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乡村小说 > 乡野多娇 > 李木匠活心了
    乡野多娇,李木匠活心了

    车子一路开到了村部,倚在村部门口晒太阳的尚静文正好看见了两个人下车,唐少那亮晃晃的金项链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烁,印在了尚静文那拜金又势力的眼睛里。爱叀頙殩

    七喜进了村部推开了那间为三胖子和香芹临时布置的婚房,里面崭新的家具已经被村长雇人拉走了,那张曾载着香芹与七喜缠绵的柔软的大床也消失不见了,七喜看了看透明的窗户和干净的墙壁嘴里说了句“还算干净!”

    唐少跟着走了进来问着七喜,“你要干什么?”

    七喜面露着歉意,“唐少实在不好意思,本来想把你请到我家住的,但是我家太小而且还脏,一会我让二赖子搬俩床过来,你就在这里委屈一晚上吧!”

    “没事,哥们,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大学寝室里的环境还没有这好呢!”唐少说道檑。

    “好哥们!”七喜心中赞叹道。

    家境殷实的唐少和七喜做了哥们之后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傲气,他为了送自己委屈住在这里本就让七喜有些歉意,但唐少宽容的态度更让七喜认定了要和唐少当一辈子的哥们。

    安顿好唐少之后,七喜出了门直接来到二赖子家,他吩咐着二赖子去村部的废仓库里抬两张床,上自己家取两套行李,二赖子虽然一脸的不乐意,但是现在七喜是村支书他也不敢过多的表现出来鼎。

    身为村支书的七喜,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为了那四百元钱的工资天天看村长的脸色,偶尔的耍耍官威,杀杀二赖子的锐气七喜感觉还是很必要的。

    将这些事情办妥之后七喜来到了自己新房子的地点,“干活真麻利啊李木匠!”七喜看着新房子的地基已经挖好了,口中赞叹道。

    李木匠憨厚的一笑道:“给村支书盖房子咱当然得麻利点!”

    “好好干,干完安排你吃酸菜炖猪肉!”七喜拍了拍李木匠的肩膀!

    看了看房子的进程,心里有了底,七喜便又回到了村部。路上也曾碰到几个村里的熟人问着七喜脸上的伤势,七喜只打着马虎眼说是摔伤的便敷衍过去了。

    “这七喜,当上村支书三天两头的摔跤!”

    “恐是请客吃饭的人多了,醉了酒摔的吧!哎当干部真好!”这是大多数村民们对七喜伤势的想法和言论。

    二赖子的工作效率是快速而又有质量的,当七喜又回到了唐少呆着的屋子里时,他发现唐少已经坐在了铺着行李的床上了。

    坐在床上的不单单只有唐少,还有在刚进门的时候看见两个人的尚静文。

    见七喜进来,尚静文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七喜,认识唐少这么一个帅哥你刚才也不给我介绍。”

    看着唐少鼻青脸肿的模样哪有一个帅字可言,七喜用不耐烦的口气回了一句,“你哪看出来他帅了!你还不给村民们看病。”

    尚静文见七喜对自己这般态度,憋了憋小嘴,而后她忽然像想起什么一样脸上露出了一抹阴笑“我尚静文医术高明早把村民的毛病治好了,七喜你在我这还有四针狂犬疫苗没打吧!”尚静文说着,做了个打针手势。

    “妈的,赤果果的威胁!”七喜忽然想到了尚静文还要给自己打针,不耐烦的脸色立马转变成了笑容,“是啊,你医术高明,来来,我给你介绍!”

    “还用你介绍吗,我和唐少刚才就熟悉了!”尚静文打断了七喜的话,带着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扭着小屁股走了出去。

    见尚静文走了,七喜悄悄坐到了唐少的床边小声说道:“这个妞子你可别搭理她,不是什么好鸟!”

    唐少听后笑了一笑,“七喜哥,你放心这种水性杨花的女孩子大学里多了去了,我有齐闹闹谁也不想!”

    “嗯,有齐闹闹谁也不想就好!”七喜憋了憋嘴。

    闲聊了一会后,七喜带着唐少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吃了顿晚饭,虽然是粗茶淡饭,但唐少也没嫌弃,足足吃了两大碗的米饭,七喜看了感觉心里特别的欣慰。

    吃晚饭后,七喜陪着唐少一起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天刚亮,七喜便去了葛大爷家求着葛大爷出了一次拖拉机把唐少送走了,他知道唐少不愿意在这村里面呆着,碍于自己和七喜的情分也不好意思说,所以才没有留唐少多玩几天。

    送走了唐少,七喜开始惦记起自己新房的事情,朝着新房去的时候想起了自己和李杏的约定,在路过村长家的时候自己特意抻着头朝村长家看了看。

    “我靠。。挡窗帘?不会吧!难道村长又出门了!”看到挡窗帘这个暗号,七喜心中琢磨道,在大道上犹豫了一会,七喜一跺脚,“他娘的,还是去吧,得罪了李杏可不是什么好事!”

