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有仇当场我就报
    乡野多娇,有仇当场我就报

    透过车窗七喜向窗外望着,突然,一个黑黑的面罩将七喜的头部套住了,眼前变成一片漆黑,狗犊子七喜微微一笑道:“柴哥,你这是啥意思,这上海我第一次来,难受想看看风景都不行吗!”

    柴老大听后说道:“行啊,事情谈妥了,我柴老大亲自带着你把整个上海玩个遍!”柴老大不敢小瞧七喜,他怕七喜记下了去时的路线带着黎多枝逃脱,他倒不是有多么了解七喜,只是他认为,能和张少华成为对手的人,一定都是些不简单的人物。爱麺魗芈

    不知过了多久,七喜感觉到车子拐了几个弯,而后缓缓的停了下来,身边的人毫不客气的把七喜从车里拉了下来,“小兔崽子,到了,爷们好好伺候你一下!”

    七喜被人控制着双手推推搡搡的拉到一个小屋子里,潮湿发霉的空气透过黑色面罩钻入自己的鼻孔,狗犊子七喜心里面有些发寒。

    虽然在来之前自己想过了千千万万意外因素,也曾想过被这些人陈尸黄浦江,但是等到自己真的身临其境的时候,难免产生几分胆怯轹。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这句老掉牙却十分赋有深意的一句话,在七喜身上又一次应验了。

    屋子的门咣当一声被关上了,柴老大揭开了七喜的面罩,当七喜适应了屋子里昏暗的光线看到眼前的景象时,双眼的瞳孔渐渐的扩大了。

    那熟悉的身影被绑在凳子上,厚重的迷彩服衣服被扯得七零八烂,裸露在外的玉肤上被打的生出道道红印,低垂的头发丝散落遮住了面颊,让七喜不可置信的喊了一声“黎多枝!箸”

    听到了这一声熟悉的呼唤,黎多枝慢慢的抬起了头,面部臃肿的程度有些难以分辨,不过七喜从他看到自己那一副惊讶的表情可以断定,这个被折磨的体无完肤的女人就是黎多枝。

    此刻,美与丑已经显着没有那么重要了,看着心爱的女人被折磨成了这样,狗犊子七喜把牙咬得“咯噔,咯噔”直响,他恨不得此刻生长出三头六臂,将屋子里面的人都大卸八块而后拿回向阳村喂狗,但是现实永远是现实,有些想法只能隐藏在心里。

    那惊讶之色在黎多枝脸上悄无声息的一闪而过后,黎多枝呆滞的看着七喜并没有说一句话。

    “多枝,是我,我是七喜,我来救你了!”狗犊子七喜趴在黎多枝身边,充满温柔的手,轻轻的为黎多枝梳理着凌乱的头发。

    “向阳村,七喜吗,你凭什么来救我,我和你又不是很熟悉!”黎多枝冷冷的说道。

    七喜有些激动道:“黎多枝,你别恨我,那天是我不对,我不该误会你,我也曾想找你,但是我却没有抽出时间!”如同虔诚的信徒在上帝面前忏悔,狗犊子七喜说话的语气之中带着哭腔。

    “哦!你记错人了吧!”黎多枝说道。

    狗犊子七喜听后连连的摇着头道:“多枝,我怎么会记错!”

    情到深处自然浓,这狗犊子七喜见到黎多枝之后,见黎多枝依然对自己是这种冷冷的态度,还一直以为黎多枝没有原谅他,此刻的她哪能体会到黎多枝的用心良苦,黎多枝装成和七喜不太熟悉恰恰是怕张少华拿自己作为要挟逼七喜干一些他不愿意干的事情,黎多枝心里清楚,如果自己在张少华哪里没有了利用价值,那么张少华早晚会放了自己,可是七喜却偏偏为了自己来了上海。

    黎多枝心里骂着七喜“傻瓜!”但骨子里却对七喜充满了深情。

    柴波慢慢的走到了两个人身边,他毫不怜惜的揪起了黎多枝的头发,朝着黎多枝那本就被打的臃肿脸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妈的,少跟老子我玩心眼,你当老子是三岁小孩!”

