美腿裸露着,脚底穿了一双高跟凉鞋,支撑着她曼妙的身材。

    “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狗犊子七喜咽了咽口水。

    柳青青搂着七喜的腰,妩媚的脸上是一种带有风情的笑容,她指了指有些凌乱的床铺,“下午没事收拾衣服,在行李箱里找到了这件衣服,想想已经到了秋天要穿夏季衣服只能等到明年了,所以就拿出来试验试验喽!”千变娇娃柳青青,她的每一套衣服都有着不一样的风格。

    看着柳青青这副妖娆的样子,狗犊子七喜心里想着“鲁大师啊,鲁大师,你他娘的今天晚上要有福了,你干着,我还得看着,你这嗖主意要是不好使,我非扒了你的皮!”

    一股凉风从走廊里涌进了屋子,穿着单薄的柳青青被凉风激了一下打了个喷嚏,狗犊子七喜搂了搂柳青青,“上秋了,天气冷,你是不感冒了?”

    “恩,可能是吧,我去换件厚衣服!”柳青青说道。

    “哎,别啊!”狗犊子七喜一拉柳青青的手腕。

    媚眼再一次弯成了新月,柳青青说道:“主任,你想干嘛?”

    别想多了,狗犊子七喜给柳青青倒了一杯开水,掏出了手里的药片,正愁没理由让柳青青服下药片的他抓住了柳青青打喷嚏的这个机会。

    “单位发的,预防流感的,我给你留了一片!”狗犊子七喜说着,将药片和开水端到了柳青青面前。

    “主任,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柳青青搂着七喜的脖子亲了一口,而后毫不犹豫的将药片咽了下去,她只认为现在自己已经把七喜迷的神魂颠倒了,根本就没有想到七喜会用这个办法整她。

    “股权的事情,主任你想好了吗!”柳青青服完药后,问道。

    “我再想想吧!”一想到柳青青一会就要让鲁大师玩了,狗犊子七喜一直抱着柳青青,双手摸着高高的翘臀。

    “好啦,主任,别抱我了,我去换衣服,听话!”有些冷意的柳青青,推了推七喜,挣脱了他的怀抱。

    那窈窕的身形在走到床前时候突然一晃,柳青青手捂着头部说道:“主。。主任。。我怎么有点晕!”( 乡野多娇 http://www.1bzw.org/0_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