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182别慌
    ?一句语重情长的话语在良久之后也没有得到大春的回应,七喜坐在炕上,脚后跟磕着炕沿,看着缩在被窝里身体微微颤抖的大春长长的感叹着,七喜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这和自己最好的兄弟大春,竟然是凶手。网

    又拍了拍大春盖在身上的被子,七喜语气稳缓的说道:“大春,告诉我吧,为什么要这样做!”

    “七喜,什么都别问了!你别假惺惺的,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憨厚的话语之中,透露着让人寒心的语意。

    七喜听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着,若是他真的不在乎和大春的这份感情,在派出所民警来办案的时候,七喜就会将大春交出去了。

    “大春啊,你我王凤龙从小就是兄弟,虽然你有的时候脑袋反应慢,嘴说话也笨,但是我乔七喜几时亏待过你?几时戏弄过你?兄弟不管有什么好处,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你,你说我乔七喜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非要绑架我身边的女人?”七喜太了解大春的为人了,一个在绝情的时候只能无奈的选择自杀的人,若是没有别人出主意,他怎么可能想得到要通过这种绑架的手段来泄气,七喜故意没有提尚静文与他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想让大春受到言语相激后将实情说出来,狗犊子七喜太了解大春了腼。

    果然,在七喜说完这段话之后,大春将裹在身子的被子一掀,一咕噜坐了起来,满脸怨恨的对着七喜说道:“七喜,你能抢走我的媳妇,我怎么就不能绑架你的女人了?你现在知道,你和尚静文结婚那天我的心里面有多痛苦了吗!”

    “是不是,尚静文让你这么做的?”看着那张充满怨恨的脸,七喜直接问道。

    大春愣了愣,而后将头朝旁边一扭道:“不是!”说不是的时候,大春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斜下方不住的打着转揍。

    看着大春这副表情,七喜不用再往下问,就已经明白了,凭七喜从小到大对大春的了解,狗犊子七喜可以确认,这件事情一定和尚静文有关。

    慢慢站起了身,七喜对大春说了一句“兄弟保重!”之后,便离开了大春的家。

    七喜可以看得出来,如今的大春已经可以为尚静文成疯成魔了,他不想再去跟大春解释什么,因为七喜也明白,自己的千言万语,也胜不过尚静文的一句缠绵情话。

    出了门,狗犊子七喜蹲在了墙边,用手抓着凌乱的头发,脑海里拼了命的想着办法,“我到底该怎么做!”

    “七喜,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了有人问话,七喜抬起头,他看着身穿黑色牛仔裤,白色羽绒服,手里面拎着一个大皮箱的尚静文微微一笑道:“你回来了!”

    “嗯,医院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我回来了你高兴不高兴!”尚静文露出了美丽的笑脸。

    “呵呵,高兴!”七喜站起身,接过了尚静文的大皮箱,和尚静文一起朝着自己家走去。

    “你为什么在大春家的门口蹲着?”见七喜与自己并肩走着,并没有说一句话,尚静文问道。

    看了看那张有些不安但是还要装出十分自然的脸,七喜笑了笑道:“没什么,恰巧走到哪里,恰巧有些累了!”

    “哦!”

    两个人步行来到了家门口,七喜敲了敲门,七喜娘隔着门缝看到尚静文回来了,慌忙的打开了门一把将尚静文拽到了门里说道:“小文你可回来了,这阵子可不要乱走!”

    “怎么?为什么?”尚静文有些疑惑的看着七喜娘。

    “不知道,今天村长带着两个公安来了,就为调查这事呢!”七喜娘道。

    听到了这句话,尚静文那清亮的眸子里多出了些许的不安,狗犊子七喜看着那双不安的眼睛,心里面更加的确定了一些事情。

    三人回到了屋子内,放下了尚静文所带的行李,七喜娘问着七喜:“七喜,你昨天干啥去了,为啥一晚上也没回来?”

    七喜听后回答道:“昨天我和李深他们蹲坑,抓凶手去了!”

    “抓到没?”在七喜和七喜娘谈话之时,尚静文突然问了一句,而后她像是有点反应过来什么一样,慢慢说道:“这样的人必须抓住,太可恶了绑架妇女?”

