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181必须受,精
    ?为什么想要将自己的液体射进邵杰的体内,其实狗犊子七喜是有预谋的,自己曾经跟邵杰说过谎,说她体内怀有自己的孩子,如今的七喜想到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所以才把这一枪热津输入邵杰的体内,寻思着如果这次能让邵杰怀上孩子,也能弥补曾经自己说过的谎话。网

    感觉到狗犊子七喜将自己的东西塞进了自己的体内,邵杰本能的啊了一声之后,并没有挣扎,因为在此刻,邵杰不知道狗犊子七喜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扶着邵杰的双跨,狗犊子七喜乐乐呵呵的来着爱爱的一种方式,老汉推车。

    “呜呜。。恩恩,七喜。。你为什么这样!”虽然邵杰没有强烈的挣扎,但是狗犊子七喜突然这样对待自己,倒是让自己产生了一点点的疑惑。

    抚摸着爱女的翘臀来回的抽动着,狗犊子七喜悠悠回答道:“为了公平!”这是七喜在无可奈何之下,也是急中生智之下说出来的这句话,因为此刻的他并不知道去怎么回答邵杰的这句问话腼。

    在这种情况之下,邵杰当然不可能会跟七喜刨根问底的问,身心已经属于七喜的她,也在没有说什么,任由着七喜那东西在自己的体内来回的抽动,而自己却依然在温暖着身下的黎多枝。

    靠着俩女一男渐渐的给自己带了来温暖黎多枝终于有了些许的反应,那已经有些许热量的身体和可以稍微活动的关节已经证明了,黎多枝,渐渐的被救了回来。

    狗犊子七喜,在邵杰的大力呼应之下来回抽动着,经过与叶南傲,黎多枝这两个回合的大战,此刻的狗犊子七喜,下面的东西终于一泄千里了揍。

    温热的液体烫着邵杰子,宫,邵杰在七喜一泄千里时不停的抽动着。将东西里面的最后一滴液体挤进了邵杰的体内,狗犊子七喜将自己的东西拔了出来。

    “好了吗?”在这种情况之下,叶南傲并没有过多的在乎七喜的感受,只认为救人要紧的她,在七喜的东西射完了之后,问了一句。

    叶南傲问的这句话是由黎多枝回答的,“我,差不多了!”

    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脚,微微的感觉已经有了知觉,黎多枝回答道。

    “那我们走吧!”狗犊子七喜听到了黎多枝确切的回答,说道。

    就这样,山洞里面的四个人,摸索着地上的衣服,也不管衣服到底是谁的,便胡乱的穿在了身上,互相搀扶着,出了洞口,往上下走去。

    在寒风伴月之下,四个人步履蹒跚的朝着山下走去,她们互相搀扶着对方的肩膀,情形就像是在战场上受伤后,相依为命的士兵。

    狗犊子七喜,凭借着自己以往走山道的经验,判断着脚下路线,带着身后互相搀扶的三个女人,一瘸一拐的,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终于下了山。

    下了山的七喜,看着皎洁的月光,狗犊子七喜长长的舒展了一口气,“终于,解放了!”

    照顾着三个女人回到了活动板房内,因为黎多枝和叶南傲的身体还十分的虚弱,所以狗犊子七喜并没有问到底是谁把他们抓到了山上。

    七喜找了个借口说黎多枝身子骨比较虚弱,便在黎多枝的被窝里面凑合了一晚上,手摸着黎多枝的酥胸,腿挎着黎多枝的腿部,狗犊子七喜,这一晚上自然是睡得十分的安详。

    到了第二天,在所有人都已经起床并且外出办事情的情况之下,七喜感受着窗外透进来的一丝亮光,抻着懒腰渐渐的苏醒了。

    这个大大的懒腰刚刚抻完,就见黎多枝托着体弱的身子从外面回到了屋子内,狗犊子七喜见黎多枝回来后,看着那有些憔悴并且显着比较苍白的小脸问道:“多枝,没事吧!”

    黎多枝勉强的笑了笑,摇摇头说道:“没事!”

    七喜一听黎多枝已经说自己没有事情了,便开口问道:“多枝,到底是谁将你和叶南傲绑架的!”

    听了这句话,黎多枝稍微的顿了一顿,那苍白的俏脸上似有思索。

    “是谁啊?”狗犊子七喜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黎多枝说完,便忙活着自己手上的事情。

    看着黎多枝那略含有几分隐逸的面孔,狗犊子七喜的心里,根本就不相信这黎多枝所说的话语。

    穿好了衣服出了门,正看见邵杰陪着叶南傲在活动板房之外拉着长长的铁丝上面,晾晒着自己的衣服。七喜心里面想到,“既然这件事情在黎多枝的最里面得不到答案,那在有胸无脑的叶南傲这里必然会得到答案!”

