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141圈套
    ?狗犊子七喜猥琐的一笑,心里暗笑,“这鲁大师在办这事的时候竟然也是猴急啊,锁好了大门却忘记锁上屋子的门,正好让我一睹屋子里的春色!”

    听着屋子里发出男女交融喘息的声音,狗犊子七喜轻手轻脚的悄悄来到门前,悄悄将大屋的门开了一点小缝,这炕上一男一女形成的春色尽收眼底。网

    这鲁大师背对着门,坐搂着正跨坐在自己身上的腊梅,腊梅搂着鲁大师的脖子,并没有像正常爱爱那样在他的身上一上一下的来回运动,她骑在鲁大师的身上,两腿叉开在炕面上迅速的一分一合,那玉腿弯曲的形状,就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再加上腊梅迅速的一分一合,使得七喜在门缝里看着就犹如蝴蝶扇动翅膀欲要飞天一样。

    “好牛,逼的蝴蝶腿啊!”狗犊子七喜看着鲁大师和腊梅玩起了这种花样,心里面意,淫着腊梅用蝴蝶腿的功力坐在自己身上的感觉,那下面的东西随着狗犊子七喜的思想开始渐渐的崛起,七喜此刻真的想再装疯一次将腊梅就地正法。

    强压住心里面的邪火,狗犊子七喜悄悄关上了门,又走出了门外,这幅场景他不想再继续看下去了,因为他害怕自己看得久了会控制不住直接闯进屋子里面腼。

    从屋子里面出来,七喜又跳出了栅栏外,他装作从来没有进屋子一样,大力的敲着门,嘴里面喊着鲁大师的名字。

    “他娘的,真他妈的能干!”狗犊子七喜在敲了大约将近二十分钟门后,见鲁大师还不出来开门,嘴里面骂道。

    自己又敲了一会门后,见屋子里还没有动静,这七喜爬上了栅栏准备再跳进去直接闯进屋子揍。

    “喂喂喂,跳什么跳!”正在七喜双手扒着栅栏准备往里跳的时候,鲁大师从屋子里走出来了,衣衫不整的鲁大师脸上表现出了一丝不耐烦,显然是他听到有人敲门之后打扰了他与腊梅爱爱的性质。

    打开了门,将七喜引进了屋子里,屋子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男女在爱爱之后的味道,说不上香,也说不上臭,但是这种味道却很吸引人。猥琐的七喜闻着屋子里的味道笑而不语。

    鲁大师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啥事啊!”

    早已经躲进小屋的腊梅并不在大屋之中,如今的腊梅还并不知道七喜和鲁大师从一开始就在演戏,如果她知道了对鲁大师失去了崇拜之感,恐怕她也不会和鲁大师在一起。

    狗犊子七喜拿起了炕上腊梅视乎刚换下但在慌乱间忘记隐藏起来的粉红花边小内裤在鼻尖闻了闻。鲁大师一把将内裤抢了过来又问道:“你来有啥事啊!”

    “我也想体验一下蝴蝶腿是什么感觉!”狗犊子七喜笑了笑,故意的逗着鲁大师。

    “我草,七喜你偷听?你真他妈猥琐!”鲁大师骂了一句。

    鲁大师那愤愤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庞上时,狗犊子七喜满意的笑了笑,这两个猥琐到一起的人之间并不存在任何羞耻感。

    言归正传,七喜说道:“上次在苞米地里那个女的来了!”

    “肉肉的那个?“鲁大师听后问道。

    “恩!”七喜点了点头。

    鲁大师与七喜就是在苞米地里面遇见的,这肉肉感女来找七喜的目的,自己也知道,当初他答应过帮助七喜摆平肉肉感女,所以计划早就在脑海中形成了。

    手掌朝着七喜弯了弯示意七喜将耳朵靠过来,鲁大师在七喜的耳边说着自己的计划,七喜听了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招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还真狠!”

    鲁大师点了点那猥琐的脑袋,像是受到了赞扬一般笑道:“那是,我是什么人!”

    按照原定的计划,七喜先回到了家中,而鲁大师为了这事,也出了门,关好了屋子,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在腊梅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到了家中,七喜在仓房的木板床下找出来那个以前装着村民地契和房照的黑匣子,他打开了匣子,往里面胡乱放了一些书本之后锁上,便带着黑匣子进了屋子。

    肉肉感女正喝着七喜娘礼貌般的给自己端来的白开水,她见七喜拿着一个黑匣子进屋之后,那狭长的美眸里露出几分惊喜之色。

    “事情办好了吗?”肉肉感女见七喜进来问道。

    七喜拍了拍夹在自己胳膊肘处的黑匣子说道:“办好了!”