    按照熟悉的路线七喜钻进了村长家的栅栏进了后院,掀起挡在窗口的窗帘刚要往里进,在掀起了窗帘一角时,却看见村长和李杏正在做那云雨之事之前的准备。

    村长坐在褥子上,两只手捏着李杏那两堆丰满的肉团,李杏盘腿坐在村长对面弓着身子吸着村长的东西。

    七喜吓了一跳,连忙放下了窗帘一角躲在窗户下面,心中暗自为村长专心和李杏干着那事没发现自己而庆幸。

    村长家的后院的栅栏是两米多高的木头板子严实合缝的并在一起的,从外面的路上根本就看不到村长家在干什么,所以村长并不担心有人偷看。

    真人肉搏的场面七喜是看不到了,但是七喜躲在窗户下面依然没走,他想听听两个人要说些什么,找点乐子。

    “看到没,看到没!有反应了!继续,继续吹!”听到村长说话,七喜捂着嘴差点乐出声来。

    “有什么反应啊,心里作用吧!这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吗!这药才吃一天,不能就这么快起作用!”李杏的话语之中带有几分埋怨。

    “哎呀。。你再用点心,我咋感觉有反应了!”

    七喜捂着嘴偷笑着,偷偷的钻过了那早已被自己扭断铁丝的一块木板侧着身子出来了,将木板朝里面按了按,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后,七喜心中想到,“原来是村长要和李杏办事才挡了窗帘,以后再见到村长家挡窗帘也不用这么担心了!”

    狗犊子七喜现在完全把自己和李杏做那事看成是一种敷衍。来到了未盖完的新房处,看着李木匠督促在附近村里请来的村民为自己干活,心里美滋滋的。“新房一盖好,车子再开进院子里,我就不相信这些村民看到我这么富裕不动心!”

    虽然七喜的钱是张少华给的,但七喜却认为要想让村民们把土地转让权给自己,只能先骗村民是自己挣的,待到以后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之后,再和村民们解释也不晚。

    七喜正想着,李木匠便过来与七喜搭话道:“七喜啊,你那天开会说只要把土地转让权给你,你就能带着大家发家致富是真的吗!”

    狗犊子七喜一笑道:“我从小就在这向阳村长大,和乡亲们感情这么深,我能骗你们吗,再说你也看到了,我大学毕业回来啥也没干就能盖得起房子,现在这房子和车都摆在这,你们不相信我七喜我也没有办法啊!”

    李木匠点了点头,“其实在你刚当上村支书第一天给全体村民开会的时候我就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但你说只要村民们把土地转让给你之后就能发家致富,最起码也得说出个缘由来啊!你要不说我们就是心里相信你,但也不敢做啊,没个缘由就把土地权转让给你,回家大口小口的问起来也不好交代啊!”

    李木匠所说疑惑恰恰就是所有村民心中的想法,如果这个难题解不开,七喜永远也别想在村民的手里拿到土地转让权。

    “李叔,我知道你和村民们心里都是咋想的,我不说理由有我的原因,如果你们都同意把土地转让给我,我将来会把原因告诉你们的,只是现在不能说!”七喜露出了一脸的苦闷。

    “哎,俺们老李家祖上穷,到我这辈连块耕地也没有,全家老小只能靠着我的手艺吃饱饭,说实话我倒是可以那两间小土房卖给你,但我说不出缘由,怕家里人不相信我,土地转让权一给你,到时候你把我们给轰走了,我可没办法向家里人交代喽!”李木匠说道。

    七喜想起了那蕴藏煤矿的规划图,这李木匠家的地下也是个煤矿点,见李木匠活心,七喜对李木匠说道:“李叔,你看这样,你把你家房地卖给我,钱我一分不少的都给你,我再找一处给你盖一个三间大瓦房,房照的名字都写你的名,以后我七喜再赚了钱,再分给你一些钱,你看这样行不行!”

    七喜的话说出来之后,听得李木匠的张着嘴瞪着大眼睛愣愣的看着他,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自己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如今这馅饼真落在了自己的头上,倒是让自己不敢相信了,“七喜,,你说的是真的?”

    看着李木匠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七喜得意的一笑道:“真的,你要是不相信,现在就跟我回家拿你卖房子的钱,然后我再把盖新房的钱给你!”

    <......( 乡野多娇 http://www.1bzw.org/0_2/ 移动版阅读m.1bzw.org )