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183最后一次 让我好好伺候你
    ?屋子内的空气有几分凝重,尚静文呆呆的坐在炕上,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正前方,七喜望着尚静文这副呆若木鸡的表情心中暗暗得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心理承受能力恐怕快要已经达到极限了。网

    “想什么呢!”七喜用手指碰了碰尚静文。

    “啊,没想什么!”无论尚静文的动作语气还有状态,都表现出了心虚。

    狡诈的七喜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尚静文越是这个样子就越表明尚静文已经开始按照自己的计划走了。

    夜晚,两个人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虽然二人已经成为夫妻了,但却还是一直分被而睡。这尚静文因为心里有事自然是睡不着觉,她在翻来覆去的同时,也听到七喜唉声叹气的声音腼。

    “七喜,你能睡着吗,睡不着咱俩唠会磕呗!”尚静文将自己的身子往七喜枕头边挪了挪,一股淡淡的沐浴露香味扑鼻而来。

    “唠什么唠,睡不着也得睡!明天还要配合民警抓凶手。”七喜翻了一个身,背朝着尚静文。七喜这种冷落自己的态度虽然心里早已接受了,但尚静文却依然不太习惯。

    举起手,有些怨意的拍打了一下七喜的后背,尚静文有些不快的说道:“睡觉还唉声叹气的!揍”

    “民警同志通过高科技侦查手段根据凶手的脚印深浅程度大概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身高体重,如果这名犯罪嫌疑人是向阳村人的话,恐怕我和村长都要受到牵连!”七喜说道。

    “是么,真有这么严重?”尚静文道。

    “当然,你想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犯罪分子轻则判个十年八年的重则枪毙我和老皮这两个村官没有管理好村里面的治安,没有掌握好村民的思想态度,当然要受到牵连了!”七喜说完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可不说,七喜的演技是十分高明的,他在说完这句话后,听尚静文不再说话,脸上露出了一个狡诈的笑容。

    安静的屋子,时间悄悄而过,听着屋子里挂钟“滴答,滴答”的发出声响,尚静文在碰了几下七喜,见七喜没有反应后,便悄悄的起床了。

    轻手轻脚的穿上了裤子和羽绒服,悄悄的推开了房门,夜色之中,一个娇巧的身影出现在了向阳村的大马路上,她狂奔而去的目的地正是里七喜家不远的大春家。

    经不起狗犊子七喜吓唬的尚静文心里承受能力早已经达到了极限,今天刚刚回来的她其实也不太了解向阳村所发生的事情。现在尚静文来找大春是抱有侥幸心里的,她唯一希望的是向阳村丢女人的事,不是大春做的。

    在自己要回城里办工作之前,尚静文曾找过大春,这个任由自己摆布的男人,成了尚静文对付狗犊子七喜身边女人的利器,她曾让大春想办法轰走七喜身边所有的女人,但却没有和大春说明到底要用什么办法,因为尚静文自己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在无奈之下,她只好逼着大春这么做,或许她认为只要这么一逼大春,他一定会想出好的办法来,但是尚静文的想法完全错误了,大春为了完成尚静文的心愿,竟然干起绑架的事情来,可能是由于心软,他并没有把黎多枝和叶南傲弄死,这也算是他的福气,如果二人之中有一个出事的话,就算七喜在向阳村有只手遮天的能力,也不会再去保大春平安了。

    犹如一只灵动的猫咪,尚静文顺着大春家那有些残破的木头栅栏钻进了院子,轻轻的敲了敲玻璃,在安静的夜晚中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屋子里有个男人低声问道:“谁?”

    尚静文没有直接回答,因为他了解,大春的家里还应该住着他的母亲,只不过自己并不知道他母亲到底住在东屋还是西屋。

    听到了屋子里有下地的声音,尚静文连忙躲在院子里水缸后面,在借着月光看清楚开门的人是大春之后,才站起身冲着大春摆了摆手。

    “尚静文?”见到有人故意露出了自己的身形,大春问道。

    “嘘,小点声!”尚静文有些着急的说道。

    李深早已经按照七喜的吩咐交代过大春,这爱尚静文爱到痴迷程度的大春见许久不见的尚静文来了,自然是十分的高兴。快步的跑到尚静文身边,拉起她那柔软的小手就往屋子里拽去,边拽边说道:“我娘睡着了,你来我屋。”

    两个人进了屋子悄悄的关上了灯,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臭袜子旧衣物,剩食物参杂在一起而形成的味道令尚静文讨厌的紧了紧鼻子。

    进了屋后,大春一把抱住尚静文的身体缓缓道:“尚静文,我想你!”