    “柴波,我草你妈!”见到心爱的女人被打,七喜站起身朝着柴波的脸狠狠的就是一拳,柴波的手下见状连忙将七喜按倒在地,飞脚拳头瞬间集中火力打在了七喜身上。

    “他妈的,你以为还在向阳村,老子们今天就要报仇!”这些在向阳村被村民们用镐头铁锹抡的鸡飞狗跳满地找牙的人,现在抓住了七喜,逮到了报仇的机会,哪能就这么轻易放过,雨点般的拳头砸到了七喜身上,直让七喜感觉浑身疼痛。

    柴老大抹了抹嘴角的一丝血迹,刚才七喜那一拳头的力量确实不轻,若不是自己赶紧躲开,拳头只蹭到了嘴唇,恐怕此时他的下巴早已经掉了。

    看着被打的七喜,柴老大嘿嘿一笑道:“七喜啊,你心爱的女人被折磨,你心疼了是不!”柴老大打黎多枝,目的就是要测验一下七喜对黎多枝的感情程度,他一看狗犊子七喜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心里那颗石头就落了地,他想到无论怎样,他都为张少华漂漂亮亮办成了一件事情,不管张少华要求七喜做什么,只要紧紧的握住黎多枝,狗犊子七喜一定会乖乖妥协。

    “柴波,我草你妈,你打死我,我看你怎么和张少华解释!”狗犊子七喜虽然摸不清柴波和张少华的关系,但是他心里清楚,这一切的一切肯定都和张少华紧密的牵连。

    七喜的话提醒了柴波,他眼眉一立,脸上顿时出现了严肃的表情,连忙举起手示意手下住手道:“停,别打了!”

    几个还没过瘾的手下有些临停手之前还在七喜身上踹了两脚,狗犊子七喜心生怨气,艰难的爬了起来怒喊道:“给我联系张少华!”

    柴波出了门打了个电,话,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张少华从外面走了进来。

    七喜没等张少华先开口,自己先说道:“放了黎多枝,再让我暴揍屋子里这些人一顿,你所有的条件我马上答应你!”

    老谋的张少华看了看七喜,而后问着柴波道:“你们把七喜怎么了?”

    柴波视乎对张少华有所畏惧,他把那副老大的架子放了下来,而后说道:“没怎么,也就是踹了几脚,打了几拳!”

    “我他妈让你们动他了吗,还不给七喜赔礼道歉!”张少华大发起雷霆,跟他往日为人处事之道有些不一样。虽然有些不情愿,柴波还是带着几个手下来到了七喜面前微微低下脑袋说道:“七喜,不好意思!”

    七喜见这些人都畏惧张少华心里面有了底,他抓起了柴波的头发狠狠的往怀里一拽,伸出手连连的扇了柴波五六个嘴巴。“我草你妈,敢打我的女人!”

    柴波咬着牙,紧闭着眼睛,他恨不得将正在打自己的七喜碎尸万段,一个能从普通人打拼到有众多手下的老大他的凶狠程度时可想而知的,或许他是因为张少华的钱,或许是因为张少华的背后用更大的实力,此刻的他虽然心里面恨着七喜但却并没有出手。

    七喜打完了柴波,他手下的小弟自然也不会被自己放过,对着站着自己对面一干人等胡乱的拳打脚踢起来,待到自己打的累了,打的爽了,七喜这才停下了手。擦着满脑门子的汗蹲在地上喘着气。

    张少华笑着来到七喜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七喜,好了吧!”

    狗犊子七喜一抬头,愤愤说道:“好了,我可不能这么算完,一会我还要把这唐波绑在凳子上打!”黎多枝被折磨成这样,七喜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算了,其实七喜也知道把黎多枝折磨成这样的直接人就是张少华,但是七喜现在不敢把张少华怎么样,因为他心里知道,如果真的惹怒了张少华,恐怕自己的小命就会交待在这里了。

    “张哥这。。。”唐波听完了七喜的话心里微微一惊,自己身为一个老大,虽然做事情都是为了钱,但是太丢面子了自己心里也过不去那道坎。

    张少华面露为难之色,他慢慢弯下了腰,用着沉稳的语气和七喜说道:“七喜,如果我真的让柴波按照你的话去做,你当真会说话算话?我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吗!”

    “当真!”你让他手下把他绑起来,让我暴揍一顿他,你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你。

    “哎!”张少华慢慢的抬起身来到柴波面前道:“柴老弟,对不住了,我答应你的那件事情我尽快帮你办,你就委屈一下吧!”

    柴波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自己做老大做了这么久,偏偏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农民,想着还有事情求张少华,当下心里一横瞪了七喜一眼,“绑吧!”

    柴波的几个手下唯唯诺诺的搬来个凳子,拿着拇指粗细的绳子,一名手下问道:“老大,真绑啊!”

    “别你妈废话!”七喜抢过了绳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他将绳子五花大绑的捆在了柴波身上,又怕系的不紧,一手拉着绳子,一只脚踩在凳子橧上狠狠的勒了勒,直勒的柴波有些喘不过气。

    将绳子捆紧后,狗犊子七喜用大拇指刮了一下鼻子笑嘻嘻的说道:“你他娘的,落在我的手里算你栽了!”( 乡野多娇 http://www.1bzw.org/0_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