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235幸福还有余温 激情已经上演
    幸福的余温还没有散尽,激情的序幕已经拉开,怀里抱着把初次给了自己的香芹,大而有力的狗爪子在那雪白的肉团上抓来抓去,两舌互相缠绕之时,终于再次被七喜爱抚的香芹发出了呜呜的声音,这种声音是一种激动,是一种释放,更是一种情感的体现。

    长吻过后,七喜将香芹抱在怀中,双手绕过他的腰肢,慢慢的解着香芹的腰带。

    “七喜,我永远是你的,三胖子都没碰过我!”被激情和幸福感环绕的香芹,再分不出心去想这个地点到底适合不适合干这种事情,清澈的眸子中现出一些迷离,她边说边仰着头亲吻着七喜的脖颈。

    都到了这个时候,狗犊子七喜那还有心听香芹的倾诉,嘴上一边敷衍着说着“宝贝,乖!”

    那已经把裤子解开的狗爪子一下子伸入了香芹的裤子内炱。

    隔着内裤用食指和中指在香芹的水帘洞两边来回的滑动,那早已经溢出水帘洞之外的爱人液体已经将内裤染湿了一大块,再次感觉男人爱抚的香芹,终于要释放有名无实婚姻的压抑,此刻的她一抹绯红挂在俏脸之上,双腿努力的叉开了最大的角度使得七喜摸起自己的水帘洞更加的方便,那玉口之中的七喜火热又温暖,狗犊子七喜感觉到香芹已经渐入佳境了,用手指在内裤的边缘轻轻一挑,便探入到了香芹的内裤之内。

    “七喜。。我现在就要好吗!”生理上的舒服感让香芹忘记了一切,若要是在平时,她是绝对不会在除了房间以外提出这种要求的。

    狗犊子七喜有些犹豫的左右看了看,毕竟现在不比从前任何一个不小心都会被人当成把柄攥到手里棱。

    “怎么,七喜你不愿意要我吗?”感觉道七喜有些犹豫,香芹手摸到了七喜的裤裆,隔着裤子揉捏着七喜的那个大东西。

    这狗犊子七喜怎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妈的,不管了!”七喜迅速的解着自己的裤子,香芹也站起身做好了大战前的准备。

    由于河边竟是一些河卵石大大小小的根本不平坦,最后二人拿着衣服裤子朝着小山坡上走去,来到了一颗成年男人腰身粗细的大树旁边,七喜示意着香芹手扶着大树。

    将那略显着有些生硬的腰肢向下按了一按,然后七喜用手将水帘洞边的水擦了一擦,拍了拍香芹那挺翘的小屁股七喜将自己已经崛起的东西一下子顶了进去。

    香芹的皮肤并没有因为生过孩子而松懈,狗犊子七喜身子将上半身趴在香芹的脊背上,两手在香芹小腹和肉团自己滑动,下面快速的抽动了起来。

    “呜呜!”

    在体验着香芹美体之时,七喜忽然听到了香芹在哭泣,有些诧异的将身子直了起来,七喜问道:“香芹,你怎么了,是因为这个姿势太累了吗!”

    “七喜,快。。要。。我,我好幸福!”香芹断断续续的说道。

    “啊!”搞清楚了香芹是为什么流泪,狗犊子七喜终于无所顾忌的又从新投入了进来。

    。。。。。

    一场大战过后,可成全了隐藏在草丛里的蚊子了,这蚊子叮的狗犊子七喜浑身发痒,传好了衣服之后,七喜跟猴子一样全身上下的挠来挠去。

    香芹看着狗犊子七喜滑稽的样子笑了笑,她虽然也被蚊子叮了几个包,但还是忍着自己的痒,帮七喜挠着皮肤,由此可见,这香芹是多么的乖巧懂事。

    两个人手牵着手,犹如一对初恋的情侣朝着向阳村走去,刚从山坡上翻下马路,七喜便看到了不远处一片灯火通明。

    “那是哪?”狗犊子七喜指着灯火通明的地方问了一句。

    香芹笑了笑道:“那是你为向阳村村民盖的楼房呢,王凤龙为了赶进度,将工人分成了两拨,白天一拨晚上一拨,再加上平日里有村民们帮着忙,再过不久,楼房就要盖好了!”

    “哦!”狗犊子七喜十分有成就感的点了点头,毕竟这向阳村的楼房是他的杰作。

    想着自己的头号敌人张少华如同鬼魅般的纠缠自己,七喜看了看满脸洋溢着幸福的香芹说道:“香芹,恐怕我需要把你送走了!”

    香芹的脸突然变色,她有些愕然的看了看七喜,“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送走?”