    “什么人?”七喜看着那张强装镇定的脸孔问道。七喜和七喜娘对话当中并没有体现出到底说的是什么事情,这尚静文一开口就说出了绑架的事情破绽大露,尚静文话语刚落,七喜便问了一句。

    “额。。哦,走到村口的时候听见王妮子和李嫂谈起这事,随便听了点!”尚静文解释道。

    狗犊子七喜听后心里面这个气啊,他心想道:“尚静文啊,尚静文,你想说谎你就说谎被,但你这慌说的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虽然黎多枝和叶南傲已经回来了,但是这个消息还没有散开,现在整个村子都人心惶惶的,家家白日闭户,她王妮子和李嫂咋就有天大个胆,敢在村口议论这事。

    尚静文看出了七喜的狐疑,忙忙有解释着,“对,还有老王家二媳妇!”

    七喜笑了笑拍了拍尚静文的肩膀说道:“行,现在凶手还没抓到,咱不管别人,你好好在家呆着,别被人掳了去!等抓到凶手了,你愿意去哪溜达就去哪溜达。”

    这种突然的关系与呵护,令尚静文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那笑容里虽然隐藏着几分不安,但看上去还是很漂亮。“七喜,你关心我了?”

    “呵呵,你是我妻子,我怎么能不关心你。”当着自己娘的面七喜说道。

    几个人唠了一些家常,又简单的吃了一顿家饭,尚静文便跟着七喜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七喜坐在简易的沙发上双手拄着下巴颏儿,做出一种沉思的样子。

    心里有事的尚静文见七喜这幅表情,在给七喜倒了一杯热水端过来后问道:“七喜,想什么呢!”

    接过了茶杯,打开盖子吹了一吹里面冒着的热气,狗犊子七喜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令人难以察觉到的狡猾,“哎,我在想啊,这要是凶手被抓到了,最少得判个十年八年的!”

    “是吗?真有那么严重?”尚静文瞪着大眼睛,装作了解情况般,坐到了七喜身边的沙发扶手上。

    一只手在尚静文的大腿上来回的抚摸着,狗犊子七喜说道:“那当然,这属于绑架,情况太恶劣,造成的后果和影响太严重了,判个十年八年的还算是轻的,如果被绑架的人要是出现意外的话,那凶手肯定得挨枪子!”

    摸着那条有些颤抖的腿,狗犊子七喜心中暗笑,他心想道:“尚静文,既然在大春的口里面撬不出来实话,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哦,那。。那假如说这个凶手做这件事情是为了别人,那和那个人有没有关系?”尚静文从侧面的打听着自己现在在法律中的处境。

    “当然有,他要是受人指使的话就算个从犯,出主意的这个人就是主犯,主犯必须枪毙!”七喜说道。

    “哦!”尚静文不敢在多说话了,现在的她听了七喜的话,脑袋里已经开始变得一片空白了,她怕自己颤抖的语音让七喜听出其中的端倪,所以只哦了一声。

    早已经看出尚静文端倪的七喜,怎么能轻易的揭穿她,在蹲在墙头苦思计划的时候,他看到了尚静文回来,心中早已生出了一个妙计!

    “尚静文,你看你腿抖的,没事,有我在保护你,别害怕!”狗犊子七喜,心眼比猴子还多。

    “嗯!”尚静文点了点头。

    “好,你先在家等着,我去打听打听公安同志调查到什么程度了!”安慰似的拍了拍尚静文的肩膀,七喜站起身来。临走的时候他又故意嘱咐自己的娘,千万要看好尚静文,别让尚静文乱跑。

    出了门,狗犊子七喜直接来到了活动板房,找到了正在和自己兄弟打扑克的李深,将他叫了出来,而后说道:“李深,今天晚上,我要你帮我办件事情!”

    “七喜啥事,你说,我赴汤蹈火都给你办!”李深一身江湖之气。

    七喜笑了笑道:“事情也没那么严重,你只要跟大春说,想娶尚静文就必须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就可以了!”

    “啊?那尚静文不是嫂子吗!你怎么能把嫂子让给他。”李深瞪大了眼睛。

    “呵呵,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解释清楚,再说你也没有必要知道,你就按照我说的办就行!”七喜说完,将李深拉到了一个僻静之处,与李深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之后,才悄悄的离去。

    回到了自己家,狗犊子七喜一脸沉重之色进了屋子,那早已急的如热锅上蚂蚁而没有丝毫办法的尚静文,见七喜回来之后开口问道:“七喜,咋样了?”

    七喜悄悄瞄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尚静文,而后摇了摇头,坐在沙发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恐怕,事情不妙啊!”

    (我的事情终于解决完了,也安心了,明天开始补更)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乡野多娇 http://www.1bzw.org/0_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