    七喜心里面想着,就要去问叶南傲到底知道不知道是谁绑架了她们二人的事情。

    没待七喜问话,抬头看见七喜的叶南傲主动的走了过来,“七喜,帮我们报仇!”

    叶南傲的这句话让狗犊子七喜略微的迟疑了一下,他本以为自己在问叶南傲到底是谁绑架了她二人时,叶南傲会想吐口水一般和自己倾诉着整件事情的经过,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叶南傲会直接说出帮我们报仇这五个字。

    听到了这句干净利索的话语,狗犊子七喜笑了笑问道:“是谁?”

    “大春!”叶南傲语气不冷不硬,仿佛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没有看的多重。

    但是当七喜听到大春这两个字的时候,自己的脑子里却是一片的茫然。

    他千想万想都没有想到,这个将黎多枝和叶南傲绑架起来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大春。

    得到了这个答案,狗犊子七喜站在原地,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地面矗立了良久,终于说出了一句话,“怎么会是他!”

    “七喜,七喜!”不远处,皮村长带着两名肩扛警衔,胸别警号,看上去精神抖擞的两位民警来到了他身前。

    “七喜啊,我找了两名乡派出所的同志来,他们带来了先进的追踪设备,这次肯定会抓到凶手!”皮村长热情的介绍着,毕竟村子里面丢了人,身为一村之长的他有着一定的责任,所以他现在,也没有必要跟七喜勾心斗角。

    七喜握了握两名办案民警的手,而后说道:“民警同志,人我已经就回来了是个误会,你们回去吧!”

    “什么,误会?七喜,这事可不能乱扯淡!”皮村长听七喜和民警同志这么解释,就好像自己像是在无理取闹一般,于是说道。

    “没无理取闹,确实是个误会,这两个女人有急事,回家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所以被大家误解以为被绑架了,民警同志对不住,让您白跑一趟了!”七喜并没有理会皮村长,只是一味的跟民警解释着。

    “那好,既然你们村没有事情了,我们也就放心了,以后啊,麻烦你们整清楚事情的经过再像我们警方求助,省着我们来来回回的,既浪费人力,又浪费财力!”其中一名民警听七喜说已经没有事情了,话语之中带有几分严肃口气说道。

    这皮村长本来想为乡民们做一件好事情,长途跋涉的从乡里面找来了两位民警解决这件事情,没想到被七喜三言两语的把民警劝了回去,从民警的口气中可以听得出,他们两个视乎对皮村长的无理报案有些怨言,这令皮村长感觉十分的不爽。

    民警走后,皮村长皱着眉头问七喜,“七喜,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快告诉我事情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面对着皮村长的质问,狗犊子七喜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冷笑“哼!你认为你有权利和我这样说话吗!”

    七喜说完背着手离开了皮村长的身边,只留下了皮村长一人,看着七喜的身影心里生出一些怨气。“他,妈的,升官了,越来越嚣张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皮村长现在完全不敢跟七喜正面冲突了,已经知道七喜得到了经济发展办主任位置的村长,心里面是有一定谱的。

    七喜甩着步子,快速的朝着大春家走去,大春出院的事情自己并不知道,听了叶南傲的话后,如今的七喜就是想知道,这大春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女人绑架起来。

    大春家的大门紧紧的关着,七喜推了推大春家的大门没有推开,而后熟练的从扶着大门翻进了院子里面,推开了里屋屋子的门,此刻的七喜正看见大春将自己的身子裹在了被子里,并且在不住的发着抖。

    七喜来到了大春身边慢慢的坐下,用手轻轻拍了拍大春的肩膀道:“大春,我是七喜,你啥时候回来地!”

    那被七喜拍了一下便开始颤抖起来的身子吐出了一句没有任何底气的话语。“今。。今天!”

    七喜听了这句话之后笑了笑,因为按照七喜的想法,这大春是因为自己和尚静文结合而跳悬崖的,而如今他对自己非但没有谴责之意,还对自己有问必答,这让狗犊子七喜更加的确定绑架的事情定然是大春所为。

    略带有安慰般的抚摸着大春那颤抖的肩膀,狗犊子七喜长叹了一声而后说道:“大春,实话实说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乡野多娇 http://www.1bzw.org/0_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