    “还不是因为张少华这个威胁,弄得我爹妈奔波,就连女人和孩子也不能长相厮守!”狗犊子七喜心里面默默的念叨着。

    七喜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如果实话实说了,他知道香芹是断然不能离开自己的,就像上一次自己与潘婷说了实话一样,女人想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是不会顾及到这些的。

    “我爹妈在外地,没人照顾,所以我想让你去,过一段时间我就把你们接回来好吗!”狗犊子七喜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理由了。

    香芹是一个孝顺懂事的女人,他听七喜现在有难处,虽有些不忍和七喜分开,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恩,七喜,我去照顾他们,不过你也要早点把我们接回来啊!”

    懂事的香芹让狗犊子七喜有些愧疚,但是为了这对母女的安全,他不得不说这个善意的谎言。

    。。。。

    估摸着黎多枝在那边安顿好了应该给自己来信了,狗犊子七喜先把香芹送回了娘家,而后自己连夜赶回了光华乡,第二天一早便来到乡政府的收发室,在一沓子无人领取的信件中找到了黎多枝给自己的信。

    “马尔代夫,还真会挑好地方!”狗犊子七喜看了看邮寄地址。

    拆开了信七喜往下读了下去,大概内容就是所有人已经安顿好,切勿挂念之类的话,最下面一行还有一串联系电,话。

    狗犊子七喜要的就是这联系方式,电,话好吗默记熟了之后,来到宝相好的小卖店,买了个打火机,将信封连同信一同烧掉了,他可不想让张少华知道自己的老巢在哪。

    “呦,七喜烧啥呢,这么神秘!”宝缕了缕睡了一晚上觉压乱的头发。

    狗犊子七喜看到宝之后心中有了一个想法,他对宝笑了笑道:“宝啊,想不想出去旅个游!”

    “旅游?去哪?”宝问道。

    “马尔代夫,我出钱,让你去!”狗犊子七喜说道。

    宝瞪着眼睛来到七喜面前,用手背贴了贴七喜的脑门然后诧异的说道:“这也没发烧啊,你这是咋地了?”

    七喜笑了笑道:“这次不是白让你去玩的,你还得帮我送两个人!”

    “我就知道你狗犊子七喜肯定是有目的的,说吧送谁?”宝猜的一点都没有错,狗犊子七喜确实有目的。

    狗犊子七喜将事情的原委跟宝说明了之后,又把黎多枝的联系方式给了宝,而后等着银行开门的时候给宝了一笔钱,写了张纸条让宝交给黎多枝,叫了台档次稍微高点的夏利出租车带着宝一同到了向阳村。

    按照当初跟香芹娘的约定,七喜又偷偷给了香芹娘十万块钱的好处费,嘱咐着香芹把所有的证件全部带齐之后,七喜抱着自己的亲生孩子一同坐上了返回光华乡的车。

    “眉清目秀的真好看!”七喜逗着自己孩子,一旁的香芹也是感觉十分的幸福,这正宗的三口之家终于凑到了一起,那甜蜜的气氛洋溢在整个车里。

    “该给咱儿子起个名字了吧!”一旁的香芹说道。

    狗犊子七喜抱着孩子,思考了一阵子说道:“这孩子的名字不能太高调,高调不好养,但也不能太平凡,平凡没人能记住,起个名还挺费劲的!”

    副驾驶上的宝一听回头笑道:“你起个名还这么多讲究,那按照你的说法,孩子叫叫乔不起得了,这名字不高调,也容易记!”

    这宝本来是想打趣七喜,但七喜听了之后却表现的异常兴奋,“乔不起?这名字好啊!就叫这个了!”

    宝看了看七喜兴奋的样子,从额头滑下了好几道黑线,他真不知道狗犊子七喜的想法怎么就那么歪。

    香芹一听狗犊子七喜要给孩子起这个名字连连摇着头说道:“那不行,这个名字多怪啊,咱们得换一个!”

    香芹说完,惹得宝和七喜哈哈大笑,七喜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孩子,那稚嫩的小手正在朝自己抓着,想到了儿子马上就要离开了,下次见面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狗犊子七喜想了想说道:“咱儿子就叫乔不思吧!”

    “这名字好!”香芹点了点头。

    。。。。。。

    望着载着香芹和乔不思的车渐渐远去,看着车内强忍着眼泪的香芹,狗犊子七喜的心又一次被刺痛了,父母,黎多枝,莉莉,邵杰,香芹,乔不思,这一个个对自己重要而又思念的名字在脑海之中盘旋着,那个手眼通天的张少华无时无刻的不再干扰着自己的生活,那一丝丝恨意随着自己的念头涌入脑海,狗犊子七喜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冷峻的笑容,“张少华,我一定要打败你!”( 乡野多娇 http://www.1bzw.org/0_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