    努力的挣扎了两下,推开了大春,尚静文问道:“我让你对付那些可能跟七喜有关系的女人,这件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听到这句问话,大春拍了拍胸脯道:“放心,我都给绑了!”

    “什么?这件事情真的是你办的!”尚静文那一丝侥幸的心理被大春一句话烧的灰飞烟灭。

    “嗯,都绑了,恐怕过了今晚,他们也活不了了!”大春说道。

    洒进屋子里的月光,将尚静文的俏脸印的有些苍白,尚静文在听到这句话后,沉思片刻,脑子里终于想出了一个保全自己的可耻之计。

    轻轻的握住了大春的双手,拇指在大春手背上来回的摩擦着,尚静文声音变得似水般的温柔。

    “大春,自首吧!”

    “我自首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大春说道。

    “那我想问问你,你要是被公安抓住了,会对公安说,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帮我吗?”尚静文想到了七喜说过主谋人罪名更大的那句话,如今的尚静文只想把自己抖落出来,而唯一的方法就是哄骗大春不要将自己说出来。

    “会的,我会说的!”大春憨憨的说道。

    这句话出乎了尚静文的意料之外,她本以为受了诱骗的大春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自己,那美丽的双眼瞪的想弹珠一眼圆,尚静文诧异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我一想到你和七喜在一起,我心里就难受!”大春说道。

    “我这不是和你在一起吗?”尚静文握着大春的手,伸进了自己的羽绒服内,控制着大春的手揉搓着自己的肉蛋,她并没有放弃让大春独自自首的这个想法,她想和以前一样,再一次通过自己的肉体来控制大春的思想。

    “你。。你想了?”那只任由尚静文摆弄的大手抚摸着尚静文胸前的肉团,有过在医院那种公共场合与尚静文爱爱的体验,这次在家中,大春也并不太担心会被东屋的母亲发现。

    “嗯,我想你了,大春我想要!”尚静文的话语之中透露着柔弱缠绵,同时自己的身子也如同无骨一般的倒在了大春的怀里。

    大春将尚静文轻轻的抱在了炕上,他看不见此时尚静文是什么样的表情。

    将尚静文压在了身下,大春刚刚想亲吻尚静文的嘴唇时,却被尚静文用食指将二人唇部隔开“这次,我来!”

    尚静文一边亲吻着大春一边脱着大春的衣服,屋子里弥漫的难闻味道和大春身上那股汗臭已经令她有些作恶,但跟保全自己比起来,这点小小的牺牲根本不算什么。

    柔软的舌尖沾着湿湿的唾液顺着大春的喉结慢慢朝下移动着,玉舌划过,那留在肌肤上的冰凉感觉令大春微微的低吟着。

    “文。不要这样,我。我怕我会控制不住喊出来,被我娘听见!”

    “是吗,舒服吗!”微微抬起头,问了一句大春,尚静文舌尖在大春肚脐之处打转的同时开始解着大春的裤腰带。

    “嗯,舒服!”那肚脐之处传来丝丝麻麻的快感,令大春不断的低吟着。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把我供出去后,我会舒服吗!”尚静文把大春的裤子连同内裤拉到膝盖处后,有些委屈的含着大春的那根东西。

    “啊,可是,我这么做不全都是为了你么,如果。我被抓住。。我也不想让你留在狗犊子七喜身边!”大春咬着牙,若没有李深先前教他的一番话,恐怕不用尚静文这么对待自己,在前一刻尚静文动情般的抚摸着自己的手背时,自己就早已经投降了。

    尚静文的舌头来回在大春东西的尖部打着转,同时挤出来的两行热泪已经滴到了大春东西附近那浓密的毛发之间。

    感觉着水滴由温热瞬间变得冰冷,大春微微翘起头问道:“文,你哭了!”

    “嗯,大春你什么都别问了,我爱你,这最后一次就让我好好伺候你吧!”尚静文说道。

    大春有些心动了,这个憨厚的人在此刻有些分不清楚到底听李深的话有没有错,虽然李深已经将整个经过告诉了自己,并且也和自己说过民警已经走了,七喜将自己绑架黎多枝和叶南傲的事情拦下来了。但他感受着尚静文的虚情假意,真的有些不忍心让尚静文哭了。

    用手抚摸着正含着自己东西的尚静文的秀发,指尖不经意的触碰到尚静文脸颊未干的泪痕,大春慢慢说道:“文,我想告诉你件事!”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乡野多娇 http://www.1bzw.org/0_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