    尚静文鄙夷的看着两个人,心中不明所以的她在揣测着两个人到底有什么事情。

    七喜伸出大拇指朝身后比了比,示意肉肉感女和自己出去。

    这什么事情都想知道的尚静文也跟着站起了身欲要跟二人走。

    “你干嘛?”七喜挡住了尚静文,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跟你走啊!”尚静文道。

    厌恶的看了尚静文一眼,七喜的表情里掺杂着对她的极度不满之意,“我们去办正事,你在家呆着,别跟着!”

    尚静文听后“哼!”的冷笑了一声,她将头扭到了一边,两眼的之中的目光透露着不屑的色彩随意的看着窗外道:“办正事,你和一个女的能办什么正事!”

    “我真办正事,你等会我,我一会就回来,听话!”狗犊子七喜不敢得罪尚静文,虽然心理面对她极度的厌恶,但却必须在表面上哄着她。

    “行,七喜,你去吧,一会我就和咱娘唠嗑,我说你跟一个女人去办事,不让我跟着!”尚静文坐到了椅子上。

    狗犊子七喜听到这句带有威胁性口气的话语后心里面这个气啊,这已经被自己明媒正娶的女人要是在自己娘耳边添油加醋的说自己的坏话,要是自己的娘也跟着尚静文闹起来,恐怕自己在这个家也不得安生了。

    七喜是个孝子,他只想让自己的爹娘跟着自己过幸福的生活,见尚静文拿话语威胁自己,狗犊子七喜一咬牙,“行,带着你!”

    尚静文得到了七喜的允许脸上大放着异彩,她从凳子上一下跳了起来挽住了七喜的胳膊,临出门的时候她还不忘讨好般的跟七喜娘说道:“娘,我和七喜出去办点事情,回来的时候在帮你干活!”

    尚静文抓住了七喜的弱点,她只要讨好七喜的爹娘,让他们二老满意,狗犊子七喜便会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三个人走在向阳村的大道上,肉肉感女目中含笑瞟了七喜一眼道:“这事还敢让自己媳妇知道!”

    狗犊子七喜笑而不语,演讲瞄着肉肉感女你高傲的胸脯,心里想着,“你妈的,让你装,一会就有你好果子吃了!”

    跟肉肉感女约定好,交易的地点还是苞米地,肉肉感念掏出了手机给她相好的发了一条短信。她知道这笔交易资金巨大,应该找个隐秘之处,心里面想着得到七喜的这笔钱后就能跟自己相好的远走高飞享受生活,此刻的她却不知道,自己和她相好的正在往鲁大师的奸计里赶。

    。。。。。。。。

    还是那片金灿灿的玉米地,只不过由于天寒地冻,那早已经枯死吸收不了营养和水分的玉米杆已经枯萎了。

    狗犊子七喜引着肉肉感女朝着苞米地中心走去,粗糙的玉米叶子接触到两个女人细嫩的皮肤上,使她们的脸上出现了难过之色。

    “七喜,还要走多久,我都被叶子割得疼死了!”尚静文脸上露出茫然之色问道。

    “早他娘的告诉你别来,你非要跟着!”离开了家,七喜对尚静文说话毫不客气。

    “哼,我要是不跟着你,你个色鬼还能干出什么好事?”尚静文也不惯着七喜。

    这两个新婚夫妻在肉肉感女面前互相骂着,惹来了肉肉感女无声的嘲笑。

    又到了上次七喜要将肉肉感女正法的地点,狗犊子七喜手拿着黑匣子站在空旷的中心。

    等了不多时,那肉肉感女的相好也扒着苞米叶子来到了这里,肉肉感女的相好看着七喜手里面拿着黑匣子,举起了手中的相机说道:“你的东西都在这里!不过我看你这次来倒是没有什么诚意吧?”

    七喜听了之后笑了一笑,“我人都来了,钱也带来了,怎么会没有诚意呢!”

    肉肉感的相好听后不屑的一笑,“你是拿大奶子忽悠小孩呢!还是拿大几吧忽悠老太太呢!就这个小匣子,能装下我管你要的那么多钱吗?”

    “当然不能,这是你要的一部分,待你把相片交给我的时候,另一部分我在拿给你!”七喜说道。

    肉肉感女相好的举起了手中的相机晃了晃道:“都在这里了,你现在回去拿其余的现金吧!”

    七喜笑了笑道:“我也不傻,难道你没留后手?要我猜,你相机里的胶卷肯定是假的,你已经把真的藏在别的地方了!”

    肉肉感女的相好听后冷笑了两声,“哼!哼!行啊,脑袋不简单啊,怪不得年纪轻轻的就当上村支书了呢,这样吧,你把你先带来的钱放我这,你在回去拿其余的那部分,我在这等你,等你把钱全带来了,我就带你去取真胶卷咋样?”

    七喜听后笑了笑,将黑匣子往地上一扔道:“给你,打开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乡野多娇 http://www.1bzw.org/0_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